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念皆娑婆

——念念不忘,何复思量。
特传-冰漾&All漾;游戏王-暗表;夏目-斑夏;霹雳-鷇梦红风;金光-黑白郎君相关CP
手头的填坑计划主要有特传*3,秦时*2,与目前主更[金光布袋戏]相关*4:熊猫先生与蜘蛛超人的故事;三寸光;悲喜剧(原名无题);My long forgotten cloistered sleep和单篇*N
这里能吃任何原作角色的所有相关CP。
顺说:某是一名极其容易玻璃心的作者,但若是指出文章具体不好之处、给予批评和指教,请相信那时候的某拥有的是一颗钢化过的玻璃心。毕竟已经没人可以荣当第一位评论某的文笔是小学生程度的人了。

*配对:主藏温

*听歌产物(这个版本的好听诶)

*码字的时候,友人突然发消息问:“恨心呢!小无心呢!说好的粮呢!”——于是,原本只想撸个脑洞的,却又写长了,成了坑

*人物和剧情估计都有崩

 

 

[藏温]寒温带的停栖

 

 

(01)

看着刚刚新鲜出炉的离婚证,罗碧才想掏根烟出来,又想到家里的几位似乎都不喜欢烟味——虽然他的身上经常染有烟味——于是作罢。看到前边的超市,想了想这周末与温皇说好要带女儿们去秋游,就径直走进超市,打算买些零食回去。

拎着三大袋东西上楼,才把钥匙插入孔里,里边就有人来为他开门了。“回来了?”温皇抱着小无心,让人可以安妥地坐在他的手臂上;凤蝶挨着人抓住他的衣角,然后看向了自己,说:“罗碧爸爸,欢迎回家。”

“爸爸,欢迎回家~”小无心看着前方,也跟着说。

罗碧愣了愣,这阵仗是要做什么……瞅了温皇一眼,这男人的面上是浅浅的微笑,可罗碧看得仔细,所以还是看出了这笑容里的三分——

“嗯,爸爸回来了。”他努力让自己显得柔和,学着温皇平日里的调子,说。将袋子放置到客厅的茶几上后,罗碧蹲下身,朝着凤蝶张开双臂,凤蝶看了眼温皇,后者轻轻点头。她松开了一直抓着的温皇的衣角,扑入了他的怀中,又轻轻叫了声“罗碧爸爸”。

他们并排坐在沙发上,小无心坐在温皇腿上,她依旧看着前方,“爸爸,温皇爸爸说,爸爸真的会带我们去玩吗?工作……工作没有关系吗?”她说得很犹豫,像是怕发生什么事情似的,声音也低低的,小小的一个人显得怯怯的,非常不安。

温皇拍拍小无心的后背,“当然,”罗碧回答,“爸爸什么时候失约于无心了?”

“嗯……嗯,不过,嗯……”小无心低头,对着手指,双颊憋得微微泛红,但还是对他们说出了心中的担忧,她说,“爸爸们可以不用……无心和凤蝶姐姐会乖乖待在家里的,这一次绝对不会出去了的。”

凤蝶在一旁点点头。

小无心今年五岁了,凤蝶比她大了四五年。

“没有勉强,工作上的事情都已经安排好了,周末真的可以带你们出去玩的。”罗碧和温皇相继保证,这才让两个孩子露出了笑容。

夜晚。

罗碧回到卧室的时候,温皇还没有从两个孩子那回来。他看着离婚证,心中有点感慨。有些答案上辈子没能给,有些事情上辈子也没了结,只好拖到了这辈子。“真是……”

——无奈呐。

“真是什么?今天姚明月没有为难你吗?”

