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念皆娑婆

——念念不忘,何复思量。
特传-冰漾&All漾;游戏王-暗表;夏目-斑夏;霹雳-鷇梦红风;金光-黑白郎君相关CP
手头的填坑计划主要有特传*3,秦时*2,与目前主更[金光布袋戏]相关*4:熊猫先生与蜘蛛超人的故事;三寸光;悲喜剧(原名无题);My long forgotten cloistered sleep和单篇*N
这里能吃任何原作角色的所有相关CP。
顺说:某是一名极其容易玻璃心的作者,但若是指出文章具体不好之处、给予批评和指教,请相信那时候的某拥有的是一颗钢化过的玻璃心。毕竟已经没人可以荣当第一位评论某的文笔是小学生程度的人了。

[原创]“信佛”者的素雅

*今天不更文,发篇原创

*有时候只想想都会不寒而栗,可这只是社会的一小角,甚至连千分之一都不到。毕竟,人就是这么得坏;或者你应该自认倒霉,遇不到那些“好的人”。

 

[原创]信佛者的素雅

当时,朋友跟我说起这事的时候,我还没有反应过来,以为她不过只是在跟我讨论一些比较,嗯,就是社会化的“梗”。其实我跟这位朋友并不是很熟,初中毕业后,甚至没和对方有什么来往,不过她隐约晓得我偶尔码点小字在网上发些文自娱自乐。所以,突然被约出来,说一起吃个饭的时候,我是真,懵。

“你说,那素餐馆的老板娘是个信佛的人。”

“是啊,信佛,我第一次被我母亲叫到店里去帮忙的时候,就看到嵌在墙壁上的书柜里摆了整整百来本的佛经呢。还有店里也放着《大悲咒》和其他经文歌曲。”

我直觉哪里不太对,停下正在码字的手,转过身来,面对着朋友,说:“你这样说让我想起了……”那些大马路上放着佛教经文歌曲的,乞讨者。那些人其实并不信佛,单纯用那些歌博取众人眼球和同情。

“嗯,我母亲在他们店是洗碗工,但做的不止是洗碗的工作,从早上八点到晚上八点,甚至有时候要到九点啊九点半的,都有。后来在我母亲辞职离开了,我才想到这一点的。刚刚不是说到那天我被我母亲叫去店里帮忙吗?老板娘对我很热情的,脸上的笑容一直都没有收起来,客气得很,也友好得很。问我最近有没有工作,我回答没有之后,又问我在做什么。我说我一直在图书馆自学,为了考证。”

“嗯,然后呢?”

“那个老板娘和她老公就跟我说,以后有空的时候可以来店里帮忙,说他们女儿忙不过来,有我在会轻松一点什么的。”

“你不是说了要学习,要考证吗,怎么可能还有空。”真要有空,也一定加紧看书做习题啊。我听着这话,心中挺纳闷的,但是没有说出来。

朋友摇摇头,说:“我要说的就是这个。他们是餐馆,所以最忙的时候是午饭和晚饭时间,他们要我在图书馆学习完之后,在这两个时间点过去帮忙,顺便吃饭。他们说外面的餐馆很……不卫生的,我在外面吃饭不安全。”

“明白了,就是让你去兼职对吧?按小时付你工资吗?”

“不是。我母亲说店里很忙,所以叫我过去帮忙,是帮忙,不算兼职,我是没有一分工资的,白做工,顶多他们让我吃顿午饭,就是那些剩菜剩饭。”

“……剩菜剩饭,好像餐馆都是这样,说是包员工两餐,其实就是吃剩菜剩饭。”

“嗯,所以有时候我母亲就会提前跟我说,叫我先去吃饭,不然等会儿就没菜了。母亲她没读过书,顶多就小学程度,所以她才让我去自学考证的。因为真的很忙,所以她跟我说话的时候也不敢停下手上洗碗的动作,都是叫我过去,毕竟我不是员工,只是帮忙去的,累了要休息他们也说不得什么,但是母亲她是员工,所以还是不敢休息。”

不敢休息。

“我看到母亲……一直站着。怎么说呢,我总觉得他们工作时间太长了,已经超过八个小时了吧,而且加班又没有加班费,一个月只有一天还是二天可以休息,还不一定能请假。不过我知道私营的店这样的状况也很正常,很普遍。”

“嗯。”

“那时我第一次被我母亲叫去帮忙,我从十点……不对,还要再晚一点的,他们要我在十点到,但我那天做完题后发现已经快十一点了。大概十一点左右,我到那边,就开始帮忙,简单来说,就是在服务台帮忙递盘子分碗筷,一个盘子一个碗和一双筷子,这样算一份,来一个客人,我给一份。一直这样重复,我没有坐下,就一直站着给客人分餐具,直到一点左右,才结束。那个姐姐是收银的。”

“……很累吧。”

“嗯,全程都没坐下的时候,虽然那个姐姐有说可以坐,但是客人一直来,我怎么坐。应该只是客套话而已。然后就是,收拾东西,母亲洗完餐具后,我负责一个个擦干,然后把它们放入消毒柜里。通常我中午去帮忙,等我全部帮完后,时间也到下午两三点了。”

我看了眼朋友拍下的照片,消毒柜不大,但盘子数量……少说也有上百,更何况还有碗,要一个个把水擦干。“反正你只是去帮忙,其实要坐下休息也不是不可以,反正说白了,他们又没有付你钱。你偷不偷懒他们都说不了你。”

“其实我觉得他们说很忙……有点奇怪。”

“嗯?怎么说。”

“老板娘让我母亲把我叫过来帮忙,是因为那个姐姐忙不过来,可是我看到老板娘和老板不是还是在跟人说笑吗,那个姐姐也有时间出去收快递。我偶尔也要帮忙收下钱,虽然次数很少,也就只收了几个客人的钱而已。”

……说笑,收快递。

“嗯,我看到他们在招服务员。但是一直都没有招进来,后来来帮忙的时候,老板娘跟我说起,让我来这里帮忙,说是了做一段时间,如果我有需要,也可以给我一点钱。”

“……这逻辑?”做段时间看情况给钱?

