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温]梦遥 番外二 

 

 

(01)

传说,猫是有九条命的。

 

(02)

安稳地躺在男人怀中,它只是懒懒地叫了声,然后换来了男人的轻抚,温柔的力道让它忍不住舒服地眯起眼,情不自禁地又发出喵喵的呼声,脑中想着,看不出温皇这个老男人还挺会撸猫的。

瞧这手法,这力道,一看就是个行家,平日里定是没少撸的。

 

(03)

——你真是可爱啊。

带笑的声音。

下一秒。

——嘶,你也真是太不可爱了。

缩回了自己的爪子后,它心满意足地又继续缩回了那个怀抱里。

耳畔,是男人的心跳,有条不紊。

是活着的证明。

即使已经衰老了。

 

(04)

它也不知道自己是哪里来的勇气去肯定的,唯一晓得的,就是男人不会对它生气。

不论它做了什么。

哪怕是自己伤到了他的心,他依旧不会生气。

男人只会哄着它。

所以它想到了“他”的遗憾,于是当千雪孤鸣提出邀请时,就毅然跟着对方离开了。

它知道“他”欠挚友们一个道别,那,就由它来还上吧。

那个时候,它以为这就是自己出现的意义。

 

(04.5)

它的印象中,温皇很少有狼狈的时候,任飘渺倒还在偶尔的比剑中被狂风乱了发型,吃了一嘴巴的头发。

而开心地跟着千雪离开的它所见不到的是,被自己不自觉伤了心的男人有多狼狈。

不是因为“他”,而是因为它。

 

(05)

白雪。

放眼一片皆雪白。

它坐在门边,看着外头。千雪孤鸣也跟着过来它身边蹲下,陪它一起看着外头飘着雪花。

白色的雪,冷冷的,像极了男人的发色。

它转头,看了眼千雪孤鸣,然后暗暗地想:

果然,还是勉强了。

千雪在勉强,温皇也在勉强。

为了他们的挚友——“他”。

 

(06)

那一日,外头下着很大很大的雪,“他”和千雪孤鸣冒着风雪去到还珠楼见男人。

因为那个时候的他们都不老。

将脑袋埋在前肢间,它闷闷不乐地想:

——温皇,你是不是生“我”的气了?

不然怎么还不来接它回去呢?

男人到底是在犹豫什么,它不知道。想起总是时不时就会听到的低喃,它下定了某个决心。

——既然你不来接我回去,那我就自己回去好了。

毕竟,它知道男人是很懒、很懒的。

 

(07)

它知道“他”的遗憾是什么,可陪伴在男人身边的日子让它发觉,温皇并不如千雪那般,它没办法对着男人单纯只补上“他”的道别。

因为男人要的,从来不是都不是“他”的道别。

舔了舔温热的脸颊,它蹭在男人的肩窝处,如是想。

 

(08)

当它透支了之后的时间将他从梦魇中救出来后,觉得,或许“他”要的,也不过如此而已。

一如男人希望的。

什么道别,不如相伴。

所以,才会有它的出现。

即使,它并不是“他”。

它不代表遗憾,而是衷心的愿想。

那关于幸福的念想。

所以它不会伤心难过,只有懊恼自己为什么连这点事都做不好。

 

(09)

听说,猫是有九条命的。

它想,这大概不是真的。

因为它不是“真的”猫。

所以它续不了男人的命。

当有小辈上门挑衅的时候,它做好了牺牲自己的准备。那时,男人安好;如今,他睡得沉沉,再也不会醒了,而它不是猫,也没有多余的时间再将他唤醒了。

看着自己断去的指甲,它低垂着脑袋,显得无比沮丧。

断甲上还沾染着血。

当听到那个黑白脸的怒吼时,它懵了。

是啊,它在纠结什么呢,它在挣扎什么呢?

这难道不是“他”所要的吗?

 

(10)

他死了也是好的,“他”曾留下他,如今换他留下它,也算得上公平了吧。没有亏欠地离开,才能在下辈子更好的重逢。

它似乎又听了引路人对他说,“他”在前边等着他,已经等了有段时间了。

身上是沉重的泥土,混着雪的凉薄,浸入心房,也是冷得紧。

——温皇。

接着,它微弱地喵喵叫了两声,然后。

了无生气的、瘦小的身子化为了萤光,散在了盖住棺木的泥土里。

 

(11)

——你用剑与“他”并肩。

——“他”用一个念想陪你同眠。

 

 

评论(4)
热度(19)

© 万念娑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