“哼,她对无心出手,还不要为了那部分权利,她要就给她好了。”

没有接过话头。温皇是端着两杯牛奶进来的,“罗碧,每一次都让我给孩子们念睡前故事,下次你来。”口干舌燥,哄孩子睡觉这么累的活居然交给他?凤蝶还好,小无心一双水汪汪的眼茫然地瞅向他出声的方向,只要一看到这样的双眼,温皇都……不好不讲了——不是他怕孩子哭闹,而是他不愿见到另一个人伤心的模样。

“我……怕吓着无心了。”

“……”温皇放下杯子,舔了舔唇,沉默了会儿,才又开口,“你在担心什么,罗碧。”

“我……”

和姚明月的离婚,不是临时才决定的。当罗无心嘶喊着“妈妈”的时候,罗碧想起的,是忆无心隐忍着对他笑道:爹亲,无心没事,爹亲别担心,我只是……只是有点难过。

那个“家”,到底是再也无法圆满了。

每一年的中秋月圆,他们一家却是永远地缺席了一个人。看着被刘萱姑抱住的俏如来等人,那孩子就只是淡淡地笑着,用着欣羡的目光。忆无心从来不曾质问他,也从来不曾向他抱怨,抱怨他为何没能给她一个家,只是一直、一直都笑着看着别人一家团圆,然后陪在他的身边。

上辈子,藏镜人没能给忆无心一个完整的家;这一世,罗碧又没能给罗无心一个完整的家。

他欠了无心两世的亲情债——可即使如此,那孩子却仍旧愿意笑着唤他:爹亲\爸爸。

而藏镜人要还的情债——亲情的,友情的,爱情的,太多太多的情——又岂止忆无心一人的,还有史艳文的,千雪孤鸣的,黑白郎君的,还有……

神蛊温皇的。

温皇安静地坐在他身侧,听着他叹气,说:这辈子到底要还多少债啊。“唉,自‘那日’后,这句话听得我耳朵都要生茧咯。”

“温皇。”

“停——我好不容易才把孩子哄睡了,别说还要我哄你睡啊。”温皇一愣,尔后笑道,带着一点点打趣的口吻,“明天得早起,不然路上会堵车。”罗碧看着这个男人,想着他永远都是这副口吻、这种模样,与他相处——正常情况下——都能被感染那份淡淡的愉悦,而让心情不自觉地好起来。从前的神蛊温皇是这样,如今的温皇也亦然。只是他……错过这份对他的心意太久了。

千雪孤鸣的叹息,史艳文的沉默,黑白郎君的反讽,凤蝶的问责,还有忆无心的劝说,比比都是指向正视自己的心,去看清、去弄明。

“他”一直都在等,等自己的答复。

上辈子给不了的答案、无法了结的事情,这辈子同样无解。

温皇仍旧安静地看着他,

“早起……这话由你说,很奇怪。”

“……重点搞错了。”

“哈,睡吧。”

 

 

那日。

无心,能看见我了吗?天地不容客回到还珠楼后,看到忆无心仍旧是蒙着白布条乖巧安静地坐在床边,空气中散发着淡淡的药味。

像是晓得他内心的焦躁不安,忆无心摸索着抓住他的手,安抚道:爹……前辈别担心,无心快看到了。温皇先生说,这一次敷药后,眼睛就可以好了。

那就好、那就好……喃喃了一遍又一遍。心疼着这孩子的贴心,也努力去忽视陌生的称呼带给自己的难受,他说:对了,黑白郎君呢?

黑白郎君先他一步带着镔铁回到了还珠楼交给神蛊温皇,听凤蝶说,黑白郎君不止没有离开,还在还珠楼住下了。

忆无心的身体一震,似乎想到了什么,叙说的声音中都不自觉地带上了一抹温柔,她说:我听温皇先生说,似乎是东瀛——赤羽先生和剑无极大哥那边发生了什么意外,需要黑白郎君的帮助,噗嗤,温皇先生还叫我跟黑白郎君多多沟通呢。

——沟通他个鬼。

天地不容客很努力地忍耐住了在忆无心面前爆粗口的冲动。

你别听……

正当天地不容客要对忆无心说什么劝戒的时候,神蛊温皇掀开卷帘进来。

哎呀,吾可真是来得不是时候?他笑道,无视天地不容客紧握的拳头,悠哉地摇着羽扇,见人一直憋着怒气就是不发火,也就无奈摇摇头,尔后径自问忆无心可有哪里觉得不适去了。他问:之前你说,眼睛还会突然感到疼痛之类的,现在可还有?

忆无心笑着回答:多谢温皇先生,无心已经不会觉得疼了。

唉,那就好,吾的还珠楼总算躲过一劫咯。

噗嗤,是呀,太好了呢。

……神蛊温皇!

