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光]老当益壮(藏温)

藏温群双旦产粮活动

主题:藏温周游全国~双旦我和你这样过~

梗:中央公园打太极    地点:广州

 

[藏温]老当益壮

 

有一件众所皆知的事情:温皇是个极懒的人。

他们谈论的时候,当事人就在一旁。温皇整个人都靠在罗碧身上,眯着眼打了个哈欠,道:你们真的很无聊啊。罗碧接过话头,说:毕竟你懒得深入人心。

这还真不是罗碧胡说八道用来调侃温皇的。扳着手指数数,就算不特意加上他们自己这幢楼房的住户,别的街坊领居,还有小区附近店家,真的是无一不晓——温皇,他,很懒。某方面而言,也算是小有名气。

温皇瞅了罗碧一眼,不说话了。

他像是闹别扭了似的。若说方才是懒散,现在则是稍稍显得萎靡了些,仿佛受了什么打击似的。罗碧捏了一把他的脸,低下头与他咬耳朵。

……

冬日的清晨,异常低温——按理来说是这样的。但是,他们身处广州这个不可思议的城市,那就不能按理说了。前天你还穿着衬衫毛衣外加单裤,出门妥妥不挨冻;改明要是你再穿着这身出门……算了,幸好备了感冒退烧的冲剂,不至于大半夜跑医院挂急诊。在广州N+1次入冬失败后,总算让目前短暂在这里停留的两人习惯了这种奇葩的变化。然后。

罗碧醒来的时候,温皇睡得正熟。他一张脸都埋在罗碧的肩窝,暖得让他双颊微微地泛红。看着这样人畜无害——表面上——的温皇,罗碧无声地叹口气,心想退休后的他们,不仅仅是温皇懒了,他自己估计也懒了不少。所以罗碧还真没有多少资格去调笑温皇。

昨天听气象预报说,这回广州总算是成功入冬了,甜美的女声惯例提醒市民注意添衣。和温皇一起坐在被窝里的罗碧对他笑笑说:听到没,别再穿着衬衫毛衣,像个小伙子一样不穿秋裤出去瞎蹦哒了。温皇回道:唉,好友这就错怪温皇了,我什么时候出去瞎蹦哒了,有人不是说我的懒是深入人心的吗?

罗碧在心里给他送去了一记白眼。

温皇也不是特别爱记仇记恨的那类人,他的情况有点特别。如果这话不是从罗碧口中说出来的,或许他还真记不住,甚至压根不去记。退休后的日子,温皇过得有些许漫不经心,他们出了那块勾心斗角的环境,不再有重责,连杂务都除去了。若说罗碧有点疑惑的地方,那就是温皇连智商都倒退了不少。

智商管智商吧,温皇的脾气倒是极好的。虽然他曾说过“男人是最受不起挑衅的生物”这类已经算得上挑衅的话,但不代表他自己容易受他人挑衅。那时在他们圈中曾有这么一句传言:“常人不敢挑衅温皇,敢于对温皇发出挑衅者皆为高手。”可见温皇的耐性是足以与竞日孤鸣齐名的。耐心好,这脾气能不好么?答案显而意见。

罗碧也是这么认为。相较之下,他觉得自己的耐心和脾气就不怎么好了——尤其是是面对温皇的时候。

当然认同是一回事。“醒醒,起来了。”罗碧坐起身,拍了拍温皇的睡脸,“今天和隔壁老王约好去打太极的。”

“……困。”

“是你自己应下的。”还信誓旦旦地说什么要改改众人眼中的形象。说完,罗碧立即下床穿衣。“至少今天要去。”他边说,倒也不忘给还赖床不起的人捻好被角。

“唔……”

温皇半睁着眼,缩在暖烘烘的被褥中。罗碧起来后被窝的温度就散去了不少。蹭了蹭软软的枕头,温皇认命地起身。

六点四十五,两人穿戴梳洗完毕后出门,先去小区那家馄饨店吃早点。“诶哟真是难得啊,老温你今个儿居然起得那么早,”老板娘亲子端着两碗馄饨到他们桌上,“太稀奇了。”

温皇笑笑,说:“跟人约好去打太极呢。”

