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光]熊猫先生和蜘蛛超人的故事(24)

熊猫先生和蜘蛛超人的故事(24

 

“邪神将,通知下去,准备御敌。”

戮世摩罗脸色阴沉,梁皇无忌一晃神,随即微微俯身,对着年轻的帝尊低声说了句“是”。看了眼邪神将指挥下属的身影,戮世摩罗随便按住还在流血的伤口,转而对黑龙说:“我不能跟你们去无心那边。”即使知道自家爱将跟小堂妹在一起,只要跟着黑龙过去,就能看到对方——但是不行,这个节骨眼上,他无法离开被宣战的修罗国度。“记住,无论发生什么,不可以让无心受到伤心,否则……”

威胁,并不是戮世摩罗惯常使的手段。不过非常时期,只好也采用非常手段了。

黑龙一如以往地憨憨地笑着——那是忆无心无比熟悉的笑容——却用无比认真的眼神,他对戮世摩罗保证,“魔司令和苏厉的目标不是石头仔,我们过去后……”过去后,一切就会开始了;一切也就,结束了。“我和白狼的出现,他们就会转移对石头仔的注意。不过根据白狼说的,网中人的情况不乐观,最好赶紧让梁皇先生……”

“我知道了,我会想办法让邪神将脱身过去的。”

黑龙听后,扶了扶从他背上滑下去的白狼,然后掏出那颗流转着暗紫色光流的水晶球,“我……我会……总之,石头仔一定会无事的。”

“……”

后来,偶然在某次睡觉前听到自家爱将提及了南宫恨家的俩小子,戮世摩罗突然就想起了此刻的黑龙。网中人说,黑龙憨憨呆呆的,和白狼比起来都差太远,以前怎么就不知道那个黑白脸的内心活动会那么丰富。戮世摩罗对网中人开玩笑地说,爱将,你觉得是那个黑黑的适合我小堂妹呢,还是白白的比较适合?本来还想看会儿书的网中人合上书,沉默了会儿,随即将他塞入被窝里,探过身去关了床头灯。戮世摩罗想自己一定没有听漏那一声轻叹。

就像黑龙吐露的叹息,那么得轻。

 

在水晶球被黑龙捏碎了后,戮世摩罗一怔。这感觉……他有点恍惚,因为这突来的熟悉气息。

邪神将安排完事物后,走过来,在靠近这边的时候,脚步一顿。“帝尊,”他对他说,“妖神将……我在出现漏洞的结界中,探测出了属于妖神将的魔气。”戮世摩罗不是听不出他口吻里带着的几分犹豫,可这是公事,任何可能性的隐瞒都会造成不可预估的后果。戮世摩罗比任何人都要晓得在网中人的心中,修罗国度有着无可比拟的重要。

有时候他也会觉得茫然。自己这个帝尊,到底是为了跟史家作对而接下的,还是为了网中人而上任的呢?

邪神将的话已经直言说明了造成结界反复出现漏洞的原因,源头,就是网中人的魔气。换而言之,网中人——修罗国度的妖神将,有反叛之心。

戮世摩罗抹了一把脸,“苗疆那边情况如何?我们遇袭前,他们也就百来人,现在呢?”然后像是想到了什么,他把对方目前担心的事情提了提,“煞魔子用了幻术,所以我才能离开。之后调转方向,遇上了黑龙他们。”俩人对百人,这个胜算……用膝盖都能算得清。

“幸好帝尊您回来了。”梁皇无忌的声音很平静,“方才我试着探查苗疆的动向,现在朝着修罗国度来的人可不止百人了……”

要,开战了。

“有什么话就说吧,你又不是不知道你家帝尊的心脏承受能力顶呱呱,想当初被史艳文捅了三次刀还能活蹦乱跳安安稳稳活到现在,还能顺便拐走修罗国度中的一股清流……唉,所以不要拖拖拉拉了。我说邪神将啊,是不是煞魔子一不在身边,你就开始磨叽——”

“对方的术士身上,也有妖神将的魔气。”

“……?!”

这是闹哪样,怎么那么多人身上都有他家爱将的魔气,为什么他就没有!爱将你对我的嫌弃已经如此昭告天下了吗!戮世摩罗严肃地思考,以后要不要“榨干”网中人的魔气,让人再也无法给予他人这份……

——“恩赐”。

“我之前对帝尊也说明了,魔司令身上的那部分属于妖神将的魔气并没有被融合——仍旧是属于网中人的。如果魔司令叛变了的话,身上又带着属于网中人的魔气,”眼见阵眼边又冒出了黑气,梁皇无忌扶着额,随即抬手就将结界上蠢蠢欲动的黑气排除,“如此一来,对战中,对我们而言,八分不利。”

魔气是一个魔的特征,每个魔都有着属于自己独一无二的魔气,它是一种证明。

修罗国度之剑的妖神将,地位和权利之高都无可言喻。一旦传出网中人“叛变”的消息,那不需要任何外敌侵扰,修罗国度就会从内部开始瓦解了。

守护的盾,如果无法从外击破,那就只剩下让它自己分崩离析了。

在听了戮世摩罗转告的、关于黑龙说出的部分真相,梁皇无忌想了想,也进行补充。之前忆无心在医疗班,不是每日都会遭到黑气的包围的吗?这黑气,其实也有部分是网中人的魔气——就跟漏洞周遭冒出的黑气同出一源——只是不纯。

至于为什么在旁的南宫恨会没有认出这是他家可亲可爱的宿敌的魔气,唯一的可能,就是——和黑龙和白狼的之间的联系,通过某种联系传输,让他们的想法误导了南宫恨的认知。

而戮世摩罗带给他的那颗褐色的水晶球,魔气则非常纯净,越是纯净的默契,力量也越强大。“如果适当‘引导’,的确可以抵挡幻术或者其他控制类术法,毕竟‘引导’是一种特别的异能,”它所拥有的可能性过于莫测,目前已知的“引导”者都被保护、分配。“不过,我不认为无心那孩子有这个能力,应该是有人在暗地里帮了她一把。”

“黑龙说,后期的魔司令和苏厉产生了分歧,难道是他?”良心幡然醒悟了吗?

