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念皆娑婆

——念念不忘,何复思量。
特传-冰漾&All漾;游戏王-暗表;夏目-斑夏;霹雳-鷇梦红风;金光-黑白郎君相关CP
手头的填坑计划主要有特传*3,秦时*2,与目前主更[金光布袋戏]相关*4:熊猫先生与蜘蛛超人的故事;三寸光;悲喜剧(原名无题);My long forgotten cloistered sleep和单篇*N
这里能吃任何原作角色的所有相关CP。
顺说:某是一名极其容易玻璃心的作者,但若是指出文章具体不好之处、给予批评和指教,请相信那时候的某拥有的是一颗钢化过的玻璃心。毕竟已经没人可以荣当第一位评论某的文笔是小学生程度的人了。

[剑三]花与人间事 之 相思迟

叙事向

CP涉及琴秀、丐秀



[剑三]花与人间事 之 相思迟



00

她想,那是一个有点熟悉的名。

(……西——。)

或许,那不是有点熟悉,而是、往昔的刻骨铭心。她想。

 

 

 

01

兔子回来的时候,没发生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情,一片平静,平静到令人生出一个以为是自己病了的错觉。

也是可怜。

她看着眼前熟悉的景象,那是落星湖面年年都不曾有过变化的水波微澜,是晴昼海四季不败的繁花盛开。浪凌飞依旧在那棵树下日复一日地站着,等到雪凤冰王笛的CD好了就吹起了来。

(这旋律呀,好像……又能让人生出错觉了。)

多熟悉,即使离开了一段时间了,但是这些景象即使闭眼也能在脑中描摹如初。

可是。

兔子蹲下身,摸了摸跟在身边的云萝。她想,这个江湖终究是变得陌生了。

 

 

 

02

说真的,兔子已经做好独自面对无人的场景的准备了。所以,当她看到好友出现的时候,多少带着点惊讶。

兔子看到站在自己身前的端庄典雅的秀姐姐时,懵了半晌才给出了回应,那大概是……一个有点蠢的、后知后觉的招呼。

哎呀,好久不见。

是呀,好久不见。

(似乎毫无隔阂的见面。)

至于这个“好久”是多久,那大概是一个彼此都不会去记忆的数字。

(毕竟,毫无意义。)

 

 

 

03

兔子离开前,都没听说过苍云这个门派(注1);兔子回来后,霸刀都重出江湖了,开始正面跟藏剑杠上了。中间还隔着一个长歌门的复出。

这个江湖能不陌生吗?老人走,新人来;老人老、老人走。

(新人都变老了,然后又走了。)

包括兔子的师父们,她最初认识的朋友们。

“我会一直都在,你走、你来,我都在。”

依稀记得那次离开前,然然这么对自己说了。

然后,她回来了,她真的在。

惊了。

——简直。

 

 

05

长歌复出的时候,兔子曾短暂回来过,然后又离开了。

在那次短暂的归来时期,她认识了这个秀姐姐、然然。然然对兔子很好、很好的。

但是兔子没有因此而逗留,而是又离开了。

“……有些事情,即使只是旁人,依旧觉得累。”

看着累,心累。

那时候,兔子看着失神的秀姐姐,和只是也只能站在远处默然不语的琴爹,口中说着安慰的话,却在心底做出了自私的决定。

那就是,离开。

(在那一个故事的结局里,她没有留下与陪伴给伤了心的秀姐姐。)

 

 

06

“……”

——那大概是个眼熟的名、哦不对,准确来讲,那是个有点耳熟的名字。

因为自始至终,那个名字只在然然的口中出现。兔子听到过然然曾这么唤着某个人的名,用眷恋的、爱慕的,还有一股连本人都没有注意过的失落的口吻,唤着。

那是一个只是唤着,现在就觉得心里难受的名字。

兔子看到这个陌生的人用着熟悉的名站在然然身旁。

“……”

