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念皆娑婆

——念念不忘,何复思量。
特传-冰漾&All漾;游戏王-暗表;夏目-斑夏;霹雳-鷇梦红风;金光-黑白郎君相关CP
手头的填坑计划主要有特传*3,秦时*2,与目前主更[金光布袋戏]相关*4:熊猫先生与蜘蛛超人的故事;三寸光;悲喜剧(原名无题);My long forgotten cloistered sleep和单篇*N
这里能吃任何原作角色的所有相关CP。
顺说:某是一名极其容易玻璃心的作者,但若是指出文章具体不好之处、给予批评和指教,请相信那时候的某拥有的是一颗钢化过的玻璃心。毕竟已经没人可以荣当第一位评论某的文笔是小学生程度的人了。

[金光]熊猫先生与蜘蛛超人的故事 新年番外-那年(5)完

这章涉及的人物大多会给人有CP倾向,以防万一提前标注下:史萱、镜月、网空;微恨网,微藏恨,微戮史,微黑龙白狼&无心,微恨心。

(除了前三对,后面基本可以无视……但某怕有的小伙伴有CP洁癖,哪怕只有一丢丢倾向就会看着不舒服,所以想了想,还是标注一下吧)


***


那年(5)

史艳文站在一边,他的身边是戮世摩罗,就是史仗义。三兄弟相顾无言,默默看着叔父和网中人厮打到了一块儿。戮世摩罗原本想要上去拉开人,史爸爸微笑着说,仗义,我们都拉不住你叔父,你上去是要拉开谁?网中人吗?

……史爸爸的笑容哦。

雪山银燕往俏如来身后掩了掩,顺便拉了拉自家二哥的袖子。

戮世摩罗说,老爹你有拉叔父吗?他笑了笑,你没怂恿叔父去打网中人就不错了好吗?

二哥!

好啦好啦,我说小弟,你也太大惊小怪了,是怕二哥我跟咱的老爹打起来吗?怎么可能,这可是大过年的时候呐。喏,你应该学学我们的大哥,看看,多镇定。这是榜样,小弟,学着点。

……

躺着也中枪的俏如来就瞥了一眼某人,心中暗暗盘算着要不要把二弟引荐给自家师尊。不过比起自家爹亲的反应,他倒是……觉得网中人挺好的,至少可以管管戮世摩罗。要闹腾,就闹网中人去,别往自己家里头闹。

幸好网中人不知道俏如来打着这样的主意,不然他肯定二话不说逮到戮世摩罗就往史家丢,不像是丢忆无心那样丢,而是像投炸弹那样。

就在戮世摩罗想再说几句讽刺一下史某人的时候,他的婶婶说话了。姚明月手上提了一个包,不是那只红色的提包,而是另一只明显大了许多的、有点像是行李的包裹。把包裹给戮世摩罗后,她说,萱姑有让我带来几件过冬的大衣,还叫你有空回家看看。停顿一下,才继续说下去,萱姑不是想让自己的孩子觉得尴尬,只是想亲眼确认,你还活得好好的。

……

所以,时间地点你定,你母亲可以出来见你。

……好。

一边史艳文听到刘萱姑的名字时有点怔愣,这个反应着实让姚明月偷笑了好一阵。你去接俏如来他们的时候,没见到她吗?

……我,史艳文沉默半晌,说,没。

哈,姚明月掩嘴继续笑着他。史艳文,你自以为对罗碧亏欠最多,怎么不想想自己真正亏欠最多的人到底是谁呢?

戮世摩罗听到后,冷冷扯了下嘴角,倒也没说出什么去讽刺他爹。三个孩子都沉默着。

大过年的,有些事情提不得。

大概是怕坏了气氛。

身为女人的姚明月知道,有些苦,这些男人永远都不会明白。他们不会懂女人为什么那么执着,为什么那么疯狂;而到了最后,又为什么平静了,那种平静,是仿佛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的平静。

一看便知的假象。

——因为,太爱了啊。是真的爱他啊,把自己的一生都下注在他身上了,可是到头来却输得一塌糊涂。剩下的只有一颗满目疮痍的心,一具遍体鳞伤的身体,还有永远都看不到尽头的回忆,怎么走也走不出来。

也不知道当初的自己哪来那份不顾一切的勇气。

来到鬼祭贪魔殿前,刘萱姑让姚明月过去她那一趟,说是俏如来等人出去得急,大概是怕……他等,就忘记捎上了要给小空的新年衣裳,还有一些过冬的衣物。所以姚明月才来迟了。

刘萱姑淡笑着对她说,明月,你若真问我,我也无法回答你。相同,这个问题,换做是我问你,你也无法回答。

姚明月只记得对方淡淡的笑容,再无下文。俏如来他们不会去询问自己的母亲,自然也不会去问史艳文。当事人都决定不再过问的事情,即使身为孩子,他们也无权过问。何况是关于感情的事情,更是没有旁人插话的余地。

