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念皆娑婆

——念念不忘,何复思量。
特传-冰漾&All漾;游戏王-暗表;夏目-斑夏;霹雳-鷇梦红风;金光-黑白郎君相关CP
手头的填坑计划主要有特传*3,秦时*2,与目前主更[金光布袋戏]相关*4:熊猫先生与蜘蛛超人的故事;三寸光;悲喜剧(原名无题);My long forgotten cloistered sleep和单篇*N
这里能吃任何原作角色的所有相关CP。
顺说:某是一名极其容易玻璃心的作者,但若是指出文章具体不好之处、给予批评和指教,请相信那时候的某拥有的是一颗钢化过的玻璃心。毕竟已经没人可以荣当第一位评论某的文笔是小学生程度的人了。

[金光]熊猫先生与蜘蛛超人的故事 新年番外-那年(4)

那年(4)

当几个大男人冻在外头的寒风里时,梁皇无忌一通电话过来,是姚明月接的。“师弟说,无心和黑龙白狼在鬼祭贪魔殿,貌似是被戮世摩罗带过来玩的。”于是藏镜人二话不说扯着南宫恨的胳膊就往车里走。千雪孤鸣看到从家门走出来的姚明月时,立刻打着哈哈说有事情要办,接着拔腿就开溜了。

姚明月看着千雪孤鸣离开的方向,叹了口气。她本是要跟他们坐一辆车的,但是看了看还在讨论谁开车的史艳文和藏镜人后,就说自己开车过去。把红色皮包甩到肩后,也走掉了。

俏如来和雪山银燕松了口气。

最后还是由史艳文来开车。

……所以为什么藏镜人不是坐自己老婆的车过去的,谜。

煞魔子出来迎接他们的时候,就看到了几个脸上神情各不相同的人。直觉告诉他还是不要多看比较好。

自家师兄和妖神将还在跟帝鬼商讨着关于沉沦海一役的相关后续;大战初过,三尊也各自忙碌处理着手头上的事物,此时并不在鬼祭贪魔殿中。七先锋在之前和中原势力拼斗的时候,伤的伤死的死,目前也就煞魔子还能够站得起来走的出来——招呼人。

想想也是蛮心酸的。

好在现在世界整合了势力分子都太平了——才怪。煞魔子的眼皮突兀地跳了跳,感觉今天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

希望师兄不会出事情。

藏镜人直接上来问他关于忆无心的去向。煞魔子回想了一下,说,忆无心抱着一桶爆米花和她的朋友被戮世摩罗带着参观鬼祭贪魔殿去了。

“……”

其实煞魔子实在不懂这有什么好参观的。鬼祭贪魔殿是修罗国度在人世地界的根据地,黑不溜秋的,活像鬼屋,哪里有可取处供小女孩参观了?实在让人怀疑他同僚是不是脑子进水了。

不过煞魔子一向尊敬他的师兄,既然邪神将没有表示反对,那么他也无所谓。只是好心地对忆无心说可以先去小卖部买点零食,路上一边看一边吃才不会太无聊。

虽然有戮世摩罗在,他们很难无聊起来。大概。

跟在忆无心身边的两个小子,煞魔子有点印象,知道他们是妖神将的宿(冤)敌(家)的亲戚,是忆无心的好朋友。他跟忆无心算是熟悉,毕竟对方是自家师兄的学生,而师兄也曾叫自己在闲暇是对她的术法指点一二。

忆无心的能力是“引导”。

“引导”并不特殊,通常医疗班的治疗士都有这能力,而且也有类似的术法能够代替“引导”的存在。只不过拥有这项能力的人存在范围还是比较少的。因为“引导”有一点区别与其他异能,那就是从能力觉醒时就必须有人当场引导,不然能力者的“引导”就会退化,直到消失,无法补救。

忆无心因为一些原因自小就被灵界收养,所以在能力觉醒时立马接受了教育。

后来想了想,如果忆无心的能力退化了、消失了,会不会对她而言才是好的。当然,这点现在谁也说不好,包括以后出事了,也没人能给出结论。

看到南宫恨过来的煞魔子有点心慌。他怕一个没留意,对方就和他们家的妖神将站到了一块,然后修罗国度全体上下都得跟着“运动”。

那是第二次灵魔大战时了吧,这人和妖神将一见面就浑然忘我了,压根不管旁边还有一干群众,一伸手,上去就是对着他们家的妖神将一阵“亲热”。妖神将一开始还顾忌这是自家地盘,打坏了得修理——毕竟都是钱呐,黑白脸又不会给他们添钱。于是动作还是比较“委婉”。可是这彼此滚到一起闹啊闹,或是互相来回各自一爪子挠啊挠,兴致就上来啦。

