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光]熊猫先生和蜘蛛超人的故事(26)

本章有:网空|损友向恨网

 

熊猫先生和蜘蛛超人的故事(2 6

 

“我见过你。”南宫恨平静地说出这句话。他搂着忆无心,上前两步,挡在对方和网中人中间。被搂住的忆无心仍旧颤抖着身子,不知道是给怕的还是给冷的,就抱着他的外套没有松手。“原来是这样。”

偏头看了眼自家不省心的宿敌后,南宫恨顿了下,才转回头,直视来者,笑了,继续说:“当初我就觉得奇怪,那个……”他低头问小丫头,“死的那个魔叫什么?”

“啊?听白烁烁说过,叫魔司令。”虽然和南宫恨不熟,但她觉得此刻的“熊猫先生”更加陌生了。

“嗯。”

忆无心看着后边的网中人,整颗心都快提到嗓子上了,她拉了拉南宫恨的袖子,没想到换来了头顶的两记轻拍。暖暖的。“……”好熟悉的动作。然而现在没有任何时间给自己去回想,忆无心又拉了拉他的袖子,说:“蜘蛛、蜘蛛——”

南宫恨仍旧无动于衷,任由小丫头干着急,在察觉忆无心想要挣脱他的时候,加大了在她肩膀上的禁锢,低声告诉她,“嘀嘟不会有事。”

“……不是、不是!”忆无心急切异常,可是钳制住自己的力道强大又霸道,根本无法挣开。她不知道南宫恨的这份自信是从哪里来的。因为网中人的情况——即使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使用了能力,但她的确感觉到属于自己的“引导”之力正在他体内作用。

忆无心清楚这意味着什么,但,她是什么时候引导了网中人的呢?为什么连丝毫的印象都没呢?网中人对她说,停下引导。可问题是,没有开始引导,怎么才能停下?难道是最初的那一次,并没有结束“引导”吗?总觉得哪里不对。“……”忆无心想尝试运用能力,又怕万一。踌躇着、心急着,手足无措。

“魔司令的目标只是我,而你,大概……”反观南宫恨,他无所谓地笑笑,拇指朝后指指网中人,“嘀嘟不是你的目标,他手中的——”

“幽灵魔刀呢?”

来者、苏厉问。

换上了一副似笑非笑的神情,南宫恨没有给出回答。

忆无心震惊地看着网中人的肉躯被破开。起先只是一只腿,后来又出来了一只腿……逐渐显露的模样——这副景象,看得人毛骨悚然,内心惶恐无比,比如忆无心,她已经说不出话了。南宫恨感受到小丫头不再抓扯自己的衣物,明白自家宿敌情况不是好转就是坏到没话说了。

而后者的可能性,会更大。

哼,就这只嘀嘟事情多。

网中人再一次地失控了。南宫恨却依旧无从得知到底是什么原因导致了网中人的失控。忆无心说蜘蛛超人体内有“引导”之力,是不是她的不清楚;唯一可以下定论的,那就是无论哪一种,皆不是出自她的意识所造成的网中人的失控。南宫恨不认为忆无心有这个能力让网中人失控,但……

他猜测了某种情况。毕竟,那个小丫头身上有着自家宿敌的最纯正的魔气。

如果是“网中人”(魔气)引导了网中人,那么,覆在意识外层的保护自然不攻而破。

然而,即使南宫恨再怎么相信网中人的意志力,也无法改变已成定局的结果。那破体而出的蜘蛛,正是网中人的原型。当褪去了属于人类的皮囊后,恢复到生命最原始的姿态。

修罗国度之剑·妖神将,每一次都是靠着自己的意志力超越了死亡、跳脱了轮回,重新回到世上,没有人——包括南宫恨自己——都别妄想控制他。即使“引导”是一种特殊的能力又如何,在网中人卓越的意志面前,只有无可奈何。但是。

南宫恨始终背对着网中人。

——是赌注吗?

