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光|恨心]情深不寿\章一\03

配对:恨心(黑白郎君X忆无心)

*刚刚开篇,某对情节进展的节奏还把握得不太好……希望小伙伴不要嫌弃233

 

一、因果(03)

 

她睡着了。

黑白郎君夹着一套衣物回来的时候,山洞中的火堆只剩下一小簇微弱的火苗了。他就看到小姑娘缩在自己之前所待的位置上,靠着石壁睡过去了。自己好心借给她避体的衣服完全失去了遮掩的效果,滑落到了手臂上。当他走近,才发现忆无心眉头深蹙,整个身体都冻得直打颤。

顿了顿脚步,黑白郎君走过去把买来的衣裳放下,目光在那张睡得不安稳的小脸上停留了几瞬,随即转身拨弄木堆,让火势重新燃起。

或许是气温回升了,他听到背后传来一声嘤咛。搓搓手,望着燃起的火焰,那双血色的双眸中却没有丁点温度,仍是一片漠然。黑白郎君起身,再次顿了顿脚步,半晌,他才走向了忆无心,打开自己带回来的包袱,拿出了外衫直接给小姑娘搭上。

他没有替她拉上滑落的衣物。

然后,原先紧皱的眉头总算舒缓了些——确定不会让入睡了的人受寒后,黑白郎君坐到了之前忆无心坐着的地方。确保两人之间始终有着一段距离。安全的距离。

黑白郎君想到自己去到镇上后遇到的事情,觉得没有带着忆无心一块过去真是太明智了——不然按照她的性格,八成又要管闲事了。忆无心管闲事,管到最后十之有八九烦的是自己。

他本可以向没有遇到忆无心之前那样,按照自己的习惯,做一个袖手旁观的路人。

在镇上的店铺里,黑白郎君遇到了那个莫名想要置忆无心于死地的红衣姑娘。那姑娘是随着一对中年夫妇过来的,从他们和店老板的对话来看,似乎是来拿喜服的。

喜服……他低头看了看自己给忆无心随意挑的一套黑色衣物,脑中想着,若是那小丫头换上了不同的颜色——比如喜服的调子——会是如何的画面。

黑白郎君想着想着,竟是轻笑出了声。这笑声引来了一直面无表情地站在一边的红衣姑娘的注意。那对夫妇仍是认真地同店家讨论哪的针脚没有好好收尾、哪的线头没有剪平。她看到了他,小小挑眉,尔后走到他面前,问:被你救下的女孩呢?

果然。

说句大大的实话,黑白郎君很少——是真的很少得那种少——被女人搭话。不论在哪个时期。面对红衣姑娘的问话,黑白郎君仅仅只是送去一记轻瞥,别无他话。对方指着他怀中的那套纯黑色衣裙(是的,是衣、裙),笑了,说,你觉得女孩子家家的会喜欢这种调调?

黑白郎君直接越过她,向店家结账。

当他要离开的时候,黑白郎君听到那对夫妇连忙追问她:芊芊啊,阿娘问你,你认识这个男人?你们什么时候认识的?他是哪户人家的?家里有什么人?有没有妻妾了?

芊芊,阿爹可要跟你说好,千万不要跟那些不三不四的男人一起来往,姑娘家的不好好待在闺阁里做女红,非要出来搞什么比武招亲。比武,还不如抛个绣球就好了——

好了好了,你们烦不烦呐!不是已经按照你们说的做了吗!

瞧瞧、瞧瞧,你这孩子怎么这样,我们这也是为了你好!

……

他当然没有为此做任何驻足,连热闹都算不上。只不过在结账的时候,店老板犹豫地对他提议道:这位爷……要不要去前边的铺子看看?大概爷您也是需要的吧。说完,还贴心地从柜台后稍稍探出身子,卖力地伸长手臂指给他看具体是哪间铺子。当黑白郎君顺着手指所示的方向看去,看清了的时候——轮到他犹豫了。

不过他还是对着店老板点头,道过谢后离开了。

这才听到了那段对话。

站到台阶上,黑白郎君是真的——虽然只有眨眼的瞬间,短到可以忽略不计——犹豫了。

店老板指的那家是卖……女儿家的,兜子的。

那日的风不大,不过还是能够吹起路面的叶片儿,飘到他脑后打了个转转,又飘远了。

不过黑白郎君就是黑白郎君,在大娘一副“我懂我懂”的了然目光中,无比镇定,无比坦然,无比——总之,在大娘热情地推荐下,给忆无心买了件鹅黄色的兜子。

大娘揣着银子,满脸可惜,不死心地问:这位爷,真的不挑这款红色的?不说它料好手工好,配上这大红,哟,不瞒爷,咱镇上的小娘子哟,都喜欢,喜欢得紧。

黑白郎君:……

大娘:唉,爷不喜欢就算了。不过,大娘我还真是头一次看到汉子上门买,啧啧,想不到啊这年头的男人,居然变得那么有情趣了吗?我家老头子可死板了。

黑白郎君:……

大娘:不过这位爷挑的……似乎尺寸有点小,看样子爷家的小娘子似乎……偏瘦“小”。

黑白郎君:……

当时还在山洞里迷迷糊糊就快要睡过去了,却还固执地等着好朋友回来的忆无心冷不防地打了两个喷嚏,让一边安安静静地垂着头的幽灵马转头看了看她。

其实他会选鹅黄色,是因为他看到小姑娘就是穿这个色调的兜子,跟情趣什么的,完全没有丝毫的关系。不过,大娘还是把她推荐的料好、做工好的大红色款的兜子和他挑的包在了一起。大娘说:难得碰到这样贴心的男人,就送爷了吧。

