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师手游]枯荣(茨草)​02

*主配对:茨草(茨木童子X萤草)

*阴阳师和式神们的故事

 

『枯荣 一』上

『枯荣 一』下

 

萤草刚来,就立马进行了觉醒。式神们也是这时才知道,为什么阴阳师始终都不曾挪动过那固定的火与雷的属性材料,以前明明足够觉醒一个R级式神却一定要再去找麒麟打材料的原因终于得到了解答。阴阳师也没有把萤草放在结界里育成,而是亲自带着她打怪升级。

当萤草觉醒后,惠比寿看着阴阳师犹带泪花的笑脸,小小道,大人终于可以把那套树妖用上了啊。阴阳师抱着她点头说,是啊,终于可以给你带上了。萤草还一脸懵懂,似乎对这般待遇感到受宠若惊。阴阳师说,名为“树妖”的御魂四件套是增加治疗效果的,而这套的属性基本都是加攻击为主的。老爷子和樱花姐姐都是需要加生命值的御魂,尤其是老爷子。

那一套树妖,属性不论是主属性还是副属性都是以增加攻击为主的。萤草的治疗量是看她的攻击,与惠比寿和樱花妖他们不同。

明明才刚召唤到萤草的阴阳师,却比萤草自己都要熟悉那些招式特性。

才不到十级的萤草,不论是治疗量还是攻击力都已经非常可观。萤草很乖巧,也讨人喜欢,式神们都很喜欢她,可是萤草却还是感到害怕。阴阳师像是明白她的恐惧,于是对她说,不怕,我……我不会丢下你的。你,信我吗?

萤草没有回答。好久之后才喏喏地说了声好。她没有说“信”,只是回答好。阴阳师抱着她,把头埋在她的肩窝里。萤草觉得自己大概产生幻觉了,不然为什么她会听到阴阳师大人对她说了对不起呢?明明她才刚来,明明她们之前……并不相识。

阴阳师大人待她真的是极好、极好的。

后来桃花妖对樱花妖说,樱,你有没有觉得那天阴阳师大人的样子,像是弥补了过错;又像是……终于失而复得了,可却……

樱花妖摇头,桃,阴阳师大人的那段过往不是我们能够询问的。她们都知道阴阳师并非一开始就在这个区域的,来到这里之前,阴阳师曾在另一个区域待过。

我知道,可……怎么都觉得……有点心酸呢?说完,桃花妖就不再发言,而樱花妖也跟着沉默下来了。

之后萤草就经常代替桃花妖上场。桃花妖看着萤草的小脸上带着一点点尴尬,终是没能忍住噗嗤笑出了声。她俯下身抱住她,同为植物系妖怪的她们,有着天生的亲近。可是不同于她和樱花妖身上浓郁的花香,萤草身上有一股淡淡的青草清香,很自然,闻着就令人感到舒服。她对她说,小草,别怕;小草,加油。

有了萤草之后,阴阳师变得稍稍活跃了些,但也仅仅只是稍稍。庭院里的式神们也偶尔会被阴阳师带着出去活动活动经骨,抖擞抖擞精神。阴阳师问她,想要升星吗?萤草看到离阴阳师背后不远的拐角处有几个N级式神,她很犹豫。想到刚来这里时,雪女姐姐对她说,小草,即使阴阳师大人并不会强迫我们吞食同类吞噬妖怪,可这就是世界,不变强,就只有被吃掉的份。

不论是哪个等级的妖怪,其实他们的命运都是相似的。就连那些SSR级的大妖怪也无法逃脱,晚些来的SSR还不是要喂给先来的同类升级技能呢?

阴阳师的阵容通常是俩输出(一单一群)一治疗,剩下的要么带座敷童子,要么就是带山兔或者雪女;偶尔也会带俩个治疗。治疗的人选放在以前的话,阴阳师一般都是带惠比寿和桃花,桃花用来救急或者复活队友。童男虽然也可以复活几名队员,但做不到桃花的救急。

阴阳师家的山兔经常跳舞,不论在场上还是在庭院里,山兔总是最活泼的一个。山兔说,虽然很喜欢套圈,可是别的阴阳师似乎都很讨厌山兔们套圈,所以她就乖乖跳舞了。

——不然被喂掉了该怎么办。

这句话是山兔没有说出来只敢在心中默默念着的,却是所有式神都心知肚明的一句话,即使他们愿意想去相信自己从属的这位阴阳师大人与其他阴阳师不同。可式神就是式神,阴阳师就是阴阳师。

当阴阳师有了萤草之后,总会听到别的阴阳师说,“唉,我跟你说我家草又沉迷输出见死不救了,好烦。 ”对此阴阳师总是微笑不言。当看到不远处的萤草时,才开口说:“大概是没鬼火了吧,萤草的治愈之光需要两点鬼火的。”

“没啊,当时有鬼火的,她也不救。”

“那可能是你们血线还蛮多的。”

“什么还蛮多的,等她奶啊我们都死光了,这血线还叫多啊。”

萤草想起自己偶尔也会“叮”对面几下,该不会也算“沉迷输出”了吧?阴阳师大人会不会讨厌自己了,要把她喂掉了……越想越害怕的萤草不再听下去而是直接跑到桃花妖那里。

“……不会的,小草最怕帮不上大家的忙了,为了大家她那么努力。”