魔嘛,都是好战的性格,一听战斗,身体的血就开始沸腾。于是那年的“强者大会”提前召开。只不过多了一个外来人员。

……

煞魔子扶额,简直不忍回想当年。

是说妖神将也真是……在众魔心目中的妖神将,可是“德智体美劳”样样是榜样,怎么一看见南宫恨就炸毛了。还有南宫恨,怎么一见到妖神将就换了人似的?

这两位真的是,都不知道看看周围的吗!“亲热”也要分场合的好不好!

——可是没人敢提出来。

毕竟那俩位大爷他们谁都打不过——能过招的人大都会提前“机智”离场——反而是自己会被大爷们波及给秒拍到躺地板的。

……今年有大师兄在,想必现场应该,不会太糟糕。

而且现在是大过年的时候啊!

修罗国度的新进人员好奇地看着被煞魔子带着进入的这几位,不时有低语传来。好在他们都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这点议论不算啥,好听的,难听的,他们都听得多多了,也听腻了。

虽然魔没有过年的习惯,但是好说歹说入境随俗,也就像模像样地过起了年,比如挂几个灯笼。

虽然这样看起来更加诡异……

绿油油的光,红彤彤的灯笼。怎么看怎么怪。

煞魔子原本是想把人带到大厅里的。“……发生了什么?”只不过越进入越是听到逐渐清晰起来的吵闹声。随手逮过一个魔世小兵,询问情况。“是、是妖神将!”

师兄他们谈完了吗?似乎比预计的时间少了很多。

“妖神将如何了?”

小兵喘得厉害,像是被吓到了。煞魔子问得平稳,倒是跟在他身后的几个人不约而同地想起了,嗯,“动作片”:网中人居然还能(肯)起来啊,果然是“不行”了吗,啧啧。

当然,除了雪山银燕,和,史艳文。史大哥的笑脸哦……

一干人加快脚步往大厅走去。

然后他们看见,网中人不知为何,抓着人家小女孩的脖子,把人举高高——到半空中。

南宫恨家的俩小子作势要咬死他,却始终不敢冲动。

煞魔子疑惑不解。这几个人不是跟着戮世摩罗在一起参观鬼祭贪魔殿(外围)的吗?怎么跟妖神将扯到一起去了?

爆米花的纸桶翻了,里头的爆米花掉在四处。空气中还有香甜的气味扩散着,诱人食欲。

“——无心!”

听到叫声,网中人转头,看到了他们。“南、宫、恨——”或许网中人的眼睛自带过滤器,自动过滤掉了南宫恨身边的人。

他的每一个字,都下了多狠的力。

他的每一个字,都是从牙缝里硬生生挤出来的。

“……”

晚了许久的姚明月不知道什么时候跟上来了,和史艳文等人合力拉住了藏镜人。其实他们不用拉。藏镜人一反常态,只是叫了女儿的名字,并没有作出实际行动,只是站在原地,看着……南宫恨。

这不对。

一个人型物体向他们砸过来,更正,朝着南宫恨所站的方位丢过来。“……”

完美的抛物线。

上前两步旋身,后者也是完美接住人。南宫恨皱眉看了怀中受到惊吓双眼紧闭的小女娃。就那么一眼。自家的俩小子冲到他面前,对着他怀里的女孩问这问那。

他心中感到有点怪怪的。

南宫恨本想把女娃交给藏镜人,自己抡起衣袖上去跟久违的宿敌打上一架,顺便嘲笑对方品格下滑到去掐一个女娃的脖子。可是藏镜人只是看了他和忆无心一眼,做了他想做的,朝网中人走去。

“……”

黑龙和白狼指控着网中人的行为,却不知道正是自己造成网中人会对忆无心出手的原因。

南宫恨抱着忆无心,和众人转移到沙发前。他家俩小子还是围在小女娃身边。南宫恨觉得有点吵,可是他觉得自己没资格去制止黑龙白狼对忆无心的关心。

他只是,烦躁。

因为他读懂了藏镜人对他的眼神。

所以,他,“真的是烦呐。”

 


评论
热度(8)

© 念念皆娑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