黑白郎君:……

大娘:放心吧爷,准让爷家的小娘子满意。

黑白郎君想,如果小姑娘没有说不喜欢穿臭臭的衣物,如果她没有坐到自己身边来,如果他没有在忆无心挨近自己的时候闻到一股怪异的气味。

或许,他就不会进这家店了。

多少让他有些“犯难”。自那家店出来——大娘还热情地送他,在外边大着嗓门夸他是个“好男人”——后,黑白郎君就顶了半路微妙的目光,甚至还能听到一些怪异的言论。离开镇子,走在回山洞的路上,他都还在想要不要直接把那件大红色的兜子丢了。

结果是,黑白郎君没有丢掉。

虽然黑白郎君在回来后就重新生火,又替忆无心再披上一件外衫,但是她仍是被冷得冻醒了。当她幽幽醒转,眼都还没有完全睁开,就听到了一声轻哼。“唔,黑白郎君?你不开心哦。”

“哼。”

忆无心揉揉眼,打了个哈欠,晃了晃脑袋赶走残留的朦胧睡意,随即便对着他笑了起来。然后她注意到了搭在自己身上的纯黑色的外衫,和身侧的包袱。“噗嗤,黑白郎君,你给我买的是裙子呀?谢谢你呢。”她把包袱放在自己腿上翻了翻,发现是搭上衣的居然是条黑色的过膝长裙,除了裙子,还有鞋袜。真全,嗯?“这个是……诶?”

“……”

“噗——哈哈哈,黑白郎君你、你……哈哈哈。”

“……”

当看清了裙子下压的是什么东西的时候,忆无心有点意外,她没想到黑白郎君这么细心。虽然现在身上仍是有穿兜子的,不过多少也带了点异味,可她不好脱去。只是忆无心再翻了翻,就看到了另一件兜子。

也是件兜子,大红色的。可不止颜色不同,这件上边还绣着一副“鸳鸯戏水”的图案,用金线勾的边。她想到了什么——

于是,忆无心再也忍不住地大笑起来,在黑白郎君面前毫无形象地捂着肚子,笑得畅快淋漓。“黑、黑白……郎君,你……哈哈哈,不行,笑得我肚子都痛了……”

她可以想象到那是一副怎样美好的画面。“抱歉抱歉,我……谢谢你,黑白郎君。”忆无心拿着他给自己买的新衣裳和那件大红色的兜子,起身往幽灵马车上换去了。

黑白郎君:“……”他的视线停留在被小姑娘留在包袱里的鹅黄色兜子上,然后拿阴阳扇捂了会儿脸。

堂堂黑白郎君的“一世英名”就这么没了——在忆无心那里,没得彻底。

当小姑娘换好了衣裙后下车来到他面前时,黑白郎君已经整理好自己的情绪,同样也调整好了自己的心态。

他发现,面对着忆无心时候的自己,突然找回了一点“正常”。

属于男人的正常。

他从来没有承认过她口中“朋友”的关系,可他心里却明白,自己也没有把忆无心完全当成一个小辈来看。

“谢谢你呀黑白郎君,衣服意外得合身,嗯,还有……也挺合的。”忆无心转了个圈。不知道为什么她放下了头发,转圈时,发尾扫到了他的面颊。

“忆无心。”

“嗯,怎么了?”

黑白郎君想说一句话,可话到嘴边,却开不了口。他看着她姣好的面容,背对着火光,却让那双湛蓝色的眸子在暗色中显得更是明亮了。

顿了顿。最后,黑白郎君稍挪身体,他抬手,轻轻拉过人,让小姑娘到自己的身侧入座。“啊,吓死我了,你离开前避开我的靠近,我还以为你不喜欢我触碰你呢。”

“……”

又一顿。

“我很喜欢待在你身边的感觉呢,很舒服。”

听后,黑白郎君松开了握着的她的手腕,让自己的身体依靠着石壁。半晌,他说:“吾休息了。”

“哦。”

“别吵。”

“……哼,真过分,我哪里吵你了。”

石洞里,除了木堆发出的噗呲声外,还多了清幽的笛声。

——黑白郎君对女人没有兴趣。

他直觉,若是自己现在不说明,以后……可能就再也没有时机开口了。因为,太假了。

就是在这熟悉的笛声中,他慢慢地淡去了心头烦躁,进入了梦乡。

 

 

评论(31)
热度(36)

© 万念娑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