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念皆娑婆

——念念不忘,何复思量。
特传-冰漾&All漾;游戏王-暗表;夏目-斑夏;霹雳-鷇梦红风;金光-黑白郎君相关CP
手头的填坑计划主要有特传*3,秦时*2,与目前主更[金光布袋戏]相关*4:熊猫先生与蜘蛛超人的故事;三寸光;悲喜剧(原名无题);My long forgotten cloistered sleep和单篇*N
这里能吃任何原作角色的所有相关CP。
顺说:某是一名极其容易玻璃心的作者,但若是指出文章具体不好之处、给予批评和指教,请相信那时候的某拥有的是一颗钢化过的玻璃心。毕竟已经没人可以荣当第一位评论某的文笔是小学生程度的人了。

[金光|忆无心中心]三寸光(3-1)

*重生有;人物崩坏估计有,情节崩坏估计也有

*配对:恨心,不过还没有确切的恨心情节,所以先不打TAG

*一次性更新太长或许会看不下去吧,所以分次放好了233

 

前文:三寸光(1) ;三寸光(2)

 

【第三寸光,关于心动。】
 

<<

——我甘愿放弃自己,只为你!

在每个深夜的梦中,那两道声音交叠在一起,回响在她耳畔。

不要、不要再重复了,快点停止停止停止啊——!

噩梦从来不曾走远,郁结在心底堆积,直到相遇之日。

 

忆无心想,如果,这一次没有出去黑水城的话,是不是就不会碰到他……黑白郎君了呢?

他们说,他和她。

他们之间。

他和她啊……

金池阿姨问她,无心,怎么了,可是有什么烦心的事情了?

忆无心没有说话,只是等着那一刻的到来。

 

当雪山银燕说他要去梅香坞的时候,忆无心少见的犹豫了,他问小堂妹:无心你怎么了?她笑道:银燕大哥别担心,无心没事,啊对了,无心和银燕大哥一起出去吧,或许能帮上什么忙。

无心,外面很危险,你也知道魔世正在……

嗯,正是因为我知道所以就更要出去了。不过请放心,无心一定会……保护好自己的,不会让大家担心。真的,我保证。

唉,你这个孩子……姚金池在一旁,看着侄女的坚持,轻轻搂过女孩瘦弱的身躯,说:那无心,你千万不要忘记自己说过什么,要好好保护好自己,万事都要量力而为,懂吗?

忆无心一愣。

无心?姚金池重新重复了一次。

啊?嗯嗯,金池阿姨放心,无心晓得了。

 

量力而为吗?

她会发怔是因为,在记忆中,姚金池并没有跟她说过这句话。不对,不止这样,当雪山银燕要去梅香坞传递消息的时候,也并未曾提前告知她的!

奇怪了,这一次她什么都没有做,为什么历史也会发生变化呢?那接下来……

——还能够遇到那个人吗?

忆无心内心迷茫,却还是跟紧在雪山银燕的身后。

无心。她听到雪山银燕喊了她的名字,于是就回问何事。

她只等到了的,无非也就一句无事。

 

到达梅香坞。

老板娘恋红梅将他们带入后院,转告近来姑娘们从人客官那里收集到的消息。她说:只是可惜,最多就是知道了黑瞳的动向,关于魔世再深入的消息就无从下手了。

那可有父亲和大哥的消息?雪山银燕连忙接上。

恋红梅的沉默,成了被告知的答案。

忆无心牵住了自家堂哥的手,沉浸在悲伤与失望中的雪山银燕丝毫没有感觉,情绪失常地紧握拳头,直到听到了一声微不可闻的呻吟,这才知道了自己弄疼了小堂妹的手而慌忙松开了拳头。

无心,抱歉,我……

银燕大哥,我没事的,这样比较不容易受伤。忆无心毫不在意地扬扬自己被握得通红的手,又点点他的手,然后掩至背后才敢放任它失控地抽搐颤抖。

刚刚为了忍痛,下唇被她咬出了一点血。好在天色暗了,他们大概是看不清的。这样很好,忆无心想。

 

和雪山银燕分头行动的忆无心,走出梅香坞后,她抬起了那只依然在微微发颤的手,伸张了几次后,还是没办法停止一顿一顿的抽疼。“唉,幸好我有抓住银燕大哥的手呢,不然他会多疼呀。”

她笑笑,觉得很庆幸,虽然等价交换,换她受苦。突然,忆无心出了神。

等价的,交换吗?

