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光]悲喜剧(恨心)04-2

原16年《无题》

01 02 03 04-1  

04-2

 

“抱歉,黑白郎君,我……我大概是被幻象蛊惑了。”过了好一会儿,忆无心才整理好思绪,缓过神来。只是她不敢放下自己的手,她怕,怕看到自己深深恐惧的画面。

忆无心看到黑白郎君望着自己,眼中却没有她;而在他的眼底,有两抹人影,那样面无表情又毫无生气的脸。

那是比黑白郎君眼中的冷漠还要让她感到陌生,陌生到让她惊慌,失措到令她无助,只能凭借着本能反应,去遮掩去避开的一双眼睛。

“黑滤滤、白烁烁……”

“……”

那是她曾经豁出一切、不惜代价也要追逐在黑白郎君身后的原因。哪怕只有一瞬间,她也好想再见自己的朋友们一面。

不为说谢,不为抱怨,甚至不为思念,只为补上那句来不及对他们说出口的道别。

——让我们再见、再也不见。

忆无心不是没有看到黑白郎君紧抿的双唇,那仿佛似在向她宣告,宣告他的情绪正在极端的边缘。她不想看到这样的黑白郎君,也知道自己该把手拿开,可是……

——他们,是不是还在看着我、们呢?

她茫然地对着黑白郎君发问。

为什么,为什么你们要这样看着我呢?我是忆无心啊,是你们的好朋友啊。黑滤滤、白烁烁,你们到底怎么了,你们不认识忆无心了吗? 

“忆无心。”

“……嗯。”

黑白郎君并没有主动拍开她覆在自己眼部的手,而是静静地感受着。他感受到了的,是有液体从那只手的掌心流出,顺着他的面庞缓缓滑落。

记得自己先前就问过忆无心是否哪里受伤了,尤其是手。可他得到的答案,却跟自己最先看到的景象迥然相反。

他没有触碰到她掌心的疤痕,也没有发现丝毫的违和。对于忆无心一直在“流血”的伤势,黑白郎君就更是毫无觉察了。

不知何时起,那股甜腻的气味又开始散在空气中了。

然后。

“黑白郎君,你不问问我到底看到了什么吗?”黑白郎君听到她深吸了一口气,微微皱眉——他不相信忆无心会没有发觉这股气味就是能够诱导她生出幻觉的源头。在这种时刻非但不小心控制自己的呼吸,反而做出深呼吸的行为……

“忆无心,你要怎样。”

他问,只是这一次他要的不是她的回答。

“啊?”正当忆无心强压下心头剧烈的不安,试着想要对黑白郎君讲出自己方才所见的幻象时,黑白郎君的身体突然狠狠一震,“黑白郎君?”

对黑白郎君不明所以的忆无心,就这么看着黑白郎君以一种怪异的速度抬手,握住了自己的手腕,就着这个动作停顿了会儿。

好安静,安静到只有的呼吸声,呼吸着那股夹在腐臭味中的甜腻香味。突然,毫无预警,黑白郎君骤然加大的握住自己手腕的力道,让忆无心忍不住大声呼痛。“你——唔!”

痛!

她想告诉他,放开;也想告诉他,她疼。

正处在疼痛中,试图把自己的手从那只大掌中解救出来的忆无心,她没有发觉黑白郎君已经把她的手移开了。

除了黑白郎君,她不会知道从自己眼中流下的眼泪,是红色的。

那是,血的颜色。

 

 

 

TBC

码字的时候,一直觉得背后阴森森的……再也不要在半夜码这篇了qwq

评论(3)
热度(14)

© 万念娑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