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藏心亲情本《缺席》和恨心本《蒹葭》小量加印

因为陆续有三三两两的小伙伴来询问二刷的可能,某想说……二刷是不可能的,因为肯定达不到数量。不过,小量加印几本的话还是比较有希望的(笑

由于《缺席》还涉及了其他几位参与本子的大大,所以具体情况还待确定;《蒹葭》目前是可以直接确定能够加印的。

所以有意收本(藏心亲情《缺席》/恨心《蒹葭》)的小伙伴请在这篇底下留个言,某可以预估一下大概数目。如果没有那就当某在唱独角戏吧(给自己留个撤退路线233

《缺席》和《蒹葭》最初的几本已经完售一年了,本来想各放一篇番外的,但是校稿的X友人提醒了某:“你正文修改幅度那么大,和网络连载的版本都有万字差距,你确定这番外能让他们接得上?

《蒹葭》的第一个番外应...

+

【金光】遥遥无期(藏温)

*给卿君的生日贺文(已经不会写文的某总算还是磨出来了一篇……)

*《梦遥》番外三


[金光]遥遥无期(藏温)


[壹]

他在斜阳下安静地睡着,那只黑色的猫蜷缩在他的臂弯中,小小的温热的身子随着他的呼吸缓缓起伏,意外达到了相同的频率。来人凝视眼前这一幕美好的画面,下意识地压抑了呼唤,尔后忍不住地红了眼。


[贰]

温皇。虚幻的影子发不了声,只有开合的唇形,依稀还能辨认字音。


[叁]

温皇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

梦中有他自己,还有藏镜人。

不同的是,梦里的他们都是年少的他们。


[肆]

人啊,真是不得不...

+

【金光】我选择喜欢你(恨心)

 @淮宁。 小伙伴的点文

CP:恨心

*惯例说一句能力有限,文笔拙劣。这首歌挺好听的,本来想按照歌词来写的,感觉这首歌词用双Side形式很适合恨心,互相穿插,虽然故事大概是BE向的。不过后来某就放飞自我,偏题了233


我选择喜欢你

黑白郎君X忆无心


我选择喜欢你,即使我的痴爱没有什么了不起。

/

黑白郎君进来后,就看到忆无心直愣愣地盯着前方,一副出神的模样。他停住在原地,摇着阴阳扇的手一顿,而再次迈步的时候却是故意弄出了些许声响,仿佛在告诉屋内的人,有访客的到来。

忆无心突然起身。她的眼中印出他的身影时,黑...

+

【金光】天地不容(藏温)

*@慎独 小伙伴的点文

*CP:藏温

*文笔拙劣,能力有限,人物和情节存在崩坏之处;偏题有,CP感较淡……然后某在这篇点文里带了藏心的亲情,如果有小伙伴看到熟悉的地方,那是因为部分内容同《缺席》(藏心亲情文)相关


他说,他与天地互不相容。

可是。

那仅有几个被他放入心底的人,却都在这个天地里。


天地不容 

藏镜人X神蛊温皇


——所以,那个时候的无心……就是这样想的吗?

没有人知道藏镜人是用着怎样的心情说出那句话的。

神蛊温皇看着在自己身边低头沮丧的小姑娘,无奈地摇摇头,也不发一言。并非是温皇不擅安慰人,而是他知道忆无心想听的话,都是他的违...

+

自从白天刷到一条微博后,看到那个视频里的小哥哥,就,一直想看,黑白郎君,和,藏爹,跳,钢管舞(捂脸

想象那个画面,矫健的躯体,流利的线条,伸展,动作,相互交错着搭配,展现出非凡的力量和美感——

艺术啊。

这么说来,其实他们好像也适合跳芭蕾……

+

【金光】错的人(白心/恨心)

*《我本人》后续

*文笔拙劣,剧情莫名,有烂尾


他曾经放弃一切只为她的安好。可是当他看到女孩脸上早已无法掩饰的黯淡神情时,心里传来的钝痛让他明白,他曾经所放弃的一切换回了的只是她的安好,却无法挽回她的笑貌。望着那一片蔚蓝的天际,他突然变得茫然。他茫然,茫然到无措,无措到惊慌。

那是一种很陌生的情绪。

明明他和她之间并未将那份期待表白丝毫,只是任由心底的那一抹微弱的情愫生根发芽,然后对这样的发展视若无睹。一个已经没有未来的人,不该继续影响生者,不论是哪一方面,他都应该让她将自己淡忘,然后重新地寻回最初的笑容,而非像如今一样,将他记于心底,恍若魔障似的,陷入...

