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光]双生

 *说好在卿大生日这天开个不填的坑

 

生命迹象 之 双生

 

罗碧是在自己的房间内醒来的。

贫瘠的房间内只有床、充当桌子的床头柜和一个储物用的柜子,甚至都没有一把椅子。仅有的三样东西都是和墙壁一样的白色。

白色,非常冷的颜色。

意识还有点迷糊,他按了按自己的额角,脑中想着之前到底都发生了什么。床头柜上还有杯冒着热烟的开水,转头看到它的时候,罗碧下意识地感到了一阵口渴。

每次检查完身体总是会发生这种记忆断层的现象。

当铃声响起的时候——这是集合的意思——罗碧已经起床穿戴完毕了。摘都摘不下来的手表像是和皮肤相连了似的,任何情况下都需要用到它。比如要出门,罗碧就必须举起手臂,让它对着墙壁上的某处五秒,然后。

原本没有一丝空隙的白色墙壁上就出现了一个方形的框框——在罗碧的后方。转身,罗碧走向那个方框。“怎么又换了位置。”一边走,一边冷哼了声。

没有任何停止地径直走向方框所在的墙面。

穿过了白墙后,罗碧发现这个地方仍是自己昨日出了房间后的所在。微不可见地抖动了眉头。他低头看了眼手表,漆黑的表面印现了自己面无表情的脸。

走到大厅,已经有一群人在那边了,其中也有几张熟悉的面孔。

“哟,罗碧。”狼主见到他后,立刻走上前来,热情地拍了拍他的肩膀,在听到“嘀——”的一声后,无奈地退后两步,半是吐槽半是抱怨,说,“最近的规矩也越来越变态,本来还能勾个肩搭个背,现在连接触都不行。”

罗碧还是冷哼了声,只是眼底闪现过一抹烦躁,但是被很好地掩藏起来了。

虽然还是被人看到了。

排着队取盘子吃饭。罗碧和狼主刚找了个角落坐下,隔壁桌也有人坐下了。反正也就吃个饭,吃完饭后各自散开活动,所以他们都没在意。

只是接下来的谈话,引起了他们的注意,大厅内很热闹,大家都一边吃饭一边聊天,一旦出现被有意压低的音量,这反而异常。

——不要扯进去。

在大脑得出异常的结论时,身体就自主地做出了判断,犹如本能一样。罗碧正想端着盘子,叫狼主和自己一块儿去换张桌子。

“今天我起早去晨跑的时候,想着昨晚约好了的,所以就要去叫云十方的,去到对方的房间外,居然被提示……”

“提示了什么?约好了的话,十方不会失约的。”

“我知道他不会失约,是系统提示我的。”

云十方,罗碧知道这个人,是一个受欢迎的老好人。狼主同样也想到了。

“没了。”

“什么?”

“我说,云十方应该‘没了’。”

……

就在说完这句话的当下,“嘀——”的一声,同一瞬间,走廊边的白墙上就出现了几个方框,罗碧和狼主对视一眼,即刻端起餐盘离开原地。

当他们在距离稍远的地方重新落座后,有几个提着箱子的白袍人员从白墙上的方框中凭空出现了。在他们的后边,是武装持枪支的警卫人员。

大厅内一时骚动。

狼主趁机惊呼:“哇靠,这阵仗是要干嘛。”

罗碧示意他别说话。虽然此时闹哄哄的一片,难保说了什么惹祸上身。

不知道什么时候,罗碧发现有第三个餐盘出现在这张桌上。回头一看,也算是个熟悉的面孔,但是他们交流不多,顶多见面点头打个招呼,这样就过去了。

多出来的人——温皇就落座在他的旁边,没有像其他人一样齐刷刷地站着,而是安静地用着自己的饭点。

在看到那些人出现的时候,谈话的两人脸上明显出现了惊恐的神情。“都是你,说什么瞎话!”

