那个,不好意思占个TAG

《熊猫先生和蜘蛛超人的故事》加上还没有发出来的部分(正文+番外),粗略计算了一下已经有十二万字(正文+一篇已完结番外)了,按照某爆字数的惯例来看,字数还会往上增。之后某想把这篇做成本子,不知道还有其他小伙伴愿意收不?没有的话……某就自印一本当作纪念了XD

这篇涉及到的人物颇多,某也不知道怎么说CP,很杂也很乱,而且很多CP都是自由心定——可以是CP,可以不是CP,比如双将(网中人和梁皇无忌),再比如南宫恨和藏镜人,再再比如妖神将和魔司令……这个可能比较明显。

一开始想的只是网空和恨心,外加损友向的恨网。但在正文里,网空一直很明显,却基本没恨心什么事……只有黑心和...

+

[金光]弈(恨心)

@和尚 整天被万年老石头熏陶的成熟无心VS恨爷。嗯,几乎跟点文内容没什么关系的一篇文233其实……这文的走势也是可以撸成中篇的,但这里就挑一个“开始”吧。惯例:文笔贫瘠,能力有限,崩坏或有,请多包涵。

第四份点文:


[恨心]弈


那是黑白郎君没能从忆无心的故事中所知道的一点。

他们原是一对擦肩而过的陌路人而已。

当黑白郎君循着熟悉的笛声而来之时,遇到了一个人。

黑白郎君觉得面前的女孩——应该是个女孩子——略微有点眼熟,可是他想不起自己的印象中有这么一号人物的存在。她身着黑色的布衣,头带着一顶草帽,腰间挂着一根石笛。帽檐遮掩了她大部分的容貌。...

+

[金光]熊猫先生和蜘蛛超人的故事(27)

熊猫先生和蜘蛛超人的故事(27


梁皇无忌很快就追上了黑龙他们。没想到他会来得这么迅速的黑龙背着白狼停在原地,先是让对方查看白狼的状况。就在黑龙想要开口解释的时候,梁皇无忌抬手止住了他的话头,“我已经明白了。”

这全部,都是一个局。

它开始得太早,而众人却意识到得太晚。

一边对着昏迷的白狼齐施治愈和抑制的术法,一边开口,“当初黑白郎君说要留下你们的时候,我就不同意。”虽然不知道黑龙和白狼是怎么知道、何时知道真相的。一旦有了自我意识,那便是独立存在的生命,在他待在灵界的这些年里,接触感受最多的,不是灵界的术法,而是人类对生命意义的探寻。

黑龙安静地听着,他松松地握着白...

+

[金光]熊猫先生和蜘蛛超人的故事(24)

熊猫先生和蜘蛛超人的故事(24

 

“邪神将,通知下去,准备御敌。”

戮世摩罗脸色阴沉,梁皇无忌一晃神,随即微微俯身,对着年轻的帝尊低声说了句“是”。看了眼邪神将指挥下属的身影,戮世摩罗随便按住还在流血的伤口,转而对黑龙说:“我不能跟你们去无心那边。”即使知道自家爱将跟小堂妹在一起,只要跟着黑龙过去,就能看到对方——但是不行,这个节骨眼上,他无法离开被宣战的修罗国度。“记住,无论发生什么,不可以让无心受到伤心,否则……”

威胁,并不是戮世摩罗惯常使的手段。不过非常时期,只好也采用非常手段了。

黑龙一如以往地憨憨地笑着——那是忆无心无比熟悉的笑容——却用无比认真的眼神,他对...

+

[金光]熊猫先生和蜘蛛超人的故事(23)

*本篇配对:白狼X忆无心;黑龙X忆无心

*先让某抓抓感觉,不然可以收尾的文又要……


熊猫先生和蜘蛛超人的故事(23 


在告知所有时,同时被告知的,还有那份挣扎在矛盾中的感情。黑龙对忆无心说,石头仔你知道吗,白狼是真的很喜欢你的。他笑着,对着自己喜欢的女孩说出了别人对她的那份心意。 

可黑龙没有对忆无心说出的,却是他自己对她的那份喜欢。

——石头仔你知道吗,我也很喜欢你、不是朋友的那种喜欢,我是真的……喜欢你啊。

这份隐藏的心意,直到黑龙自愿死去那一刻,被他喜欢着、保护着的忆无心都……不会知道。如同网中人,永远都不可能再有机会知道...

+

[金光]熊猫先生和蜘蛛超人的故事(22)

熊猫先生和蜘蛛超人的故事(22)


每个故事都有一个结尾;而有些事情,总得有个结束。

这是所有人都知道的,却又是他们不愿意接受的现实。

察觉到不对的梁皇无忌急急赶往修罗国度镇守的结界处;另一边,在姚明月已经坐车行驶在返家的路上,原本在整理行李也打算回去的藏镜人却被破门而入的千雪孤鸣愣了一下。

千雪?你做什么这么慌张。他看着人,心里想着是不是苗王又整出什么花样了时,后者几步来到他身旁。千雪孤鸣嘴唇开开合合,可就是没能发出一个音来,而后干脆把手机给他。“……”手机那头传来的是自己熟悉的声音,藏镜人听着听着,一个没忍住直接把手机捏碎了。

“千雪。”

“啊?”千雪看着浑身散发...

+

【金光】喃喃

忆无心、黑龙、白狼相关


 喃喃


喃喃。

没有发出声的调子,没有说出口的话语。

白狼觉得忆无心真是烦。这个想法在他最后意识消散的时候,还是这么觉得的,没有改变。

忆无心也是知道的,她知道白狼一直都觉得她很烦。

以至于后来在九脉峰听到那个人说着那句“你真是烦呐”的时候,这语气、这调子,脑海里自动就浮现了白狼那张明显就是不耐烦的脸。

不过那是一年后才会发生的事情,跟现在的他们都没有什么关系。

黑龙还是憨厚老实的模样。他排斥白狼,觉得白狼就是个有问题的人,整天把打杀挂在嘴边,而他一点都不想打打杀杀。他只是想安安稳稳过着日子;史艳文也把忆无心托付给他...

+

【金光|恨心】無字碑

* 16年清明祭

* 主恨心,微白心&黑心(偏友情向)角色崩壞……有;

* 因為還在補劇,所以本文肯定是在魔禍平定後;

* 私設有,黑濾濾白爍爍神助攻;

* 後記很長很啰嗦,可以選擇跳過……


【金光|恨心】無字碑

餘暉漸逝,帶走了白日最後的溫度。

女子只是抱著膝蓋,直直凝視著前方。啊,不管過了多久,她還是覺得,冷。

好冷,好、孤單。


﹡﹡﹡


悠然的笛音在一個問句下,驟然拔高了音調。憶無心愣了下,嘴還湊在吹口邊,手也還按在笛孔上,就這麼怔怔地出神望著坐在自己對面的男人。直到對面傳來了不...

+

© 万念娑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