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光|恨心]情深不寿\章二\03

配对:恨心(黑白郎君X忆无心)

 

二、羁留(03

 

微乎其微的可能性。

听到忆无心对自己发问的时候,黑白郎君顿了顿,随即便是一记惯性的冷哼。“又在胡言乱语了。”他说。

“……嗯,就当我在胡言乱语吧。”她的目光仍是停住在火焰上,她说着,口吻淡淡,神情淡淡。无奈地叹了口气,忆无心没想到自己居然想着想着就把话说了出来,还被黑白郎君听见了。

在他的面前,她好似总是这般毫无防备的模样,或许是因为那份暧昧不明的情愫在搞怪、在作祟。他们的距离是如此得亲近,所以才会疑惑:要如何才能逃开这个他们心中始终作梗的话题呢?黑白郎君或许是明白了什么,但是他不说,而是保持了沉默。

是因为他知道,自己与忆无心,不论是谁,都不该捅破这层关系——哪怕仅仅只是停留在一知半解上——为了他自己。

也是为了忆无心。

之后的好几天,谁都没有先开口,就连寻常不过的招呼都不曾有了。车厢内,坐在自己的老位置上,黑白郎君低头凝视枕在自己腿上安稳睡着了的女孩,脑中浮现了一段不算很久之前的记忆,那是自他从海境为她取到镔铁,回到还珠楼后发生的事情。

 

和此时一样,忆无心安静地睡着。她的双眼上仍被一圈绷带覆盖,白色上依稀还有几点绿色的药渍,和零星的红色血迹。它们都干涸了。在暗色的房屋中,没有烛火,只有薄弱的月光从未阖上的门缝中透入,却也足矣让他看清那张面容上的苍白和病态。

她的眼睛就快能重见光明了,可是身体状况却没有起色。

神蛊温皇是和他一同过来的。即使他们皆已放轻又放缓了自己的脚步,仍是让睡梦中的女孩察觉了什么似的,微微蹙起了眉头。自失明后,无心的感觉变得敏锐多了,温皇轻道,这不是一个好现象。

黑白郎君没有搭声,不代表他没有明白温皇话中的意思。

失明后的忆无心无法真正入睡。

无论是什么伤,多重的伤,在受伤后,让意识和身体都进入深层次的睡眠,这样才是最佳的选择。这里是还珠楼,有温皇的保证,又有他黑白郎君——哪怕他处在养伤阶段——在此,在确认安全无虞的环境下,忆无心却选择了保持警觉的浅眠。

唉,虽然她的父亲知道后,我少不了被念叨就是咯。温皇笑了笑,说,可即使对无心用了眠蛊也于事无补,根本无法让这孩子好好睡上一觉。

忆无心越是抵抗,越是降低了治疗的成效。

有话直说。黑白郎君凝视着忆无心的睡容,像是为了不吵醒她一样,半晌,他才低低地开口。你半夜叫吾与你一道过来,就是为了说这个吗?

两大老爷们的,在深夜擅闯姑娘家的房间,传出去怕是一大八卦。尤其是他和神蛊温皇的八卦,怕是能在武林中流传一段时日。

当然……不是的,我只是想请黑白郎君再次相助。温皇微妙地一停顿,在黑白郎君微挪脚步之际,补上了后句。

嗯——?

像是注意到温皇对自己打量的目光,黑白郎君顿了顿,转过身,他紧皱眉头,不快地问,你想做什么。

温皇坦言自己并无他意。就目前而言,我们都无能为力,只有你才能助无心一臂之力啊。

……

说好的高手,我自会安排,定不负黑白郎君所望。但无心——为了让她能够减轻这份,不安,至少在这段养伤等待的期间,黑白郎君,你啊……就别再避开她了吧。温皇说得语重心长,其中真意是好还是坏,一时半会间让人无从判断。

毕竟黑白郎君可不会相信温皇那句常挂嘴边的“以诚待人”——这话简直就是谁信谁倒霉……大概是这样的。

已经几次了呢,忆无心总是在睡梦中呢喃着他的名,究竟是怎样的梦境才需要她不断呢喃着他的名呢?

她又是,用着怎么样的身份呢……

——忆无心,吾在。

这么一句话,是黑白郎君说不出口的剖白,对忆无心,也是对他自己的。

在他和温皇的交谈间,忆无心转了个身,另一只手探入枕下摸索了几把。然后他们看到了的,是她用着守护的姿势握着手中的玉石、那块黑白郎君给她的,信物。

在这个最最需要亲人陪伴的时候,她的父亲和大伯不在,她的阿姨不在,她的堂兄们也不在。谁都不在她的身边。好在,后来她最好的朋友回来了。

可是好不容易回来了的好友却来不及与她见上一面,就又为了她匆匆赶赴海境;而当他回来时,却是受了沉重的内伤。

然后她在凤蝶的帮助和陪同下来到堂前,却听到了自己“被拒绝”了的话语。

如果,一个人的离开,是因为不想见到某个人的话。

忆无心压抑着自己心中说不出来的感受。她难过极了。当她听到了越来越近的脚步声,听到了黑白郎君用着她熟悉的语调叫唤了她的名字时,忆无心喉咙一哽。小姑娘难过地蹲下身怀抱著自己的双臂,直到脑袋上传来了轻轻地拍抚,直到黑白郎君说:真是麻烦的小丫头。

就这么一句话,一句都算不上好听的话。

噗嗤一声,只见小丫头顿时破涕为笑,尔后哽咽着嗓音唤了一声他的名。

那是黑白郎君印象中,忆无心第一次喊他的名字。

南宫恨。

 

 

评论(9)
热度(36)

© 万念娑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