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光]温情

*不知道能不能算是黑白郎君中心向的XD唉好吧,说恨心只是友情可能也没人信233

*开篇铅老和黑白的对话引用自原剧

  

 

[金光]温情 

 

 

被他挥开三次,又捡起掉落在地的镔铁三次,来到他面前卑着躬,阻拦了他的离去。黑白郎君有点恼火,却仍是给了对方开口的喘息。

“先生是矫矫不群的奇人,众人在你面前不过蝼蚁,但我们只是凡人,总有放不下的情感跟想护周全的人。”犹记得那个人对自己弯腰,举着双手捧着镔铁,“千岁无礼之处,铅代替千岁向先生致歉。铅愿以性命相抵,只求三天平安。”

自己那个时候是怎么说的呢?

这一幕,他想应是值得被自己所记下的。

“你愿意用性命,只换他们三天的平安?”

原以为会听到一命换一命,却没想到,此命相抵的不过是为了求他宽恕三天的期限。黑白郎君感到了一丝意外。

“就算只多活一天,都是好的。千岁对宗酋如此,铅对千岁和宗酋亦是如此。”面前这人虔诚地说完剖心的话语后,又对着自己矮下了一存腰身。

“我看过愿意代死的忠仆,但无你展现的温情。你为他断后,他却弃你于不顾,值得吗?”

“只要知晓他们平安,天人永隔,也值得。”

沉默了稍许。黑白郎君走过江湖的这些年,在他面前讨饶求命的人太多,数不清,而他自然也不会去记忆。太无意义。至于忠心的仆从,他也看过许多。死亡其实不是最残酷的代替,甚至会有人愿意替另一人受折磨——此类人,他真的已经看过太多。

但也仅仅只是止于忠心而已。

自称“铅”的人,还是捧着他所需的镔铁,恭敬地卑着躬,等待他的决议。一份平安,一份守护,哪怕是自己被弃于不顾,也心甘情愿吗,哈。

凡人的情感,温情吗。

“黑白郎君不杀不会武功的人,你死之后,吾必前来。希望他们好好珍惜你的生命。”

没有听到任何讨好的道谢,铅只是安静地目送他的远去与离开。

 

/

 

当他穿过通道,从东瀛回来,意外看见了等候在通道外已经恢复光明的忆无心,暗想这八成不是神蛊温皇通知的,就是对方身边的女孩通知的。虽然心中有些许不耐和烦躁,但黑白郎君还是停下了幽灵马车。掀开车帘,他坐在马车边上,淡淡的问小丫头,“你来做什么。”

在忆无心开口前,黑白郎君就做好了自己又要听到小丫头唠唠叨叨唧唧歪歪的、毫无意义的内容。

“没什么,就是来看看你有没有回来。”忆无心看向自己,眼中笑意浅浅,嘴角也弯了些许弧度。不过她就对他说了这么一句话,之后打过招呼,便打算自行离去。

她仅有的一句话中,没有“担心”、“平安”之类的字眼。

黑白郎君疑惑地“嗯”了声,破天荒地叫住了她,“忆无心。”

——这样的小丫头,在他的认知中,很陌生。

于是心中的烦躁更甚一层。见到忆无心对他不咸不淡的反应,这本该是黑白郎君想要的,举手之劳的相助过后,他们之间未断的缘分便合该如此淡去。他原以为自己能够因为耳根子的清净而让心中的烦躁减少,哪知……烦躁有增无减,隐隐还有一股闷闷的感受。

那是一种异样的情绪、对黑白郎君而言。

忆无心听到了叫唤后,停下脚步转身向他,问:“黑白郎君?”然后凝视了他片刻,才重新走近幽灵马车,“怎么了呀?我感觉你好像不怎么开心的样子,是我惹你生气了吗?”即使被黑纱遮掩,黑白郎君还是看清了她面容上呈现出来的真切的疑惑。

“……上车,吾送你回还珠楼。”

“啊?你居然会主动提出送我回去?怎么突然这么好了?难道是你在东瀛跟人车拼的时候,打到脑袋啦?”

“忆无心——!”

“噗嗤,好啦好啦。谢谢你愿意送我回去,不过我已经不住在还珠楼了。毕竟眼睛好了,也不方便一直打扰温皇先生。”

“黑白郎君说要送你回去,就会送你回去。说吧,你现在住在何处。”说完,直接拉住忆无心纤细的手腕,一用力,将人带至自己身旁坐好。

“嗯,好吧。正气山庄。”

“……”

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呐,唉。

“史艳文在?”他问。

“大伯哦,在的呢,”像是丝毫没有感受到他的僵硬似的,忆无心柔柔地笑开,说,“除了在中原四处奔波外,因为前些时日——就是你去东瀛的这些日子里——好不容易将银燕大哥寻回,爹亲和大伯都想方设法试图为银燕大哥接上断臂。”

“藏镜人也在?”

