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然是卡文卡到只能放片段……是哪篇应该看得出来吧。

(藏温):

“我还是习惯唤你……好友。”温皇笑道,“‘将军’与你身份已然不符,距离‘主公’似乎又还有点距离。”

“你听到他们的议论了?”罗碧大笑几声,丝毫不介意散步在军中的那些流言,他知道这是谁搞的鬼,不明说,也是希望对方能够迷途知返,而不是一错再错。

他们都愿意给予机会,就看人家乐不乐意看开就是了。

“凤蝶没事吧,我看她受惊不少。”话锋一转,罗碧眉头一皱,思及凤蝶一个姑娘家,即使女扮男装紧跟在温皇或自己的身侧,也难保不适应。

温皇轻轻地笑开,羽扇一顿,又恢复原有的频率,“你也太小瞧凤蝶了吧,吾的蝴蝶可是能够一挑十的……”

“——传说中的女汉子?”

“诶诶,我可没这么讲,小心被凤蝶听到。”

“嗯……是你先说她能一挑十的,我只是得出结论而已。”

“……罗碧,你学坏了。”

“哈哈哈,学坏就学坏,总归是跟你学的,要背锅就一起背。”

温皇看着罗碧脸上久违的笑意,心想自己真的是很努力地在活跃气氛了,如果这都不能让罗碧露出一点真实的情绪,即使曾是“苗疆第一智”的他也毫无办法了。温皇不知道这个选择是不是正确的,他们正在走的这条路……会不会是一条歧路呢?

不知道。

任由罗碧拉着自己的手腕往军帐里走,一边走一边听人说:“那座城池不好拿下,毕竟除了我们,苗疆那边也是虎视眈眈。”

“你是怕到时候会遇上千雪吗?”温皇问,平静地问。

“不是,我怕到时候会跟史艳文碰上。”

“……是无心?”

“嗯,毕竟无心选择的归宿是中原。温皇,”罗碧在军帐前停下,背对着他,说,“如果能够给你一次重来的机会,你还会选择让我打天下吗?”

“你想问我后不后悔?别多想,至少你在战场上寻回你的亲生女儿。”

“但是史艳文实在太罗嗦,一念起来还没完没了的停不下来,我就很想把无心接过来……”深深担心自己唯一的孩子会受到她大伯的“洗脑”。

温皇上前两步,换成他握着罗碧的手,将人带入帐中,“若是无心过来也好,至少凤蝶有个伴。”帐中的气温明显高了不少,“不过你和你胞兄之间好不容易缓和的关系也要结束了。”

“恨也恨过了,我与史艳文,一如光与影。还有,我对继承权一点兴趣也没有,”让温皇坐在自己身侧,罗碧凝视着那双闪烁光华的眸子,情不自禁地抚上那张早已熟悉透了的面容,“我答应过你,会亲自打一个江山给你。”

温皇眼底闪过一瞬的惊异。

也就一瞬。

“……因为我?”

罗碧居然会愿意为了他当初随口的玩笑而……忍受和骨肉分离的痛苦吗?

“温皇。”

“嗯……”

“罗碧只有你和无心了。”

“……”

温皇一怔,随即无奈笑开,“哎呀,好友这话着实让温皇……”可讲到这,他有哑了嗓子,半晌才补上一句,“——受宠若惊。”

罗碧拍拍他的肩膀,“你若觉得有一分宠,那也不枉我……”

“你什么?”

“……”

在罗碧讲完话的时候,羽扇掉落在地。

温皇看着这个人笑意柔柔地望着自己,心中觉得,或许他要的,从来不是什么江山和愉悦。

仅仅是罗碧对自己的坦诚而已。

评论(7)
热度(19)

© 万念娑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