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记

写完这篇牢骚后,某问自己:你有空发牢骚为什么不去码字呢?

某给自己找了一个非常完美的借口:因为说出来以后心里舒服多了。

同理,因此某对那位同好始终保持了沉默。

 

*

 

这件事真的是,在某心里憋好久了。在今天更文前,发些关于写文和校对的牢骚。

昨天(其实算是今天了,凌晨),一位同好看了一本同人本子的试阅后,那吐槽简直是连珠炮轰,一句一句向某砸过来,把某整得耳边只有嘀嘀嘀的消息声音。对方发问:这样的文都能搞到本子里去,还弄试阅上来了,是校对原因,还是作者原因,还是主催原因?

才刚打开QQ的某:……[问号.jpg]

然后。再一次看到被红色方框圈出来的地方——太,熟悉了;同好的句句吐槽,太熟悉了。某想了想,心里大致翻译了这句话的意思:……(前略)这篇文能被放到本子里,是校对的没提出来,还是提出来了作者不肯改,还是主催包庇或纵容了作者的一些行为?

希望没有翻译错误。

 

老实讲,某挺想跟她说一句话:你有空关注这些,为什么没时间去看看那些大家的著作呢?

 

这位同好不是第一个跟某说起这事的人,其中也有某的好友。因为某也被说得有点烦,同一件事情,还是这样的小事。对,比起能够增进自己能力的学业,比起能让你温饱的工作,在这个与你完全无关的本子计较来计较去的——不就是件小事吗?

某就沉默着,不敢发表什么看法;倒也不是怕被说成文人——某只是个在角落里瑟瑟发抖的小透明,求放过——相轻,就是这个、这个某真的不好说什么啊……[苦笑.jpg]

 

首先,同样是作为一名作者,某能发表什么吗?不论某给出了怎样的看法——好的坏的——说得好听些,算是浅薄的评论,说的难听点,这行为就该被挂、被说成KY了的好吗?本来双方是井水不犯河水的相安无事,好端端的,突然……?

……别搞某,好吧?日月可鉴,某一直都很低调很安分的,从来没有想过搞事的,以前是,以后也是。

稍微熟悉的朋友间偶尔还能煞有介事地点评两三,这就像有些时候几个作者一起弄个群或者拉个讨论组,我们自己私底下也会互相吐槽彼此的文,比方说:你这文的人设怎么搞得XXXX、你这情节怎么弄得XXXX、你这故事也太XXXX等等,一个激动搞不好还会爆粗口;或是自嘲几句,聊以解慰。不论哪一个,权当做笑话听听,朋友间闹闹也就过去了的。

 

再者,就算是作为一名校对人员(业余小白)来看待这事,某也不好说什么的。校对人员的水平参差不齐,阅历也各不相同。对于相同的词,可能有不同的理解(比如词同好跟某说的情况):这个词查不到,会不会是作者自己生造的?还是对某种形容的缩写?也可能是必须结合上下文才能明白这个词语的意思。

对于语病,除去逻辑问题外,比较特殊的一点是每个作者都有自己不同的写作习惯,若是稍稍对作者有点熟悉好了,那在这位校对眼中,一定程度上是不会指出这个句子有语病的。不熟悉的话,也就红线在文档中标出来而已。……应该没有哪位校对人员是用记事本校对的吧?只要不是记事本,不论是Word/WPS/PDF等,基本上是可以用下划线、改变字体颜色、批注等一系列的方式标明,然后与作者沟通、确认即可。

当然,上面讲的,是对于并不是很严重的写作“习惯”,这个习惯在一定程度上可能是作者的写作风格,所以还是建议保留。若是真的太超过了,那也是要予与纠正的。

要不举个例子?某接校对的时候比较常见的像是,在句尾加个“的”、“了”这种。这种可能就读起来有点怪,但实际上没多大问题。虽然写文是书面创作,但也有口语化的表达,比如前面有提到“别搞我,好吧”这句,若是去掉中间的逗号,也是可以的。这个例子不是很明显,就是有时候写文可能会带上作者的个人习惯,私以为这也算是一种特色了,应该是可以适当地保留的。

嗯……说某是在为自己写的文作辩解,要这么理解也,说得过去啊。

某接的校对其实不多,主要还是有空的时候,朋友间出于友情去帮个忙,真正有偿接校对的活还是做得比较少的,因为校对真的很考验你的……耐心,还有脾气。有的文是真的能够让你看到怀疑人生的那种!——看,某都用上了感叹号。唉,某水平也不高啊,在目前水平范围内,把不恰当的地方指出来了,之后不是就没某的事儿了……

 

说到校对,某也发现一个比较严重、包括某自己都有的问题——英式中文。说到这个问题,某就想起了余光中先生有一篇文,题目是《怎样改进英式中文?──论中文的常态与变态 》。整篇看下来,某也并非全然认同文中的观点,语言肯定会随着社会、时代而做出相应的变化,用高中时标准的答题模式来讲,就是:这是历史的必然——咳,某瞎扯的、瞎扯的。但是文中提到问题,的确引人深思。

然后再加一点,关于写作,之前某看《鲁迅杂文全集》的时候,有一篇题目是《答北斗杂志社问》,是鲁迅先生所提议的关于写作的几点,这里稍作摘录:

一,留心各样的事情,多看看,不看到一点就写。

二,写不出的时候不硬写。

三,模特儿不用一个一定的人,看得多了,凑合起来的。

四,写完后至少看两遍,竭力将可有可无的字,句,段删去,毫不可惜。宁可将可作小说的材料缩成Sketch,决不将Sketch材料拉成小说。

五,看外国的短篇小说,几乎全是东欧及北欧作品,也看日本作品。

六,不生造除自己之外,谁也不懂的形容词之类。

七,不相信“小说作法”之类的话。

八,不相信中国的所谓“批评家”之类的话,而看看可靠的外国批评家的评论。

什么都不扯,不然就得扯语法去了……呃,中文的语法?算了吧,就此打住。单单就写作这一块,上面的几条还是蛮有道理的,当然有几条是特别答复/针对旧时背景下的某些现象的……

 

上面都是某情绪之下的产物,别太当了真。

某只是个小透明,偶尔码点小字自娱自乐,或博小伙伴们一笑,一块来乐一乐。

码字去码字去,顺利的话,今晚还能来一发更新呢。

 

 

 

评论(3)
热度(1)

© 万念娑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