在世界整合后,几大势力也都太平了,戮世摩罗偶尔会和网中人一起回去看刘萱姑,这事史艳文是毫不知情的。俏如来和雪山银燕对于自家爹亲那关于这件事也都默不作声。对于网中人,刘萱姑没有发表什么意见。她只是对着自己的孩子说,累了,就回家来,阿娘在家等你。

戮世摩罗记得,刘萱姑把碗筷轻轻地摆在想开口说话的网中人面前时,说,无论你们什么时候过来,都不会见到“他”的。

是那般平静的口吻,不过是在陈述实情。

对于史艳文,戮世摩罗是又爱又恨,爱是史艳文,恨也是史艳文。可是到了后来,他已经忘记原因是因为“史家人的悲哀的亲情”,还是其他了。

他曾问网中人。我说亲爱的妖神将啊——他就是喜欢带上“亲爱的”三个字——你活的比我久很多,我不懂,那你懂不懂?

网中人睨了他一眼,低声念了句,臭小子累了就吃完饭滚去睡觉,哪那么多废话。

可是戮世摩罗不放过他,像是心血来潮,又像是无聊了想搞事、就想闹腾网中人,也不管是在自家娘亲面前,就是不依不挠地追问,甚至还问了一句众人都想知道结论的问题:妖神将,你对黑白郎君,是爱吗?

差点没让网中人当着刘萱姑的面喷了口中的饭。

刘萱姑拿手指戳了戳自己儿子的额头,对着网中人歉意地说,难得遇到肯让他孩子性的对象,你也是辛苦了。

不,是……是伯母,辛苦了。

网中人挣扎许久,还是这么称呼刘萱姑。这一叫,可把戮世摩罗给乐呵的,一口饮料没咽下去,呛得他哟……这样的反应还不够。等他好不容易停下咳嗽,就立马当场笑得人仰马翻,伯、伯母……哈哈哈,妖神将,你可以、可以的……

网中人好脾气地忍住了没当着人母亲的面揍人。

刘萱姑送他们出门时,小声地呢喃了句,这孩子,好久没有那么开心地笑了……原来还是能够衷心地笑出来。

网中人看着他家臭小子,对着刘萱姑说了一句——对一个大男人而言有点矫情的话——我会陪在他身边的。

然后网中人看到,刘萱姑对着他稍稍俯身,无言说谢。

戮世摩罗对于刘萱姑的印象,一直都是她淡然恬静的笑容。每次回家,不论是他自己一个人、还是带着网中人,对方都是这样迎接他们。

现在听画风突然不对的婶母这么一提,他突然觉得自己的母亲也是个可怜的女人。只不过,刘萱姑不曾歇斯底里,皈依佛也好,之后又还俗回家也好,她只是用这样平静的方式去向自己深爱的男人控诉。

忆无心不知什么时候变成了被雪山银燕抱着安慰。小丫头拉着自己堂兄的衣襟,也没有哭闹,就是紧紧拽着,原本紧闭的眼睛睁得圆滚滚的,害怕极了。

南宫恨没兴趣去听别人家的感情纠结史,只是看到戮世摩罗的时候,免不了眯起眼一阵打量,然后冷哼一声别开视线,转到了正在搏斗的两人身上。

网中人对忆无心没有真正的杀意,不然也不会让人在手中呼吸那么久。什么,妖神将掐了一个小女孩的脖子那么久还没把人掐断气?这传出去是可以被人笑上好久,有损英明的。

黑龙对着忆无心嘘寒问暖,白狼只是站在一边,时不时搭上几句话。

而忆无心,女孩的情绪在亲友的安抚下总算平静下来的时候,眼睛就不断往四处环顾。在看到正和网中人搏斗的藏镜人时,犹豫着要不要叫人。南宫恨特淡定地走上去,一手一掌接住两人来势,丝毫没有“打断别人打得那么‘愉快’是不好”的意识。

小丫头在找你。他就对着藏镜人这么说了句,藏镜人二话不说撤了掌势往爱女那边走去。网中人见到藏镜人掉头走人,也一巴掌拍开南宫恨的手臂,一副懒得搭理人的样子。

南宫恨没有马上和网中人开打。他知道网中人需要时间来消化得到的信息。

之后听到动静的梁皇无忌也赶过来了。

南宫恨站在人群外围,没太靠近,大概是一个“让忆无心看不到他”的距离。姚明月卷着发尾走到他身侧时,他也就瞥了女人一眼,没多给余光。

他注视着忆无心,注视着黑龙白狼的神情……和对忆无心的关心。

心中有异样的感觉诞生。

姚明月问他,不用去阻止吗?她不知道黑龙白狼和他是什么关系,但是身为俩熊孩子的监护人,南宫恨有必要了解一下他们的感情方向。在没有得到男人的回复,她也不在意,这男人是什么性格,姚明月也是知道的。只不过……

自己的女儿似乎对于这俩个“朋友”的关注,有点超出了界限。

你觉得黑龙和白狼对我们家无心怎么样?

