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念皆娑婆

——念念不忘,何复思量。
特传-冰漾&All漾;游戏王-暗表;夏目-斑夏;霹雳-鷇梦红风;金光-黑白郎君相关CP
手头的填坑计划主要有特传*3,秦时*2,与目前主更[金光布袋戏]相关*4:熊猫先生与蜘蛛超人的故事;三寸光;悲喜剧(原名无题);My long forgotten cloistered sleep和单篇*N
这里能吃任何原作角色的所有相关CP。
顺说:某是一名极其容易玻璃心的作者,但若是指出文章具体不好之处、给予批评和指教,请相信那时候的某拥有的是一颗钢化过的玻璃心。毕竟已经没人可以荣当第一位评论某的文笔是小学生程度的人了。

[藏温]梦遥01

[藏温]梦遥 正文01-生前未名

 

脸上传来了软软地轻拍,后又是一阵毛茸茸的触感。温皇不悦地皱眉,倒也随着催促缓缓睁开了眼。在他的枕边有一只黑色的猫,这只猫通体纯黑,就只有在耳尖上点缀了两撮白毛。“你这小家伙,倒是比凤蝶还不饶人呐,唉,怕了你咯。“神蛊温皇偏头笑了笑。自从他捡回了这只黑猫之后,每日来叫醒他的人、催促他起床的人,就变成了它;不止如此,它还代替凤蝶盯着他进食,提醒他去外头晒太阳,还有适当的散步。凤蝶觉得这只猫非常有灵性,于是当温皇难得任性说要养它的时候,她也没有反对。

凤蝶要他给它取个名,温皇拖起它的前肢,检查了它的喵蛋蛋确认这是一只公喵后,突然察觉这只猫的眼神不太对——有点鄙视他的行为似的。当他凑近它的时候,黑猫毫无预兆地就冲着他的脸,上来便是狠狠一爪子,却在凤蝶的惊呼声中,变成了轻触——好像一个吻似的,轻缓地落在了他的额头。

……

不过,再有灵性,也就只是一只猫而已,比不得人,不是吗?温皇看着那双眼,却再一次在脑中浮现了某个人的脸。

这只喵,总是让神蛊温皇不由自主地想到藏镜人,那个已经不在了的人。

“喵。”

“……”

后来不知想到什么,原本要起来的人转了个身继续睡了,就留了个后脑给那只黑猫。

……

“喵喵喵喵!”

急促的喵叫,还有后脑被喵爪啪啪啪地拍打着,温皇投降似的转回身,好笑又无奈地看着还气呼呼的它,讨好般地说:“好咯好咯,吾不在赖床就是了,你别再打了,打得吾头疼。”

温皇当时没有多想,这句话也就玩笑罢了,随意说说而已。一只收了爪子的猫的攻击能有多重呢?但这只黑猫在那之后,就再也没有用喵爪拍打过他的头,之后都变成了用自己毛茸茸的头顶他,去蹭他的面颊。

软软的,温热的。

那是,鲜明的、还活着的感觉。

“……”正打算起来的神蛊温皇突然伸手搂过坐等他动作的黑喵,将脸埋在它的身上。无可抑制地再一次想起了某个人,已经再也见不到的人。

——“罗碧啊……”

“……”

原本还有挣扎的黑猫在他的低喃声中停止了动作,毫无反抗地就这样被他静静地依靠着,没有任何反应了。过了好久,当凤蝶发觉今日的主人又起晚了,过来送膳时,温皇才懒洋洋地从拉开褥,下床穿衣。

而他没有注意到的,是那只猫看向他的眼神中,愈加复杂了。

黑猫一开始醒过来的时候,见到他也不躲闪,不像其他猫见到生人就退后就大叫和攻击,反倒像是对他已经熟识很久了般,抬爪瞧了瞧自己后,又盯着他看了一阵子,然后,它非常理所当然又顺理成章地赖上了他。不过很快,它就晕过去了。

温皇觉得很好玩,凤蝶说:搞不好主人上辈子就是一只猫,你们是同族也说不定。

听到这个打趣的温皇也就笑笑,顺着话头说下去:诶,如果是这样,那或许就可以解释为何吾这么懒的原因了吗?

主人,你也知道自己很懒吗?

嗯?这不是你们对吾的形容吗,与吾知不知道又有何关系呢?

……主人!

