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师手游]枯荣(茨草)​01

*主配对:茨草(茨木童子X萤草)

*阴阳师和式神们的故事

 

离离原上草,一岁一枯荣。

她的小脸上是恬静的微笑。倏忽,她转头对身边的大妖怪说,茨木大人您瞧——

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茨草]枯荣

 

或许命运让他们相遇并相识,并不是为了相守。

 

『枯荣 一』上

 

其实在这个区域,萤草所属的阴阳师直到现在都没有一个SSR式神。

神啊,请给予治愈的恩泽吧。

看着伤痕累累的伙伴,萤草只是偏过脸,默默地将眼角的泪珠用袖子抹去,尔后一次又一次挥舞手中的蒲公英念动咒语。她以为没有人发现她倔强的小动作,殊不知这一幕都被身后的阴阳师看在眼里,疼在心中。

萤草的阴阳师其实并不怎么带她上场。别误会,这倒跟萤草她只是个R级的小妖怪无关,而是因为这名阴阳师太喜欢这个女孩了。阴阳师明白,萤草其实并不喜欢战斗,也不喜欢治疗。战斗是为了生存,是为了守护;而治疗则是因为伙伴们受了伤。前者是为自己,是不得不;后者……试想,谁会喜欢伤口呢?那些血的斑驳晕染在了衣裳,平滑的皮肤骤裂往外翻出粘稠狰狞的伤口,多可怕。

多少次,阴阳师都是看见了萤草眼中微澜的水光,却是如何倔强地不让它们滴落。

“如果……如果萤草可以帮上大家的忙就好了。”

阴阳师记得的,那个女孩被自己召唤出来后怯怯地盯着自己,那双小手紧紧拽住蒲公英的根,说着一句又一句她一定会努力的,像是保证又像是证明。阴阳师也只是失笑,抬手摸摸她的小脑袋,手下的触感一片温热竟然让阴阳师有那么瞬晃了神,一如之前的某个大妖怪的反应。阴阳师对她说道:谢谢你呀小草,谢谢你愿意来到我的身边。

当时的萤草顿时就哭了出来,晶莹的泪珠顺着那张精致小巧的面庞滑落,于半空停驻在阴阳师的掌心中。嘀嗒一声,格外清晰。

身为R级的妖怪,萤草是知道自己的命运的。可是谁又肯向命运低头呢?即使身为人类的阴阳师也是同样的。

看着战斗结束后,正在为大家治疗伤口的萤草,阴阳师低头盯着手背上完好如初的皮肤,丝毫无法看出那里曾经有一道多么可怕的伤痕。指间轻抚在手背上,阴阳师的记忆回溯到了最初的时候。阴阳师的天运要说好也不怎么好,可是要说差似乎也差不到哪里去。阴阳师召唤出的第一个SR式神自然是三勾的雪女,第一个R式神是三尾狐,N式神是随机的,依稀记得似乎是帚神。

据说雪女和三尾狐都是来到这个世界的阴阳师第一个拥有的SR与R级的式神。最初的N级帚神就一直在庭院里扫地。

萤草并不是被阴阳师用符咒召唤出来的,而是在阴阳师加入寮后,花了一月多时间求碎片凑出来的。说起阴阳师的第一个治疗型式神,其实是SR级的惠比寿,阴阳师一直叫惠比寿老爷子,惠比寿倒也没什么意见,只是偶尔轻轻“赐福”一下阴阳师,不轻不重力道适中。

同行的几位阴阳师都说,你都有惠比寿了还求什么萤草碎片,看看寮里一堆求老爷子碎片的都快供不应求了;也有在闲暇时向阴阳师说起自己家的萤草,说萤草是整天“沉迷输出,见死不救”,哪比得上惠比寿,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大家都笑阴阳师的行为,说阴阳师一定是故意的。也不知道这是玩笑话还是真心话。

阴阳师笑而不语,只是日复一日向寮里求着萤草的碎片。似乎有疑惑为什么不选择在百鬼夜行之时砸碎片对吧。很简单,因为这位阴阳师是连N卡都闪避砸不中的人。对阴阳师而言,百鬼夜行就是来看看,看看传说中一闪而现的SSR们,睹一睹他们的容颜,也算是见识过市面了。

除却安定守护京都,日常不打八歧也不打麒麟的时候,阴阳师都是坐在屋檐下,看着自己的式神们聊谈。山兔又揪着山蛙身上的花朵了,山蛙嘴中说着劝阻的话却是用着宠爱的语气;鲤鱼精浸泡在水池里玩着泡泡,河童在一旁静静守着;童女在童男身边绕来绕去,童男的翅膀盖住了他的脸,想必是一副头疼的模样吧;跳跳弟弟和妹妹看着天然呆的哥哥无奈,却在妹妹说出要去找妖狐玩尾巴的时候瞬间变了神色一脸严肃,活像要用背上的棺材砸死妖狐一般;而妖狐呢,庭院内并没有他的身影,大概是在一处安静的角落,听妖琴师在弹琴吧。还有许多式神,安静相靠在一起的鬼使黑白兄弟,樱花树下起舞的樱与桃,认真练习射术的白狼,不知道在说什么的络新妇和骨女,老是担心自己体内的火光会被风吹熄却在门口看守的灯笼怪……

