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念皆娑婆

——念念不忘,何复思量。
特传-冰漾&All漾;游戏王-暗表;夏目-斑夏;霹雳-鷇梦红风;金光-黑白郎君相关CP
手头的填坑计划主要有特传*3,秦时*2,与目前主更[金光布袋戏]相关*4:熊猫先生与蜘蛛超人的故事;三寸光;悲喜剧(原名无题);My long forgotten cloistered sleep和单篇*N
这里能吃任何原作角色的所有相关CP。
顺说:某是一名极其容易玻璃心的作者,但若是指出文章具体不好之处、给予批评和指教,请相信那时候的某拥有的是一颗钢化过的玻璃心。毕竟已经没人可以荣当第一位评论某的文笔是小学生程度的人了。

[金光]熊猫先生与蜘蛛超人的故事 新年番外-那年(3)

那年(3)

在来修罗国度之前,史艳文“拖家带口”地先去了一趟他小弟藏镜人的家。南宫恨还无聊地枕着掌心靠在车窗边,任凭冬日寒冷的风呼啦啦地吹进车内。史艳文没说什么,只是无奈摇摇头,对他的行为不作评价,只是叮嘱人别感冒了。自家爹都没意见了,自然车内俩小的也没有怨言。有也没法说啊!只能默默挨冻。

好在出门之前刘萱姑有先见之明地让俩孩子特意多穿件大衣保暖。接着,车才刚停稳,他们就听到外头的闹腾——

“我靠,大姐头你别祸害我好不好!”

是千雪孤鸣的声音。

“……”

南宫恨转过头来看了眼某人的脸,还带着几许幸灾乐祸地勾起一抹玩味的笑容,说:“你来晚了。”如果没有来或者先来找他的话,搞不好史艳文就是可以赶在千雪孤鸣之前来了。当然,也不排除千雪孤鸣已经在藏镜人家住了几天了。

史家俩子看着自己的父亲脸上的灿烂笑容,不约而同地看向了南宫恨。“……”一开始南宫恨不解他们的眼神,后来——

他就不该指望史艳文的儿子会正常!

完全明白俏如来和雪山银燕在眼神中传达的讯息,南宫恨只觉得一口老血哽在喉咙吐不出来。

史艳文和藏镜人自从彼此兄弟相认以来的关系一直都是平平淡淡的,偶尔见次面不是大过年回家探望一次老母,就是在工作上点头招呼一下。要说亲兄弟,他和藏镜人,还不如千雪孤鸣和藏镜人看起来更像“亲兄弟”一些。

这是史艳文心头的一个疙瘩。

藏镜人对他的态度,从来也都是他心中难以明说的感情。藏镜人不是不懂、也不是没有试图改善过——毕竟自己的爱女还是很喜欢这位温文儒雅(错觉)的大伯的——但,总是无疾而终。

那么多年来,两人都是敌对、见面便是一次生死拼斗,这是他们甚至众人都已经熟悉了的关系;更是已经养成了的习惯,用自己最自然的态度去面对。藏镜人之前没有想过认祖归宗,哪怕直到现在,他也依旧挂着罗姓。可是在真相暴露之后,这份自然被打破了。

藏镜人知道,在爱女亲昵地喊着史艳文“大伯”的时候,哪怕不为自己,他也不得不用新的身份新的心态去面对史艳文。

忆无心是藏镜人的珍宝,为了她,藏镜人什么都可以妥协,也什么都能够……放下。

那为什么俏如来和雪山银燕会在听到千雪孤鸣的声音时候看向他呢?——“贤弟,该下车了。”继续灿笑。

“……”

南宫恨不管史艳文的脸笑得僵硬到什么程度,他只是有了不耐。对,就是这个“贤弟”。

那是一次世界还未整合之前的战役——同样是在那时候——四处都非常混乱,甚至中原地域受到了东瀛地域势力的侵略,再加上那时候中原势力的领袖史艳文和苗疆势力的藏镜人兄弟关系被曝光在群众面前。

苗王派兵各种追杀罗碧不说,连带着他老婆姚明月也参与了追杀他的大队伍。也不知道是藏镜人做人太失败还是做男人太失败。总而言之——哈哈哈,别人的失败就是黑白郎君的快乐啦~

——才怪。

南宫恨一点都没感到快乐,他非但一点快乐都感觉到,还搭上了各种麻烦。

因为史艳文同样被中原势力份子追杀。

那么问题来了,史艳文被人追杀,关南宫恨哪门子事情?“……”一想到那个时候的事情,南宫恨直觉想要掐死这个还在灿笑的男人。

“贤弟?”——贤弟你妹啊!谁是你弟!你弟在外面要被人拐了你还跟我弟来弟去是不是脑子有病!

