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念皆娑婆

——念念不忘,何复思量。
特传-冰漾&All漾;游戏王-暗表;夏目-斑夏;霹雳-鷇梦红风;金光-黑白郎君相关CP
手头的填坑计划主要有特传*3,秦时*2,与目前主更[金光布袋戏]相关*4:熊猫先生与蜘蛛超人的故事;三寸光;悲喜剧(原名无题);My long forgotten cloistered sleep和单篇*N
这里能吃任何原作角色的所有相关CP。
顺说:某是一名极其容易玻璃心的作者,但若是指出文章具体不好之处、给予批评和指教,请相信那时候的某拥有的是一颗钢化过的玻璃心。毕竟已经没人可以荣当第一位评论某的文笔是小学生程度的人了。

[金光]《来者》相关 三篇小短文之一(恨心)

预告片相关;来者相关


『你要是不说话,就坐得离我近些吧』

 

那天,就在忆无心将手探向桌上的茶壶时,黑白郎君先一步抓住她的手,将人按回了凳子上。“看不见就老实点。”听着对方淡淡的口吻,忆无心觉得有点委屈。

要说她也没想干什么,就是想给他倒杯水……怎么反倒被说不老实了?低着头,忆无心咬唇也没有说什么话来反驳,就这么一声不吭地坐着,本来还高兴地喊着他,到后来甚至不唤他了。

黑白郎君看到小丫头被自己说了一句后就“乖乖”坐在凳子上的模样,不经一抽嘴角。这丫头……那一脸“我很委屈、你干嘛一言不合就欺负我”的表情让他倍感无语。

他也没干什么吧,到底是谁一言不合发脾气。

忆无心想要做什么,黑白郎君当然是知道的,所以他也没跟人客气。虽然现在的身份只能算是客人,但是黑白郎君却是相当熟悉地坐在忆无心身侧的凳子上,自顾自地拿过杯子给自己倒茶喝。

一副完全没把自己当作客人的模样。也幸好这时候房内并无他人,不然多少该有点闲话的。不过嘛,大概是没人有那个胆在黑白郎君面前直说闲话。

本来忆无心还兀自生无由来的闷气,脸颊气鼓鼓的,压根把这个人好不容易回来的喜悦心情冲刷得一干二净。“……”然后她听到凳子挪动的声响,和衣衫交叠的动静,直到有温暖从碰触的手臂处传来。黑白郎君他……坐在了自己身边吗?

白色的绷带上头依稀有着血色和药渍,隐约还有一些晕开干了的水迹,弄得皱巴巴的。忆无心现在什么都看不到,而黑白郎君本就是跟她说不来几句话的人。

之前俩人的相处,都是她单方面的叙说着那段关于朋友的故事,而这个人则是静静地聆听。黑白郎君大概会是一个很好的倾听者,即使这个事实怕是没几个人会相信。就连忆无心一开始都以为这个人压根就没有在听自己的话,可事实上,这男人不止听了,还记住了。

就没见过受重伤了还在乎着什么有的没的……

忆无心不能否认,那个时候,的确把好友的身影投射在了黑白郎君身上。而她以为漠然如他,居然也会在意起她所在乎的“影子”;他在意她眼中的“人”,是谁。

伸出手小小地握住身边衣衫的一角。“嗯?”在听到声音后又如同受惊般匆忙把手松开缩回。

她没有其他意思,只是想,确认他的存在。

想要知道……黑白郎君没有离开。

就这样而已。

“哼,小丫头就是麻烦。”不耐烦的一句话,让忆无心急急抬头,以为这人是要走了。“黑白——”

“怕什么,有本郎君在,看谁敢动你。”

“……”忆无心只觉得眼睛又热热的,倒抽一口气,勉强忍住了刺麻麻的疼。而最终还是没能忍住的,是她又把手伸出握住了黑白郎君的衣衫,紧紧的。“嗯,我知道,你在,你在的。”

可是黑白郎君你不知道,我怕的,不是别人的伤害,而是你突然的离开。

因为,我从来都跟不上你离开的步伐。

“小娃儿别乱想。”

“……嗯。”

 


﹡还是打END吧。


评论(13)
热度(35)

© 念念皆娑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