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师手游|茨草]苍苍 (二)

*阴阳师和式神们的故事;仍旧是妖刀未出时的游戏版本

*《枯荣》后续 

*主配对:茨草(茨木童子X萤草)


『苍苍 二』


樱花纷纷扬扬飘舞在空中又缓缓落在庭院的地面。有妖怪来到这里,也有妖怪离开这里。萤草看着这些景象,总觉得陌生又熟悉,却无从忆起从前的自己是在哪里看到过。

她想,那或许并不是属于自己的记忆,而是属于阴阳师的执念,或者说是“萤草”的。

萤草有时候会生出这样一种错觉,陌生与熟悉交织在一种感情里:那生来就带着的感情,强烈得快要让她忘记自己是“谁”了。在千千万万的“萤草”中,为何是她被阴阳师在凑齐了碎片之后召...

+

[阴阳师手游|茨草]苍苍

*阴阳师和式神们的故事;仍旧是妖刀未出时的游戏版本

*《枯荣》后续 

*主配对:茨草(茨木童子X萤草)


或许命运让他们相遇,并不是为了相识。


『苍苍 一』


阴阳师离开的日子里,他们的一切活动除了防守结界外都停止了。日复一日守在这个庭院里,看着庭院中的那棵樱花树一年四季一成不变的景象,默然无语。什么都依旧,却是再也没有往昔的热闹,而本该受到结界影响的庭院那四季如春的温度也多出了一丝丝严冬的寒。

竟是冷得紧。

草木大都是受气温影响的。大概也仅有那本是在深冬凌冽时绽放的寒梅和一直无惧酷寒的傲松,它们还能微微笑笑,说着...

+

[阴阳师手游]枯荣(茨草)​06

*主配对:茨草(茨木童子X萤草)

*阴阳师和式神们的故事


『枯荣 三』(下) 


很久之后,萤草站在阵法中被光芒迷了双眼时回想起今夜,觉得如果这一夜的自己没有露出怯弱的一面,那么她和茨木大人之间或许还是会保持在伙伴之间的情谊的吧。可是啊可是。 

可是她不后悔。

一如茨木童子也不曾后悔。

茨木童子摸了摸她的被褥,发觉才几句话的时间而已,居然就已经冰凉一片,丝毫看不出睡时的温度。看到他不由皱眉的萤草喏喏说了声没什么。当然,如果茨木童子会听进去就枉了一世大妖怪之名了。虽然这两者之间并没有什么因果关系,但是他高兴,他说了算。于是茨...

+

[阴阳师手游]枯荣(茨草)​05

*主配对:茨草(茨木童子X萤草)

*阴阳师和式神们的故事


『枯荣 三』(上) 


妖怪的世界,只需要强大。力量足以支配一切。

萤草刚被召唤出来的时候就感受到了一股压力,那是高阶级大妖怪才拥有的妖力,或者描述为瘴气也可以说得过去。她的阴阳师在召唤出她的当下其实等级也并不高,只是当她看到站在一旁的大妖怪时,原本就绷紧的神经如同皮筋“啪”的一声骤然断裂,力道将神经末梢都弹麻了的疼。萤草颤抖着身体,不安地攥紧自己蒲公英的根,惶恐不已。

……站在那边的大妖怪好奇怪呀,怎么只有一只手臂?等下,一只手臂?萤草觉得自己应该是知道对方的,却奈何刚被召唤...

+

[阴阳师手游]枯荣(茨草)​04

*主配对:茨草(茨木童子X萤草)

*阴阳师和式神们的故事


『枯荣 二』下


阴阳师变了,变得强大了,变得……陆陆续续有来组的队友称阴阳师为“大佬”了。 

可是呢。

庭院里越来越安静了,安静到仿佛可以听到那颗樱花树花瓣飘落的声音。茨木童子时常会看到萤草站在樱花树下,任凭花瓣落在身上。

阴阳师为他们搭配御魂时偶尔也会说,奇怪了,为什么只有小草的治疗能力是看攻击的呢?御魂属性要攻击,这有点困难呐,不好不好。虽说应急快,群体治疗也不错,但是……唉。

惠比寿桃花妖他们都是看生命值的,而阴阳师从八歧大蛇那里打到的御魂属性加的最多的就是生命了。...