“……”

“上一次”的记忆里,她和黑白郎君之间,并不是等价的交换。

 

还是觉得,不甘心啊。

 

忆无心救了一个营的百姓后,望向了远处隐隐可见的轮廓。

网中人就在那里。

即使“这一次”的重来,让她在灵界的那段时光不再放任自然,勤奋修行,可,若对上网中人的话,她仍旧没有丝毫胜算。

——记得万事都要量力而为,知道吗?

是了,她要量力而为,非是不自量力。

那既然知道网中人就在那里,她是不是不要“送上门”去了呢?忆无心记起前一次里,虽然是自己放黑白郎君出的魔茧,但是结果……却成了黑白郎君欠了网中人一回。他允她三个条件,完全就是,不合理的呢。

也是,毕竟要不是追兵逼她,忆无心或许不会朝黑白郎君被困的地方逃去。

 

从来都不是等价的。

不论是三个条件,还是,那份感情。

 

黑滤滤,白烁烁……

这样做到底对不对呢?如果当初她不管不顾,硬是拉着黑龙白狼退隐。

啊。“……”

能不能,别,犯傻啦?

能不能,别,奢想了呢?

不可能的。她做不到,他们都做不到的。

 

——众人需要的人,从来不是黑龙和白狼……是黑白郎君。

那一日,她将掌心贴于好朋友的紧握幽灵魔刀的手背上,听着他的心声,那是,白烁烁的……不甘。

上一次里,忆无心能够毫无挂碍地对他说出“我知道”;而这一次,她却像个哑巴似的,难言、难诉、难以启口。

因为,她也不甘。

 

她的不甘,是建立在失去上的挣扎。

 

“……可恶。”

正是因为明白,所以才更加痛苦。

理智的清醒,提醒她不能因为自己的一点私念而让中原陷于战火。忆无心记得亲人说过的,要破魔之甲,唯有黑白郎君的招式。

而网中人也需要黑白郎君,同样的原因。可是。

 

——黑白郎君不该被这样利用的。

忆无心后来才想明白,其实这样对黑白郎君而言,并不公平。即使黑白郎君本人因为顺了自己的心意而无所谓,甚至得到一场痛战的他异常快乐,但是她……就是心里难过。

明明这是黑白郎君的事情。

明明这根本与她毫无关系。

而在上一次里,她自己又何尝不是……

 

看,这哪能是被众人口中所称赞的,那位善解人意的“忆无心”——以自己的性命为赌的——做出的趁人之危的举动呢?

 

忆无心捂住脸。几次深呼吸后,她抹了把脸,嗯,干的。看向远处,“……算了,顺其自然吧,反正又不是第一次被网中人掐脖子了。”摸了摸自己的脖子,忆无心喃喃自语。

也不知怎的,这个时候,她居然能够这么乐观地想。

其实这也不是乐观,更不是因为知道自己不会被网中人掐死。她只是、只是……觉得,自己也想不出什么其他法子。直接去九脉峰吗,去把黑白郎君从魔茧内放出来吗?

 

——那之后呢?

还要像之前的白烁烁那样吗?

“……”

 

看,迷茫的未来。

或许正是因为多了一份记忆,忆无心反而愈加迷茫了,毕竟,选择变多了,却没有一个是她想选择的。

 

于是,忆无心想啊想。

如果。

无能为力的时候,人总爱假设一个一个如果。

那,如果什么呢。

“黑滤滤、白烁烁,如果你们没有为了忆无心放弃自己,那现在的我,是不是就不会这么矛盾了?

“你们知不知道,忆无心很难受、很难受的。

“为什么……你们丢下我一个人了……”

 

不知道。

无解的答案。

人生哪有重来的选择。即使莫名被“重来一次”的忆无心,也无法预测。“或许,这个机会给别人——比如俏如来大哥,那样一定可以救更多的人了吧。”而不是像她。

可这个说法,有谁敢保证呢。

 

——谁又能保证,俏如来的私心会比忆无心的少呢?

 

 
TBC
 

评论(1)
热度(6)

© 念念皆娑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