当然,这不会是一个书香世家出来的读书人会有的脑部活动。

南宫恨瞥了某人一眼,迅速下车,用行动表示不想跟某人待在一起。坐在车后座的俩小的摸摸鼻子,也默默跟着大人们下车。

那天很冷。

来到藏镜人家门前的史艳文等人没有看到藏镜人的人影,只看到了姚明月和千雪孤鸣冻在外头,不知道在“正直”地争执什么问题。

这里就不得一提,姚明月有个画风跟她完全不一样的妹妹。这个妹妹爱慕千雪孤鸣基本是明眼人心里皆知的秘密。

苗疆是公认的好男人产地;

苗疆的后花园是公认的分手圣地;

苗疆盛产三角恋;

……

苗疆三大特色。

“千雪,有点出息。”

“我怎么没出息了……”

“看你今天穿的衣服我就知道了。”

“我这不是,这不是……”

“对付情敌就要心狠手辣,直截了当地宣示主权,这才是霸气的男人!”

“……谁要那王八之气……啊,俏如来!”千雪孤鸣眼尖地发现了他们,立即跑到他们这边,“哟——”

但是他没办法打招呼。可想而知,史大哥脸上的表情一定很好看。至于千雪孤鸣为什么叫的是走在大人们后头的俏如来,这点也是个谜。

被直接点名的俏如来硬着头皮,挂着一丢丢勉强和尴尬的笑容向人礼貌地打招呼。之后看了自家父亲一眼,委婉询问叔父的去向。“藏仔啊,他在找无心。我说大姐头,我们能不能先把重点放在无心身上?”刚刚就是在联系几个认识的人询问有没有看到无心,怎么就会扯到他和姚金池了。也是郁闷。

姚明月缓缓瞥了了这帮男人们一眼,笑着撩了撩垂落到胸前沟壑里的秀发,一语未发就转身去到屋里了。

史艳文皱了皱眉,问,无心不见了?千雪孤鸣挠挠头,说,是啊,藏仔和大姐头已经找了无心一下午了,还是没有找到人。因为无心在出门前有发简讯给藏仔,说是跟黑龙白狼去玩。

黑龙白狼?

这下轮到南宫恨皱眉了。说起来,这么晚了还没有回来是有点不对。

他知道自家俩个熊孩子在学校唯一的朋友也就是藏镜人的女儿。但是南宫恨没有接触过忆无心,只知道对方是个女孩儿,是藏镜人的孩子。

就这样,没其他了。

之后他家亲爱的宿敌曾吐槽他神经也真是粗得可以,迟钝地没有发现问题已经深植。

南宫恨倒不是担心熊孩子们会在哪边歇菜,这从来不是他该去的考虑的东西;只是现在扯上了个忆无心……下午出去的?他问。

对啊。等等,不是吧,你不知道?

眉头皱的更深了。他没搭理千雪孤鸣的问话,而是转身离开。

“南宫恨——!”

这时,藏镜人冲到他面前,一把揪住他的衣领就是一顿吼,“你把无心带到哪里去了?”

“……”xN(不包括史艳文和南宫恨)

藏镜人的话让众人一股脑儿地懵在原地。等等,严重等等。是黑龙和白狼跟忆无心出去玩吧,怎么问得好像忆无心是被南宫恨带出去玩的似的。“我不知道,我跟史艳文出来的时候,俩臭小子也没有回去。”

毕竟是知道黑龙白狼和他真正关系的人,所以这么问,也是情有可原的。

藏镜人看起来很苦恼,也很担心,整个人的情绪都非常外露。史艳文也没有纠结千雪孤鸣的事情,是往四周环顾,而千雪孤鸣也默默走到了藏镜人的背后,就连南宫恨也未着痕迹地往藏镜人左侧移了移。

这有女儿跟有儿子完全就是俩个样啊。

感慨。

 

 


评论(2)
热度(4)

© 念念皆娑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