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些对黑白郎君的感想

每次看像爱风、寒塘这些道友的感想,还有今天看到了的那位叫做绝望之叉的道友的感想,真的对码字很有帮助(感慨),能够认真看剧还写出剧评的都好腻害的呢~真心佩服。不过还是想说,总觉得都把黑白想得太理想化了(花痴例外——比如某)。

一直在思考,为什么要有恨心的对戏?为什么恨网会分手?无心要成长,小网有事业,与其说是加了/断了黑白的羁绊,不如说是……一种拓展,对黑白。
恨网分手,是对之前那种打了又打再打还打的情况的转折,重逢后,两人之间还是很自然地对话吧,或许宿敌关系的结束,是另一种关系的开始。
不过这个开始有个大前提,就是不对魔世出手——这个,其实在黑白那是已经默认了的。但现在魔之甲又回到了小空身上,而小网明显就是以修罗国度就是以事业为重,尤其是炽炎天的死对他造成的影响……比如,一身红(这大概不是某一个人的想法)。
恨心的话,也想过一些。如果需要什么武林前辈带着无心成长,为什么与她对戏的偏偏是黑白郎君呢?她的关系线里,首先就是史艳文和藏镜人。一直以为,黑白跟无心对戏,某觉得其实就是间接性地让黑白在跟史爸和藏爹对戏、这样。
可能是某想歪,但就一个可能性嘛……想想又没事,对吧。也不是某把无心想太好……
先不说藏爹现在到底是中原势力方,还是苗疆势力方(虽然已经习惯把现在的藏爹划入中原这边了ORZ),史爸是中原扛把子的无误,而黑白说是四处浪,但要说归属,仍旧是中原。像西剑流那个时候,听完俏俏说的后就讲:“异邦狗子也敢在中原猖狂。”
为什么是无心而不是俏俏或者其他人来作为黑白和史爸藏爹的一种联系……俏俏是矩子了,又是同盟会的盟主,有自己的线。可无心不同,她还在成长,在她身上拥有的“可能”就是原因。还有藏爹,怎么说呢,其实如果不是无心的关系,个人觉得藏爹其实不会跟黑白有太多共同的戏份……即使他们似乎是同类人,但也得找时机嘛。
说白了,就是“交集”。
交集,不是羁绊,所以跟恨网之间的又不一样了。
黑白武戏顶呱呱,文戏……之前印象最深的是恨心之间的交谈,通过无心,带出了一个不一样的黑白,比如安静(不打架)的一面。而如今,大概变成了那抹温情了吧。黑白和铅的对话,是如今某对黑白印象最深的一件事情了。就像黑白自己说的“看过太多”,他不是无感的人,所以才会说出温情一词……

知道自己说的没什么条理和逻辑,就当某脑洞开太大吧。
还有就是,无心是中原的——反正她现在更多还是在中原走的,先不说苗疆,小网是魔世。如果真要同时产生戏份,就会产生了“矛盾”——对黑白来说,不是选择就是立场。无论什么矛盾,一旦有了矛盾,感觉……嗯,就是想表达,黑白的部分(剧情/戏份)是不是多了一点拓展的空间呢?
虽然黑白这人吧,就是爱让人各种傻眼各种脑袋当即,给人各种出其不意,各种什么什么什么的。但两难的选择更能看出人的内在本质。

……
……
要是看完有任何不适——
……就当某在对着黑白犯花痴吧。

 

 

评论(18)
热度(19)

© 万念娑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