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念皆娑婆

——念念不忘,何复思量。
特传-冰漾&All漾;游戏王-暗表;夏目-斑夏;霹雳-鷇梦红风;金光-黑白郎君相关CP
手头的填坑计划主要有特传*3,秦时*2,与目前主更[金光布袋戏]相关*4:熊猫先生与蜘蛛超人的故事;三寸光;悲喜剧(原名无题);My long forgotten cloistered sleep和单篇*N
这里能吃任何原作角色的所有相关CP。
顺说:某是一名极其容易玻璃心的作者,但若是指出文章具体不好之处、给予批评和指教,请相信那时候的某拥有的是一颗钢化过的玻璃心。毕竟已经没人可以荣当第一位评论某的文笔是小学生程度的人了。

[藏温]梦遥02-隐藏部分

*因为有些微雪碧,所以觉得分开发吧……其实也还好,就是讲黑猫到千雪那边后发生了什么。

 

02-[隐藏部分]圆憾(微 雪碧&碧雪 无差)

 

没有人能够为黑猫的行为做出解释。千雪孤鸣看着一直蹲守在门口的黑猫,挠了挠头发,随意裹了一件大衣后搬了把凳子到黑猫身边坐着。它这一看就能看一天,而他这一陪也能陪一天。往外头张望了几下,千雪孤鸣除了看到白茫茫的一片雪地外,就只有雪地上头两行梅花状的印记,渐渐地也被雪重新给掩映上了。

黑猫刚随他来到府上的时候,和自己很是亲密,很多他的习惯和喜好都一清二楚。苗王在旁看着都觉得不可思议,不断感慨这猫当真是灵性了得,仿佛能懂人言察人色。千雪拍着胸脯,说:有“藏仔”在,苍狼啊,这下你总算是可以放心了吧,赶紧去休息,去去,我身体硬朗着呢。

黑猫在旁喵了一声,像是附和这个提议。

一人一猫相处了一段非常愉快的时间。然后。

外头的天空仍旧飘着白花花的雪,伸出爪子,看着猫爪中一触即化的雪花,黑猫垂了垂脑袋,抖了抖耳朵,在听到叫唤后,转过头,冲着千雪孤鸣有气无力地喵了声。后者完全不明白它的叫声是什么意思。

藏仔啊,我不是温仔,你这么叫我听不懂。唉唉,我来猜测一下?我们才刚吃过饭,你总不可能是因为饿了吧?

黑猫仿佛是真的听得懂他们的话,但是他们却无法明白黑猫到底想要表达什么。当黑猫察觉到这一点的时候,一动不动地僵了好一会儿,接着就越上千雪孤鸣膝头——一如它在温皇那里一样——趴着不动了。千雪孤鸣替它顺毛,也很用心地照顾着它。旁人甚至能够好不夸张地说,千雪王爷对它的种种,已经超过对一只猫的关怀了。

而苍越孤鸣在听到自家王叔冲着黑猫叫出某个熟悉的昵称时,就明白千雪孤鸣为什么会对这只黑猫那么喜爱了。

 

千雪孤鸣不是喜欢猫,而是对这只猫特别喜欢。

他们三人中,那个人走得最早了,剩下了他和另外一人,连道别的话语都来不及说,连最后一面都见不着。猝然得到离世的消息,千雪不知道温皇会有什么样的反应,也不知道会不会悲伤。他只晓得自己,在那天喝了好多好多的酒。匆匆赶来的苍越孤鸣试图劝阻,不忍动武,见夺不过他手中的酒,只能口中不停说着:王叔,别喝了,再喝下去,你的身体会受不住……

那一日,整片天空都灰蒙蒙的,但是并没有飘雪,倒是在藏镜人入土那日,天地都变白了。

千雪孤鸣没有听劝,他只是对自己心爱的侄子说:苍狼啊,王叔也不想喝酒,我只是想醉,醉了,就不会那么难受了,就不会……不会那么难受了啊。

王叔……

他摔了已经空了的酒壶,又打开新的一坛酒,仰头灌下。

你说藏仔他怎么舍得……!我们,我们好不容易……

王叔小心!一步上前,苍越孤鸣扶住踉跄的人,将脚边的酒坛子用脚挪到一边。千雪还是茫茫然的模样,他推开了扶住自己的侄子,跌坐在地,抱着冷冷的酒坛子,突然,就这样安静下来了。

啊算了,我应该替藏仔欢喜才对啊。

——这一生都打滚在爱恨里的人终于能够,安顿下来了。

他说:你看,无心都没有、没有……我怎么会……

千雪孤鸣不知道自己都说了什么,他只是难受,心里非常非常得难受。苍越孤鸣最后还是心一狠,打晕了他。

到底是人老啦,经不起打击了。原以为世事纷杂,最大的敌人是那些挑事的极端分子,到头来才发现,是时间。

说什么得饶人处且饶人,可岁月它,从不饶人,它不肯。

太多的遗憾,说不出口。

 

千雪孤鸣不止一次做了梦。他梦到在一片虚无中,熟悉的人朝着他挥挥手,却在他要靠近对方的时候,倏地远离了。

——罗碧!

……

突地坐起身,千雪孤鸣捂着脸,试图平复自己失去频率的心跳。在黑暗中喘息不定,然后,却有一抹温暖柔软的触感来到了他的怀中。

喵喵?

……啊,藏仔啊,我没事,就……做了个梦。

这不是他第一次做这样的梦了。

喵?

抱着黑猫,千雪孤鸣重新躺下。他的身体冰冷异常,黑猫察觉后,不断地用自己身体去蹭他,像是试图为他取暖似的。

藏仔啊。

喵。

哈,还好有你在啊。

喵。

 

——还好有你在。

“藏仔啊。”

“喵呜。”

千雪孤鸣看着黑猫,笑了声,他说:“你别不开心。”

“……”

“昨晚上我也没什么,做梦嘛,很常见的,虽然我不知道猫会不会做梦。”

“喵~”

“那或许,不是一个美梦,但,也不是一个噩梦。”

“……”

那不是千雪孤鸣第一次梦到了,所以,“你放心,我没事的,好得很。”

“喵喵。”

——梦中的藏镜人朝着他挥手。

看着安稳躺在自己腿上的黑猫,千雪孤鸣缓缓开口,说:“‘藏仔’,多谢你。”

时间总是留给人许多遗憾,比如那来不及的道别。

 

“‘藏仔’啊。”

“喵?”

“——‘你’,走吧。”

……

 

< 圆憾 完 >

 

 

 

评论(3)
热度(6)

© 念念皆娑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