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光]熊猫先生和蜘蛛超人的故事(27)

熊猫先生和蜘蛛超人的故事(27

 

梁皇无忌很快就追上了黑龙他们。没想到他会来得这么迅速的黑龙背着白狼停在原地,先是让对方查看白狼的状况。就在黑龙想要开口解释的时候,梁皇无忌抬手止住了他的话头,“我已经明白了。”

这全部,都是一个局。

它开始得太早,而众人却意识到得太晚。

一边对着昏迷的白狼齐施治愈和抑制的术法,一边开口,“当初黑白郎君说要留下你们的时候,我就不同意。”虽然不知道黑龙和白狼是怎么知道、何时知道真相的。一旦有了自我意识,那便是独立存在的生命,在他待在灵界的这些年里,接触感受最多的,不是灵界的术法,而是人类对生命意义的探寻。

黑龙安静地听着,他松松地握着白狼的手,面色很平静,丝毫见不到平日里的憨呆。

梁皇无忌叹了口气,记起灵尊说过,术法的精髓是从自然中找寻、提取的。那,这跟生命又有什么关联呢?身为一个魔,邪神将根本不曾在乎过生命,又何提它之意义。对他而言,只需要知晓盾的重要性就足够了。但,对梁皇无忌来说,不够。

在梁皇无忌陷入沉思的时候,白狼缓缓醒来了。与黑龙一样,白狼也是一反常态地沉默,听不到他高亢的嗓音,也不见他张狂的性子。他只是靠着背后的大树,就这么愣坐着,望向了上方无法退去的夜空。抑制术在自己体内发生作用,替他抵御苏厉的术法。他感受着自己身体状况的变化——看样子,黑龙没有将事情说出来;或者梁皇无忌没有让黑龙开口。

前者,是黑龙不愿说,还是不能说;后者,是梁皇无忌没有让黑龙开口,还是不能让他开口。

那个他和黑龙体内逐渐被吞噬的生命的,迹象。

没有,时间了啊。

就要结束了。现在看来,这个结果其实跟他们是否自愿死去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干系,只不过是因为弱小无能所以才会受人摆布,才会伤害了最想要守护的女孩。不然,他们应该还可以拥有一段时间的。

明明那么渴望被温暖,那么地想要……留住什么;或者说,他们想要让自己被“留下来”。

黑龙握着他的手,传达着一样的想法。

直到此时此刻,白狼心里想的还是与忆无心初见的那日。那日的天空很蓝,蓝得干净,一如忆无心的那双眸子。

——你们好,我的名字是忆无心,可以和那你们交个朋友吗?

她用这一句话,从此走进了他们的心中,深深扎根。

是不是就快要死去了,反而没了情绪。梁皇无忌后来还是开口解释,这一次,黑龙没有阻止,因为他知道,不管是人还是魔,本质上却没有什么区别,都是……自私的。不论梁皇无忌当初为什么在反对的情况下却没有阻止南宫恨的行为,黑龙和白狼都已经不想去追究了。

利益使然——这四个字简单易懂,就是说出来太伤人了,如果被忆无心听到的话,那张脸上可能会露出伤心的神情吧。还是算了,反正就听听,对他们而言,都没差别了。

梁皇无忌的口吻中满是后悔和歉意。“事情结束后,我会想办法让你们的意识……”

啊,真是感人的……谎言呢。

继续留在这个世界上,可以继续看到星月的变化,可以继续闻到白米饭的喷香,可以继续听到忆无心叫他们名字的声音。还有,阳光照在身上的温暖。还有,雨水和雪花落在身上的寒冷。还有……

活下去,活下来。一个是愿望,一个是现实。

太,让他们动心了啊——在以前的时候。

白狼扯扯嘴角,无所谓地嗤笑了声,说不尽的自嘲。

原来时过境迁是这样的感受吗?到底是为了什么他们才会被逼到这样的境地。

为了,什么。

 

记得有一次他们陪忆无心在周末时去逛街,从某家餐厅用完餐出来——他们才刚刚推开店门——耳边就听到了不远处的桥边有人群的起哄声。

原来有人被推入河里了。

桥上、岸上都围了一堆人,挤得满满的,议论声铺天盖地。他们站在外围,听着那些议论,起初还有些对生命消逝的惋惜,很快地,都被一堆幸灾乐祸的话语淹没了。

谁都没有去救人,眼睁睁地看着一条生命挣扎着,最后了无生息。

原来看着人死亡,竟是如此令人感到喜悦。

白狼皱眉,让忆无心转身靠在自己胸前,不必让她去看那些人的嘴脸,叫上黑龙就要离开。忆无心拉了拉他的袖子,摇了摇头。白狼依了她的意见。直到有记者急匆匆赶来,采访目击者;随后不久就有警笛声传来,急急封场、驱散人群。

