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念皆娑婆

——念念不忘,何复思量。
特传-冰漾&All漾;游戏王-暗表;夏目-斑夏;霹雳-鷇梦红风;金光-黑白郎君相关CP
手头的填坑计划主要有特传*3,秦时*2,与目前主更[金光布袋戏]相关*4:熊猫先生与蜘蛛超人的故事;三寸光;悲喜剧(原名无题);My long forgotten cloistered sleep和单篇*N
这里能吃任何原作角色的所有相关CP。
顺说:某是一名极其容易玻璃心的作者,但若是指出文章具体不好之处、给予批评和指教,请相信那时候的某拥有的是一颗钢化过的玻璃心。毕竟已经没人可以荣当第一位评论某的文笔是小学生程度的人了。

[夏目友人帐]如斯

夏目友人帐 伍-第九集衍生;对话是动画中的;其实就是对第九集他们的互动加了一些脑补233

微斑夏

 

 

如斯

 

 

每当他对于那些小妖怪的絮絮叨叨而感到不耐的时候,那个人总是用一个很柔和的笑容对着他摆摆手,安抚着自己的情绪。将脸搁在前肢上,斑无聊地打了个哈欠。看着眼前的小香菇兴奋地叙说着那位“朱远大人”的事情,其实也就是讲讲两人之间相处的日常而已。明明都是些再平常不过的事情,除去睡觉吃喝外的钓鱼啊散步之类的,可是这只香菇却把它们看得如此之重,仿若生命般珍藏着、守护着,小心翼翼。

斑侧过脸,看见夏目认真地在听那只香菇讲述着那些琐碎事情,只是眼中却流露出一抹沉思。啊,应该是发觉了吧,斑想着。这根本就不是打扮寒酸的问题,这只小妖怪只是搞错了重点;亦或者说将这个理由当作了自欺欺人的借口,也算是给了自己一个过得去的安慰。可到底,是因为它与那位朱远大人本不是一个世界的。

 

看着夏目累瘫在了草地上,斑微微眯了眯眼,然后也不迂回婉转,直接把话说了出来。在夏目说了一个“但是”后,斑就明白了:这人不是不懂,只是不愿去懂。“……归根到底他们所处的世界就不同,再怎么挣扎想要在一起,办不到的事情就是办不到”。就在他话语刚落,斑就看到了那双温暖的褐色眸子就此一瞬变得黯淡。

或许是想到了什么吧,总而言之大抵是不好的记忆。斑没有听到夏目的回答,只是看见对方安静地闭上眼。

 

又是梦境。

相同的梦境。

他看到塔子阿姨他们就站在前方,在他们的身后是鹅黄的光,散发着点点暖意。夏目绽开一抹微笑,想要奔向那温暖所在之处,却在他抬手之时骤然生出无数黑影,它们挣扎着将手伸向了他。

拥有友人帐的夏目——

黑影的手拉扯着他的衣物和肢体,也遮挡住了他的视线,让他的眼中只剩下了无尽的黑暗,再也看不到熟悉的人们。

又是这样,总是这样。夏目已经记不清他到底做过几次这样的梦,或是在夜晚沉眠时,或是在午间小憩时,或是在无聊闲暇时,或是在……那与妖怪们接触之时。

想要去到温暖所在之处,想要感受到他们的温柔;想要带给他们温暖,想要给予他们温柔——可是,明明他们所处的世界,不同。

“你做噩梦了吗?”

睁眼,夏目看到的是猫咪老师熟悉的身影,不知为何,他无由来地生出一抹庆幸,却多少带着点说不明的失落。

“不……”

那些的确是梦,却不是噩梦。

 

当那个小妖怪为累坏了的夏目摘来了与它体型不相上下大小的甜果,一边把甜果带到他面前,一边又在嘴中念念叨叨的时候,斑看到的,是夏目的微笑。“你真是温柔呢。”

斑想,温柔的人不是别人,正是你自己吧。

还真是因为一点点回报就感动得不行。看着再度睡去的男孩,斑见到对方并没有把睡脸朝外。

夏目这种性格还真是……斑转头,望向了那只香菇所在的地方,举步缓慢移动过去。

他说夏目容易被感情绊住。可真的容易被感情绊住的人,或许不止夏目,不止人类,还有……

借着大树半掩着身体,听着路过的俩个妖怪的对话,听到那个小妖怪呢喃某句话。斑阴沉着神情,可终究没有对夏目说半句。

不可否认,他多少想看到夏目那家伙受到点教训,只不过。

只要友人帐还在,只要夏目还活着,他就会在他身边,因为他是他的保镖,因为他是他的——

 

夏目打着哈哈吐槽着那只香菇太过花俏的装扮,尔后斑还来不及打断香菇的话,就见夏目已经笑着应承下来,还说着奉陪到底的话,那张面孔上照旧印刻着的是他早就熟悉了的笑颜。

“待在我的身边——!”

“喂——”

总是这样,又是这样。

“或许会比较困难,但要是能顺利就好了。”夏目点头,笑着说。

啊啊,是了,会这样笑着的人,会这样笑着安慰妖怪的人,才是他所认知里的夏目。就算他提前知会了他又能如何呢?难道夏目就会因此而离开吗?

不是相同世界的人,却向往着能够生活在一起的人。

斑想,最初时候夏目不让自己对着那只香菇说出事实,是不是他也与香菇一样做着相同的事情。

明明是比谁都该清楚的真相,明明是比谁都该明白的感受。

“对了,刚刚老师要说什么?”

“没什么。”

 

在那行人中有人提出了问题后,斑看见香菇回过头盯着夏目。

夏目脸上是一片疑惑。

眯起眼。

“……虽然我没有东西可以供奉……”

啊啊。

斑想,已经没事了。

至少夏目是安全了的。

 

夏目将手轻轻覆上那只小小的脑袋。落日的余晖在朱远大人一行人之后又恢复了原本色彩。他的耳边是不绝的哭声。

草地上有着破碎的花瓣。

 

斑发觉自己被夏目抱在了怀中。

 

“就算我们身处的世界不同。”

“为了接近他,我想再挣扎一番。”

 

“……啊,一定能的。”

 

抱着自己的手臂一紧。斑抬头看向抱着自己的人,正巧和夏目低下头的视线撞了个正着。“猫咪老师也是这么觉得吧。”

“哼,无聊的话题。时间不早了,再不回去塔子他们会担心你的。”

“糟糕,忘记时间了!”

 



评论(3)
热度(31)
  1. 念念皆娑婆念念皆娑婆 转载了此文字  到 惑生。澄影。
  2. 你可以日我吗—顾安南念念皆娑婆 转载了此文字
    一念太太的文感觉非常自然,而且能够触动读者的内心,角色表现也十分贴切,总而言之是非常棒的文章。

© 念念皆娑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