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光]熊猫先生和蜘蛛超人的故事(23)

*本篇配对:白狼X忆无心;黑龙X忆无心

*先让某抓抓感觉,不然可以收尾的文又要……

 

熊猫先生和蜘蛛超人的故事(23 

 

在告知所有时,同时被告知的,还有那份挣扎在矛盾中的感情。黑龙对忆无心说,石头仔你知道吗,白狼是真的很喜欢你的。他笑着,对着自己喜欢的女孩说出了别人对她的那份心意。 

可黑龙没有对忆无心说出的,却是他自己对她的那份喜欢。

——石头仔你知道吗,我也很喜欢你、不是朋友的那种喜欢,我是真的……喜欢你啊。

这份隐藏的心意,直到黑龙自愿死去那一刻,被他喜欢着、保护着的忆无心都……不会知道。如同网中人,永远都不可能再有机会知道魔司令的答案一样。

死去的人带着不甘,活着的人却有了一辈子的遗憾。

 

当黑龙赶来忆无心的家的时候,看到了的,是同样匆匆赶来的史艳文等人。史艳文面色凝重地站在门口,几个情报班的人正在分析阻止他们进入的结界。对了,石头仔家有结界保护。不过这个结界对他还有白狼而言是不存在的,因为忆无心的“引导”内容内,他和白狼从来都在“不需要获得许可就可进入”的行列。这点是连藏镜人都不知道的。

这份,纯粹的信任。

黑龙抹了一把脸。

他们重视忆无心,忆无心也同样给了他们“同等”的重视;哪怕到了后来,他们之间的感情变了质,天秤已经发生了倾斜。他不是白狼,即使他们的来源是一模一样的,但是黑龙无法像白狼那样光明正大地对忆无心做出实际行动来表达自己的那份感情。他总是沉默地守候在喜欢的女孩身边,保护着她。每日看着忆无心和白狼打闹,每日看着她和白狼嬉笑,每日看着她和白狼越走越近。

他没有得到白狼的许可,便替人传达了那份心意。忆无心吃惊的模样,黑龙记得清晰,印在她双颊边的粉晕,他也看得明白。黑龙对温皇说,他已经把所有的真相都提前告知了石头仔。其实不是的,他仍旧对忆无心做了隐瞒。

那,无伤大雅的,隐瞒。

石头仔要是知道了,或许就会更伤心了吧,那他还是不要说了吧。

捏着温皇给的类似指南针的东西,正当黑龙想走出去同史艳文说明时,却看到了拐角的阴影处出现了一个“人”。

——是白狼。

同样避在暗处的黑龙看到白狼周身被暗紫色的黑雾笼罩,心下一紧。已经开始了吗,那石头仔该不会又被……了呢?

黑龙知道,忆无心目前因为网中人体内的“引导”而遭到了众人怀疑,好在有藏镜人,那些议论才无法明目张胆地出现在忆无心周遭。他不敢想象女孩面对来自平日亲切的人们的指责和猜忌时,心中会是多大的难受与伤心。这是黑龙最不想看到的结果。当初不顾后果地找上网中人,除了想要保护忆无心,还有另一个原因——就在此。

只要有那颗水晶球在,石头仔就可以有足够的力量去对抗苏厉的“控制”,她不会被迫做出自己不愿意的事情。他不希望忆无心“后悔”,尤其是在医疗班的这几日里,他们听着她不断不断地说着的美好愿望——

那个被注定了的,不可能共存的那个未来。

注定黑龙白狼死去的未来、注定只有南宫恨存活的未来——在那个有着忆无心存在的未来。

他们听着她说着与南宫恨之间的点滴,心中的难受,不是痛苦,而是酸涩。在离开医疗班后,白狼对黑龙说,你看,我们最后的一点念想也要被南宫恨夺走了。黑龙沉默着,没有接过白狼的话头。

魔司令曾说过,真不知道是他比较像那个男人多点,还是白狼比较多点。那个时候,白狼的回答是:如果你还要坚持这个观点,我们的合作就结束了。

他们都是“南宫恨”,也不是南宫恨。没有人会愿意当另一个人,他们只想做他们自己,也只想为了自己而存在。更何况,他们不过只是“部分”而已。

小心地避开眼目来到白狼身前蹲下,黑龙捏住对方的肩膀,低声问:“白狼?白狼你还好吗?”他疑惑,为什么这一次魔司令没有帮白狼压住苏厉的控制呢?此刻的黑龙还不知道魔司令已经死去了。

意识模糊的白狼听到了黑龙的声音后,哑着嗓子说:“快去忆无心身边……苏厉已经过去了……”

“什么!怎么会这么快!”黑龙惊呼,在察觉自己的声音过大被史艳文他们察觉了后,他带着身体僵硬的白狼绕道后方,进入了后花园。让白狼靠着树坐下,“那现在石头仔不是很危险吗?她、她不可能一个人对抗苏厉的啊!白狼!”哪怕有网中人的魔气帮助,忆无心也无能做到的。

