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师手游]枯荣(茨草)​03

*主配对:茨草(茨木童子X萤草)

*阴阳师和式神们的故事

 

 

『枯荣 二』上

 

枯草疯长的庭院在夏日的夜晚有几点萤光闪烁其间,那棵在四季都照常绽放花朵樱花树似乎还依稀残留着一点当初时光的模样。

追求绝对力量与强大的茨木童子不明白挚友酒吞童子为何会为鬼女痴狂至此,一如他无法明白那个小妖怪对自己的感情。他不是感受不到,只是无法明白而已。亦或者他明白却自我隐瞒装作不明白。

每次出战后,不论式神还是阴阳师,他们都会落得一身伤。而茨木童子呢,从最开始简单的一击毁灭,到后来越战越困难的精疲力竭。每每在茨木童子都觉得自己要落败的时候,他却只是看到了那个草色系的小妖怪始终站在自己身边,那双小手颤抖得明明连武器都快要拿不住了,居然还能够撑着身体不倒下。

神啊,请给予治愈的恩泽吧。

濡软的声调透露着常人难以想象的坚决,伴随着咒语而落下的治愈之光缓解了身体的疼痛与疲累,如同甘霖降临在久战的茨木童子身上,又如山泉滋润了他即将枯竭的生命之源。不记得有多少次,场上的己方阵容就独独剩下他和她;也数不清有多少次,她将施展治愈之光的鬼火留给了他,自己却生生抗下了对面式神的猛烈攻击。要不是茨木童子知道她的“生花”不费鬼火又百分百的能够为她恢复一定的生命,不然真教人看得都觉得心惊。

他也是后知后觉才反应过来——仅次于酒吞童子的强大、被传为第二大妖怪的茨木童子居然会感到心惊,而且不在战斗之中只是因为一个小妖怪。

茨木童子不懂,对于这种小妖怪而言是能离战斗多远就躲得多远,倒下“死亡”才是最便捷的解脱。倒下后她就可以回到阴阳师的庭院接受治疗,而不是站在场上不断承受对家阴阳师式神一波接着一波的攻击。

他知道她是多么讨厌战斗,也知道她有多么害怕看到他……们受伤。每当茨木童子受伤回到阴阳师的庭院后,他更倾向去找惠比寿或者桃花妖他们。说不清心中情愫如何泛滥,只因为他不想看到那双澄亮的眸子中闪烁的泪光。

身为式神的他们,只要不被融于其他妖怪,都能够再度复活。而且他们真正的肉身栖息于阴阳师的庭院,受到强大结界的保护,场上倒下的不过是借由阴阳师之力的媒介纸人而已。虽然那些伤口不会因此而消失就是了。反正还留着一条命,横竖死不了。

只是疼痛依旧借着伤口在身上蔓延。

茨木童子是习惯了疼痛的,可是那个小妖怪却不习惯;准确来说是她不习惯他习惯了疼痛。“茨木大人,您还感觉疼么?”每一次治疗后,那个小妖怪总会紧张兮兮地拽着蒲公英的根瞅着自己小心翼翼地问。

在治愈之光笼罩下的伤口迅速得到痊愈,就连身体都一扫疲倦变得清爽起来。伤是不疼了——但是茨木童子说不口,因为身体的某个部位却隐隐传来一丝难受。他常常在小妖怪背过身收拾药箱子和地上的药物绷带时,情不自禁地捂上心口处,底下传来的不规律的心跳让他有点慌乱。纵使他脸上神情依旧淡漠,当对方望向自己时,茨木童子已经自我平复了这股难受坦然直视那双眸子。犹带水光却是充满了安心的眸子,很漂亮。

只是后来他逐渐减少去找她治疗自己的次数了。

茨木童子是继雪女和三尾狐之后被阴阳师召唤出来的式神,是比SR级的雪女还要高等的SSR级别的妖怪。比他晚些时候被召唤出来的那个草色系的妖怪,不过是个比雪女还要低等的R级而已。在这个等级分明的世界中,那些妖怪的命运早就被注定好了。

