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光|藏温]梦遥(番外)

*配对:藏温,少量恨心&剑蝶

*好几次都把题目打成“猛药”

*大纲式记叙;小,虐吧

*是的,不是正文,某被……某首歌洗脑了,码着码着就……变调了,于是成了番外

 

 

[藏温]梦遥(番外)

 

 

00

光阴。百年。

任你武功再高,任你修为再深,也避无可避地迎来了寿命的极限。

 

01

看着早已生育两子的女儿跪在自己的床边,手臂撑在床上,紧紧地、眷恋地握住他布满褶皱的手,颤巍巍地吐露一声又一声“爹亲”——藏镜人想一如以往地替她抹去眼角那一颗晶莹的泪珠,却是再也无能为力了。

身边的人一个接着一个离开这个世间了,现在终于要轮到他自己了。忆无心哽咽的语调充满了不舍,即使悲伤快要压得她喘不过气来了,她却仍旧在他面前竭力扯动嘴角。

除了忆无心,还有一干小辈,他的侄子和侄媳妇,他的孙子和孙媳妇。藏镜人预想过这一天的来临,他以为自己将会孤独地离开,至终都无人问津,至终都无人为自己悲伤,可忆无心还是哭了,两个侄子双眼含泪,孙子和孙媳妇也在强忍泪意。

原来万恶的罪魁在这最后的时间中,也能像个寻常人一样,收获这么多的,悲伤。

当黑白郎君进来的时候,藏镜人撑起最后的一丝力,努力朝着他说道:你,别让……无心……

黑白郎君点点头,说:黑白郎君言而有信。

藏镜人觉得自己还有好多好多的话要讲,却又觉得自己似乎没什么话要讲了。

声音渐渐低下去了。

 

02

神蛊温皇被凤蝶扶着,坐到了轮椅上。“凤蝶啊。”

“嗯?主人怎么了,身体哪里不舒服了吗?”

“唉,我没有那么脆弱吧,这句话你一天要问几百遍,都不会厌吗?”

“不会,比起这个,我更担心主人的身体状况。岁数这么大了,也不晓得消停些。”凤蝶将毯子严严实实地盖住他的膝头后,才推着轮椅去到了外头的花园中,例行晒太阳。

——人都会老的,不服老也不行啊。

他把手盖在脸上,透过指缝看着顶头的蓝灰的天幕与苍白的日阳。他已经不住在还珠楼了,重新回到了神蛊峰,还珠楼的业务则是全权转交到了凤蝶手上。看着一直以来都陪伴在自己身边的女子,温皇有时候也会想,是不是自己耽误了她的辛福?若不是为了照顾他,她完全可以跟随剑无极去到东瀛,也不会被迫和自己的孩子相隔两地。“凤蝶。”

“嗯?”凤蝶将暖手的汤婆子给他备好,听到他又叫了自己的时候,稍稍疑惑,“主人?”

“无事,你去忙吧。”

温皇问不出口那一句话,关于凤蝶是不是恨他的话。

 

03

当温皇收到藏镜人离世消息时,已经见不到对方的最后一面了。

千雪孤鸣到神蛊峰来找他的时候,温皇正在花园里头,独自一人待着,在他的面前的石桌上,摆着一张琴。千雪认出来了,那是曾经在某次争执中被罗碧摔了的琴,如今正完好无缺地呈现在他们的眼中。温皇有些心不在焉地拨弄着琴弦。“你来了怎么不出声?”

“啊,我这不是怕打扰你的雅兴吗。”

“……吾以前怎么都不知道你也会明白什么叫打扰。”

“温仔!几十年啦,你还是喜欢变着法子拐弯抹角地骂我,这习惯也是没救了。”

“诶,想不到事到如今还要吾对你说温皇以诚待人……”

“我去你的以诚待人!”

