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不好意思占个TAG

《熊猫先生和蜘蛛超人的故事》加上还没有发出来的部分(正文+番外),粗略计算了一下已经有十二万字(正文+一篇已完结番外)了,按照某爆字数的惯例来看,字数还会往上增。之后某想把这篇做成本子,不知道还有其他小伙伴愿意收不?没有的话……某就自印一本当作纪念了XD

这篇涉及到的人物颇多,某也不知道怎么说CP,很杂也很乱,而且很多CP都是自由心定——可以是CP,可以不是CP,比如双将(网中人和梁皇无忌),再比如南宫恨和藏镜人,再再比如妖神将和魔司令……这个可能比较明显。

一开始想的只是网空和恨心,外加损友向的恨网。但在正文里,网空一直很明显,却基本没恨心什么事……只有黑心和...

+

[金光]熊猫先生和蜘蛛超人的故事(27)

熊猫先生和蜘蛛超人的故事(27


梁皇无忌很快就追上了黑龙他们。没想到他会来得这么迅速的黑龙背着白狼停在原地,先是让对方查看白狼的状况。就在黑龙想要开口解释的时候,梁皇无忌抬手止住了他的话头,“我已经明白了。”

这全部,都是一个局。

它开始得太早,而众人却意识到得太晚。

一边对着昏迷的白狼齐施治愈和抑制的术法,一边开口,“当初黑白郎君说要留下你们的时候,我就不同意。”虽然不知道黑龙和白狼是怎么知道、何时知道真相的。一旦有了自我意识,那便是独立存在的生命,在他待在灵界的这些年里,接触感受最多的,不是灵界的术法,而是人类对生命意义的探寻。

黑龙安静地听着,他松松地握着白...

+

[金光]熊猫先生和蜘蛛超人的故事(26)

本章有:网空|损友向恨网


熊猫先生和蜘蛛超人的故事(2 6


“我见过你。”南宫恨平静地说出这句话。他搂着忆无心,上前两步,挡在对方和网中人中间。被搂住的忆无心仍旧颤抖着身子,不知道是给怕的还是给冷的,就抱着他的外套没有松手。“原来是这样。”

偏头看了眼自家不省心的宿敌后,南宫恨顿了下,才转回头,直视来者,笑了,继续说:“当初我就觉得奇怪,那个……”他低头问小丫头,“死的那个魔叫什么?”

“啊?听白烁烁说过,叫魔司令。”虽然和南宫恨不熟,但她觉得此刻的“熊猫先生”更加陌生了。

“嗯。”

忆无心看着后边的网中人,整颗心都快提到嗓子上了,她拉...

+

[金光]熊猫先生和蜘蛛超人的故事(25)

*配对:恨心;网空

*码完《同溺》后就一直在修改这篇,某自己都要对剧情记笔记了……修改完这篇后,发现自己暗戳戳喜欢的大大来加了好友诶!希望中午起来的时候发现这并不是梦。

 

 

熊猫先生和蜘蛛超人的故事(2 5

 

冰冷的月光。

她抱着不属于自己朋友的外套,离那两个人远远的。忆无心低头看着自己的鞋子,看着自己在地上的投影。看起来可怜极了。

网中人拿手肘推了推南宫恨,后者才反应过来自己的语气似乎对人家小姑娘太不不友好了。“搞得好像你没有份一样,臭嘀嘟。”他说话很轻,对方又离他们有段距离,想来是不会被听到的。

这厢南宫恨和网中人还在互相咬耳朵,...

+

[金光]熊猫先生和蜘蛛超人的故事(24)

熊猫先生和蜘蛛超人的故事(24

 

“邪神将,通知下去,准备御敌。”

戮世摩罗脸色阴沉,梁皇无忌一晃神,随即微微俯身,对着年轻的帝尊低声说了句“是”。看了眼邪神将指挥下属的身影,戮世摩罗随便按住还在流血的伤口,转而对黑龙说:“我不能跟你们去无心那边。”即使知道自家爱将跟小堂妹在一起,只要跟着黑龙过去,就能看到对方——但是不行,这个节骨眼上,他无法离开被宣战的修罗国度。“记住,无论发生什么,不可以让无心受到伤心,否则……”

威胁,并不是戮世摩罗惯常使的手段。不过非常时期,只好也采用非常手段了。

黑龙一如以往地憨憨地笑着——那是忆无心无比熟悉的笑容——却用无比认真的眼神,他对...

