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传】流光(冰漾)


配对:冰炎x褚冥漾
书本估计还在海上飘,然后看了一点剧透后……多久没写特传同人了啊,感觉过了好久了
应该还有姐妹篇

*

那是一抹太过容易被抹灭的光。

看着眼前身着精灵族特殊服饰的学长,我打从心底觉得不真实。他那样温和地笑着,周身围绕着一层淡淡的微光,看上去给人一种梦幻的感觉。
啊,我还以为等到两大族将力量平衡后,学长就不会像之前看到的那样哔啦哔啦的发光了,虽然现在看上去也不怎么把人闪瞎眼了,但是吧,我还是好不习惯。
……好不习惯这么陌生的学长。
我是站在远处——或者说离学长最外围的角落里的,这样可以省去许多麻烦,我也没打算引起任何人的注意。学长如今已经听不到我在想什么了,大概现在的他也察觉不到我也过来了吧。反正也没什么啦,我只是来这里亲眼确认他是真的平安回来了。确认过了,也就心安了。
好了,打住,不能再往下想了,不然又得出现些乱七八糟,可能会打破目前宁静的东西了。
趁着众人都把注意力放在学长身上的时候,我悄悄地从人群中退离。
不得不说,经历了这么多事情之后,我也不知道我该用什么样的心情去面对学长了。