他来得早,可以说一人承担起了全部式神的攻击力,即使当时的他攻击力也低得可怜;再加上茨木童子所从属的这个阴阳师……初来乍到,根本什么都不懂。他可以忍受阴阳师的弱小,所以只给他带一勾的御魂。最起码“狰”的四件套属性是有一定概率获得一次额外行动的机会。但是他的阴阳师居然……

——居然把黑达摩喂给雪女?!阴阳师你还可以再蠢一点吗?茨木童子简直像在看白痴一样的眼神看着自己从属的阴阳师,还一脸无辜的“我不知道它是干嘛用的啊”的表情。

阴阳师的等级到18级的时候都还没有一个像样点的治疗型式神,想想童男每一次都献祭自己的生命复活他——童男坚持不让自己的妹妹上场,阴阳师倒也答应了。茨木童子不觉得阴阳师会善良到哪里去,大概只是觉得晚来的童女等级低生命值不够等到她的回合献祭吧。“你是一个好哥哥,放心,我不会让童女面对那些的。”

很久之后的茨木童子回想起这件事,总会嘲讽地看向他的阴阳师,那名逐渐强大起来的、被人成为“大佬”的阴阳师。可是茨木童子不会去质问阴阳师什么,因为这就是变强大的代价。

最初的时候,茨木童子觉得自己的日子也是过得艰辛,打得心酸又心累。童男总是在他刚刚回到庭院一瞬便和他换位的,于是重新回到场上的茨木童子都还来不及喘口气就又要继续投入战斗或者是直接挨上一击再度下场。

他都不想看到自家阴阳师那张愚蠢的脸,免得控制不住自己抄起一个黒焰就往对方脸上拍去。

所以当萤草被阴阳师召唤出来的时候,童男抱着童女松了一口气。童男对着阴阳师说,大人,萤草有着治愈能力。然后茨木童子看到阴阳师“老泪纵横”地拉着人家小姑娘手舞足蹈地跳起舞来,也不怕被当作疯子。

……茨木童子已经忘记当时萤草脸上是什么样的神情了,也许是当时并不曾将目光放到那张小脸上?仔细一想,他觉得后者的可能性会比较大。

有了萤草之后,他们的战斗稍稍变得轻松了些。阴阳师可以带着他们去打伍层的麒麟掉觉醒所需的材料,也可以去四层御魂混一混碰碰运气。虽然茨木童子觉得阴阳师的天运的发挥大概都在自己身上了。

在萤草入队,当阴阳师给茨木童子搭了三勾的“破势”御魂套后,在某次和人组队打御魂时对方问阴阳师,看你空间发现你怎么没有加入阴阳寮啊?阴阳师非常顺口地回答,没人要啊,每天申请一堆寮求加入,就没一个批准。

不会吧,就算等级只有10级也会有寮收人的,没道理你都快25级了还没寮收。

组队的阴阳师死活不信,但是茨木童子知道自己的阴阳师没有说谎,的确没有寮收阴阳师。后来阴阳师就被这名队友邀请入寮了。可是那个时候的阴阳师已经有萤草了。

就是因为没有寮肯收阴阳师,所以阴阳师才只能自己带狗粮亲自打,没有结界育成,也完成不了每日的任务拿不到勾玉和百鬼券,更是迟迟求不了治疗式神的碎片,害得茨木童子打得辛苦非凡,童男一次接着一次献祭自己生命。不过现在好了,有萤草了。

阴阳师对萤草非常好,简直比对茨木童子还要宝贝,宝贝得不行。这让茨木童子觉得自己的辛辛苦苦地打比不上萤草随手的一个治愈之光。他气啊,不过前期要探索剧情过关卡,每一关的难度都随之增加,有时候一个治愈之光比起没法一击爆死对面的地狱之手而言的确有用得多了。