时间仿佛停驻,岁月静好,还求什么。

三尾狐偶尔会坐到阴阳师跟前,慵懒着身子倚在廊柱上,轻问,大人您为何成为一名阴阳师呢,又是为何坚持做一名阴阳师呢,更是为何……停留在这里的呢。三尾狐询问的声音真的很轻,似呢喃又如低语。她知道自己所属的阴阳师大人在别的区域有一位SSR级的式神,而且等级算高的了,大人明明可以丢下他们的,何苦忍受被同行嘲笑非酋成就都达成了却还是无法脱非入欧的苦。

阴阳师轻摇手中酒碟,嘴角挂着一抹浅浅的笑意,说,谁知道呢。后来像是想到了什么,补上一句,知道了又能怎样呢。三尾狐看着阴阳师平静的神情,竟然有些难过。

在式神们眼中的阴阳师一直都是这幅云淡风轻宠辱不惊的模样。不担心结界被突破,只要对方别太捣蛋;打鬼王的时候一直都是以辅助为主,却意外地能坚持好久,虽然狩猎成功后的奖励不怎么高;不打斗技不求排名,就算被对面嘲讽了也一笑而过,反而对式神们耸耸肩说着自己太没用了害得他们输了斗技。

多少次,式神们看到阴阳师挠挠头不好意思地对着自己说着歉语,说着,如果你们遇到其他阴阳师或许就可以拥有不一样的生活了吧,跟着我算是委屈你们了。

式神们觉得他们的阴阳师很好啊,都为他们做了觉醒,都给他们配了强化过的四勾御魂。虽然他们的技能谁都没升满,毕竟黑达摩就那么几个。也有给几个常用式神升星。每当看着被用来升星的式神时,阴阳师总是比他们还难过。可是这就是世界,纵使你再不愿,为了生存也是不得不作出的牺牲。N级的式神看着阴阳师恍惚麻木的神情,轻声说了一句道别的话语后就被融入了其他高级妖怪体内,或许这是它们用来守护阴阳师的唯一途径了。

阴阳师时常自言自语,我为什么要成为阴阳师呢?式神们经常听见这句,却从未听到过答案。三尾狐问了,可是连她自己都不知道这句话是在问阴阳师还是她只不过在重复而已。

他们所属的阴阳师,算是阴阳师们中的一个小小异类。

樱花妖有一次看到阴阳师独自在站在雨幕中,脸上的神情尽是哀戚,流淌而下的是雨水,也可能是眼泪。她本想找把雨伞为阴阳师遮雨,心中却明白这个时候的自己该做的只有不去打扰。正当樱花妖打算离去前,空气中飘来了一个名字,小草。阴阳师大人一直在喃喃着这个名字,小草。

樱花妖一怔,后知后觉想起阴阳师正在向寮里祈萤草的碎片。R级的碎片一天可以求三片,本该是十天便能够凑足的式神,阴阳师却花了一个多月还是差了那么几片。樱花妖觉得这不应该,仿佛大家说好一般,故意不给阴阳师萤草碎片似的。

明明其他阴阳师的萤草技能都喂满了。

樱花妖回想了自己从属的阴阳师所拥有的治疗式神,有最初的惠比寿,后来的桃花妖、蝴蝶精,再之后是童女和她,还有海防主。阴阳师最常用的,是惠比寿和桃花妖。

是了,阴阳师一直都没有萤草,那在别人口中被说成遍地都是的R级妖怪萤草。

每当阴阳师带着他们跟别人组队的时候,如果队伍里有萤草,他们都会觉察都自己的阴阳师透露出一股难以抑制的悲伤,即使阴阳师很努力地在隐藏却仍旧无法被他们忽视。式神们也心有灵犀地当作没有感觉到,只是暗地里担心着阴阳师的情况。

姑获鸟也曾想过去外头抱一只野生的小萤草回来,却被阴阳师淡笑着阻止了。“或许这样才好。”阴阳师这么说。

所以当萤草的碎片集齐的时候,高兴的不止是阴阳师,连庭院内的式神们都很开心。虽然谁都不知道为什么阴阳师会对萤草这么执着,其他阴阳师都是整天叫着“SSR怎么还不来”、“我什么时候可以脱非”、“求一个茨木\大天狗”的吧。

萤草初次见到阴阳师和他们时,是非常害怕的,眼中的怯意明显。虽然没有SSR,但是四周围绕着一群SR也是一件颇感压力的事情了。他们听到萤草说,她一定会努力的。大概也是怕自己被喂掉吧,就连SR都有可能被喂掉,何况是身为R的她了。可是阴阳师却上前,将萤草小小柔软的身体拥入怀里,说,谢谢你愿意来到我的身边。

——谢谢你还愿意来到我的身边。

“……”

而有句话,阴阳师怎么也说不出口。樱花妖看着小心翼翼拥着萤草的阴阳师,想到那天站在雨幕里的身影,觉得当时的阴阳师确实是在哭泣的。悲伤的无声,无声的悲伤,即使萤草来了,明明应该停止了的悲伤,她却只感到愈来愈厚重了。

 

 

TBC

注:这篇其实是存稿233写的时候,妖刀才刚出来……所以有些设定可能较前期,不过后面会一点点跟上目前游戏的进度的的。

评论(2)
热度(24)

© 万念娑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