“呼~”放眼望去都是一片冰晶的景色,很好看。想想也是,精灵住的地方嘛,肯定是个充满了艺术气息的美丽所在——正常的艺术,正常的美丽,绝对是跟雷多和西瑞认知里的美感,完全不是一个意思的美。不过这里也没有我之前想象的那样,会是个把我冷得要死要活的地方。
毕竟我只是个普普通通的寻常小老百姓……
“……”
才刚想完,我就愣了愣,本来也还好,可突然间觉得有点冷了。搓了搓手臂,我告诉自己不要太过神经敏感。
没有和他们一起参与平衡仪式之后的收尾工作,一个原因是我不知道怎么面对学长,另一个原因才是更加重要,也更加严重的。
我感受到了非常清晰的排斥感。
黑与白的世界,真是泾渭分明啊。
我回到了冰牙精灵为我所准备的居所,哈维恩已经等候在门外了。冰牙精灵并没有让我同夏碎学长还有阿利学长他们一起,安排在专门招待客人的住所,而是单独带着我来到了这里。阿利学长一开始似乎对此有话想说,但被夏碎学长和摔倒王子拦下了。
我明白他们的担忧。即使我再怎么把自己当成人类小老百姓,妖师的身份摆在那里,把我捆得死死的,而妖师和冰牙精灵又有太多太长难以细数的渊源……其实我比较想说的是仇恨。
我没有多大异议,换作以前,我或许还会多想几句吧。只是让我颇为疑惑的,是冰牙的精灵只让我单独入住这个小院,而哈维恩是与阿利学长他们一块儿的。
哈维恩向我行礼。
我好几次对他说过不用这样做的,尤其在进入冰牙领地后,不知道为什么,之前偶尔也会向我闹闹小脾气的哈维恩,仿佛换了个人似的,对我唯命是从,是真·唯命是从。我觉得奇怪,这是故意给别人看的吗?我其实不懂他的的行为是要表达什么。
“您回来了。”
“呃,我不知道你会来这里等着……”
哈维恩沉默不语。他无法进入这个小院,这么说或许也不准确,更确切一点,是除了我和冰牙精灵——也只有部分——之外,无人能进去。
不过我认为学长一定能进去,不要问我为什么能够这么肯定。
来到这里的第一天,即使哈维恩严重提醒我不要乱跑,有事情立即找他,可我还是忍不住……瞎跑了。我看了看,这里应该是个独立的小院。
——大概之前也是给特殊的客人居住的吧。
我跟哈维恩说了仪式上的一些事情,然后告诉他,“晚点他们应该有个聚会,你有兴趣的话……”
“请您不要开这种玩笑了。”
“啊?呃,抱歉,我忘记了……”
哈维恩拧着眉头,目光直直地看向我,显然他不高兴了。其实我会这么对他讲,也只是出于下意识的回答,不过对象换成哈维恩的话,大概的确是踩到了对方的地雷。
毕竟这里一票子人都是白色种族,是同我们对立的种族。与我分开两处居住,已经让哈维恩无比不爽快了,我还不识时务地乱扯一句,即使我并没有任何恶意,但对他而言就是一种伤害,或者说是侮辱;尤其说这话的人不是别人,是我。
知道的东西越多,承担的东西也就多了起来,不论是责任,还是情份。
不过幸好,哈维恩不爽归不爽,也不至于气得跳脚来打我,总的来说我的小命还是比较安全的。“你放心吧,有事情我一定第一时间通知你。”
“种族气息的排斥在这里非常清晰,目前您还无法运用自身力量抵御侵袭,如果可以请您尽量不要与白色种族过分接触。”
果然啊。
“我觉得也还好啦哈哈哈……”
我试图打几下哈哈糊弄过去我的不适,很显然,这招对哈维恩无效,还起了反作用。
最后,我好说歹说总算把人哄走了。为了我,自从他们进入冰牙领地以来,哈维恩就没有好好休息的时间。
目送他离去的背影,我看着飘过来挂在我肩头的大气精灵,笑了笑,说:“就算是在他们的地盘上,不过要对我下手,应该也得考虑后果好吗……”
我是妖师一族,更是Atlantis学院学生啊。
坐在花园里的石凳上,我觉得自己的脑子有点晕乎乎的,摸了摸脑门,感觉有点烫。啊,发烧了吗?模模糊糊间,我想了一些事情,趁着现在意识什么都不清楚的时候想的一些事情,那大概是我平时不敢去想的。
其实从一开始,我并没有跟着夏碎学长一同进入冰牙领地的打算。虽然他们并没有像焰之谷那般……“热情”招待我,相反,他们对我的态度冷淡漠然,我没有从他们身上感受到太浓烈的感情。
精灵善忘,吗?
对待客人该有的礼仪他们一项都没有落,甚至对我还算关照——没有任何贬义的关照。这也是我敢让哈维恩与我分开一处的原因。
可是即使如此,我还是觉得……
“有点累啊。”
纵然明白那些事情与自己无关,但是在听到夏碎学长对冰牙精灵精灵轻笑道出的话语,我说不清楚心里是种怎样的感受。
我觉得我该是早就明白了的,那样的事实。
在学院里的时候,我听到好多人都说,只有在碰到我的时候,学长才会有符合他年龄的一面,那才是正常的模样。
正常吗?他的正常,就是通过一次又一次为了制止我的脑残,而巴我踹我打我吗?
原来的我痛楚,成了他发泄情绪的渠道。
关于千年前的种种哟。
“……”
像是感受到了我的失落,身边陆续有几只大气精灵飘过来,其中一只比较眼熟,是刚刚在门外时就挂在我身上的那只。
“谢谢你们,我没事,我……”
这么说。
——都是骗人的。
怎么可能不难受呢?我一直,我一直都把学长当作是我……
相遇之初,分别之后,重逢之时。
一直,一直。
那些与我间隔千年的时光,却是学长心底永远的伤痛,他还来不及让岁月消磨这份记忆,就已与我相遇。
然继承了凡斯的记忆,我便问他,凡斯到底是怎么看亚那的呢?然看了一眼远处同冥玥交谈的辛西亚,后者似有所感,回过头来朝着我们露出来一个无比温柔的笑容。
然是怎么回答我的呢?
——那是他的光。
他说,亚那是那位的光。
越是身处黑暗,越是比任何人都渴望光明。这无关种族,而是生命的本能。
愿与光同存。
我想着想着,突然就有点想哭了,也无比想要见学长。“想……”
好想好想——
在意识陷入晕厥之前,我听到了一道熟悉的声音。