“帝尊,”梁皇无忌无奈地笑了笑,这时他的笑声中才带了一点情绪,比如说,自嘲,“虽然您可能不信,但是我不认为魔司令会背叛修罗国度——这么说吧,魔司令不会背叛妖神将,而妖神将……他不会背叛您的。”

一时之间,他们俩之间只剩下沉默。

当下属传来新的情报后,戮世摩罗捏了捏拳头,看了眼方才黑龙白狼消失的位置,情不自禁地伸出了手。不过也就伸到一半,就收回来了。

不可以的。

网中人不会允许他过去,他自己也无法允许自己离开。

“……帝尊。”梁皇无忌看着年轻的帝尊,无奈地摇头。

化出逆神,戮世摩罗对他说:“邪神将,黑龙说你应该已经知道怎么过去他们那边了,”顿了顿了,听着外头开始吵杂起来的声音,“如果真的是从内部开始分崩离析,你也补不了这个‘盾’了。”

“帝尊是人类,不是魔;而,梁皇无忌是。”若这个时候自己还离开的话,戮世摩罗要面对的,将不止是外敌,还有内患。哪怕再怎么把修罗国度治理有方,终究是——非我族类。

听到那催人心的铃音时,他们知道,三尊中唯一的一位女性赶来了。

梁皇无忌虽然对网中人打趣,说至少是戮世摩罗来当帝尊的话,他的活轻松了不少,但这话真正传达的意思,只有他们自己清楚。

他们的人类帝尊不是不想让他们来分担自己的工作量,而是,不能。

因为,非我族类。

世界整合的现在,各个种族都能和平相处了。

——也就骗骗那些自欺的人。

不是所有的真心相待,都能换来尊重与信任。如果不是三尊和两将心甘情愿地跟随,即使帝鬼承认,戮世摩罗仍是无法在这个位置上长久地坐着。看他家爱将一开始也不爽他就是了,若是当初没有魔之甲,戮世摩罗确定一定以及肯定自己会被网中人打得连史艳文都认不出自己是他儿子来的。但结果嘛,非常可观,网中人还是被自己收了,从身到心、啊不对,是从心,爱将的身他还没有收。可能收不了反被收了。

“唉,这个时候提这个真的很伤感情的啊,邪神将。”梁皇无忌看着他,他的脸上又换上了那幅没心没肺的神情。“只要网中人平安地出现在他们面前,不就什么事情都没了吗?所以你布置好边防结界后,赶紧过去。”说着,戮世摩罗眼一凌,将手中逆神甩了出去。

逆神在半路——被认为是没有任何人影的走廊上——停住,随即传来一声闷哼。“说起来,术法这个东西真好用。比如这玩意儿,跟我小堂妹的引导是一样的吗?还是说只能被特定的人看到,邪神将?”他走过去收回了逆神,没有看见任何人型的死物,只能看到对方的心脏部位被他捅出了一个窟窿,正往外飙着血。直到生命特征消失,才慢慢显现了轮廓。啧啧,穿得真保暖。不过前段时间,处理大厅不是有发出通知,说什么要保护野生动物。苗疆这群人不论一年四季身上的衣物都带毛,这得宰多少野生动物?

“这是类似于‘引导’的术法,无心曾经问过我,当她的‘引导’不能建立时,可有什么办法,于是我就告诉了她——”

戛然而止的话语。

“嗯,邪神将?话说一半这样是要被扣薪水的啊……”

梁皇无忌没有理戮世摩罗,径直走到仍有淡薄的黑气笼罩的阵眼前,抬掌就放出了一个探测术,“……”

果然,这是引导之力——而且还是,忆无心的。

忆无心,引导之力,水晶球,魔气,结界,南宫恨,黑龙白狼,魔司令,妖神将,修罗国度,苏厉,苗疆——

原来,只是这样吗?他们到底饶了多大的圈子!

“帝尊,我先去妖神将那边。”

说完,也不给戮世摩罗任何反应的时间,梁皇无忌走到黑龙消失的地方,“‘隐蔽的道路,现出你真实的面容。’”语毕,戮世摩罗的眼前,已经空无一人了。

“……特——”这闪人的速度也忒快了吧?

摸着下巴,他思考着邪神将的话。类似引导的术法?那就是说,网中人身上的“引导”果然不是小堂妹搞出来的。就说嘛,忆无心跟网中人压根没仇,听说还能不计前嫌地好好给人泡茶喝,怎么可能会想要杀了他呢?“不对。”

不对,如果不是忆无心搞出来的,那为什么梁皇无忌和医疗班却一致认为网中人的失控是忆无心的“引导”造成的结果呢?术法就算再类似引导好了,也只是术法而已,不是真正的“引导”啊!哪怕之前梁皇无忌和医疗班再怎么先入为主,这样还搞混,那也太离谱了。

“唉,头疼。”戮世摩罗踩过那具尸体走了两步后,又掉头将尸体拖了出去。术法这东西太能让人烦得掉头发了。

他嫌烦没错——但戮世摩罗更担心的是被他捅了个窟窿的家伙会突、然、诈、尸啊!

原来不是史家人的亲情最可笑。而是这个世界本身就——

太可笑了。

 

 

 

评论(2)
热度(8)

© 万念娑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