+

[金光]熊猫先生与蜘蛛超人的故事 新年番外-那年(5)完

这章涉及的人物大多会给人有CP倾向,以防万一提前标注下:史萱、镜月、网空;微恨网,微藏恨,微戮史,微黑龙白狼&无心,微恨心。

(除了前三对,后面基本可以无视……但某怕有的小伙伴有CP洁癖,哪怕只有一丢丢倾向就会看着不舒服,所以想了想,还是标注一下吧)


***


那年(5)

史艳文站在一边,他的身边是戮世摩罗,就是史仗义。三兄弟相顾无言,默默看着叔父和网中人厮打到了一块儿。戮世摩罗原本想要上去拉开人,史爸爸微笑着说,仗义,我们都拉不住你叔父,你上去是要拉开谁?网中人吗?

……史爸爸的笑容哦。

雪山银燕往俏如来身后掩了掩,顺便拉了拉自家二哥的袖子。

戮世摩罗说,老爹你有...

+

[金光]熊猫先生与蜘蛛超人的故事 新年番外-那年(4)

那年(4)

当几个大男人冻在外头的寒风里时,梁皇无忌一通电话过来,是姚明月接的。“师弟说,无心和黑龙白狼在鬼祭贪魔殿,貌似是被戮世摩罗带过来玩的。”于是藏镜人二话不说扯着南宫恨的胳膊就往车里走。千雪孤鸣看到从家门走出来的姚明月时,立刻打着哈哈说有事情要办,接着拔腿就开溜了。

姚明月看着千雪孤鸣离开的方向,叹了口气。她本是要跟他们坐一辆车的,但是看了看还在讨论谁开车的史艳文和藏镜人后,就说自己开车过去。把红色皮包甩到肩后,也走掉了。

俏如来和雪山银燕松了口气。

最后还是由史艳文来开车。

……所以为什么藏镜人不是坐自己老婆的车过去的,谜。

煞魔子出来迎接他们的时候,就看到了几个脸上神情...

+

[金光]熊猫先生与蜘蛛超人的故事 新年番外-那年(3)

那年(3)

在来修罗国度之前,史艳文“拖家带口”地先去了一趟他小弟藏镜人的家。南宫恨还无聊地枕着掌心靠在车窗边,任凭冬日寒冷的风呼啦啦地吹进车内。史艳文没说什么,只是无奈摇摇头,对他的行为不作评价,只是叮嘱人别感冒了。自家爹都没意见了,自然车内俩小的也没有怨言。有也没法说啊!只能默默挨冻。

好在出门之前刘萱姑有先见之明地让俩孩子特意多穿件大衣保暖。接着,车才刚停稳,他们就听到外头的闹腾——

“我靠,大姐头你别祸害我好不好!”

是千雪孤鸣的声音。

“……”

南宫恨转过头来看了眼某人的脸,还带着几许幸灾乐祸地勾起一抹玩味的笑容,说:“你来晚了。”如果没有来或者先来找他的话,搞不好史艳文...

+

[金光]熊猫先生与蜘蛛超人的故事-新年番外 那年(2)

 那年(2)


修罗国度今天非常热闹。

史艳文的车还未停下,甚至距离还有大半远的时候,他们就听到鞭炮噼里啪啦的爆炸声。稍稍皱眉,南宫恨显得有点不耐。吵杂的环境本是他不喜的。当他从车上下来的时候,眼中除了满天烟雾缠绕,也就看到了几个眼熟的人,仅限眼熟。要论某只打从心底都熟悉的嘀嘟,他却连个影都没见到。略微有点扫兴。

也不知道那只嘀嘟是伤得太重瘫死在床上爬不起来还是伤好的七七八八就是懒死在床上不肯爬起来。南宫恨觉得自己还是比较偏向后一个。

……要知道某人嘴炮起来连史艳文都头疼的。不过网中人似乎还能淡定地走到对方身边,在酿成灾难之前抄起人,用扛的用拖的用拉的用扯的,反正他们修罗国...

+

[金光]熊猫先生与蜘蛛超人的故事-新年番外 那年(1)

那年(1)


所有的事情,都是从那年开始。

/

例行从医疗班复诊回来,南宫恨把车停好后就径直来到家门前,这时天已经黑了一大半。入冬后的白昼总是过得快,即使现在也不过堪堪到了饭点时间。从外头的庭院望去时,他发现自家屋内并无灯光。南宫恨皱了皱眉,说不清心里是什么感受。

那俩小子还没回来?这是要玩得多疯……后来一想,自己似乎也没什么资格说别人。

打开门时路灯的光从身后照进来,把他的身影在黑暗的门关前拉得老长老长的;也就这么一小方块的空间有光。抬手啪得按下开关,在灯光照亮室内景象前,随口说了句“我回来了”。其实他并没有说这句话的习惯,可这并不妨碍他偶尔心血来潮了说一次。比如现在...

+

© 万念娑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