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建国以后不许成精


晚上回家的路上,在昏黄的路灯下,我遇到了一只猫,一只很眼熟的猫,一只眼熟到像是友人家养的猫。

那是一只黑白色的猫。

友人转去上海的医院进一步治疗也已经有一段时间了,我们大概有一个多月没见面了,所以,当我盯着在我脚边打转的这只猫时,我还真是不确定它的身份是否如我想的那样。可能不是,可能是。

毕竟我只见过它一两回。

友人的身体自我们相识起就一直不好,对方也曾打趣地说过,说能够顺利高中毕业也是神奇,更何况读了大学。按理说,家里面是不会同意养猫的——这并不利于友人的情况。

所以当我某次去对方家中探望,还没见到人就先听到了一声轻轻又轻轻的喵叫时,我愣在了门关处,直到一道小小的身影从我面前晃过,只见它一个飞窜,跃上了楼梯,眨眼不见了。

“猫?什么时候养的?”

“你不也知道,隔壁家的三只猫老跑到我家阳台来撒野,”友人一边招呼我,一边朝我解释道,“所以我也找来一只,打算慢慢回敬。”说完,还无所谓地耸耸肩。

我无言以对,心里暗想:原来还能这样的吗……“阿姨会同意?”我不解地问。

“也没什么同意不同意的啦,反正也不会一直养着,大概过段时间不在家了,就会送人了吧。”

对于友人的回答,我皱眉,表示不赞同。对方看到我这样,也就笑笑摇头,表示自己理解我的意思,却没有任何进一步说下去,转而带我去看那只猫。

那个时候,我隐约觉得友人向我透露了什么,可当时的我将思绪放在了那只或许过不了多久就会被抛弃的小猫上,竟然忽视更重要的消息。

我的友人一直都是这样,总是把重要的事情用无关自己的态度,甚至带上一种再自然不过的、仿佛说着“今天天气不错”的口吻告知,告知身为朋友的我,身为家人的阿姨他们。有的时候,又什么都不说;更有的时候,说了也让人无法明白。

就像那只猫,不停地对我喵喵叫着,瞧它叫得那么起劲,叫得嘶声力竭。到了后来,它停止了打转,慢慢地挨在我的脚边,断断续续地低低地,叫着一声一声“喵”,可我却一点都听不懂。

蹲下身抚上它瘦弱的身体,掌下是一片温热,是那样柔软的触感,有那么一瞬间,我的眼眶禁不住的微微泛热。

对不起呐,我无法明白你想要传达的意思。

才刚想完,我就止不住在心里鄙弃自己,这是怎么了,跟一只猫……

我起身,继续往住所走去,不过没走几步,就看见那只猫拦住了我,又是一阵喵喵叫。“呃,怎么了?”幸好周遭没人在,不然跟一只猫说话,一定会被当成疯子看待。

它就只是一味地喵喵叫着,全身紧绷,前肢甚至不停地挠着地面。它的尾巴一会向上翘得笔直,一会向下聋拉着。我对猫不熟,况且年幼时曾养死过一只……只是这反应,不会是要,咬我吧?我有点紧张。

出乎意料的,猫没有咬我。它再次绕着我打转,时不时那温热的身体就会蹭在我腿上,直到我转身,它才往前跑了几步,看见我站在原地不动,又叫了几声。莫名其妙的,我……好像知道它要做什么了。

我看了眼手表,又望了一眼黑色的天幕,犹豫了会儿,还是跟在了它的身后——朝着那个熟悉的地方走去。

虽然之前我搬过一次家,但还是离友人住的小区不远。

友人不在家,或者说不会在家中。看到那猫轻巧地跃上楼梯,我经不住笑了。想到友人跟我提过,说有时候身体精神比较好,被阿姨“放出去”后,傍晚时分他们会一起出门,别人遛狗,友人则是遛猫,即使时间短暂,但也暂时成了小区的奇观之一。我想,那时的友人,是不是也站在我所站的位置,是不是也像我一样这样看着它在自己面前跳跃三次,就轻松走完了十几阶,是不是……

我只能靠着想象。

走上六楼后,我已经有些微喘,“喵~”正当我觉得自己应该好好锻炼身体的时候,又听到一声喵叫,轻轻的轻轻的,一如我最初听到的。

我忘记自己是怎么回家的,总觉得人有点恍惚。浑浑噩噩地吃了饭洗了澡爬上床后,我才开始回想。

一人一猫也不知道站在那扇门前多久,它叫了几声后,邻居就开了门,一副要出去的模样,在这个点,我是知道的。他见到是我,还带了点惊讶,说:“侬阿嗖里啦,伐晓得侬巴与故已经起上海看病起给哩(你怎么来了,不知道你朋友已经去上海看病了吗)?”

我有点怕他,就点点头,没说话。

“喵~”

邻居看到这只猫的时候,告诉我,这猫在友人去上海时就顺便丢了。我和他一起下楼,他跟我说了一些,说它总是跑家里阳台,跟他家的猫闹在一起,烦死了。

……看样子,友人的目的还是有达到的。

当我走下楼,才发现,那只猫没有跟着我下来。然后我才被告知,这一个多月来,那只猫经常跑回来,虽然那扇门不会开。有一瞬间我有了想收养它的念头,可也就只是个念头,起了,又消了。

原来我没有认错,真的是它。

我站在楼下,抬头望去,却见到它小小一只坐在窗台上,也在往下看我。我希望是我看错了吧,毕竟晚上总是看不太清楚的,毕竟是六楼的高度,毕竟我眼神不太好……

在睡去前,我就只有一个想法:

不是说好建国后不许成精的吗?

别成精,成精了太寂寞。

 

 

 

 

评论
热度(1)

© 万念娑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