好咯,凤蝶你真是越来越没有幽默感了,唉,我的蝴蝶啊……

凤蝶不再搭话,而是从他怀中抱过了黑猫,要去清理一下,顺便给它取个暖。在那小小的身子离开他的时候,温皇下意识地缩了缩手臂,像护着什么宝贝似的,又把黑猫往自己怀中紧了紧。

主人?

啊,无事,你带走吧。

……

——下意识的动作,过多了呐。

空中还飘着小雪,凤蝶催他赶紧去房中的炉前暖个身子,温皇却闻所未闻,双臂仍旧是怀抱着什么东西的姿势,他僵直着身体站在那里,就像……就像那日听到藏镜人离世的消息般,僵住了。

黑猫第一次没有反抗地跟他同床共枕,是因为它还昏迷着,但是当它清醒后,就闹腾了,好几次都从温皇身边逃开。它不抵触温皇的接近,却对他的抚摸和触碰非常抵触。

但即使如此,它也从来都没有真枪实弹地拿爪子伤到他,顶多亮出爪子吓唬吓唬温皇。

那是最开始的情况。至于后来为什么会变成一人一猫越来越亲密无间的现状——黑猫乖顺地卧在他膝头,任凭他的手有一下没一下地顺着它的毛;偶尔也会在温皇停止抚摸的时候,不满地拿前爪捶他、后腿蹬他,叫他继续,让他不准停下。

“你可真是任性啊。”温皇感慨。

“它再任性,也比不上主人。今天怎么又起晚了?午膳都凉了,吃下去多不好。”凤蝶也不满地抱怨。

“喵。”

“嗯?”

“喵!”

“什么?”

“……”

“……”

放弃与它沟通后。“对了,”温皇想到一件事,他对凤蝶说,“凤蝶,以后不需要特意准备鱼,它吃肉。”

“……?!”

凤蝶表示自己的认知受到了极大的挑战。

千雪孤鸣偶尔也会来看看他,当然是在苗王处理完政务之后,若有闲暇时间的话,才会过来。他们都老了,小辈们都分外紧张他们的身体。别说温皇自己,若不是身边有黑猫在,凤蝶之前都是一天十二个时辰恨不得真变成一只蝴蝶时刻紧盯着他。

黑猫好像是真的不怕生人,它见到千雪的第一反应就是激动地跳下他的膝头飞奔过去——不是没有见过猫跑,但温皇就是觉得他的黑猫跑起来特别有趣,有意思。温仔,你什么时候养猫了?千雪孤鸣缓慢地低下身,朝着黑猫伸出手臂,等着黑猫扑进他怀中。这时,黑猫却止住了前进,停在原地,看向他的眼神中隐隐透露出“你是白痴吗”的鄙视。

……

温!仔!你说,是不是你教唆它这么干的!受到一只猫的鄙视后的千雪孤鸣即刻炸毛,二话不说就朝着温皇吼。很显然,这只像极了主人性情和行为的猫让他勾起了往昔的“愉悦”回忆。

像是很满意千雪孤鸣的反应似的,黑猫迈着愉悦的步子慢悠悠地向自己的领地走回去——温皇的膝头。

温皇看着向自己走过来的黑猫,也有点吃惊,更多的是疑惑,他说:怎么会呢,我的话他从来都不听的。

我听你在骗鬼,你看!在你那它就这么乖!千雪指着跳上温皇膝头,重新趴好的黑猫,见温皇没有顺它的毛时,拿脑袋顶了顶他的手,不满地喵了声。接着听到它的叫声的温皇,低笑了两声,叹息中带着一丝宠爱地说:你呀……

而当黑喵听到千雪孤鸣如此指责温皇的时候,它跟着懒洋洋地喵了声,也不知道是不是在附和他的说法。

温皇笑着摸上它的后背,替它顺毛,然后对千雪孤鸣说:千雪,我保证,我绝对没有教唆它这么做,天地良心啊。

……你有这东西吗?

唉,听到你这么说,可真令我伤心。

苍狼啊,今天你出门看黄历了没有?千雪问站在他身侧随时准备扶人的苗王。苍越孤鸣无奈地回答:王叔,不是你说想出来就出来看什么黄历的吗?