+

[阴阳师手游]枯荣(茨草)​03

*主配对:茨草(茨木童子X萤草)

*阴阳师和式神们的故事


『枯荣 二』上


枯草疯长的庭院在夏日的夜晚有几点萤光闪烁其间,那棵在四季都照常绽放花朵樱花树似乎还依稀残留着一点当初时光的模样。

追求绝对力量与强大的茨木童子不明白挚友酒吞童子为何会为鬼女痴狂至此,一如他无法明白那个小妖怪对自己的感情。他不是感受不到,只是无法明白而已。亦或者他明白却自我隐瞒装作不明白。

每次出战后,不论式神还是阴阳师,他们都会落得一身伤。而茨木童子呢,从最开始简单的一击毁灭,到后来越战越困难的精疲力竭。每每在茨木童子都觉得自己要落败的时候,他却只是看到...

+

[阴阳师手游]枯荣(茨草)​02

*主配对:茨草(茨木童子X萤草)

*阴阳师和式神们的故事


『枯荣 一』上

『枯荣 一』下


萤草刚来,就立马进行了觉醒。式神们也是这时才知道,为什么阴阳师始终都不曾挪动过那固定的火与雷的属性材料,以前明明足够觉醒一个R级式神却一定要再去找麒麟打材料的原因终于得到了解答。阴阳师也没有把萤草放在结界里育成,而是亲自带着她打怪升级。

当萤草觉醒后,惠比寿看着阴阳师犹带泪花的笑脸,小小道,大人终于可以把那套树妖用上了啊。阴阳师抱着她点头说,是啊,终于可以给你带上了。萤草还一脸懵懂,似乎对这般待遇感到受宠若惊。阴阳师说,名为“树妖”的御魂四件套...

+

[阴阳师手游]枯荣(茨草)​01

*主配对:茨草(茨木童子X萤草)

*阴阳师和式神们的故事


离离原上草,一岁一枯荣。

她的小脸上是恬静的微笑。倏忽,她转头对身边的大妖怪说,茨木大人您瞧——

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茨草]枯荣


或许命运让他们相遇并相识,并不是为了相守。


『枯荣 一』上


其实在这个区域,萤草所属的阴阳师直到现在都没有一个SSR式神。

神啊,请给予治愈的恩泽吧。

看着伤痕累累的伙伴,萤草只是偏过脸,默默地将眼角的泪珠用袖子抹去,尔后一次又一次挥舞手中的蒲公英念动咒语。她以为没有人发现她倔强...

+

【阴阳师手游|五十题】30.匆匆(茨草微酒红)

茨木大人、茨木大人!

……

她在后头努力地追赶前方的身影,最后却只能脱力地跪坐在地,抱着自己的蒲公英无助地哭泣。

茨木大人。她喊着那个始终不会得到回应的称呼,喊了一遍又一遍。声嘶力竭。

茨木大人,您走得太快了,萤草、萤草追……不及了。

身影依旧在距离她很远的地方,不断淡去。


30.匆匆(茨木童子X萤草)


萤草知道,那位大人不会在这种小地方长久逗留,可是她还是喜欢上了那位大人。

又一次在寂静的夜晚醒来,坐起身后冰凉的空气贴着面颊尤为得寒,室内一片清冷。“……”拉了拉被褥包裹住自己的瘦小...

+

【阴阳师手游|五十题】45.微吟(茨草)

说是五十题短打,但全文都在放飞自我,人物崩坏有。以及为什么有字体加粗却没有倾斜……




“樱花初绽,同心携手; 蝉鸣之始,结伴同游; 

秋枫骤红,形影不离; 白雪寒梅,相知相依……”


白云白,蓝天蓝,阳光熹微。树荫底下,女孩跪坐在青草地上,愉快地哼着歌。张开手伸向天空,有光从指缝透过。暖洋洋的光点跳跃在她可爱的面容上,而她的嘴角则是挂着甜甜的微笑。

同在一旁休息的男人听着女孩绵软清脆的嗓音,倒也稍稍安抚了自己因为闷热而感到烦躁的心绪。他侧身躺下,把脑袋心安理得地枕在女孩的大腿上,看到女孩因此而羞红了双颊后轻笑一声,就拉过女孩纤嫩的...

+

© 万念娑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