然然没有像她离开时候那般模样,而是开开心心的对她说着现在这个江湖多了哪些好玩的事情,说着到时候带她一起去闯荡江湖。

兔子心中万般复杂,而纵使有千般言语也只化作了嘴边一个,好。“……好啊。”

(既然如此,何苦往事重提。)

看着然然和这个人站在霸刀山庄小湖中的小船上,双方只印刻着彼此身影的眼神——兔子垂眼,转身。天际蔚蓝透彻,湖面倒映着朵朵白云的姿态,悠然、自在。

(然然现在过得好,就好了。)

哪怕这个江湖对兔子而言陌生了,也好啊。

 

 

 

07

霸道山庄的天空很美,映澈天空的湖面自然也非常美。

可是再美,也不是落星湖。

……

不是兔子记忆中的落星湖。

明明万花和霸刀山庄都在同一片天空下,明明……

兔子转身,听到然然唤着这个人的名:

“——西西。”

(如果已经能够毫无挂碍地唤出口。)

兔子背过身,偷偷抹去了眼角的泪。

(那真的是,太好了。)

 

 

 

08

兔子从来都没有长留的打算。

对于这个江湖,她的眷恋与回忆都在过去,即使之后有了新认识的朋友,有的朋友甚至走进了她的心里,她却不愿意让自己走出去。回来之后会跟着然然玩耍,也不过是为了确认一件事情而已。

(难以从内心卸去的沉重化作不安化作担忧。)

她始终记得的,是那时候发生的事情。是兔子在这个江湖中遇到的,一个明明那么美好、却用那般惨烈方式收尾的故事。

“……你什么都不需要做,你只要、只要,陪在她身边就好了。”

所以,当兔子知道这个西西惹然然不开心了,她只是不断对他重复这句话。

一遍、二遍、三遍……一遍又一遍,重复又重复。

——西西不会像“他”一样。

不厌其烦也顾不得对方会不会觉得烦,当兔子这么对西西叮嘱的时候,她的脑中浮现的,是然然高兴地对回来的她说的这句话。

(如果还愿意去相信——)

“所以,不要离开,请一直陪在她的身边。”

最后,兔子在离开前,又一次对西西这么说。

她从来都不相信这个“西西”,哪怕他也因然然的缘故,给予了自己也算是爱屋及乌的保护。

可是。

如果、如果然然还愿意去相信,那她也……

——信的。

所以,她才会跟他说,请不要离开,请、陪在然然身边。

所以……

 

 

 

09

“说吧,你又干了什么蠢事惹然然不开心了。”

“……”

总是能在吵闹过后,又看到恢复如初的两人。

确认完毕了,好像也找不到理由继续逗留了呀……兔子看着他们嬉笑,看着这个西西对着然然更加用心地去守护。

——唔、好像差不多了。

兔子笑了笑,觉得蛮开心的。

 

 

 

10

之后发生了一些不怎么愉快的事情,不过好像并没有影响到然然他们,所以兔子也没有说出来。

好吧,她承认自己的性格不好,最后还是受不了跑去跟然然抱怨诉苦兼吐槽去了,而然然也是护着自己,帮自己去“讨回公道”。而每一次她都会等到西西来询问自己,外加进一步的解释。

(在现在这个陌生了的江湖中,她只有然然了。所以啊——)

真的是,已经可以了。勉强算这个西西过关吧?嗯,过关了。

所以,差不多了吧。

她又该离开啦。

不过这一次,兔子是如释重负地离开。

 

 

【这个江湖曾欠了秀姐姐一份幸福】

【而在新的故事里】

【它终于偿还】



花与人间事 之 相思迟 END

 


注1:之所为会没有听说过苍云这个门派,是因为某最早A剑三的时候,苍云这个门派并没有出来。而遇到秀姐姐然然的时候其实长歌这个门派已经出来了。中间其实有断断续续回去剑三玩过几天。

花与人间事←这个算是自己在剑三的一点记录吧,也是亲友们的故事。

这篇算是番外~

某不会画画,就码点字吧。

评论
热度(3)

© 念念皆娑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