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念皆娑婆

——念念不忘,何复思量。
特传-冰漾&All漾;游戏王-暗表;夏目-斑夏;霹雳-鷇梦红风;金光-黑白郎君相关CP
手头的填坑计划主要有特传*3,秦时*2,与目前主更[金光布袋戏]相关*4:熊猫先生与蜘蛛超人的故事;三寸光;悲喜剧(原名无题);My long forgotten cloistered sleep和单篇*N
这里能吃任何原作角色的所有相关CP。
顺说:某是一名极其容易玻璃心的作者,但若是指出文章具体不好之处、给予批评和指教,请相信那时候的某拥有的是一颗钢化过的玻璃心。毕竟已经没人可以荣当第一位评论某的文笔是小学生程度的人了。

[金光]鸳鸯赋·前话(恨心)相关短文

整理文档的时候,翻出这篇前话,就顺便把当初的段子完善了。可能时间有点久远(?)了,于是把前文的链接贴一下,有兴趣的小伙伴可以回顾一下。

不过这篇短文跟鸳鸯赋的正文无关,是一个当初没能在正文里用上的剧情。

看《三千霜》的后遗症之一,就是老想扒黑白衣服,毕竟高难度很有挑战性啊(快够233

鸳鸯赋·前话01  鸳鸯赋·前话02  鸳鸯赋·前话03  鸳鸯赋·前话04  鸳鸯赋·前话05


※  ※  ※


苍伯的问话简直就是变相地在逼婚嘛!要女婿也不是这么个要法吧大叔。人家是舍不得嫁女儿这家人怎么看都是急着嫁女儿。明明那个小姐看起来和她差不多大。

……好吧,也是该谈婚论嫁的年纪了。

在那位小姐说出快离开的话语时,她下意识转动七彩云络使出水石盾从地下离开。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忆无心回到地面后,没想到那几个大汉仍旧契而不舍地追在后面!多么可怕的执着啊,忆无心在心中感叹。路边的男人不是多得可以供你们大把大把的抓吗!何苦非得追一个不是男人只是长得像小兄弟的女孩子!

怪也怪那小姐既然知道她是女子却还不对他们解释。

忆无心想,回去之后,一定要跟金池姨娘哭诉一下,顺便求教,她该如何当一个“女孩子”。

就在她想继续水石盾从地下绕道回去的时候,却看到不远处的空地,停着一辆熟悉的马车。

“……”

忆无心的脑中闪现了那个人的身影。也不管三七二十一,竟然加快步伐冲到幽灵马车前,二话不说掀开车帘钻了进去——其实也就半只脚跨上去——她完全没有想过黑白郎君会在里头换衣服。

真的,天地良心日月可鉴,她绝对什么都没有看到!用石头的名义发誓!

裸了上半身的男人只是淡淡瞥了她一眼,像是早就知道来的人会是她一样,没什么大的反应,继续整着自己的衣服悠哉悠哉地往身上慢慢穿。

“……”

完全无视了在一旁扯着车帘进退为难的女孩。忆无心都尴尬到红了脸。“还不把车帘放下来?”

“啊?……哦哦。”

缩到角落里。待忆无心放下车帘后,马车内就变回幽暗,仅有两道光从缝隙中照入。忆无心觉得自己脸上的热度越来越高了,直到马车外面传来吵闹。

黑白郎君一边拍了拍衣袖,拿起里衣吞吞然穿上身,一边又睨了眼缩在一角的女孩,轻笑了声。她的紧张显而易见,整个人都绷紧了;尤其在他的笑声后,绷得更加剧烈了。

“喂,里面有人吗?”大汉粗旷的声音吼来。

“……”该继续穿衣的人继续穿,该继续脸红沉默的人继续脸红沉默。

“有的话就吱一声!不然老子要掀帘子了!听见没”、“那个臭小子跑到哪里去了”、“不行,一定要给小姐抓回去”等等。

“……”重复上述动作和场景。

就在才放下没一会儿的车帘要再度被人掀开的时候,说时迟那时快,原本默默缩在角落的忆无心像是想到什么,突然摘下帽子散开自己的头发,二话不说扑到了黑白郎君身上。“……”

