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光】遥遥无期(藏温)

*给卿君的生日贺文(已经不会写文的某总算还是磨出来了一篇……)

*《梦遥》番外三

 

[金光]遥遥无期(藏温)

 

[壹]

他在斜阳下安静地睡着,那只黑色的猫蜷缩在他的臂弯中,小小的温热的身子随着他的呼吸缓缓起伏,意外达到了相同的频率。来人凝视眼前这一幕美好的画面,下意识地压抑了呼唤,尔后忍不住地红了眼。

 

[贰]

温皇。虚幻的影子发不了声,只有开合的唇形,依稀还能辨认字音。

 

[叁]

温皇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

梦中有他自己,还有藏镜人。

不同的是,梦里的他们都是年少的他们。

 

[肆]

人啊,真是不得不服老哟,你说是吧,好友?

温皇听到自己这么对藏镜人说。藏镜人只是沉默,然后留下一个迎着秋风而去的背影。他想,自己那个时候大概是读懂了藏镜人的回复,所以心里才会觉得暖,也才会觉得心酸。

暖是因为这份难得一次的心有灵犀,心酸则是因为他们深知彼此之间,其实也就这样了。

卡在中间不上不下,环顾左右,前进不能,也没有退路。

因为从一开始,他们根本就不打算踏上这条关于“回去”的路。

温皇是,藏镜人也是。

 

[伍]

有些话一辈子都说不出口,因为难以启齿,更怕有的话一旦说出了口,会让对方为难。

温皇很少体贴人,却把自己一生的贴心悉数给了相同的一个人。

即使他觉得对方这辈子都不可能察觉得到。

相同,藏镜人也这么认为。

在这一点上,他和温皇向来是默契十足得无可挑剔。

 

[陆]

十六年。二十四年。三十年。他们正在一步步退离这个江湖,武林已经不再是他们的天下,他们成了一个个传说,只出现在后辈们的追溯中。

可是传说中的他们,有胜败,也有生死,有被传得神乎其技的武艺,唯独没有他们曾有的刻骨铭心。

也是,又有谁能想到,他们曾刻骨到铭心的记忆,不过是发生在片刻时间里的某个动作,某个神情,某句……话。

比如,对于藏镜人而言的,任飘渺的那一剑。

再比如,对于任飘渺而言的,藏镜人的那一掌。

比如,对于罗碧而言的,神蛊温皇嘴角那一抹带着淡然的笑意。

再比如,对于神蛊温皇而言的,辗转多年终于被自己所得知的那一句剖白:

神蛊温皇是本座的人。

 

[柒]

当藏镜人选择在一旁静静守护重要的人时,温皇也下定了某个决心。

毕竟,人啊,总是要服老的。

神蛊温皇老了,任飘渺老了;罗碧老了,藏镜人老了。

对于这个江湖,就像一个老朋友一般,他们终于要对它说再见了。

那些荣辱,那些悲欢,一切的一切都随风而去吧。

温皇笑笑说了简简单单的四个字,都过去了。藏镜人就站在他的身侧,两人的胳膊互相贴着彼此的,透过衣物多少还能感受到一些温度的。

属于对方的体温。

藏镜人也跟着说了四个字:无所谓了。

反正横竖都已经与他们没关系了。

 

[捌]

对于温皇曾经提议让藏镜人到神蛊峰安老,被藏镜人笑笑否决了。他听到他说:温皇,我还想多看无心一会儿。

哪怕几眼也是好的。足够了。

可是啊……

那失去的十五年无法追回,被武林事被迫分离的日子也数不清了,那他现在老了,总算能够实现了吧。

——太迟了。

温皇看着目送女子离去的藏镜人,连一句安慰的话都说不出口。

不是不知道说什么,而是温皇知道,有的话不是让对方难堪,也不是让对方难受。这话跟那话是不一样的。

只是心知肚明而已。

那些心知肚明的话,千万别说。

说了,都是疼啊。

钻心的疼啊,比得上被无双穿透胸口的时候。

 

[玖]

在这个梦里,他陪了藏镜人一夜,在深秋的夜里不离不弃。温皇还听到自己说:好友,一次就够了,我不会做第二次这样的事情。

没有说这样的事是指什么样的事,因为他们都心知肚明,所以选择不说。

他看到藏镜人转过脸来看着自己,目光闪烁,许久,才低低地念叨了句:我知道,你不会了。毕竟,能够伤到我的人,横竖就这几个。

这话的调子被藏镜人说得无比轻柔,让他听着竟忘记了夜深露重的凉意。

他听到藏镜人这么说:而温皇,你就是其中之一。

 

[拾]

这是一个很长很长的梦,一直持续到少年们都长成了男人,持续到他们不仅能够独当一面,还能够杀人不眨眼。

然后梦醒了,醒在一个恰到好处的地方。

温皇睁开眼,思绪清明后的第一个反应,是怀中小小的温热的身体,随着自己的呼吸一起一伏。

他安静地看着这只黑猫,好久好久,才小心地挪动它,转而把自己的脸都埋入那身柔软的皮毛里。

温皇心里想,原来你也曾这么温暖。

那么那么得温暖,只是那个时候的他注意不到。

 

[拾壹]

黑猫醒来的时候,给了他一爪子,在温皇脸上留下了光荣的战绩。

当凤蝶例行来提醒自家那个不省心的主人到了该吃晚饭的时候,才刚进屋,就看到黑猫冲着自家主人喵喵地叫。

而她的主人笑着,笑得就好像某个人还活着的时候一样。

那是个仍留有真切温度的笑容。

还一点也不假。

 

[拾壹。捌]

人老了,总是梦到从前。

因为“从前”有你,你活在我回不去的“从前”里。

好友,我不想回去从前,只想到你面前。

所以可不可以请你别走得太快,等等我呢?

透过烛火,温皇好似看到了对面站着一抹模糊的影子。

喵~

黑猫看了那边一样,又窝回了温皇的怀里,舒服地睡过去了。

 

 

 

-END-

 


评论(4)
热度(17)

© 万念娑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