“我、我……”

可惜,相互指责也就才开了个头,两人就失去了意识。

官方的白袍人员打开箱子,拿出了两支针管,迅速对着他们的脖颈就是狠狠地扎了下去。原本还要解释的话全部被黑暗的世界吞没了。

有那么一瞬,大厅呈现出了一片寂静,随之是新一波的骚动。

热闹很快就结束了,当罗碧和狼主重新坐下来的时候,刚刚聊天说云十方应该没了的两个人已经在昏迷中被带走了。有个白袍人员向众人宣布,说是他们前些时候违规了,但是现在才查出结果,为了保护众人、避免危险发生,所以不得已才匆忙地打扰众人的用餐。

这说法听着很正常,但总觉得哪里不对。

温皇还是安静地用着餐,丝毫不受热闹影响。

“咦,温仔?你是什么时候坐在这的啊?”狼主说完,非常自然地从温皇盘中顺便夹走了一块肥肉,张口就吃掉,“唔,好吃。我总觉得每次那些欧巴桑给温仔的菜都特别丰盛,这待遇,啧啧。”

狼主话说的模糊,不过倒是没有把米饭喷出来。

“唉,我说你啊,能不能咽下后再说话,”温皇无奈地摇头,笑着说,接着将自己盘中的另外几块肥肉也夹到了狼主那,“你若是羡慕,以后我叫她们多给我盛点就好。”

“不愧是温仔,够义气!以后我的肉就靠你了!”筷子都没有放下,狼主就朝着温皇比了个拇指,“不过话说回来,温仔啊,你难道不觉得那些欧吉桑看到你的时候眼睛会发光吗?”

“嗯?”

“就像……我们去检查身体那会儿躺在‘台子’上时,顶头的灯光一样,亮得旁人闪瞎眼。”

“这是什么比喻,真是……”

他们打闹着。

当温皇低头看到自己的米饭上头多了几块炸鸡块的时候,一愣。他偷瞄了坐在隔壁的人一眼,见到对方像什么事都没有的自顾自地认真吃着饭。

沉默几许。

打破沉默的,是官方传讯息给了狼主。“请尽快认领身体素质报告。”

罗碧皱眉,温皇进食的速度一顿。

“奇怪,怎么这么快。”狼主抹了把嘴,有点摸不着头脑,“咱们上次检查完身体后,可是过了几个月才收到通知说认领报告单的。最近官方是换人了啊?这效率,啧啧。”

而这次,才隔日。

收到讯息后,狼主就收拾收拾餐盘,提前和他们告别了。

这个时候,罗碧和温皇还不知道,这是他们最后一次见到“狼主”了。

疑惑归疑惑,饭还是要好好吃的。用完餐,当他们放下盘子后,擦肩而过的瞬间,温皇收回离去的脚步,探过身在罗碧耳边说:

“——谢了。”

恰到好处的距离。

微痒。

“他就是胃口大了点。”

“我知道的,所以下次叫服务人员多给我盛些肉。”

温皇笑笑。

他们近得能看到彼此脸孔上的细毛。

警告声,没有响起。

 

※※※

 

藏镜人来回在千雪孤鸣病床前来回走动。“该死的,还没有送到吗?”

地上是一个有一个血色的脚印,随着摩擦在瓷砖地上晕开了。

一旁的竞日孤鸣扶着额,身上还有未干的血迹。“小千雪这次真的是……不要命了吗?”他不断看着手机,手指在屏幕上头飞快地点动。在看到来电显示后,立即接起,“还没有送来吗?”

“非常抱歉,竞日先生……”

“我并不想听到你们的抱歉,我只要答案。”

这话其实不像他会说的,但难得的着急也是必要的一环。

当竞日孤鸣挂了电话后,就有几位医疗人员进入病房,将病床和他们隔离开来——其实更想让他们出去——然后才进行病房内的消毒。

“千雪先生需要的‘东西’在送过来的路上遇到袭击……”

“什么?那东西呢?”

“藏、藏镜人先生请冷静,东西完好无缺,任飘渺先生前去支援了……”

医护人员颤颤巍巍地说完了话,交代了事情。

“那帮人还是真是有种,居然还敢出手。”藏镜人冷笑道。

“很正常,这次的攻击明显就是对着小千雪的。”竞日孤鸣有点头疼,一想到苗王叫自己一定要看好人的,他都已经没让千雪去车拼的前线了,居然还是能够出事情。

有其他医护人员来给藏镜人上药,都被他挥开了。“你这样,别说小千雪,金池和无心也会担心的。”

“……哼。”

千雪孤鸣的心脏严重破损,需要换心。

所以他们等的,就是“千雪孤鸣”的心脏。

当凛冽的风随着推开的门扑来,任飘渺一手提着剑,一手提着一只箱子,进来了。

箱子里,是一颗完好无损的心脏,是“千雪孤鸣”的心脏。

藏镜人和任飘渺对视了一眼,后者无言,只是默默地把箱子递给他后,就离开了。

“唉,去吧,这里交我吧。”

“嗯。”藏镜人嗯了声。

几个医疗人员眼含热泪地松了口气送他离开。

 

 

评论(4)
热度(24)

© 万念娑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