——还一边匆忙拉开自己的衣服。嗯,把黑白郎君刚穿好的衣服也给扯了、顺便的。

“……”&“……”

暴露在空气里的肌肤有点凉。虽然后背有一头长发遮掩着,但还是有点凉。而碰触到异性躯体的部分却隐隐开始发烫。忆无心双臂圈着他,身体挨着他,柔软的胸部贴在他胸前。

女孩脸上,是从方才起就不曾褪下的红晕。

黑白郎君皱眉,抬手,有了动作。

车帘被掀开了。

“……”

不到一秒车帘又马上被放下了。

“不好意思啊大兄弟,不知道你和你家小娘子在车内‘办事情’。”外头传来几声咳嗽声和一个汉子有点尴尬的声音,“打扰了打扰了。”

“……”&“……”

之后脚步声逐渐远离逐渐不见。

马车内气氛超级,微妙。

“那个……”忆无心喏喏开口,其实她也不知道说什么,幸好黑白郎君接过话头,“小丫头,这招哪里学来的?”

呃。他的声音很平,跟以前和她相处时的高调全然不同。忆无心偏过红红的脸,不去看上方男人的脸,而是小声地说:“黑白郎君……你先挪开行、不……”行呀……

连话都断断续续说不完整。

在车帘即将被掀起的时候,黑白郎君一个翻身,将忆无心压在身下。一头青丝在车板上铺开,白皙的双肩裸露在外,依稀可见白布上方小小的沟壑显露在女孩儿的胸前。

那柔软的触感,即使隔着布,他仍旧可以清晰感受到。

黑白郎君抬手抚上女孩的脸,掌心可触是一片火热。他将她的脸掰正,更加俯下身,直视那双湛蓝的眼,“这么弯儿的法子是在哪里学的,嗯?”

“……书、书上啦!你赶紧离开!”气急败坏地叫出口,忆无心用双手抵在男人的胸前,想要阻止对方的靠近,但是却没什么用。

“书?”她听到黑白郎君有点调笑的一字反问。

“……嗯。”忆无心应声。说起来,怪不得之前觉得那些事情很熟悉,比如说类似的逼婚情节,原来就是在书上看到的。至于黑白郎君问的这一招,书上好像是某位侠士为了摆脱敌人而和同伴作出的假象。

“这种情况下”,一般而言,绝对没人会深入询问;甚至都不会多看几眼的。毕竟已经坏了人家的“好事”了。

黑白郎君起身,忆无心松了一口气,但是她没能起来。

因为黑白郎君虽然起身——刚刚他把脑袋埋在脖子旁,害她以为这男人要咬死她——但是双膝还是跪在她腰两边,也就是说她的人还是被他控制在身下……

“你看得都是些什么书。”黑白郎君看她的眼神很怪,虽然只是一瞬的事情,但是忆无心看清楚了。

“剑无极大哥给的,说是给我打发时间用。”还讲,可以学到许多“江湖手法”。这一句忆无心选择性不说出来。总觉得要是说出来之后,黑白郎君会变得更加,诡异。比如刚刚一闪而逝的怪异眼神。

“荒度。”

“……”忆无心撇撇嘴,没法反驳。空闲时间都用来练功,岂不厌烦,当谁都是你呀——当然,这话忆无心没有说出口。

“不过话说回来,”抓住人刚要拢上的衣襟,见自己衣服又被躺在自己身下的小姑娘给扯了的人,只是皱皱眉看向她,“原来你也看过哦。”忆无心还以为这人只会看那些秘籍之类的关于武功的书呢。

没想到这类闲书他也会看。

诶,这么推论下去的话,搞不好他还看过那些……

这下换成忆无心看向黑白郎君的眼神变得奇怪了。


评论(4)
热度(16)

© 念念皆娑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