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恨安】若忘却

吃糖咯XD

素昧平生:

若忘却,会否不见你。


PS:接 @万念娑婆 大大拜堂梗的一个小脑洞。


         文笔简单,不喜勿喷。


昨天实在吃了太多刀了,希望可以发个糖吧!
同人必会哦哦吸,所以哦哦吸致歉啦!
多谢大大的梗!比心❤


1.
安倍博雅时常会在同一个梦里迷失,最近他反反复复做同一个梦;是那日他与胧三郎同归于尽,后来落入那个熟悉却又酸涩的怀抱。他清楚的记得这一切,可最清楚的是那个怀抱;而让他迷失的却是那个怀抱的主人。


每当安倍博雅想要睁眼看清时,眼前都一片模糊,整个人很疲惫,无论多么努力都看不到那个人是谁。很熟悉的感觉,竟有些温暖;而这个温暖感觉脱口而出时,他觉得自己竟也很惊讶,可无论如何都想不起来了。


他应当认识那个人的,只因为那个熟悉的感觉,却是那般浅薄迷蒙。


2.
这件事并没有纠结多久,虽然依旧会重复那个梦境,但身为阴阳师的他或者以为那只是一种执念,为此而叹。


但在中原的事情已了,他准备收拾一些东西便回故乡。而收拾时却发现并没有什么重要的东西,来时孑然一身、去时亦然。叹息惆怅一阵便被熟悉而亲切的声音打断,安倍博雅立刻转身奔跑过去直接扑进来人怀里。


“annik——!!!我想死你啦——!”
“安倍——!吵死了!”


口嫌体直的剑无极将人接住抱个满怀,过了许久才叹息一声抬手拍了拍他脑袋,将人扶起来埋怨道:“安倍,你太不听话了。知道这次我有多担心你吗?annik不在你就不要命了吗?你呀……”


听着剑无极啰啰嗦嗦一堆,安倍博雅心里却乐开花,他是他在中原唯一的亲人,当然如果算上那个花脸山神的话……


想到这里他起来嬉皮笑脸在他身边蹦蹦跳跳,歪头看着剑无极极不耐烦道:“哎呦——annik!你不要老把我当小孩嘛——我已经是大人了,我会照顾好自己的!”


剑无极:“照顾自己把自己折腾成那个样子?!”


安倍博雅与剑无极吵吵闹闹寒暄一阵,把自己想要回去的事情告诉了剑无极,独独没有说那个让自己迷惑的梦。就算说了,或许也没用吧。


3.


“你决定了要回东瀛吗?”


安倍博雅一瞬有些怅然出神,被剑无极晃悠几下才回过神,叹息一声难得正经的回答了剑无极。


“是啊,当初来时本就为了白比丘所言的天命。虽然最后……唉,但事情既然已经结束,中原已无牵挂,我……也想家了。”


怅然若失的感觉一直在他心头环绕,可就是想不通;但经此一役,中原种种喜怒哀乐,都已经过去。他,还有什么可以留下来的理由呢?


剑无极并没有多劝阻,或许他觉得这对安倍来说也是一种好事。但还是问出了心中所想“只是你回去的话,那黑白郎君……”


“他……”


时间恍然如梦,梦却似真似假,而他连梦和现实都分不清了。似有声音在耳畔回旋、似有一人张狂傲气、似有一幕幕苦涩的回忆。


“他是谁?”


很重要的人吗?


原来已经记不清了吗?是梦中那个模糊身影,时而甜蜜、时而苦涩,黑白郎君是谁?很熟悉的感觉,但还是记不清了。


剑无极怔怔半响,回过神道:“他啊——啊!算咯,既然你已经决定回去,那就回去好好生活。以后只做你自己,安倍博雅!”


安倍博雅听到这里抬起脸恢复往日笑容,那是多么徇烂而阳光的人,天公如何能忍心对他太狠呢?


“嗯!我就是我,安倍博雅!”


4.


