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光】拜堂(恨安)

配对:黑白郎君X安倍博雅
*就一个小脑洞,大纲式,没什么具体剧情和细节

01.
“拜堂啊,你们中原的习俗我也不懂啦……”安倍博雅挠着脸,他面前的小姑娘怀着一腔憧憬看着自己,可是他却无比苦闷——“大哥哥是个东瀛人啦。”
中原的婚俗长啥样?问他等于白问的吧,一定白问的啊!
小姑娘也晓得自己的这个疑惑问错了对象,她垂下眼帘,半晌,才低低地道出一声歉语。“大哥哥,囡囡没有其他意思,囡囡打小就身体不好,只能躺在病床上。”
“……”
“阿娘说囡囡等不到出嫁的那天啦,所以……”她只能靠着从他人口中的几言几语,去幻想那个幸福美好的场景。
越是不可能,越是控制不住内心的期待,向往着“有朝一日”的梦想成真。
即使不过一场虚幻。
安倍博雅有点手足无措,他不知道该怎么办,他甚至不知道该如何将“真相”告诉她。
那是一个太过残忍的现实。
安倍博雅身为一名阴阳师,他明知道自己应该履行自己的职责,但是他……难以下手。原因太过简单,又太过逃避。
因为,他身而为人。
所以,他说不出口。

02.
“大哥哥。大哥哥明天还能来给囡囡讲外头好玩的事情吗?囡囡一个人在这里好久好久了呢。”
她的阿爹阿娘出了一趟远门到现在还没有回来,这里也没有别人,只有这个据说来自其他地方的大哥哥进来了。
安倍博雅面上带了点悲伤,他伸手轻轻地拍拍小姑娘的头,眼中露出了几分怜惜,点头道了个好。
“谢谢大哥哥,大哥哥你真是一个温柔的人呀。”
不,他一点都不温柔,他只是、只是……
难以启口。

03.
下山的路上,安倍博雅突然想到自家老大就是个土生土长、货真价实的中原人!“对了,おやぷん(老大)一定知道的嘛!”
虽然这种……事跟他家老大非常不搭,对方看起来就一副不需要女人的样子。说到这里,安倍博雅觉得奇怪,要说自己和老大也同行有段时间了,怎么都没见到自家老大有解决“这种”需求的时候呢?
难倒不找女人,找的是男人?
“好像……”
也不对啊,反正他没有见过老大找男人解决这个问题就是了。那是怎么一回事呢?突然,有个非常恐怖可怕的念头闯入了他的脑中。“まさか(难道)……”
——黑白郎君,不、举?
突兀地停止步伐,安倍博雅一个不小心踉跄了脚步,好不容易才没摔个不雅的姿势。
“……呃。”为了小命着想,千万别有好奇,也别嘴贱去求实。安倍博雅摸着自己心口,反复几次深呼吸。
该死的好奇心会杀死猫的啊!虽然做人各种艰难,但是比起当一只猫来说,还是已经很不错的了。
啊啊不要乱想了,现在的重点是如何搞清楚中原的婚俗,才好去告诉那个小姑娘。
“好,即刻去找おやぷん!”
然后,才好让那小姑娘放下执念地回归她应该所去的地方。

04.
黑白郎君靠在幽灵马车的边上,阴阳扇有一搭没一搭地晃动,他眺望远处的蓝天白云和青山绿水。他的眼看着这所有一切;这所有一切又仿佛无法入他的眼。
自那之后,再也没有一个人可以长久地停留在他的心上,再也没有了。他走在寻找高手的路上,路上所遇的高手大都差强人意,只够他打发时间,却不够他驻足长思。
断了的缘分,再难续前。
要如何才能打破几十年的习惯呢,黑白郎君不知道。
天色渐暗,但是某个外出去大山里瞎逛的小屁孩到现在还没有回来。
在他们短时间在这里停留的这些天里,黑白郎君知道安倍博雅只要一逮到时间就往山里跑,好像山里头埋着宝藏一样。
“……”
他想起之前遇到安倍博雅时,对方就在某个小镇里当算命“大师”,专给人看风水。
实在不想说在见到自己后的那张脸有多蠢。
黑白郎君觉得会记得对方蠢样也是一种很蠢的行为。
果然愚蠢是会传染的。
就当黑白郎君打算两人就这样分开的时候,远远地就听到了一声“おやぷん”。
“嗯?”眼神一凜,握紧阴阳扇就瞬身来到安倍博雅面前,那声老大实在过于凄厉,以至于让黑白郎君以为臭小子被仇家追杀。
瞬间来到自己身前的黑白郎君着实吓了安倍博雅一跳,急急停下脚步,却控制不了前倾的身体。
“……”
“……”
“……おやぷん,先说好,我不是故意。”一者弱弱地出声。
“有意的话你还能活吗?”一者淡定地回答。
意外扑进自家老大怀中的安倍博雅打着哈哈,就当他搭着环住自己肩膀的双臂要站直身体的时候,却被后者制止。除了感到加注的力道加重外,他还听到自家老大淡漠的嗓音。
“怎么回事。”
小心又谨慎地分析了一波,安倍博雅没有从黑白郎君的口吻中听出不耐烦,对此他也不意外啦……其实老大人挺好的,除了有时候思想比较偏激,脑回路也比较猎奇外,真的是个好男人啊。
虽然一点都不居家。
想了想,他对黑白郎君说先让自己组织一下语言,突如其来的意外让他整个人处在震惊中还没有缓过神来。
说起来……安倍博雅稍微有点走神。要说他其实也并非是第一次被自家老大抱住啦,不止被抱住,自己还被扛着走过……想想就无比没面子。
“那个,おやぷん,你知道中原的婚俗习惯不?其实就是那个拜堂啦……”
从那个怀抱中抬头,安倍博雅刚好对上了黑白郎君低头看他的眼。

