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念皆娑婆

——念念不忘,何复思量。
特传-冰漾&All漾;游戏王-暗表;夏目-斑夏;霹雳-鷇梦红风;金光-黑白郎君相关CP
手头的填坑计划主要有特传*3,秦时*2,与目前主更[金光布袋戏]相关*4:熊猫先生与蜘蛛超人的故事;三寸光;悲喜剧(原名无题);My long forgotten cloistered sleep和单篇*N
这里能吃任何原作角色的所有相关CP。
顺说:某是一名极其容易玻璃心的作者,但若是指出文章具体不好之处、给予批评和指教,请相信那时候的某拥有的是一颗钢化过的玻璃心。毕竟已经没人可以荣当第一位评论某的文笔是小学生程度的人了。

关于 三千霜 的一些感想(repo?)

 

会知道这篇恨心文,是在一次偶然去晋江找文看的时候。那时候《三千霜》才更了俩三章,而友人在知道有这篇恨心文的时候,就每天都跑上去看进度,因为总是没能等到更新还在想,是不是弃坑了。

后来《三千霜》开始在Lofter上连载,后来我们也能偶尔在36rain上看到。

再接着,《三千霜》不仅没坑,还出本了呢。

某和友人都很开心。

 

《三千霜》不是某看的第一篇恨心文,却是某到目前为止最喜欢的一篇恨心文。不论是从剧情还是人物把握的角度来看,它都非常出色。

 

说起来,记得作者伶人大大在群里时不时提到它时会说的那句“三千其实是心恨XD”——其实恨心还是心恨,似乎都没差,横竖是他们俩个就好。虽然,无心的确,很攻~

对于《三千霜》,某觉得它不仅仅只是一篇CP文。因为看完之后,某总有一种“无心成长\成熟”了的感慨。

《三千霜》是一部无心的成长史,而在无心成长的同时,也借此让我们得以看到了黑白郎君的另一面。就像魔戮血战里的两人(虽然某个人觉得魔戮血战里的无心和黑白时期的石头仔性格和思想方面相差着实有点大),通过和无心的互动,让观众看到一个“不打架”的黑白郎君。

而伶人大大笔下的无心和黑白郎君,更是满足了我们想要看到更多有关这样互动的心愿。

其实《三千霜》文中的黑白郎君,很符合aifeng道友的分析贴,这是目前某看到的有关黑白郎君南宫恨的分析贴里最为客观贴切的一篇。

 

总的来说,《三千霜》行文用语简洁幽默,没有多加赘述,看起来就很清爽;又能让人在看过后回味无穷。尤其在描述两人相处的一些小动作时,真的是直直甜到人心坎里去了。那些细节描写给人很温馨的触动。恨心、哦不对,是心恨(XD)两人自始自终的感情发展都是水到渠成,不会太仓促、也不会觉得多别扭,又点到为止。

不得不怕佩服伶人大大对于剧情的安排和人物性格的把握,简直就可以用四个字来形容,恰到好处。

 

开篇讲述的就是两人的重逢。而这个重逢发生在一件无心帮忙村民解决盗贼的事情上。然后围观了“女侠”的“英勇事迹”的黑白是这么评价的:

 

“妳进步不少。”黑白郎君屈起指节在石牢外头敲敲,一脸“还算可以”的表情。“但还远不是本郎君的对手。”

 

无心对此的反应是:

 

忆无心傻了才会在意黑白郎君后半段的内容……

“好久不见,你过得……”寻常的招呼语对黑白郎君如同废话,跟着他一段时间,忆无心也约略知道什么话题才可能让黑白郎君有问有答。于是她学习力很强地转了招呼语:“你有找到值得一战的高手吗?”

“当然!他们最终都败伏在黑白郎君跟前,哈哈哈!”

忆无心自动把这句话翻译成“过得很好很开心”。虽然了解黑白郎君的思维实在不怎么容易,但既然是朋友,她尽力在对话时自带翻译。

 

某当时就觉得他们俩个人很好玩XD

当然这不是某主要要讲的……因为真的觉得很有趣很好玩,所以在这里拎出来。

之后是找石头事件。而《三千霜》主要体现“无心的成长”还是在凤鸣阁一事上。虽然最后还是由黑白处理掉了,但是无心在对待这件事情上,就比之前成熟了许多,甚至借此知道了《武林命运录》,知道了斯文客,知道有关于黑白的一些事情,也因此(对比前后)明白:

 

……

黑白郎君道:“只论追寻线索,妳应有自己能做到的事。”

忆无心坐在床上双手抱膝,思考了会儿。

这些日子以来的魔祸人灾教会她不少,善心之外、适时退缩也有其必要。而与黑白郎君相处,她理解到:人必须靠自己,且自知自己的极限。

想要倚赖别人、甚至勉强他人顺着自己的心意去做,最后承受苦果的终究是自己。

不归路的景象,她绝无意再看一回。

那是她强求得来的苦果。而她不愿再尝。

……

……

“我明白。对他来说,什么善良、正义都是浮云,他做事有自己的标准。”这一点,在她一次次对他提出条件、求他援救胜邪封盾时已有体会。

他不毁网中人之约、也做到对她的承诺,善与恶在他眼中没有不同;所以他受三尊三掌救了胜邪封盾,内伤沉重之下对战网中人。

那回,忆无心得到极大的教训。她可以拿自己的命去赌,身死也罢,都是自己的选择。

但她无法接受黑白郎君因她的请求,最终命危。

那一刻她后悔、恨自己为何如此不了解黑白郎君这人;恨自己弱小,要靠他来救才能保命。

所以后来,她学会逃跑、学会尽量不强求能力之外的事。

……虽然她偶尔还是会很软弱地,在内心偷偷希望有黑白郎君的帮忙。

因为自己实在是太过弱小,要对抗那些侵吞中原的力量,她犹如蚍蜉撼树,微小得什么作用都没有。

 

