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光]停栖(藏温)Ch.05

配对:藏温(藏镜人X神蛊温皇)

 

Ch05.痛彻

【得之,我幸;失之,我命。那周而复始的得失又算什么。】

因为不曾恨过。

凤蝶说,主人你说了什么吗?

他就笑笑,仍是旁人印象中那副云淡风轻的模样,仿佛毫不在意自己和那人之间的结果般,无所谓的态度让旁人扶额叹息,算是劝得动他的凤蝶和千雪都尝试问过他:向藏镜人低个头很难吗?

凤蝶的不解,千雪的苦闷。

可温皇却笑了笑,回道,自是不难的。

那为什么……

他不是不愿向藏镜人低头,而是他试过了。那人呢,也不是不接受,而是避开了。

他们之间总是这样。不是他回避,就是藏镜人滞留;不是他滞留,就是藏镜人回避。然后周而复始,跳脱不得的轮回。

温皇不怨的。是他自己亲手将利刃送入那颗心里,那颗曾经双手捧到他面前的心里。藏镜人不肯再信他,不愿重蹈覆辙再尝一遍利刃穿心的滋味;而他又何尝不是……感同身受呢?

所以,温皇是真的不怨的。

不怨他们之间……就这么结束了。

 

 

一如默苍离所说的,这个局总得有牺牲者,可他不是“神蛊温皇”已经很久了。

温皇不明白为什么上辈子的事情要丢到这一世来解决。直到如今,温皇已经记不起是何时得到这份不属于自己的记忆的。唯一还有留有印象的,是在自己头疼的时候,罗碧不由分说地踹开了他的房门,大声呼喊着自己的名字。

他听得清晰,神蛊温皇——罗碧喊的名字,是四个字的。

原来你早就想起来了,那温皇是不是能够将之理解为“你”终于给出了答案、那晚了一世的答案。

毕竟此生,你就在“我”的身边啊。

有的问题无解,有的人却偏要强求一个解,直到求解变成了死结,才心有不甘地呢喃一句“若是当初知道……”可是当初知道了又能如何呢?

能改变得了什么吗?

若是仍旧得到一个一成不变的结局,还不如做的做得更加决然些。他想,还能有什么更坏的结果呢?

上一世,神蛊温皇直到死去的那一刻都不肯放下的、执,降临在此生温皇无止尽的梦境里。

好、友。

温皇在梦中听见一道了声音。他看到神蛊温皇的一袭蓝衫被夜风吹得翻飞在空中,那声对藏镜人的呼唤是如此得轻,轻如呢喃,仿若隔世。温皇想,藏镜人大概是听不出来的——“好友”两字究竟包含了神蛊温皇怎样的感情。

对他的。

他们都藏得太好,好到让对方都信以为真这就是全部的真相了,然后失望地、凄然地说一句:事实也的确如此。

不过如此了罢。

有些东西,于藏镜人而言,在此刻或许已成了一份无足轻重的沉默——至少当任飘渺手持绝世的无双,狠狠地、决然地刺透了他的肩膀后,所有痛楚也就换来他低低的自嘲。

温皇看着突收掌势的藏镜人,身处旁观者的位置的他,终是叹息出声。

原来……如此。

原来是从这一刻开始,藏镜人便不要神蛊温皇了。怪不得,不论之后的神蛊温皇如何努力地想要挽回两人之间的感情,都——于事无补了。

所以,藏镜人放弃了一切抵抗让神蛊温皇伤他,好让这颗心再快些死去;毫无防备地由任飘渺用无双刺穿他早已伤痕遍体的躯体,让所有感官都麻木,直到自己不再对眼前的人抱有丝毫幻想。

温皇喉咙一哽,闭眼,不忍再看。

他到底不是“神蛊温皇”了。如果他还是,又如何下得了狠心伤了“他”……他舍不得啊,真的舍不得啊。

在意识恍惚中,温皇睁开了双眼,阳光照进室内,亮堂堂的,怀中还有小无心暖暖的体温。温皇看着那张熟悉的面容,神情尽是慌张。他听到“藏镜人”说:温皇?温皇?犯病了吗?你把药放哪了?温皇?还听得到我说话吗?

……

啊,我听得到啊,怎么会听不到呢,“你”的话,温皇向来不曾遗漏过半字——那你呢?

“什么你啊我的,温皇你他——犯蠢也要有个限度,明知道身体不适,出来瞎逛居然还敢不带药?”

“罗、碧……?”