最起码及时的一个治愈之光可以让茨木童子撑到下一个回合暴击怼死敌人而不是立马就歇菜。

加入阴阳寮之后,这时,阴阳师的转变也开始了。这是……一切事情的序幕。

在茨木童子眼中,那名阴阳师仍旧蠢得让人不忍直视,傻傻分不清白达摩和红达摩有什么用,不过最起码不会把愣愣地把黑达摩喂给雪女了,而是有了之后第一个送到了自己面前或者送给姑获鸟。技能能不能升满、有没有升级的机会,关于这点茨木童子表示无所谓。反正对于SSR级的大妖怪而言,升级自己的技能很少会遇到需要吞食同类;但也并非没有这种时候。

横竖在非洲大草原上放飞自我的阴阳师肯定不会让他遇到这样的时候。

然而他想错了。

茨木童子之所以察觉到阴阳师的变化,其中之一就是阴阳师带着他们去探索的时间愈加频繁,打麒麟和八歧大蛇的次数也逐日变多。与此相对的,是本来热闹的庭院开始减少了活跃。这也是其二,更好的说明例子就是……那些在平日里闹腾的N级和部分R级的小妖怪不知道去了,哪里。

大抵是被喂掉了吧。不,是一定被喂掉了。

身为妖怪甚至是站在顶端的大妖怪,茨木童子对此现象只表现出了一张无动于衷的脸。这是妖怪的宿命。如果自己到来的时候已经有一个茨木童子了,那么他的命运也是被吞食用来给对方升技能用的。残酷的先来后到,即使是他也无法逃脱这样的命运。

茨木童子没有遇到自己被喂给同类的命,倒是迎来了同类被自己吃掉的一天。

萤草来了之后,也不知怎的,蝴蝶精啊桃花妖啊惠比寿……治疗类的妖怪一个接着一个被阴阳师召唤出来。那个时候的阴阳师等级已经快突破30级了。

30级,对于妖怪而言是一个突破,不过不同于二勾升三勾那么简单了。说起来,从属于阴阳师的式神中最先升四勾的并不是他,而是那个R级的萤草,拥有治愈能力的式神,第一个被阴阳师召唤出来的拥有“正常”治愈能力的式神。就阴阳师的话来讲,有小草叻,怕什么。这句话的潜台词大意就是治疗没死,他们就可以随意放飞自我——茨木童子记得那个小妖怪听完阴阳师的话后,尴尬地笑了。那张小脸藏掩在毛绒绒的蒲公英后,也掩去了让人见到她表情的机会。

茨木童子想,那是一个他无法理解的笑容,明明是在笑,却比哭还要难看得多了。

萤草作为一个治疗式神在阴阳师看来并不是那么称职,偶尔也会沉迷输出,忘记救治他们,总是让他们处在生死一线。最初的时候,阴阳师并不在意,但是越到后来,身上的伤痕逐渐增多,阴阳师发现萤草仍旧只是吸取对面式神的血量。结果是赢是赢了却一身伤,好像回到了没有萤草的时候,好像……

可是抱怨萤草“沉迷输出,见死不救”的阴阳师却没有发现,轮到萤草需要她治疗的时候,鬼火通常是不够的;也有对面的式神只需要她“咿呀”几次就可以倒下的。更多时候,因为有萤草在,所以很多难以过去的关卡里,即使他们都倒下了,那个瘦小的身影却坚定地站在场上,为他们争取最后的胜利。

明明赢了,为什么她还是要被指责?

——希望可以帮上大家的忙,希望……希望不会让大家的努力白费。

所以他们倒下了,她却还要站在场上;所以即使鬼火被抢了,也要努力撑到有鬼火的时候施展治愈之光——即使那个时候场上只有她自己一个人了。茨木童子在某一次活动中,听到那个小妖怪双手合十虔诚地祈祷着。心血来潮般,他冒出了一个念头:如果这句话可以被阴阳师听到就好了。可是即使他在当下传达给了阴阳师,不久之后也会被阴阳师抛之脑后了吧。

 

 

TBC

评论
热度(21)

© 万念娑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