黑白郎君让无心成长,让无心明白,也让她在成长时明白后,学会如何对待(应对)。这些基本是无心无法从藏爹啊俏如来啊等人那学习和认知到的。

无心以前是如何看待、或者说是如何去理解黑白郎君这个人的,之后又是如何经由两人一点点地相处去理解他?之前处理事情时是怎样的,之后应对事情时又是怎样的?

所以,无心在成长,因为黑白郎君。

而在那之前,黑白郎君在无心身边。

一如文中诉说,跟在黑白郎君身边的无心借黑白郎君之手有幸看到了各种以前的自己难以看到的风景。但因为黑白郎君,所以她也受到有别之前亲人朋友们的待遇。


作为一篇CP文,《三千霜》没有多少情感纠葛。对于感情,就是随心所至——正因随心而至,所以无比动人。

 

好玩有趣的地方真的好多,有的甚至不需要特意去翻阅书本就能回想起来的情节:

比如说明明不懂男女之情却在听到兔子们说黑白没人爱的时候,下意识开口说“我爱他”;

第一次脱男人衣服就挑了个高难度的(还差点没注意把人淹死);

八卦满天飞的流言,私奔就算了,还“肚里带了个小的”——这个简直2333;

会因一个“腿短跟不上”的理由而牵手;

简直就是欺负小姑娘脸皮薄硬是抱着人回药店;

脱了袜子坐在黑白床上的无心,和回来看到这一幕的黑白反应;

还有……

还有好多,好多。

 

其实吧,某想写点什么记录一下的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下面那段话:

 

她想他了。

……

“黑白郎君……”喃喃。

倏地,足下飘忽,她眼前一黑,分不清是晕眩还是发昏。

那感觉只一瞬。

一瞬之后,她落入某人怀里。

熟悉的温度。熟悉的气味。熟悉的声音。

“何事?”

稍稍分神,她才发现他们在假山之后,视线的死角。

忆无心捉住他黑白色的前襟,仰头道,“我才想你,你就来了。”


某对于这段的印象实在太、深刻了,深刻到都差点忘记无心为了验证自己是否对黑白有男女之情那部分而不断“摸他”!(并没有233)

“我才想你,你就来了。”——这句话让某回忆到了《三千霜》尾声部分,有一处描写:

 

已经半饱的忆无心为藏镜人挟完菜、放下碗筷,拿起作为餐后点心的蓬糕小口小口吃着,道:“黑白郎君,我想和爹亲在一起。“

黑白郎君点头。忆无心想做什么,他少有意见。她非是楚楚可怜的菟丝花,必须依附男子而生。

她问得很自然:“那……要是我想你了,该去哪儿找你?”

……

长长的一阵静默。静得让等待答案的其它人都紧张起来。

黑白郎君依旧吃着他的饭,直到嘴里的东西全咽下才道:“留在你该在之处,我会回来。”

 

他们分开了。然后她想他了。于是他出现了。

就是这么一幕,让身为读者的某激动不已,友人甚至已经给某发了一连串的“6666666”。

“黑白郎君言而有信。”——原剧中,黑白曾对无心说过这句话。

 

其实伶人大大笔下有多处这样的地方,前后剧情衔接得自然、发展得自然,既对照原剧、又回应前文。

……超想把那些互动啊细节啊一个个都贴出来。

啊,想了想还是算了,还是留着自己慢慢回味吧~

 

《尽霜华》开篇是在回应藏爹对于无心和黑白在一起这件事的后续。而中间部分,增加一段网中人的出场。

这个时候不得不感慨一下,虽然跟这次要讲的没什么多关系。几乎所有恨心文都对小网没什么“敌意”,可相较于恨网文……那可真的是……某是恨心恨网都吃,所以有时候看恨网文真的无比尴尬,好在某看到的也不多,吧。(想到一篇恨网文里无心哭着不断、不断对黑白道歉,因为是她用“三件事情”为由让黑白和网中人对上——可这个原因其实并不成立。)

上面那段是题外话。

 

话说回来,《尽霜华》是真的甜,真的,就用一个字概括,就是甜甜甜——天哪,怎么可以这么甜。

而《尽霜华》里的无心,就是时刻在对黑白表白啊……(捂脸)

——真的是从开头就表白到尾!

 

《三千霜》和《尽霜华》简直看得人脑洞大开呀。

咳,在自己的小地方默默表白伶人大大~感谢伶人大大带给我们这么赞的一篇恨心、哦不对,心恨文~

 

友人:心恨?不可能啦,那只能是精神上的!

某:精神上的是什么鬼……

友人:很简单啊,无论怎样心恨,到了最后小无心只有被黑白、压、的份啊~

某:……

(某友笑得好邪恶,对话中断)

(不然天晓得会不会爆出十八禁场面233)

 因为看惯了护玄老师的作品,所以并没有觉得看竖排有多累……


注:引用部分来自伶人大大的《三千霜》、《尽霜华》


评论(1)
热度(8)

© 念念皆娑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