“对呀。”

忆无心仅仅只是对他的问题做出回答。

黑白郎君终于得出为什么自己会觉得这个忆无心有几分陌生了。“你……”

忆无心应该明白他询问藏镜人是否在正气山庄的真正目的,可是她没有出口那些所谓的大道理说服他,而是保持了沉默。

“嗯?黑白郎君?是不是我又哪里说错话了?”

“……”

直到他们到达了正气山庄,直到他看到了天地不容客气呼呼地喊着自己的名字,并提着那小小残盾向他冲来时,黑白郎君都还在思考,忆无心怎么就突然有了这样的变化。

他承认自己不爽了,因为小丫头。

 

第二日,他就要离开正气山庄了。忆无心出来送自己,直到幽灵马迈开了前蹄,黑白郎君仍旧没有听到“小心”一类的话从小丫头口中吐出。

那个时候的黑白郎君还不知道的是,忆无心的变化,只因为她不想再让他听到,那些被他认为是“偏激”的思想。

——倒是也能算是一份对他的体贴了。

 

/

 

再次来到海境。

黑白郎君说不明自己为何会来到这里,只是心中隐隐觉得来到这里,自己或许就能减缓这股烦闷。

当幽灵马自主地循着记忆来到玄玉府,却发现这里已是人去楼空了。随意找了个人问问,结果也不过是得到了句:“啊,人都死啦。”

“那你可有听说一个叫做‘铅’的人?”

回答这个问题的,是得到他再访海境的消息,故特意寻来的鳞王。

 

/

 

忆无心在正气山庄的后花园里练习术法。

“咦,黑白郎君?”

当她暂时练完了某个阶段时,一个转身,却看到黑白郎君不知道已经站在那里看着自己多久了。“你怎么都不出声呀?是刚回来吗,你去亭中坐会儿,啊,那里只有我喝剩的凉水,我去给你倒杯茶,解解渴。”对着他总算多了几句话。

当忆无心要离开的时候,黑白郎君拉住了她纤细的手腕。

与他回来的那日,她等候在通道外,要离去——就是“拒绝”被他送回去——时一模一样的行为。“黑白郎君?”

看着小丫头充满不解的湛蓝双眸,黑白郎君的脑中响起了的,是鳞王转告自己的话。

 

“铅老对本王说,如果黑白郎君有一日来玄玉府寻人,就替他把话告知你。”

“哦?是什么话?”

在听到人去楼空时,黑白郎君隐约明白这表示的,大概就是他要寻的人已经不在人世了。不过他没想到对方有话留给自己就是了。

——在所有人都变了后,哪怕衷心仍旧,初心也不复了。铅很高兴先生能够看出这份“温情”,也很感谢先生愿意看在铅的这份温情上,而宽恕了千岁的无礼之处。铅已经活了很久很久了,不知先生是否还记得铅对先生说过,千岁和宗酋是铅最重要的人,而如今他们都不在了,先一步离开了……

——铅曾对先生说的话,都是真心话。可,即使先生是矫矫不群的奇人,仍旧也和我们一样,只是凡人,而凡人总有放不下的情感跟想护周全的人。

——先生听后,当时曾有那么一瞬的怔愣,铅斗胆猜测,这不是铅的错觉。

——先生曾说,希望千岁和宗酋他们能够珍惜铅的生命……所以铅希望、也请先生珍惜身边的那份“温情”。

 

在他身边的,温情吗?

想到自己在出了海境后,特意又去了一遭还珠楼,在听那姑娘说明情况后,他陷入了沉默里。一旁的神蛊温皇闻言也叹了口气,说,之前凤蝶就说了无心对你很是挂念,你在还珠楼住下后,又只去看过她一次——还是只有一面——而已,也难为那孩子会这么认为了,唉。

“……”

黑白郎君看着面前的忆无心小心地戳戳自己拉住她手腕的手,突然,“哈哈哈——”

“吓,黑白郎君你是怎样了?我……呃,没事、没事……”被他毫无预兆地大笑给了吓了一跳的忆无心抽出自己的手,倒退两步,捂着砰砰跳的心口,小心翼翼地瞅着他,小嘴开开合合,有点滑稽,又有点可爱。

“忆无心。”

“嗯?”

看着眼前人打着哈哈,极力掩饰情绪的模样,难得地,黑白郎君感到喉咙一哽,再度出口的声音居然有点喑哑。“忆无心。”

“?”

“……”

“诶,你说什么——?”

黑白郎君说完,直接喝了被忆无心拦着不让喝的、杯中剩余的凉水,不等人反应,之后就又风风火火地离开了正气山庄。

 

/

 

“跟黑白郎君做朋友,至少要跟吾一样,随心而往。”

这或许,是他能够表达出的,婉转的挽回之语了。

关于忆无心对自己的那份温情。

他不想失去。

虽然,或许下一次见面,又要听忆无心絮絮叨叨地扯那些有的没的。不过这样,也好。

那才是黑白郎君认知中的忆无心,变了,也不会变。

 

 

 

——END——

 

评论(6)
热度(29)

© 万念娑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