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念皆娑婆

——念念不忘,何复思量。
特传-冰漾&All漾;游戏王-暗表;夏目-斑夏;霹雳-鷇梦红风;金光-黑白郎君相关CP
手头的填坑计划主要有特传*3,秦时*2,与目前主更[金光布袋戏]相关*4:熊猫先生与蜘蛛超人的故事;三寸光;悲喜剧(原名无题);My long forgotten cloistered sleep和单篇*N
这里能吃任何原作角色的所有相关CP。
顺说:某是一名极其容易玻璃心的作者,但若是指出文章具体不好之处、给予批评和指教,请相信那时候的某拥有的是一颗钢化过的玻璃心。毕竟已经没人可以荣当第一位评论某的文笔是小学生程度的人了。

[YGO]迟来(暗表)

迟来(暗表)

 

城之内例行来找游戏决斗。当他推开门,却发现本应该坐在里头看店的游戏此刻并不在视线内。

“城之内君?”

还在想自己的朋友到底去了哪里的时候,站在门口城之内突闻叫唤,错愕间竟是忘记回头,只是一味僵直地站在原地。

 

——怎么、可能?!

 

来者似乎料到了他的反应,嗤笑了一声,走上前。“城之内君,好久不见了。”一样是熟悉的声音,这个人的声音却是已被众人掩埋在记忆深处,几乎成了不敢再去触碰的存在。

尤其是对于他的朋友而言。

从脚底上升的寒意,说不清是惧怕还是激动。

终于还是机械地转身。

 

“……另一个、游戏?”

 

那个人站在他面前,脸上是他一贯的自信神情。

城之内在自己把这个名字叫出口后才惊觉不对,“啊啊,不好意思,应该叫‘亚图姆’才对。”挠着后脑的头发,尴尬地打着哈哈。

不,不是的。

什么“另一个游戏”还是“亚图姆”啊!这人应该已经回到冥界去了吧!怎么会出现在人世呢!

是鬼?可是对方有影子!

“亚图姆你……回来了?”

“城之内君。”亚图姆笑着拍上他的肩膀,“伙伴不在吗,你怎么站在门口不进去?”

城之内愣愣地回答,“啊?哦哦,我昨晚研究了新的对战方法,今天就来找游戏决斗啦。可是这个时间点他应该不会出去才对……”

亚图姆点点头,越过他走入店里。“真是怀念啊。”

 

城之内隐约觉得哪里不对,可是他找不出一丝违和感。

 

“那个,亚图姆,”硬着头皮,城之内还是说出了心中疑惑,“你怎么,回来……”了?

亚图姆勾起唇,“我只是想来看看大家而已。”

这话说的自然,反倒是怀疑他真假的城之内感到不好意思了。“这样……”

城之内就看着阿图姆在他面前在游戏店里走来走去,四处观看,似乎是在找寻和他走之前的变化之处。

时间一点点过去。

当城之内反应过来才重重拍上自己脑门,大声说道:“我、我我去通知杏子他们!看到你回来,他们、他们一定非常高兴的!”

说完,像是害怕再耽搁一分这个人就会不见一样,急忙跑掉了。

 

游戏店里就剩下了一个人。

“……不在吗?”

——伙伴。

 

那声呼唤,只余气音。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外面突然一下子变得吵闹起来。他走出去,看到了昔日的朋友们都气喘吁吁地站在自己面前。“大家。”

他笑着打招呼,用着他们难以忘却的笑容。

“好久不见。”

 

他只是说好久不见。

只是这样。

 

杏子在听见他开口的那一瞬就红了眼,“亚、亚图姆,你回来了……回来了……”

颤抖地难以说完的话语,不断坠落连绵成线的泪珠。

就连本田都忍不住鼻间酸意,粗鲁地抬起手臂往自己眼前一擦。只有城之内在把他们叫过来后,就只是愣怔地呆在原地,忘记了发言。

看到朋友们这样,他略带困扰地说出歉语。“不不,是我们实在太激动,不是亚图姆的问题。”

“是啊是啊,我们情绪太大了哈哈哈。”

“真可惜,海马那家伙目前在国外。”

“这有什么难,你现在告诉他,他一定飞机过来,立刻马上出现在你面前。”

“对对,我也这么觉得哈哈哈。”

 

“——不过游戏怎么不在?”

 

他勾唇浅笑,像是想到了什么,脸上的神情柔和得不可思议。

“伙伴或许临时有事出去也说不定。”

 

那一声“伙伴”,每一声“伙伴”。

都是如此,缱绻、缠绵。

只有“伙伴”。

 

众人心照不宣地想,也就游戏能够另一个游戏\亚图姆露出这样温柔的表情了吧。

 

夜晚来临,在众人不得不分别各自回家时,他们还是没有等到自己的朋友。

“没关系。”

最后,他这样说。

 

路灯把他的影子拉得很长、很长。

 

回到店里。

“回来啦?”

“爷爷。”他笑笑挠了挠脸颊,“爷爷,我今天送了城之内君和杏子他们一个非常棒的礼物哦。”

“是吗?你们年轻人的喜好我真是越来越搞不懂啦。哦哟喂,这一天真的是各种恶作剧啊,我的老腰哦,今天在医院待了一天了……”

念叨的声音逐渐减弱,在房门关上之际,他听到:

 

“——游戏,你也早点睡啊。”

 

“好的,爷爷。”

武藤游戏这么回道。

 

没有开灯的房间。

有月光从天窗照射进来。

 

“另一个、我。”

“他们都没有察觉呢。”

 

他笑了笑,将被子拉至胸前,对着空气说:“另一个我。”

 

——伙伴,晚安。

 

“嗯,晚安。”

“我们,明天见。”

 

 

END

 

 




前面忘记说了,这是迟来的愚人节应景小文。


评论(8)
热度(26)
  1. 念念皆娑婆念念皆娑婆 转载了此文字  到 惑生。澄影。

© 念念皆娑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