人死了,生命消逝了,难道不应该是安静的悲伤吗?白狼想到了未来的某一日,无声地笑笑。他们早就知道了的,却仍旧装作一副无知的模样。怀中的忆无心看起来很难过。白狼啧了声,就知道这个丫头又要乱想些有的没的了。

离开桥边后,黑龙给她买了支冰淇淋,权当压压惊。

这事在现在想起来,白狼倒觉得忆无心当时的悲伤,不是为那个意外死亡的陌生人,而是为了他和黑龙。

注定过早地、非自愿地死去。

这样的未来。

 

梁皇无忌带着黑龙和白狼,连接上了忆无心的传送阵。才刚出现,他们就看见一只巨型的蜘蛛晃动着某支腿,腿上串着某个人。梁皇无忌瞥了一眼正在接受南宫恨处理伤势的忆无心,走到自家同僚的身侧,拍拍那只蜘蛛腿,“妖神将。”喊了网中人,示意对方先把人放下来,一直把人卡在腿上算啥。

黑龙和白狼站在原地,哪边都没有过去。黑龙看到忆无心受伤了,很着急,但……还是按下了自己的担心,和白狼一起静默。

时间要到了,他们不能距离南宫恨太近,不然……

夜幕并没有退去,代表噩梦还在继续。

因为那个人被卡在蜘蛛腿上,血还弄湿了腿毛,软塌塌的都直不起来了。梁皇无忌没有把手移开,对网中人说:“你这是又失控了?还记得我是谁吗?”

圆鼓鼓的蜘蛛脑袋移向他,就在它张嘴作势要吃掉他的时候,梁皇无忌继续说:“帝尊被怀疑了。”

“……”

利牙在他的额前堪堪停住。

“修罗国度的结界屡次出现漏洞,而原因是由你的魔气造成的,虽然不纯净,但,也足够证明了。”

“……”

“没错,苗疆大军已经进犯修罗国度,帝尊亲率出征御敌。所以,妖神将,你还要磨蹭吗?”

就在梁皇无忌说完,巨型的蜘蛛动了动,抖了抖腿,将串在腿上的东西扔了出去,东西撞到了远处的树,咚咚两声。

落在地上的东西抽搐了几下,“看样子没死全,妖神将,我不得不重新评估你的能耐。”

“……邪神将,你可以不要那么一本正经地吐槽我吗?跟你师弟学的?”说完,身体剧烈地抖动了下。网中人开口,沙哑的声音不像平日里那么低沉好听。要知道妖神将网中人可是修罗国度里有名的“高岭之花”,那副嗓子也引起过好多女魔的尖叫。本来他要把传出这话的人打一顿,但是被戮世摩罗制止了,还附赠一句很贴切的评价。

于是,修罗国度的邪神将就看着妖神将把他们的帝尊打了一顿——虽然没造成什么伤害,毕竟,有魔之甲。

梁皇无忌问他发生了什么事情,“你有看到过煞魔子吗?”

戮世摩罗告诉他,煞魔子是为了助他逃开,所以才留下来拖延,但只有梁皇无忌知道,这句话其实是假的。自己的师弟与自己一样,也是一名“盾”,盾必须与剑配合才能发挥最强的效用,当时可以充当剑的帝尊离开了,只剩下煞魔子一人是无法坚持太久的。

更重要的一点,煞魔子没有联系他。

如果遇到什么意外,煞魔子绝对会在第一时间联系自己,他们有术法共通,所以不需要依靠信号手机传递消息。戮世摩罗为什么要骗自己,梁皇无忌很清楚,但,这样并不对。

煞魔子出事了。就算煞魔子出事了又如何呢,梁皇无忌身为修罗国度的盾,他照样能够摒除私人感情履行自己的职责。不仅是他,妖神将也能做到。即使网中人听到了戮世摩罗的重伤快死的消息,依旧不会选择擅自离职、前往救援。

包括戮世摩罗。即使知道网中人再次失控会造成“死亡”,一旦死亡,就会忘记了自己……他前往战线还是那么毅然。

他和网中人的心中,修罗国度始终是第一顺位。虽然被众人怀疑是中原是灵界安插的奸细,梁皇无忌也只是笑笑。网中人曾问过他,为什么身为一个魔却帮助人。后来两将暗戳戳地避着众人玩忽职守地喝酒时,他笑着问,网中人,你现在还有兴趣知道答案吗?

网中人哼了声,说,你要说就说。

梁皇无忌告诉了网中人答案,听完答案的妖神将沉默了会儿,端着酒瓶子离开了。看着妖神将摇晃离开的身影,坐在结界边的邪神将,将自己的魔气,和残留在上头的属于妖神将的魔气融合了。

——因为我是魔啊。

疯狂的情绪,癫狂的行为。

帮助人?不,邪神将只是好奇灵界之尊所说的“生命意义”,所以。

“梁皇无忌”就出现了。

所以,黑龙和白狼被留下来了。

即使,身为梁皇无忌的他反对南宫恨的决定。

评论
热度(15)

© 万念娑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