“原来是这样,难怪了。你和老罗慢吃,小笼包还在蒸,你们等等啊。”

“先忙别人的,我和罗碧不着急。”

“欸,好好。”

罗碧坦然自若地吃着早点,而温皇就没那么好运了。虽然时间还早,但有不少要带孩子上学的家长纷纷对温皇报以惊讶的目光。

温皇很想告诉他们,其实自己只是不爱出门而已。

“这不是老温吗?”这是来自差不多熟悉了点的同辈人的招呼。

“温皇教授/老师,早上好啊。”这个通常还不怎么和他们熟悉,也就是来往相对而言比较少的。

而几个小孩子,看见他们还挣开了家长的手,跑过来对着他们要抱抱。

“唉,再这么寒暄下去,恐怕就要过了约定的时间咯。”虽说包子可以慢慢等,但应付周遭人的热情是罗碧比较头疼的,所以一般都是温皇揽过所有的交流。

倒也有点对话疲劳,但温皇不说,就只是无言地往罗碧的方向一瞥,得到后者默默偏过脸后,继续面带微笑继续和大家唠嗑家常。

说着说着,小笼包好了上桌了,他们也没能吃上,就打包往中央广场约定的某处走去。所以,当隔壁老王看着罗碧扯着温皇半拖半拉地向自己跑过来的时候,默默地看了一眼自己的手表,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老王对罗碧说:“老罗啊,辛苦了啊。”

起先罗碧还一脸懵逼,完全没懂老王为什么对自己这么说。直到温皇掐着一颗小笼包到自己嘴边了,他才反应过来。

于是,带着点报复性地,罗碧一口将包子咬住。

“……好友,你咬到我的手指了。”

“哼。”

老王一副“没脸看”他们的神情,自顾自地按下录音机的播放键,走到一旁摆好了架势。“你们赶紧收拾收拾,别磨叽啦。”

其实温皇没想过自己在一干老年群众的注目下,打太极的。罗碧倒是掏出纸巾擦完嘴和手后,走到老王不远处,有模有样地比划起来。温皇坐在石凳子上,屁股底下一片冰凉,可即使如此,他也不怎么想挪动或者是活动身体。比起动,他更喜静,只是被他人说成懒而已。

这并不是温皇第一次和罗碧出门打太极。

广场各处播放着不同的背景音乐,有的是像老王和罗碧那样在打太极的,也有部分是妇女在跳广场舞的——后者在晚上的时候会比较多。

后来温皇还是被老王念叨着打了一套太极拳。“不错啊老温,原来是有‘底子’的人。”拍拍温皇的肩头,老王方才见到温皇开始动作的时候,就注意到了。当他对罗碧投向疑惑的目光是,罗碧摇了摇头,大概是让他别太过计较这些细节。

“全托年轻时的福气。”温皇笑了笑,心知肚明对方所问的是什么,所以给出了这么一个回答。

回去的路上,当老王再一次开口相约的时候,温皇连连罢手,“欸,老王你这人也太不厚道了,明知道我懒……”

那是众人心目中的温皇,深入人心的形象。

越是深刻,越是无法于一朝一夕中形成。

“哈哈哈,好吧。”老王向他们挥挥手,说,“真是可惜了。”

温皇笑而不语。

还未走至住所,温皇的手机就传来了讯息。

一看署名,原是他的准·女婿发来的。

“要回去了吗?”当他们路过已经散去队伍的点心店时,罗碧问他,“算算也是快过年的时候了,‘那边’可能会忙不来。”思考着讯息的内容,即使不在现场,他们也已经才想到目前的状况了。年轻人,到底是压不住台面的。

温皇笑了笑,手指向某处轻勾,道:“唉,退休了也不得闲啊。”

罗碧往四周环顾,在发现楼道旁的拐角处有个黑影时,顿了顿,然后就见身旁的任飘渺突然向前狂奔——

 

 

*提供地点和梗的小伙伴,若是你有看完——请不要嫌弃这篇233虽然各种写崩还偏题又拖了时间,但至少某还是产出来了的……

评论(2)
热度(18)

© 万念娑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