“哈。”

千雪孤鸣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凤蝶拿过垫子放到石凳子上,这才让人坐下。“不对,我坐下干嘛……”千雪孤鸣一拍自己脑门,说自己差点把正事给忘了。

“嗯……你来,可是苗王又有什么烦心的事情了吗?”就在温皇要好整以暇地往后靠去时——

“温仔,罗碧他……去了。”

“……”

后背离柔软的靠垫,只差了一点点。

 

04

啊啊,原以为各自安好的人,就这么……相继没了。

千雪孤鸣是什么时候走的,温皇没注意,只是听凤蝶说是苗王亲自来接的。“主人……”凤蝶握住了他的手,是冰凉一片的温度,怀中的汤婆子还热着,但却是捂不热他的手。温皇仰头,看着不知何时飘落的雪花,见到凤蝶急急忙忙推着轮椅送自己进屋。

啊。没啦,没了……啊。

“凤蝶。”

“我在。”

凤蝶伏在他膝头,感受到温皇整个人都在微微发颤着,不知是给冻的,还是——“主人。”

“凤蝶啊,你说,他是不是故意的。”

“什么?”

——有谁能够告诉他,那个人是不是,故意的?

涌上的疲倦将他的感知带走,在意识消失前,他听到的是凤蝶的惊呼。

 

05

温皇在半夜醒来,凤蝶趴在他床头睡着了。

 

06

温皇知道,千雪孤鸣的悲伤不会亚于自己。

他去到正气山庄的时候,忆无心穿着孝衣,守在灵堂。那日,他听到千雪孤鸣在离开前询问忆无心,说能不能让藏镜人葬在苗疆。忆无心苦笑,道:“千雪阿叔,不是无心不愿,而是,这样不好的。”

千雪孤鸣听后,用手掩面,好久才涩涩地回应:“也对,是不好的,我……考虑不周了。”

——要是放在以前,这绝对不是千雪孤鸣会说的话。

时过境迁。

人都变了。

变得老了。

 

07

藏镜人入土为安了。

忆无心原想将姚明月的墓迁过来,与藏镜人合葬。对此,众人都没有反对,可最后却是忆无心主动放弃这么做了。

温皇问她,为什么放弃。忆无心遥望着天际,淡淡地笑了,她说:因为爹亲他,不明白。

她说这句话的时候,黑白郎君就站在一边静静地看着她。温皇想,他一直觉得是罗碧把忆无心保护得太好了,现在倒是觉得,或许是忆无心一直在守护着罗碧。

看着黑白郎君和她相携离开的背影,他觉得,对于这个世间,罗碧大概是不存在遗憾了的。

 

08

如果没有遗憾,“魂魄”就不会滞留于世了吧。

 

09

同在藏镜人下葬的这一日,当温皇和凤蝶回到了神蛊峰的时候,发现在神蛊峰的石碑旁,蜷缩着一只失去意识了的黑色的……猫。应该是被冻伤了。

凤蝶给他拉了拉衣襟后,小跑过去,抱起了那只猫。温皇仔细一看,竟然发现那只猫的耳朵上,各有一撮白毛。

——啊啊。

他伸出手,被汤婆子捂暖的手热烘烘的,触及小家伙冰凉的身体时,让它冷不丁打了一个颤。

……

神蛊温皇将汤婆子裹了衣物放在胸前,而他自己则是从凤蝶怀中抱过了小家伙。

——真像。

像极了他的,某个……故人。

再也见不到了的故人。

 

10

神蛊温皇难得不听凤蝶的劝,执意把洗干净的小家伙抱到被褥中,一起睡。凤蝶扶额摇头,说:“主人,你真的是……现在才来了童年吗?”

温皇一听,乐了,笑呵呵地对她说:“诶,或许吧。”

小家伙缩在他肩膀处,蜷成一团,睡得安稳。

他看着它,鬼使神差地将脸凑过去,轻轻地,蹭了蹭它。

“喵。”

软软的,叫声。

不知道为什么,这一声睡梦中的回应,听在温皇耳中,却,令他不自觉地湿了眼眶。

“……罗碧,啊。”

——你怎么可以,走在我前头呢?

 

 

< 梦遥 番外 · 完 >

 

 

 

评论(10)
热度(14)

© 万念娑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