今我来思,雨雪霏霏。
无风无雨,阳光甚好。


剑无极答应送安倍博雅一程,二人来到岸边,船已经停靠等待。水边杨柳青青、微风浮动,温柔抚摸着脸颊,抚过心间某处。


“安倍啊,annik就送你到这里了。我还有事没有处理完,所以……”


安倍博雅背着包袱面对着剑无极,他仿佛还是当初那个阳光少年,也风华正茂、也坚信命运不屈,时间过了、人还未变。


“嗯,我哉啦——! annik,中原实在太可怕了,你自己要照顾好自己啊!”


“好,你也保重。”


而人相互碰了下拳头,就在安倍博雅转身那一刻,他突然转过身大喊:“annik!!!”当下转过身扑向剑无极怀里紧紧相拥。“我会想你的哦!”


剑无极实在受不了这种煽情情景,轻轻拍了拍安倍博雅后背立刻推开了他,口嫌体直的说:“好了好了,快走吧!多大的人了,还说自己不是孩子?”


“哎呦annik!我比你小嘛,麦总是这么吐槽我啦…!”


安倍博雅挠挠头冲人笑了笑,转身便走向了船边。他回头望了望却不是看剑无极,但四下除了剑无极却没有别人,终于叹息一声转身离开。


已毫无牵挂吗?


5.


就在安倍博雅刚踏出一只脚上船时,一阵风自耳边而过。熟悉的张狂笑声从身后传来,接下来的话却让他的脚停在半空。


“没有黑白郎君的准许,你怎敢离开!”


听到这句话得安倍博雅猛然转过身,再熟悉不过的马车与身影,可是为何会忘记呢?他怔怔看着来人半天,听到剑无极一声大叫才回过神。


张口却是让他再次愣怔的话:“我又不是胧三郎,我现在是安倍博雅,也只是安倍博雅!找我做什么?”


……


是啊?为何来找他、又为何如此熟悉,而刚才的话完全是下意识,而心头也一阵阵酸涩。


“吾来是为寻回吾妻——”
“安倍——博雅!”


黑白郎君语出惊人,安倍博雅却见他逼近自己,不知为何心底油然而生一股畏惧。他靠近一分,安倍博雅就后退一步;直到他察觉脚下一歪时已是为时已晚,竟一脚踩空即将倒下去。


“安倍!”


直觉耳畔一阵疾风,下一刻就倒入一个怀抱里;那么熟悉却又苦涩的怀抱,是梦里的那个怀抱!安倍博雅突然反应过来,却怎么也不想挪开。而此刻再听到黑白郎君那句话时,这个怀抱已经不在苦涩,更多的是柔和温暖。


剑无极早就不知何时逃离现场,大概是实在无法承受这种暴击,无法用言语形容只好撤离。


而安倍博雅正想贪婪的享受一刻时,只听黑白郎君说了一句:“真是有够弱小,也笨的可以!”


不知为何安倍博雅突然就哭了,很没骨气的趴他怀里哇哇大哭。他知道这样很不男子汉,但此刻他不知是太多委屈,还是别的感慨,就只想紧紧抱着身边人痛痛快快哭一场。


他知道眼前的人脾气不太好,也有些畏惧他,但他也知道黑白郎君此刻不会推开他。


风、轻轻吹动,温柔抚过脸颊,直至心间最柔软的一处。


6.
回忆蔓延…


安倍博雅:“大师说我的天命在中原,我的天命到底是什么嘛!”


剑无极:“嗯说不准……”


枭狱:“可能是说你的真命天子!”


剑无极:“噗…”


那时已经到了中原,三人路上闲聊却被调侃的安倍博雅莫名脸颊一热,上前就锤了枭狱一拳。“你个臭花脸山神,小爷可是堂堂七尺男儿!”


二人一言不合就追着打了起来,剑无极也只有无奈看着的份儿。但是回忆里的画面,却迟迟没有忘记啊!


……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夫妻对拜


原来只差,洞房花烛吗?









评论(1)
热度(20)
  1. 万念娑婆素昧平生 转载了此文字
    吃糖咯XD

© 万念娑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