 

碧、你、妈——

险险爆了两次粗口的罗碧现下正恼得要死要活的,若不是怕吵醒了仍旧睡得安稳的女儿,他老早就一嗓子吼过去了,哪还会这么好声好气——实则咬牙切齿——地问候温皇。好在温皇还认得出来他是谁。

总算没有叫他“好友”。

罗碧察觉温皇的情况不对,转头问靠在门边上的默苍离。默苍离面无表情地看着他们,又好像没有在看他们,这种感觉……罗碧皱眉。

抬手覆上温皇的眼,罗碧问默苍离:“怎么回事,他人早上还是好好的。”虽然脸色比现在还要差,但是最起码温皇的精神是正常的。现在倒好,反过来,精神不对劲了。

今天去送凤蝶上学的时候,他在路途中遇上了同样送孩子上学去的千雪。自打他们跟那边闹翻了脸后,现在就跟千雪还能聊上几句,偶尔也约个时间三人出来聚聚。

罗碧啊。

千雪。

一如往常地打着招呼。

他们把俩孩子送入学校,看着苍狼和凤蝶一块进入教学楼后,才转身离开。苍狼和凤蝶一样,已经上了小学。离开学校后,千雪跟他说起了某人的状况。

我叔最近情况不太好,于是又被我哥“送进医院”去了,然后我哥叫我看着他点,说是千万别让苍狼跟他接触。你也知道,苍狼那孩子,我嫂子……苍狼从前一直都是跟着他生活的,现在突然一下子……

嗯,这个我知道。

千雪一家子的事情他和温皇都清楚。所以,大人的恩恩怨怨,到头来,受苦的还是孩子啊。

因为罗碧还要赶去上班,不能跟千雪多多叙旧,不过看得出来,目前急需要有人倾听他满腹的心事。

罗碧。

嗯?

疑惑地看着叫了他一声后就没下文的千雪,怎么了?

千雪挠挠头,最后只是问,如果发生了相同的状况,你会把温仔“送进那”吗?

——送进那,送进……精神病院。

他是如何答复千雪的呢?

“温皇的情况来得比我预估的要快。”

“要快?”什么要快。

罗碧还在回想早上的事情,默苍离突然开了口,“温皇说他会自己‘亲口’把事情告诉你。”只有温皇才有资格对罗碧坦白一切,他们是局中人,同时却也是局外者;正是因为他们有着和温皇同样的踌躇,所以才会配合温皇作出隐瞒。

可是现在,没有时间了。

自打这场局开始起,就注定要有牺牲者。“神蛊温皇”,这一次,你要怎么做呢?

默苍离知道温皇能够听到他们在讲什么,却始终沉默着一声不吭。不过温皇的状况虽然糟糕,倒还不至于让他们操劳,同前几日与自己取得联系的竞日相比,实在已经好太多了。

最起码,温皇还没有被送进“那里”,而罗碧也不会作出这样的选择。

“……你们要做什么我不会插手,只要别太过。”罗碧说着,把手从温皇眼上移开,“我是中途请假过来的,等会儿还要回去加班。”得把空缺的工作时间补上,虽然他就算翘班一个月,工资也能够照拿不误,还不会被扣一分一毫。

温皇把小无心递给罗碧后,说:“我要去找‘竞日孤鸣’。”

罗碧突然火气就上来了:“……温皇你发什么疯?”一手抱着女儿,一手拉住温皇的手腕,猛地将人拉过来,“你,到底要做什么?”

——我现在不就在你的身边吗,“温皇”?

难道这样还不够吗?

 

 

凤蝶其实知道自家主人就在忆无心的房外,她们所说的一切都被他听见了。可是她还是拉着忆无心去到了他的书房。

她答应过她的主人,那些他难以启口的事情,她都会替他隐瞒,不会告诉任何一个人。但是她没有向他保证的,是有人会意外地发现了他极力藏掩的东西。

好不容易、好不容易他们都回来了,好不容易他有了想去尝试抓住的人,好不容易他终于……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私心,凤蝶有,忆无心也有。

神蛊温皇的书房非常宽敞,即使主人不在,仍有淡淡的焚香味飘荡在空气中。

凤蝶姐姐,温皇先生不在的话,我们却擅自进来了,这样不好吧?

没有关系的,如果是你的话,主人不会介意的。

诶?

忆无心疑惑地瞧着凤蝶,非常不解刚刚那句话的意思。凤蝶姐姐你……话语未尽,只见后者凝望着她湛蓝的双眸,默然地站在那方书柜前。

 

TBC

评论(9)
热度(21)

© 万念娑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