不,这不是赌注。

他相信网中人可以自控,只是南宫恨也担心自己相信这份自控的后果,是不是又将成为一场漫长的等待——于自己而言,一直以来,他都在不断地等待着网中人的重生,等待着网中人的归来。

他是可以等,但是某个臭小子不能等;而妖神将不会让那个臭小子等的。

忆无心看着这个人,突然就神奇般地安静下来了。她想,原来是这样啊,真羡慕熊猫先生和蜘蛛超人之间的感情呢,如果、如果……黑滤滤和白烁烁也有有这样的朋友就好了呢,坚定地,笃信地,没有任何可以撼动丝毫地,付出。

好希望,好希望。

是不是自己太过霸着他们了?这一刻,忆无心想到的是,在学校中,除了自己以外,黑龙和白狼几乎没有和他人有过多的接触,日常里最多不过点头,交集也就学习。

所以,问题是在自己身上吗?她到底错了多久呢?

忆无心到底害了他们多久呢?

五年了,她认识黑龙和白狼已经有五年了,从最开始被白狼冷漠地推开,到如今可以安然地靠着他取暖;从起初的和黑龙疏离地招呼,到如今可以毫无挂碍地分享秘密。

只有自己能够如此靠近他们,就连身为黑龙和白狼“亲人”的南宫恨都得不到这份殊荣。

“……”忆无心怔了怔,视线不再聚焦在南宫恨脸上,而是低下头,掩饰眼眶中水意地弥漫。都是她……

“嗯?”南宫恨察觉了怀中小丫头的不对劲,正当他想说什么的时候,一声巨响后,他们被一片庞大的阴影笼罩,他看到有一只巨型的爪子落在自己前方。

许久、许久。

视线内传来了肉眼可见的微弱涟漪,像是有结界被强力震动后造成的余韵。嗯……虽然这只嘀嘟屁事一堆,感情纠葛一堆,脑子也能乱得搅成一堆。但是该靠谱的时候,还是很靠谱的。

于是,他浅笑勾唇,说:“你,果然没有让南宫恨……失望。”

阴影微动。

——是恢复原形的网中人。

冰冷的月光从头顶倾泻而下。或许是因为之前幻觉的缘故,忆无心不敢抬头看巨型的蜘蛛。从南宫恨刚刚那句话来看,这只巨型的蜘蛛就是网中人无误了。

网中人没有让南宫恨失望。

即使他们努力不让担忧的事情发生,然而蜘蛛超人仍旧再一次地失控了。同样都是失控,可这一次的失控却没有像上一次那般,肆意对周遭造成破坏,随着“失控”失去了理智。巨型的蜘蛛将她和熊猫超人护在身下,这一举动明显是出自本身的意识。

是南宫恨做了什么吗?她知道熊猫先生和蜘蛛超人之间的牵绊不可言喻,非是常人能够下定义的,但……忆无心也无法确定是不是真的有一种感情能够强行对抗压倒性地“引导”。

她知道南宫恨不会相信“引导”的威力,或者说是由“引导”造成的某种程度会带来的后果——那并非只是失控那么简单。

死亡从来不是最坏的结果。

再一次地失控会让网中人陷入死亡。隐约听自家爹亲和大伯他们提起过蜕变大法,说因为蜕变大法,所以能够让蜘蛛超人一次又一次地超越死亡、跳脱轮回而再次醒来。死亡于网中人的意义,不是再一次的新生这么简单,更是一种境界的飞升。

网中人不会死,却会不停地陷入沉睡。然后。

不停地,遗忘。

人生中,再重要再珍惜的记忆都会被洗去、剥夺。

得到什么,总是要失去什么的。

她的艳文大伯曾对她说,无心,有些得到只是一时的,可是有些失去……却是一辈子的。

说这话的时候,史艳文才刚和藏镜人恢复了兄弟——或者说是“家人”——的关系,几年前的事情了呢?不记得了,只留有一个模糊的印象,毕竟那时的自己还小,懵懵懂懂地被大伯抱在怀里,看着史艳文脸上明显失落难过的神情后,不住地点头,说着一声接着一声“无心懂的”。

——其实,她什么都不懂。

有的话,只是安慰,当不得真的。

忆无心和网中人不熟。

之前在接下任务后,他们之间的话题不会超出一个“戮世摩罗”。和其他两位堂哥相较起来,对于这位仗义堂哥的认知,几乎都是忆无心从萱姑伯母那边知晓的。蜘蛛超人曾对着那唯一的一张全家照问她,丫头,你对臭小子知道多少?