当我再度醒来的时候,还未睁眼,就感到自己正安安稳稳地躺在床上。我闭着眼蹭了蹭被褥,深呼吸一口气,却意外闻到了一阵清香。“学长……”
对了,听别人提起过,精灵似乎还自带净化空气的功能。我才刚想完,“褚,别逼我打你。”
“哦。”等等,刚刚是?我立即睁眼,坐起身,转头看向坐在我床头的人,“学长?”真的是学长啊。
“你还记得我是你学长啊。”
外头夜已深,屋内也没有点灯,我就靠着会发光的学长——“唔,学长你不要捏我鼻子啦!”你本来就会发光嘛,我又没有说错!本来就是靠着你身上的微光看清你的脸的啊。
“看样子这段时间你是成长不少,胆子都肥了。”学长哼哼两声,还是放开了手,我才得以正常呼吸。话说回来,学长你怎么在我屋里?“什么你屋里,这是我的住处。”
啥——“啊?”
学长的掌心拍了一下我的脑门,虽然响起了一声非常清脆的“啪”,但是力道很轻。毕竟比起以前学长打我时用的力气,这真的很轻了。
我是真不明白学长刚刚那句话的意思。
看了我一眼,学长起身来到桌前,点亮了桌上的烛台。“母亲在五年后父亲离去之日,将我送回冰牙,直到被送到无殿前,我就是住在这里的。”
“……”
感觉现在的气氛很适合回忆当年,顺便抒发一下感情,可是我不知道能说什么来接话诶,感觉说什么都是会被学长打。
“褚,就算你成长了不少,可你还是每一次都能把我气笑。”
“哪有,我没这么厉害……”我敢打赌,这句话绝对不是学长的夸奖啊!
我默默地将手放在心口。明明也就是和学长随意瞎扯了几句,可是这些时日徘徊在我胸口的沉闷却逐渐消散了。
我明白,在知晓这一切真相后,我们都回不到过去了,更何况我又听到了那样的话。尽管如此,我还是,还是……
“什么话?”
“……不对,学长你不是说你听不到我在想什么了吗?”怎么学长一醒来我的人权又没了!
“因为我是黑袍。”
……学长,你的黑袍应该被暂时停职了哦。我好心提醒。
“啰嗦!”
在学长点亮烛台后,我才发现,桌上放着一些精致的点心。“赶紧吃完回你自己的房间继续睡。”
啊?下床后,我在桌边坐下,这才刚往嘴中塞了一块点心,被满满的幸福包围的时候,听到学长这么说。
“你睡这,我睡哪?”学长知道我发烧了,所以在点心旁边,还有一小壶精灵饮料。唉,精灵饮料真是万能,能够解渴,能够补充水分,也能够补充体力,还能够治疗感冒发烧。真是“一杯在手,天下我有”。
“唔唔。”可是学长,我真的是被你的族人安排住在这里的,不信你可以去问他们。哈维恩当时可是一万个不愿意,不过也没跟人打起来,毕竟是别人的地盘啊。
学长没说话,沉思了会儿,说了句让我自己吃完休息后,他就出去了。我继续往嘴里塞着一块接着一块点心,喝了几口精灵饮料,让甜腻的味道充斥了所有味觉。
直到混了一丝咸味,直到我又迷迷糊糊地趴在桌子上,再度入睡,我都没有等到学长回来。
我想,生病的人大都容易胡思乱想,也容易做梦。
刚刚发生的一切,或许只是我自己的一个梦而已。其实根本没有学长,没有点心,没有精灵饮料,包括我自己其实也一直都趴在花园里的石桌上睡着,没有温暖的被褥。
唯一的真实,只可能是我嘴中尝到的一抹咸味,那是从我眼中滑落的液体带有的味道。
然告诉我,凡斯有光,亚那就是他的世界中唯一的光。可是后来他把他的光弄伤了,弄丢了。所以千年的时光中,凡斯不惜撕裂自己的灵魂,也一直一直在寻找着那抹唯一的光。
而我没有,我从一开始就没有。
即使我以为在从前的那段时间里,学长真的就是我世界里的光。



—END/TBC—

评论(6)
热度(17)

© 万念娑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