“那又……怎样,总比我,留下……留在她身边要好啊……”

“……”

黑龙想问白狼为什么要留忆无心一个人面对苏厉,但他在见到白狼的那一刻就明白白狼为什么会选择离开。可是他就是忍不住指责白狼。

哪怕让自己提前“自愿”死去——如果注定死去,也不愿伤害到喜欢的女孩。可是,忆无心无可避免地要被他和白狼、被魔司令和苏厉、被……

——南宫恨所伤害。

明明是最无辜的人,却偏偏受伤最深。

该恨谁。

只因为自己是个无法存在的“存在”,只因为南宫恨的选择和放任,所以他们牵连了忆无心、伤害了忆无心。果然,他们最该恨的,还是他们自己。如今的局面,本来就只是他们自己一个接着一个的选择而造成的结果。南宫恨不是这一连串事情的始作俑者,魔司令和苏厉也不是罪魁祸首。如果没有南宫恨,他们不会存在;如果他们拒绝了魔司令,也不会有如今。

黑龙问,我们该怎么办呢。

白狼回答,还能怎么办呢。

“你快去忆无心身边……”

“可是白狼,你——”

“我怎样都,不重要……了。”为了自己喜欢的女孩,白狼最后还是做出了选择——是跟自己一样的原因。黑龙想。

“自愿”死去,到底,还是……变成真正的,自愿了。

不重要了。那个女孩是他们的世界里唯一把他们当作真实存在的人,是她带着他们感受着世界的点滴,是她告诉他们世间的种种美好,是她给了他们——那份感动,触动了内心的悸动。

——黑滤滤、白烁烁,早安,今天又可以在一起了呢。

——黑滤滤、白烁烁,晚安,明天又可以见面了呢。

忆无心对他们笑得温柔又真诚,她朝着他们伸出的双手,是那么得,暖。

感情果然最为致命。所以他们自愿为了这份感情而死去,不是为了南宫恨才“自愿”死去的。这样就好了,这是由黑龙和白狼自身的意志所决定的。

时间不多了,他们的存在就要结束了啊。“哈、哈哈哈……”白狼笑了。

五年,要终了了。

心中最后的一点微弱愿想,还是希望对忆无心的伤害,能够减少减少再减少一些。可即使这么简单的事情,他们仍旧无力做到。做不到的。

可恶。

白狼告诉他,南宫恨就在忆无心身边,还有,“网中人的情况恶化了,必须尽快通知梁皇无忌来解开术法,不然忆无心就会……”背上子虚乌有的罪名的。

“可是我不能丢下你。白狼,石头仔不会同意我丢下你的,她会很难过的。”

“……难过吗,无心会吗。”

当黑龙听到白狼喃喃的名字时,愣了一下,然后摇摇头,无奈地扯出一抹苦笑,说:“我去了一趟还珠楼,温皇先生给我了一样东西,说是可以进入苏厉的结界。可是你从出现在石头仔家的话,那这里就无法作为入口点了。接下来,就只能去修罗国度那边的点了。”

当黑龙想让史艳文送他们过去修罗国度的时候,白狼拒绝了,说,这件事情少一个人知道,就少一个人吧,不然那丫头又要乱想了。黑龙听后沉默了会儿,点了点头。白狼将另一颗封存着暗紫色流光的水晶球给黑龙后,就再也坚持不住,晕厥过去了。

 

当黑龙带着白狼离开后,姚明月紧赶慢赶回到了自己的家。与此同时,藏镜人几乎也是在相同时间回来的。姚明月看着随着自己后脚到的藏镜人,无奈地叹气,说,无心不会开心的。藏镜人撤去结界,让史艳文等人进来后,对她说,就算我现在不离开,以后也是要离开。苗疆,我早就不该待下去了——跟北竞王的原因不同,对千雪而言,只是时间提前而已;但若不离开,对我而言,将可能是再一次地失去女儿。

他们看着情报班在他们家查找“入口”。温皇在电话中告知,无心所在的地方,是由苏厉制造出来的一个异度空间,入口就在他们家。如果这边找不到,可以去医疗班找寻,毕竟南宫恨和网中人是在医疗班附近失踪的。温皇提供的情报里,也提到了修罗国度和魔司令。

梁皇无忌出现在修罗国度结界的阵眼前,查看着即使修复了还是不断出现的漏洞。他只感受到了熟悉的气息,并没有看到熟悉的人。正当他疑惑不解的时候,帝尊——戮世摩罗带着黑龙和昏迷的白狼出现了。没有看到自家师弟的梁皇无忌问,帝尊,煞魔子呢?

戮世摩罗皱着眉,给他看了看自己被划开的手背,说,邪神将,通知下去,准备御敌。

评论
热度(8)

© 万念娑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