+

【恨安】若忘却

吃糖咯XD

素昧平生:

若忘却,会否不见你。


PS:接 @万念娑婆 大大拜堂梗的一个小脑洞。


         文笔简单,不喜勿喷。


昨天实在吃了太多刀了,希望可以发个糖吧!
同人必会哦哦吸,所以哦哦吸致歉啦!
多谢大大的梗!比心❤


1.
安倍博雅时常会在同一个梦里迷失,最近他反反复复做同一个梦;是那日他与胧三郎同归于尽,后来落入那个熟悉却又酸涩的怀抱。他清楚的记得这一切,可最清楚的是那个怀抱;而让他迷失的却是那个怀抱的主人。


每当安倍博雅想要睁眼看清时,眼前都...

+

【金光】拜堂(恨安)

配对:黑白郎君X安倍博雅
*就一个小脑洞,大纲式,没什么具体剧情和细节

01.
“拜堂啊,你们中原的习俗我也不懂啦……”安倍博雅挠着脸,他面前的小姑娘怀着一腔憧憬看着自己,可是他却无比苦闷——“大哥哥是个东瀛人啦。”
中原的婚俗长啥样?问他等于白问的吧,一定白问的啊!
小姑娘也晓得自己的这个疑惑问错了对象,她垂下眼帘,半晌,才低低地道出一声歉语。“大哥哥,囡囡没有其他意思,囡囡打小就身体不好,只能躺在病床上。”
“……”
“阿娘说囡囡等不到出嫁的那天啦,所以……”她只能靠着从他人口中的几言几语,去幻想那个幸福美好的场景。
越是不可能,越是控制不住内心的期待,向往着“有朝一日”的梦想成真。
即...

+

[金光]恨心片段

前天去医院看望朋友的时候,对方说想看这个题材的恨心或者黑白相关的CP,某也一直都很想挑战这个题材,可是某实在无法想象黑白被……嗯,功力不到家呀

先码一段恨心试试看,之后再码黑白其他相关的CP吧


***


该来的还是来了。                             ...

+

【金光】白心小片段一则

cp:白狼x忆无心

*

“白烁烁?”
忆无心满是疑惑地望着自己的好朋友,不解白狼为什么拦住了自己的去路。他握住了她的手腕,仿佛在踌躇什么。然后,白狼一紧力道,把她拉到了自己的身后。
于是,忆无心又喊了一遍白狼的名字。
白狼背对着她,再听闻呼唤的时候,他微垂着眼,尔后像是决定了什么似的。
他转过头,直直望向忆无心。
“忆、无心。”
后者仍是报以不明所以的神情。
蓦地,白狼低低地笑了。“呵。”
——果然,还是不行。
“忆……无心,”他重复叫道,“无心,不可以。”
忆无心,你不能去那。
“……”
“我不在,那里。”
所以,别去那;所以,醒过来。
醒过来,回到你亲友们的身边。
……回到,回到还活着的人的身边,无心。
白狼低笑,道:“以后...

+

[金光]远山远 片段(恨心)

*《远山远》N久之后的片段之一

*CP:恨心


罗无心想到之前同自己的大堂兄约好了下午下课后就要过去他那拿“笔记”的。“鹤之!”叫住正要往教室外走去的朋友,罗无心匆忙把课本胡乱往包包里一塞,疾步走到她身边,“不好意思呀鹤之,我要先到俏如来大哥那去一趟。”

把事情的前因后果同古河说了一遍后,罗无心有气无力地念叨了一句,“南宫教授实在太不近人情了,明明有人比我做得还差……”凭什么就她得遭到“退货”,不止退了她的作品,他还训她。

居然还有女孩子眼红,说她待遇真好。

罗无心觉得,这个世界果然对她充满了恶意。

看着好友苦恼的模样,古河鹤之偏过脸,微微垂下眼,神情莫名,不知道在想...

+

[金光]悲喜剧(恨心)04-2

原16年《无题》

01 02 03 04-1  

04-2

 

“抱歉,黑白郎君,我……我大概是被幻象蛊惑了。”过了好一会儿,忆无心才整理好思绪,缓过神来。只是她不敢放下自己的手,她怕,怕看到自己深深恐惧的画面。

忆无心看到黑白郎君望着自己,眼中却没有她;而在他的眼底,有两抹人影,那样面无表情又毫无生气的脸。

那是比黑白郎君眼中的冷漠还要让她感到陌生,陌生到让她惊慌,失措到令她无助,只能凭借着本能反应,去遮掩去避开的一双眼睛。

“黑滤滤、白烁烁……”

“……”

那是她曾经豁出一切、不惜代价也要追逐在黑白郎君身后的原因...