天地良心,虽然她觉得自己没什么良心。不过姚明月这时候真的非常“单纯”地只是想问问身为监护人的南宫恨的看法。

男人看向忆无心的方向。女孩还是苍白着一张脸,显然还是没能完全缓和过来,不过还是撑起了勉强的笑容,对身边人的安慰一一谢过。

他想,他对她,大概是……

心中的感情,到底该定义成谁的呢。

——南宫恨不讨厌。

……?

到目前为止他所受到的影响。就是,不讨厌。这是在南宫恨还能控制的范围内。

那时候黑龙和白狼的情愫也堪堪发芽,还未长成;那时候的南宫恨还无所谓地觉得自己一定可以避开“最终”影响。

忆无心的事不过是一个插曲,之后修罗国度的火锅大夜开始。

帝鬼看到史艳文一干人的时候,脑子是懵逼的。煞魔子在一边贴心解释原因。帝鬼想了想,就问俏如来,你师尊在“琉璃树”(店名)过年?

俏如来也想了想,说,是的。

帝鬼咧开嘴笑了。

看到这幅表情的俏如来突然心疼起了帝鬼,的智商,还在心中暗想师尊不要太欺负人,毕竟大过年的,也不好让人过得太凄惨。

戮世摩罗在一边吐槽,这火锅看着怎么这么像……他话没说完,坐在旁边的雪山银燕贴心补完了双生子兄长的话——跟咱家去年的火锅一样啊。

桌上有一瞬鸦雀无声。

本来正要入座的网中人听后默默离开了。同时离开的,还有南宫恨。网中人看了对方,下巴往外扬了扬,率先走出去了。后者回头看了眼自家俩小子,就跟着出去了。

忆无心其实不小了,可是一顿饭下来,忆无心就是坐在藏镜人的腿上,牢牢被她爹抱在怀里。黑龙本来想给忆无心夹菜的,但是都被藏镜人挡回去了;姚明月看着他们的互动,没发言,就是状态不太对,好像在发呆。

而直到从鬼祭贪魔殿吃完火锅回到家,姚明月都还是没能从南宫恨给出的答案里缓过来——她问的是黑龙和白狼对自己女儿的感觉吧,不是他南宫恨对忆无心的感觉啊!这个答案是哪壶不提开哪壶啊?

倒是睡前,藏镜人看着她那样,在旁凉凉地说是不是在想哪个男人了。后者怔怔地点点头,看到老婆这样反应的藏镜人一愣。复合后,他已经好久没看到姚明月去外面找男人了。

罗碧。

干什么。

你盯着那个黑白郎君一点。

你在想、他?!藏镜人惊讶。虽然知道姚明月就是喜欢这类型的男人,但是怎么就突然想到南宫恨身上去了?她又不是不知道,南宫恨自出道以来,就没跟哪个女人搞出事情过。

……

拉灯。

他拉着姚明月躺下,看着在自己身下的女人,突然心中警铃作响。你该不会是……

罗碧。她拉着人换了个边,窝进他怀里寻了个舒适位置,才开口,你应该一开始就阻止黑龙和白狼靠近无心的。

嗯?

就在藏镜人还想问点什么的时候,就听到姚明月咕哝一声,你今天怎么吃错药了这么猛——后睡过去了。

 

那一夜,修罗国度的根据点、鬼祭贪魔殿,因为某对宿(冤)敌(家)的欢喜重逢,而提前宣布大整修,幸好有身为“盾”的邪神将在,所幸没有造成人员的大规模伤亡;

那一夜,南宫恨和自家宿(冤)敌(家)打完后心情舒畅,表示这才是终极好评后,带着俩熊孩子美滋滋地回家睡觉;

那一夜,戮世摩罗因为双生小弟说的一句关于“火锅”的话,而陷入了长长的失眠,最后受不了他闹腾的网中人作出决定:今晚上他俩都别睡了;

那一夜,史艳文带着俏如来和雪山银燕回到了住所后,没有立即离开,而是陪着俩孩子进了屋;

那一夜,在忆无心的日记本上,除了她的心情随笔,还有一只她随手画的卡通熊猫,而在卡通熊猫旁边,有个小红爱心,更是自此后,她就喜欢上了熊猫布偶;

那一夜,暗处的黑影,它看着黑龙和白狼,看着南宫恨和网中人,看着忆无心和……

那一夜,是所有事情的起始点,也是一切迈向毁灭的序曲。

 

 

 

<新年番外-那年·完>

2017-2-04~4-10

 


 终于,写完了新年番外(贺文),可以继续正文了呢~自己给自己撒一把花花吧。

 某承认自己吃的CP实在太杂……BG&BL都可以,可拆不可逆←大概是这样。

因为某觉得,喜欢一个角色了,不是太过分就好(这点还跟角色本身没什么关系…),“TA”的相关CP其实都可以吃下去啊……至于逆CP——其实只要不是字母拉灯,逆不逆也无所谓啊……不脱裤子谁看的出来啊(咦

谢谢小伙伴愿意看到这里~我们正文见~




评论(3)
热度(12)

© 念念皆娑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