——这家伙趁着他并不在旁边都跟无心说了些什么!对了,还有黑白郎君的帐没算!居然让黑白郎君这么危险的人接近无心,神蛊温皇的脑子是不是有坑!

好咯,忆无心的眼睛是快好了,但,仍旧需要静养,我们就不要打搅她休息了。来,有话去外头说吧。温皇仍旧用着那副温和的调子,笑着安抚他的怒气。

……

天地不容客默然以对。面对着这样的神蛊温皇,他总是会有一肚子的火,可正是因为面对着这样的神蛊温皇,所以他就算有一肚子的火也没地方发泄。

之前史艳文总是担心他们之前剑弩拔张的,似乎随时要打起来;千雪孤鸣也时不时地替他们搭桥牵线缓和关系。

没必要。

没必要的担心,没必要的缓和。

他和神蛊温皇之间,什么都不需要。

一切都会变得没必要和不需要。那些感情,那个过往,一点一点,像是漂泊的浮萍,居无定所,随波逐流。

他不想在意了。

神蛊温皇明白他的选择,所以也跟着做出了配合的选择。

这个人总是这样,对他。天地不容客没有任何反抗就顺着被对方牵住了手腕,拉出了屋。

忆无心所在的屋子,总是暗的。

突如其来的光亮,让天地不容客下意识地抬手遮住了双眼。

——吾突然庆幸。

嗯,这个男人说了什么?

他放下手,见到神蛊温皇正看着自己,疑惑地问:你做什么?

——吾……

唇形微动。

而他,愣住了。

直到一声尖锐的叫声,打破了这个安然的梦境。

 

 

温皇一手抱着小无心,一手牵着凤蝶。“温皇爸爸。”

“嗯?无心怎么了?”

小无心揉着眼睛,“有点疼……”

温皇一听,微微皱眉,蹲下身,将小无心放下。他背向太阳,用自己的身体遮住了光线,然后查看她的眼睛,“来,让温皇爸爸看看,对,眼睛睁大。”

那是一双无神的眼。

“……没事,可能是突然接触了强烈的光线,所以造成了短暂性的不适。今天还是闭着眼睛,好吗?”

“嗯,好。”小无心乖巧地点头应声,然后闭上了眼睛。

“……”罗碧是什么时候站在他们身后的,温皇没有察觉,他只是看到他的脸上是一副很悲伤的神情。

唉,这个人哦,八成又在内疚了,想那些“怎么可以没有保护好自己的女儿”之类的,唉。不过也是,罗碧就是这样的性子,不是吗?“不要紧,之后我们都注意点就行。”

“……嗯。”

这周末天气不错,温度宜人,很适合郊游踏青出来玩。也不是什么节假日,所以不需要看人的后脑,更不会放眼一片都是人潮,那样很挤,他和罗碧也不会带着孩子们出来。

罗碧拿着食物和东西。买了门票后,他们四人就朝昨晚饭前讨论的地点走去。

路程有点远。

“爸爸、爸爸!好大的水声!”小无心率先喊起来,在温皇的怀中闹腾了两下,连连拍手,显得非常开心。

“对,前头就有一个瀑布,我们马上就要到了。”

“嗯!”

凤蝶双眼紧紧盯着前方,面上也涌现了兴奋。“瀑布……”

“我们等会儿就去瀑布边用餐,你们不要乱跑,记住了吗?”

“嗯!”

真是……孩子啊。

温皇看着凤蝶抓着他的衣角,小脸上的神情是“他”从来不曾见过的天真纯然,心下一紧,倒是有了几分感伤了。“别发愣,注意石阶。”出神中,罗碧的声音传来,温皇朝他笑笑,说了声知道。

瀑布啊……

他们昨日问俩孩子,问她们有什么地方——F市附近的——特别想去的,没想到小无心和凤蝶异口同声地回答:想去看瀑布。

罗碧已经在找地铺桌布了,凤蝶也过去帮忙,小无心则是依旧被他抱着。温皇抬头,仰望着犹如从天而降的水幕,又出了神。

 

 

TBC

评论(10)
热度(20)

© 念念皆娑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