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光]停栖(藏温)Ch.04

配对:藏镜人X神蛊温皇

*说真的,某是有点惊讶的,因为除了卿君外,居然还有小伙伴来跟某说好久没产藏温了……稍稍有些受宠若惊呢233有点生疏,让某抓抓手感XD

 

 

 Ch.04.忐忑  

【千雪孤鸣和史艳文都对神蛊温皇说过一句话。】

 

“好友”,那不是温皇对罗碧该有的称呼——在如今。

吃了药之后,温皇就睡着了。

床头亮着一盏鹅黄的小灯。他睡得很不安稳,呼吸也很沉重,罗碧整夜都在旁守着,手机钱包医保卡都准备着。后来想了想,罗碧还是来到房间自带的阳台上,关了门,确定不会有声音打扰到温皇,才打了通电话。透过玻璃,面朝着屋内,仍能够看到床上的温皇紧拧着眉头。

这不是他第一次见到温皇睡得如此不安稳。

当手机那头接通后,罗碧说:“温皇今天吃了四颗安眠药,明天需要我带他过来吗?”他一点废话都没有,直接切入正题。冷冷的夜风,罗碧听着对方给自己做出的分析和结论,烦躁地挠了挠头发,“他都吃了两倍的药量!”

“嗯,我更多。”

“……”

得到这个回答的罗碧顿时消了火气,他只是颓废地耷拉着脑袋蹲在地上,这副模样,说难听点就像只丧家之犬。在“他”的一生中,从未有过如此狼狈的时刻——“他”能够被打伤,却永不会被打倒。“那你说说,我们该怎么办?”罗碧说的是“我们”,并非单单指温皇的情况。

“没怎么办,让温皇自己说出来。”对面停顿了半晌,才接上一句,“原来如此。他居然才入局。”

……

次日,罗碧沉默地上班去了,上班前先将原本由温皇送去上学的凤蝶送去了学校。温皇仍是像往常那样微微笑着,只是他面上的病态太过清晰可见。他牵着睡意朦胧还在揉眼睛的小无心,在门口目送他们进入电梯。

“爸爸还有凤蝶姐姐,路上小心……唔,温皇爸爸,无心困困……”

小无心将小脑袋偏向拉着自己的手的那一边,稍稍抬头,睁着一双无神的眼睛,问:“温皇爸爸,为什么今天这么安静?”

温皇蹲下身将小无心抱起来,顺了顺她的头发,随意扯了些无关紧要的话,也就应付过去了。他抱小无心往卧室走去,两人都打算再好好睡一觉。

“因为……”

温皇说着,视线却始终凝在桌上的玻璃瓶里,那只早已死去多时的蝴蝶上。

 

自从昨夜接到电话后,默苍离就一直在等。当温皇抱着睡着了的小无心出现的时候,默苍离轻笑,道:“还以为你会独自过来。”

又睡过一觉的温皇脸色看起来总算正常了些,不过他回答得有稍许漫不经心,答案更是模凌两可,“虽然风头过去了,但是让无心一个人待着总归是不安全。”毕竟“那边”还没有完全死心,哪怕罗碧已经拱手相让了所有,哪怕温皇自己也选择了退出。

但是啊但是,人的贪心永无止境。

又岂会满足……于此。

“嗯。”

冥医将杯子放在茶几上,看见正睡着的小无心,想了想,向温皇做了一个伸手的姿势。温皇摇摇头,在看到默苍离瞥过来的视线时,他才解释说明了小无心换个人抱着就会醒来。“她是靠气味分辨的吗?小孩子这样很不好的,很容易养成依赖性的。”

“无心才多大,”温皇好笑道,“倘若日后真的养成了依赖性,那对罗碧而言也是甜蜜的负担,大概也是乐意见到的。”

“你说藏镜人啊,唉,‘他’还真是一点都没变?”冥医轻叩自己的脑门,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打趣地说。

只不过一句随意的话,温皇听后却停下了有一下没一下地拍着小无心后背的手,他狐疑地看了眼冥医,将视线转回始终默不吭声的人那,微微皱起了眉头。

“冥医”是怎么知道?

默苍离依旧不语。

“杏——”

“好咯,你们谈你们的,我去外边待着。放心,我不会做听墙角的行为。”立即打断默苍离的叫唤,冥医没好气地瞪了眼人,最终咕囔着“智者就是麻烦”之类的牢骚,关上书房的门就离开了。

冥医知道,温皇说是来找自己的,实际上是来寻苍离的。

日间的阳光透过玻璃窗上的纹路照进房内,温皇将小无心换了个边抱着,好不让她的眼睛受到光照,说不清是为了什么;阳光照着小无心的脚,倒是添了许多暖和。

带孩子是件体力活,挺累的。温皇叹了口气。

书房里除了小无心平稳的呼吸声,他们一齐保持了沉默。这不是他们循着以前留下来的习惯而做出的反应,是真的,无话可说。

但总是要有人开这个话头,而这个人不可能是默苍离。倒不是温皇自己的定力有多差,只是同对方相比,他的时间有限——或许说,太有限了。

“过来的路上,我看到了。”

“嗯,所以你决定了吗?”