+

半夜放个小宣调(恨心/黑心/白心/任剑/温剑)

这是之前打算做的三本(小料*2,本子*1 )——恨心&黑心&白心 / 恨心 / 任剑&温剑

原来想参加CP22的,不过到现在没有找到寄售摊位,再加上目前的进度还在写/修文中,大概也赶不上展子了……如果真的顺利(出现意外那就没办法了)产出,本子到时候走TB通贩的可能性会比较大吧

……不想那么多了,有没有人愿意收还是个问题呢233


——《恶灵》——

【破执?白狼看着正和忆无心交谈的黑龙,又看了眼始终站在远处不曾靠近他们的南宫恨,无声地笑了。

既不成善,那便堕落为恶。】

*

原著:金光布袋戏

配对:恨心&...

+

[金光]我本人(白心&恨心)

配对:白心(白狼X忆无心),微恨心(黑白郎君X忆无心)

*以后码字的时候绝对不能中途换歌,免得导致前后风格不一

*微博上有位画了好几张白心图的大大。大大人很好,给了某授权(文末覆上授权截图),这篇文最初的脑洞就是用了那位大大其中一张白心图的梗——不过某能力有限,希望没有写得太崩吧233


【白心&恨心】我本人


-我本人

-明白什么都总有期限

 *

他以为,那是自己最后一次见到少女了。

白狼看着执着地跟在黑白郎君身后的忆无心,喉咙一哽,心中说不出是什么种感受。他听到少女对男人说着那些根本无足挂齿的故事,从她与黑龙的“石头奇遇”到最后...

+

[金光]停栖(藏温)Ch.05

配对:藏温(藏镜人X神蛊温皇)


Ch05.痛彻

【得之,我幸;失之,我命。那周而复始的得失又算什么。】

因为不曾恨过。

凤蝶说,主人你说了什么吗?

他就笑笑,仍是旁人印象中那副云淡风轻的模样,仿佛毫不在意自己和那人之间的结果般,无所谓的态度让旁人扶额叹息,算是劝得动他的凤蝶和千雪都尝试问过他:向藏镜人低个头很难吗?

凤蝶的不解,千雪的苦闷。

可温皇却笑了笑,回道,自是不难的。

那为什么……

他不是不愿向藏镜人低头,而是他试过了。那人呢,也不是不接受,而是避开了。

他们之间总是这样。不是他回避,就是藏镜人滞留;不是他滞留,就是藏镜人回避。然后周而复始,跳脱不得...

+

那个,不好意思占个TAG

《熊猫先生和蜘蛛超人的故事》加上还没有发出来的部分(正文+番外),粗略计算了一下已经有十二万字(正文+一篇已完结番外)了,按照某爆字数的惯例来看,字数还会往上增。之后某想把这篇做成本子,不知道还有其他小伙伴愿意收不?没有的话……某就自印一本当作纪念了XD

这篇涉及到的人物颇多,某也不知道怎么说CP,很杂也很乱,而且很多CP都是自由心定——可以是CP,可以不是CP,比如双将(网中人和梁皇无忌),再比如南宫恨和藏镜人,再再比如妖神将和魔司令……这个可能比较明显。

一开始想的只是网空和恨心,外加损友向的恨网。但在正文里,网空一直很明显,却基本没恨心什么事……只有黑心和...

+

【all剑】绝路 前篇01

*配对人物就是每篇的小标题
*手机码字真是……
*送给酒酒,有些阅读前提示就不说咯,有一点是这文会更的很慢也很短……

绝路 前篇-01立花樱

有的人,注定只是生命中的过客,不是归人。
你能够陪他走一程,却无法陪他走完一生。
*
启程回中原的前几日。
和众人交代完了后续,剑无极回绝了赤羽和神田的邀约,独自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什么都没有做,他只是静静地站在房中,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立花樱来找他的时候,外头的天空已经微微泛起红光。突兀响起的叩门声还把神游天外的剑无极吓了一跳,“Sakura?你怎么来了?”开门后见到了意外的人,剑无极愣了愣,随即笑开,“还以为霜会把你也叫上。”女孩子间有个伴也好。
开着门,将...

+

© 万念娑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