忆无心思考了一阵,就将自己知道的挑挑拣拣,告诉了他。

后来,当忆无心陪着自家仗义堂哥守着昏迷的蜘蛛超人时,将这件事情告知了他,说,二哥,其实蜘蛛超人比你想象中的要在乎你呢,啊,你放心,我没有说不该说的。戮世摩罗拍拍她的脑袋瓜,眼睛都能笑到眯成一条线了,说,你哥我没有什么不能让妖神将知道的,他以后要是还问你,你照实说就行,不用打马虎眼糊弄过去。忆无心犹豫了会儿,说,“那时期”的事情也可以吗?她看到戮世摩罗沉默了会儿,还是点了点头,回答道,其实他知道,就是没问我。

网中人比她想象中的沉默,是个温柔的人呢。

这么想的同时,由于忆无心一直都没有抬头,而是埋首在南宫恨的怀中,因为看不到,所以感受更加清晰。

不知何时,属于“她的‘引导’”在不是她的意识下又开始了。

同一时间,“此”空间闯入了三个人。

忆无心在察觉熟悉的力量感应时,心下一紧,然后像是做了什么决定般地呼出一口气。

要证明。

没办法,如果她是寻常人家的女孩儿就好了呢。可惜的是,忆无心是藏镜人和女暴君的女儿,是中原势力史家和灵界的人。

南宫恨:“……?”小丫头要做什么?

当巨爪抬起的时候,忆无心一把推开了搂住自己的人——大概是因为网中人的缘故而对她松了钳制吧——之后站到他面前,制止了他的上前,然后双手结印,口中低念咒语:“‘封闭的道路,将此阵定为传送点,迎接彼端的来客。’”

“唰——”

“不要过来!”

“忆无心!”

咬牙忍住巨爪刺透肩膀时的剧痛,忆无心任由血丝流下嘴角,继续维持结印的阵法,并借着自己身上的属于网中人的魔气,运使了自己的能力。原本贯穿了肩膀还要继续深入的巨爪突然抽搐起来。南宫恨来到她身边扶住了她,忆无心喘着气对他说:“请……继续跟蜘蛛超人沟通……如果是你的话,应该可以干扰对方的……”

之前,南宫恨没有赌,因为他必赢;现在,忆无心不得不赌,赌的是南宫恨和网中人间的羁绊能够超越对方的术法,让她拿回在网中人身上作用的、属于自己的“引导”。

距离他们有段距离的人皱皱眉。正当苏厉发觉自己加注于网中人身上的术法受到影响,打算先回修罗国度时,“倒是我小看了你,忆无心。”

忆无心笑笑,懒得回答对方,她只是……

——黑滤滤,白烁烁,对不起。

——忆无心的力量太渺小了,可即使如此,我也足够支撑你们赶到了……大师兄过来了,蜘蛛超人就能没事了,熊猫先生和二哥也不用担心了。

南宫恨撑着她,把手叠在忆无心覆在巨爪的手背上,照着她讲的方式,在脑中大骂臭嘀嘟的不省心——他把忆无心说的沟通解读成大骂,这理解能力也是一流的。尔后他听到了自家宿敌毫不客气地回嘴,“如果不是你慢手慢脚地只顾着搂女人我用得着被影响吗!死黑白脸!”

“嘀嘟你皮痒了是吧,信不信回去后就把你打到你家臭小子都认不出来!”

“回去之后先往你嘴里塞一把——”

“拜托,你们可不可以不要在我的‘意识’里吵架……”

忆无心真的很无奈,充当他们意识交流的通道,没想到这俩大男人居然直接在斗嘴起来了。在听到苏厉不怒反笑的“称赞”时,她笑了。

“‘我,不准。’”

——我有我的底线。

苏厉可以让她背上“害死”网中人的罪名;也可以让她成为罪人,挑动战争。

但。

——我绝对不能让你因此而伤害到我所珍视的人们。

人都是自私的。

得到什么,总是要失去什么的。忆无心又想起了艳文大伯对她说过的话。他说,无心,有些得到只是一时的,可是有些失去却是一辈子的。

比如记忆。比如感情。比如某些人。

再比如,为了对抗苏厉的阵法,而作为献祭的、她的寿命。

不是狗急跳墙,也不是破釜沉舟。

而是。

“‘你,休想。’”

她只是,想要“守护”。

仅此而已。

评论
热度(8)

© 万念娑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