“唉,你们有给过温皇其他选择吗?”温皇收起了嘴角的笑意,“有意思了,你居然也会紧张。”

自他进来后,默苍离就没有“低头”,平板和手机都被好好地搁在一边。

“毕竟我是默苍离,不是‘默苍离’。”无视温皇明目张胆的挑衅,默苍离指指他怀中的小无心,说,“既然你决定了,那就好办了——这孩子,和凤蝶之间,必须牺牲一个。”

要选择,牺牲哪一个呢?

“……哈。”

他们都活在阴影里。

自从得到了那份不该存在的记忆起。

温皇低头看着小无心安睡的脸,瞧着她抓着自己的衣服,那全然交托了信任的模样。他还记得的,记得昨夜罗碧覆在自己双眼上的掌心温度,是暖的。

就跟此刻自己怀中的温度一样。

人呐……

“——我,不准你们动她和凤蝶。”

理所当然的结果,默苍离轻笑,表示一点都不意外温皇的选择。还说他们没给他选择,就算给了,也不见他会选的吧,这种糟糕的性格,跟“他”还真是一点都没变。“既然确定是合作关系了的话——可以。不过藏镜人那里,你难道什么都没有说吗?”

温皇顿了顿,说,罗碧那,我会去……说的。

默苍离想温皇大概需要自个儿待一会儿,于是他就起身出去找冥医了。“好自为之,‘我们’都曾被冠以智者的名号,可就算是你我,也无法周全所有的人。”

“神蛊温皇,这局——总得有,牺牲者。”

“我准备好了,竞日孤鸣也是,包括在日本那边的赤羽也给出结论了。那你呢?”

“……”

他想不到,自己竟会拖延至此,哈。

温皇闭上眼,身体稍稍后仰靠在沙发上,像是疲惫极了。

可是啊,他不是神蛊温皇已经……很久、很久了。

 

 

忆无心当然不会在书房见到他。温皇摇着羽扇,想着自己干脆就在这里找个地方坐着等她回来好了的时候,看着往他这边走来的天地不容客,他连凳子都没有坐热,就起身笑着招呼道,好友。

俩个姑娘都不在这里,没有人可以听出这声叫唤里的,所藏着的究竟是什么。

对方凶狠地瞪了他一眼,完全不买他的账,紧接着就是那句“谁是你好友”向他丢来。唉,这话听得他耳朵都能生茧咯。可是天地不容客越是不想让他这么称呼他,温皇就越是想唤他一声好友。

然而温皇的目的并不是为了看到对方因此而气急败坏的跳脚,他只是想、只是想……

忆无心懂了的,可惜她的父亲还不懂。于是,温皇只能用一个接着一个无奈的笑容,然后。

你笑得真难看,不想笑就别笑。

嗯?

天地不容客抬了抬手,最后却像是顾忌什么似的,放下了。只听他一声冷哼后,就例行向自己询问起忆无心的状况。

唉,好友这是有多不信任温皇。

哼,那你认为我该多信任你呢?

温皇:……

不是天地不容客的语气太冲,而是他对温皇的每一句话,每句话里所带的情绪,皆是内心所感,毫无保留地向温皇坦诚。

温皇突然怀念起了许多年前。他试图从已经变得模糊的回忆中寻找点什么东西,拿着那点微弱的可能去证明或许还存在的情谊。

在某一次天地不容客转身离去后,仍旧停留在原地的史艳文对他报以歉意的笑脸,替先一步走人的天地不容客解释。温皇不在意地摆摆手,对史艳文说,吾知道的。

千雪也曾来找过他,说起藏镜人。温仔啊,那个御兵韬叫我劝回藏仔,我试过了,不行啊,要不你去试看看?温皇看着苦恼的千雪孤鸣,拿着羽扇指向自己,对他说,千雪,你确定要吾试看看?千雪看着他,叹了口气说,我差点忘了,藏仔对你还有心结。

心结。

温皇想,罗碧对他若只是存有心结那般简单可就好了。

结,哪怕是死结都能解,一剪刀下去,也就什么事情都没有了——可这不是温皇要的结果。

凤蝶曾直言点破,主人,你干脆直接问藏镜人算了。温皇回,问?你觉得我该问罗碧什么?看了他一眼,凤蝶毫不客气地说,主人该问藏镜人如何才肯原谅你。

温皇:……

他好笑地看着向他传达着“你真麻烦”的凤蝶,说,凤蝶啊,若我说,他从来都不需要原谅吾呢?

什么?

吾说,温皇叹息着重复了一遍,吾说罗碧他,从来都不需要原谅吾。

因为不曾恨过。

温皇想,他到底伤了谁,是伤了罗碧,还是伤了他自己。

 

 

 

评论(4)
热度(26)

© 万念娑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