千雪孤鸣被侄子用自己的话怼得哑口无言,暗暗地把辛酸的眼泪往肚里流,一边在心中想着,岁月果然是把杀猪刀,以前乖巧的侄子现在都学会怼他了。苍越孤鸣非常淡然地表示,王叔,孤只是转述了你的话而已。千雪气呼呼的,哼了声就不理他了,往温皇身旁一坐,撸猫去了。

苍越孤鸣问凤蝶,关于这只猫的。他说:孤看王叔似乎也很喜欢猫,要不也养一只看看……不过这猫哪里来的?凤蝶看了眼似乎跟自家主人一样返老还童、不对,童心未泯的义父,扶额对苗王说:这只猫是……我们捡到的,那天还下着雪,它差点被冻死。我看主人喜欢、他也说要养,所以就留下来了,毕竟,也可以陪陪主人,最近还珠楼出了点事情,我无法长时间陪在主人身侧。

听到还珠楼有事情的苍越孤鸣,点点头说:如果有需要帮助,也可以告知孤,毕竟苗疆从前发生的几次祸乱中,温皇先生都有相助。凤蝶谢过他的好意后,想了想,又补上一句:希望苗王不要跟……

孤知道。苍越孤鸣了然一笑,表示自己不会跟任何人说起。

这边两个后辈在讨论近日发生的事情,那厢两个老人撸猫撸得无比起劲,也不怕把黑猫的毛给撸脱了。

千雪孤鸣干脆从温皇膝头抱过黑猫,黑猫倒是没有拒绝他,不过整只猫都懒洋洋的,完全跟它的主人一个德行——不知道为什么,千雪只敢把这个想法憋在心中,他没有说出来,最起码没敢当着黑猫的面说出来。不过温皇是谁,淡淡一瞥就晓得这点小心思了。

千雪呐。

……心机温,你要干嘛。

千雪紧紧地抱着黑猫,往旁边挪了挪屁股,可惜一个没把握好,失了平衡,直接从凳子上歪了身子,摔了。

喵喵。黑猫叫了两声,转动小脑袋,那双黑溜溜的眼眨都不眨地盯着温皇,又叫了声,喵。

哈,我可没有欺负千雪。温皇往后靠去,触及了柔软的垫子后,松了身体。他的思绪有点发散。

刚刚……黑猫看向他的眼神啊……

——罗碧。

温皇觉得心里有点发酸。以前,罗碧也是;现在,黑猫也是。也是什么呢?

黑猫和千雪打闹到了一块儿,把温皇晾在一旁了,没去管他。

——太像了,所以,他才会……心里,有那么点点的,难受了。

那个人啊。

哈……

当温皇回神过来的时候,是苗王走过来说时候不早了,该回去了。他转头,看到千雪孤鸣恋恋不舍地抱着他的黑猫,放也不是,继续抱着也不是。苗王看上去也很犹豫,犹豫着要不要说出某个,请求。

呃,不知温皇先生……

后来还是开了口。

温皇听完,闭上眼,沉默了。凤蝶原本想说什么,却只是皱皱眉,也跟着沉默了。

……

……

黑猫被千雪孤鸣抱着离开神蛊峰的时候,就凤蝶去送了他们,而温皇自己则是步伐虚浮,颤巍巍地回到了屋内。

躺到床上的时候,温皇想起了千雪问他:温仔啊,这猫叫啥?在得知他还没有给黑猫取名的时候,就说,我看这只猫跟罗碧那么像,就叫它“藏仔”好了,怎么样!

温皇还没有做出反应,在千雪怀中的黑猫已经轻轻喵了声,仿佛……认同。

千雪爽朗的笑声回应了黑猫,说:你也喜欢这个名字啊,看样子咱们很有缘分呐!哈哈哈……咳咳,我靠,被口水呛到了。

喵~

喂喂,这啥意思,我可不蠢!藏仔、藏仔——哈哈哈,这个名字真好!咳咳——下次学乖,不笑了,不笑了啊。

喵喵。

……

……

那些欢笑仿佛还在耳畔。

无神地盯着床顶,温皇察觉有点冷,这才发现他没有把被褥拉开。“……“动作迟钝地拉过被褥给自己盖上后,他仍旧习惯性地只盖到自己一侧的肩膀,因为另一侧,原来在那里有个位置,是为了黑猫留的。

而现在,不需要了,他却改不掉这个习惯了。

 

 

 

*某小时候养过几只喵,但不是被某养丢了,就是养死了。

 

评论(4)
热度(17)

© 念念皆娑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