05.
“呃,拜堂啊,大概就是新娘子到夫家后,拜三次然后就没啦。”
“拜三次?”
“让我回想……呃。”
“大哥哥你怎么啦,你的脸好红哦。”突然间就变红了诶。
“……”
安倍博雅捂着脸,觉得自己实在把祖上的面子都丢光光了。

06.
“拜堂?”
喔喔,难得的语调变化。
安倍博雅一边在心里感叹,一边把这几天自己在山中发现事无巨细地向黑白郎君报告,“嗯,那个小姑娘一个‘人’待在山中的大宅子里……我第一次看到那个宅子的时候真的吓到了,深山老林里诶。”
“……”
“我不知道她已经保持那样子多久了,可是长时间逗留,对她而言不是什么好事啦,还是早点去另外一边比较好。”
“你不是阴阳师吗?”
“嗯……我知道おやぷん你的意思,不过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她能够放下心中所执后,再离开。”
正是因为他是阴阳师,所以他才会比任何人都要清楚的知道。
留有执念的“鬼”就算被法术强制送离人的世界,仍旧无法投入轮回去往生的。如果长久徘徊在两边世界的交界处、被束缚在那里的话,人鬼很容易变成厉鬼的。
那是阴阳师们不愿见到的。
比起用法术,安倍博雅更倾向于通过沟通,让逝去者“放下”,然后再送他们离去。
“不过中原真的有好多这样的……我在东瀛很少碰到。”就算他再怎么不务正业,溜去外头偷懒玩闹的时候,也会帮助迷途的孤魂野鬼送往他们应去的地方。
但是中原的这种情况,不但比东瀛严重,而且时间的跨度还无比漫长。“中原的道士似乎比较凶残喔……”

07.
安倍博雅不知道的时候,中原的道士不是凶残,而是无能为力。那是现在的他无法理解的事情。
人力终究有限。
做人的时候,尚且无法得到满足,为什么都死了,还无法为自己而“活”一次呢?
他的师父没有告诉过他,他的同行也没有告诉过他。
没有人可以告诉他。

08.
“おやぷん?”
安倍博雅看着黑白郎君盯着自己猛瞧,面无表情的脸给他一种莫名的惧意。
过了好一会儿,他才听到过这么一句话。
“……”
听完,安倍博雅愣了愣。

09.
接下来的事情就是完全超乎安倍博雅所料的。
“等等……おやぷん不是你说有一拜天地二拜高堂……这都省了?”
“黑白郎君不拜天地,也无高堂,自然不拜。”
“呃,是这样啊。”
不对。
重点搞错了!
——老大拉着他拜啥子堂啊!他是男人!正宗的!

10.
“所以不算。”
安倍博雅听到自家老大面对着自己,一手按住他的后脑就往下压,他的视线只能看到地上零星的草绿。
这个时候,他听到他这么说。
即使黑白郎君还说了另外四个字。
——夫妻对拜。

11.
因为他们都是男人。
所以拜堂了也不算。
而且他们没有洞房。

12.
“大哥哥?”
“……总而言之,大概就是一男一女,拜三次,然后送入洞房。”
“哇~”
一拜天地,二拜高堂,夫妻对拜。
而安倍博雅和黑白郎君之间,只有第三拜。
不拜天地,不拜高堂。
他们都是男人。
他们没有洞房。
他们不是夫妻。
“大哥哥……你还好吧?”刚刚红红的脸怎么一下子就刷白了?
安倍博雅摇摇头,张了张口,却说不出一句话。

13.
送小姑娘离去了的安倍博雅下山后,原地已经没有那辆熟悉的骷髅马车了。
只有昨夜的火堆燃烧过后的焦黑。

14.
他走了那么多的地方,总算找到了方法,能够杀死自己体内的妖怪的方法。虽然他不喜欢这个方法。一点也不。
其实安倍博雅很怕死。
怕死怕得要死。
可是他是阴阳师。
这个时候,理智却永远占着上风。
绝对的上风。

15.
当他浑身是血地倒落,却意外地落入了一个怀抱中。
有点熟悉的,有点让他感到心里涩涩的难受的怀抱中。
啊啊,说起来,其实那一天……
胧三郎也跟黑白郎君拜了堂诶。
虽然おやぷん后来不知道为什么放弃跟胧三郎打了,但是对方和自己共用一个身体是不争的事实。
嘿嘿……都不知道是谁可怜了。
反正,拜堂也不算,也无关谁可不可怜了。
咳出的血花,模糊的视线,破碎的话语无法传达出一句再见。
“おやぷん……”

16.
“吾准你们在黑白郎君面前开杀了吗?”
那是安倍博雅此生听到的,最后一句话。

17.
所以安倍博雅听不到。
他听不到黑白郎君的下一句话了。

18.
“吾,准你们动他了吗?”

19.
可惜,有人永远地,听不到了。

-END-


时间和正剧线都打乱的喔,随意码都有三千五……本周作业进度勉强算完成了吧XD

评论(13)
热度(20)

© 万念娑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