又是治疗,有时又充当了输出,小草是很辛苦的。多少非酋大众就是因为有萤草的坚持而通过了一次又一次的关卡;最后关头是那个瘦弱的身影坚强地站在八歧大蛇前,不怯战不退缩地迎面抗下一次接着一次的攻击;这个R级的小妖怪对着被大佬嘲笑的非酋们不离不弃直到被替代直到不再被需要。

阴阳师比谁都明白,在没有好的输出式神前,一个R级的萤草有多么重要。可是比谁都明白的阴阳师却在曾经犯下了一个很大的错误。

当阴阳师送别同行要去找萤草的时候,对方突然问阴阳师,说起你家的萤草我看你似乎也没急着打算给她升技能啊,你干嘛还要求萤草的碎片?一个来了,以后你会发现萤草不要太多哦,灰符都有召唤出萤草的。

阴阳师沉默,没有回答。

当阴阳师找到萤草的时候,她在樱花妖的怀里哭累了已经睡着了。桃花妖告诉阴阳师,说萤草很害怕自己成为那些人口中的“沉迷输出,见死不救”的萤草。阴阳师表示自己知道了。在抱着萤草送她回房间的时候,樱花妖问,大人您知道身为式神的我们最害怕的是什么吗?

阴阳师转身,面对着她。樱花妖移开视线,接住了落下的樱花瓣,勾唇淡然一笑,说,樱觉得您该是明白的。

在成为式神前,他们是自由的妖怪,而妖怪生存的方式就是吞食其他妖怪,不论是不是同类。那,成为式神后呢……

您该是明白,身为式神的我们最害怕的从来都不是“被喂掉”,而是不再被您所需要。

萤草在被召唤出来的时候就说着一定会帮上大家的忙的。

阴阳师看着沉睡的萤草,思绪回到很久之前,那是自己还未到这个区域的时候。“……我和‘他’是一样的,我们都……辜负了你的付出。”拨开萤草额头的刘海,阴阳师轻声说。阴阳师不是没有听到式神们对自己的评价,风轻云淡?宠辱不惊?这都是从前的自己怎么也无法做到的。来到这里后多少个夜里,阴阳师都会在梦里看到那瘦小的身影站在弱小的自己面前说着“大人请不要放弃”、“大人,萤草还能支持”等等。

“我离开那么久了,久到你们几乎都四勾的四勾,五勾的五勾了,那么‘他’在那区过得如何呢。”

“小草,你一直都在‘他’的身边,却也永远不在‘他’的身边了。”所以,阴阳师选择了离开,选择了这里。因为阴阳师难以再面对“他”。

这仿佛只是一个小插曲,萤草看到再次传唤她上场的阴阳师后,就遗忘了那些不愉快。

萤草时常听着伙伴们对阴阳师的评价,知道大家都很喜欢阴阳师大人,但是……“人类啊,弱小又狡猾,信不得。”萤草不记得有谁对自己说过这样的话,这句话就是根深蒂固在她的脑海深处。

阴阳师大人待她温柔又好,可是萤草总感觉哪里不对,她对阴阳师的亲近有种潜意识里的抗拒,而她的心中又总是空空的,像是本该完整的拼图,失却了一块。

萤草发现SR级和R级的式神基本都在阴阳师的庭院了,但是却没有一个SSR级的妖怪。某次她同姐姐们说起时,恰巧被路过的阴阳师听到了,大家顿时噤若寒蝉,僵在原地。没想到阴阳师却反过来安慰她们,没办法谁叫我是非酋榜上常驻人员,召唤不到SSR也是命吧。因为这件事情,所以之后阴阳师叫大家聚在庭院中,说,你们别在意,非酋就非酋吧,就是出战的时候可能会让你们打得辛苦点。

但是大人您明明就有SSR——萤草从别的式神那里探听到了一些关于阴阳师的事情,知道阴阳师在其他区域也有活动,甚至拥有高等级的SSR式神,据说对方是第二强大的妖怪呢——可是无人说起这句话。

茨,木,童,子。

这个名字对萤草而言并不陌生,可每每在心中默念这个名字时所产生的难以言喻的情愫却是陌生极了的。

也不知道是不是恰巧,萤草被阴阳师求碎片凑齐召唤出来后,结界突破或者斗技,只要对面有茨木童子,阴阳师都不会让萤草出战。等级低的时候大家都觉得没什么,毕竟大妖怪对小妖怪仅仅只是妖力上就足以碾压了。可是当萤草升了四星甚至还满级的时候,阴阳师却还是如此,这就耐人寻味了。

大家都默契地闭口不提,萤草也只是觉得这大概是阴阳师对她的保护吧。同时她也疑惑,与她同样身为R级的山兔和座敷童子不是也一直站在场上吗?对面有酒吞童子,有大天狗的时候,她不是也……上场了吗?

直到有一日,阴阳师告诉式神们自己要出一趟远门。阴阳师说,这次离开的时间比较长,又可能要晚些时日才能回来。

几位女性式神都很敏锐地嗅出阴阳师的口吻与平日里有几分不同,她们没说,就直直看着这个从召唤他们出来开始就一直对他们很好的阴阳师。

别担心我,我能够保护自己的。阴阳师被他们的盯得怔了怔,随后才又换上了平日里的笑容,这么对他们说。

谁都不知道阴阳师的离开会是什么时候才回来,又或者他们再也盼不到阴阳师归期的那一日。离开前,阴阳师再次抱住萤草,摸着她的小脑袋说了声再见。萤草听到的这声道别,是哽咽的。

阴阳师大人……是哭了吗?可,大人为什么要抱着自己哭呢?

 

TBC

 

评论(2)
热度(22)

© 万念娑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