“老板娘和老板也跟我妈说过,要我来店里上班,但是我妈在他们面前就笑笑,但是跟我说的时候,就说,一定不能来。说来我也的确是傻,没有什么分辨力,只看到了他们表面的模样。”

“怎么说。”

“我之后陆陆续续去帮忙几次,每一次我都站到脚酸,而我的报酬不是钱,就是一顿剩菜剩饭,哪怕他们对我态度再好,我心里都不爽。而且,我明明只是去帮忙的,他们还爱使唤我,明明自己可以做。我知道我是自愿帮忙的,所以说不得什么,可我到底不是他们的员工,对吧?我不懂为什么他们使唤我能够那么自然。”

“嗯……你到底想对我说什么呢?”朋友自己也说了,这是普遍情况,我觉得对方有话要讲,却一直在绕弯子,不好说似的。“嗯,你放心,我不会透露任何信息的。”

“我刚刚也对你说,我母亲辞职了。”

“嗯,对。”

“我母亲离开后,那个老板娘,那个信佛的老板娘,开始……本性暴露了。”

我听着朋友说了好多关于那个老板娘对她母亲的评价——在别人那里说的。例如,“她这样的人,离开我这里后,看谁还要她”、“跟个死人脸一样,叫她笑笑也不肯笑,笑起来跟个什么样”、“每天不好好工作就知道说话”……等等。

怎么说呢,朋友的母亲已经有六十多了,因为债务,所以才一直出去找工作的。因为阿姨本身也信佛,所以不愿杀生,或者接触杀生的工作,再加上本身文化程度也不高。这家素菜馆的工作,是从早上八点开始,一直到中午客人吃完饭,阿姨还要和别人一起洗餐具、整理厨房、拖地、整理餐馆,忙完就可以“休息”,下午上班的时间是四点,也就说,其实中间只有一个小时的休息时间。然后,再重复一次这些事情后,一直到晚上八点,甚至视情况延迟下班。

基本上都是延迟下班的,没有一次能够准时在八点下班。

工资也就三千多点,还没有任何福利。

“其实工资才是次要的,主要还是,他们……太坏了。”

我叹气,想告诉朋友,现在的人都这样的。一边想要你给他们干活,一边想方设法剥削你。剥削你也就算了,还在你离开后变着法子说你的“不好”。

“阿姨好歹还有工资,你才是白干工,还要连带被说的吧。”

“嗯,他们说,我不该自学考证什么的,应该工作,因为我母亲那么辛苦起早贪黑地工作,我作为女儿,怎么可以这么不贴心。但是实际上我已经被人介绍了工作,就差一个证,只要考出证就好了,我就能够立即上岗。但他们,包括那个姐姐,甚至说明我只是想继续提升自己,想读书,她就说我太不懂事了,可问题是,这不是我一个人的想法,我母亲也要我继续读,而且为了工作,我才去考证的。因为经济不允许,所以我没有继续读下去的,只是偶尔买点书看看,除了考证外,自己也学点其他知识,然后那个姐姐就跟我母亲说,说我太调皮了。”

“……”

“她自己也在继续读书啊,读研究生读博士,为什么她可以继续读,我就不能继续读?我没钱是没钱,所以我毕业后就直接听母亲托人给我找的工作,开始考证了啊。要不是为了工作,我才不想考这个证,我一点都不喜欢。”

然后就被说是不体贴母亲……这逻辑。

我隐约记得阿姨也跟我提起过,这个工作是她托人给朋友找的,因为待遇很好,所以一直催朋友尽快把证考出。

然后。

“我母亲已经离开那家店很久了,半年快了吧,但是他们还在四处说我母亲怎样,那些话,我真的不敢相信居然是一个信佛的人说出来的,佛家不是都说口业,业障什么的吗?我听着那些话,简直觉得,他们已经算得上是诬蔑了。”

这点真的是……

“然而,居然还是信佛的人。我主要想跟你讲的,就是这个。”

“……我只能说,人就是这样的,不管你信佛不信佛,人就是人,不是佛。”

所以,那些劣性,都不要大惊小怪。

“我只是觉得好玩,他们一边在说我母亲坏话,一边还要我去给他们白干活。我之前听母亲说的最多的是,她不想做了,老是被欺负,但是年纪大了啊其他人不要她了……”

朋友觉得自己不甘心,她觉得自己太笨了,一张证都考不出。

……那是跟她专业八竿子打不到一块的,等于要把别人四年的学识,她半年要考出来,怎么可能。我想安慰她,但是,又只能让她哭。想想,朋友还能哭,也不错了。

其实也不是所有信佛的人,就有一颗佛心,或者说,有一颗善心。

人都一样,只是大家的印象中,好像信佛的人都不错,哪想得到啊……

朋友离开的时候,我去送她。她对我说:“母亲从来都不在我面前对我说起这些的,都是我自己偷听她打电话时候,才知道的。她跟我说,唯一值得庆幸的,是我没有上当,去那家店上班。”

我后来也有去那家店看过,生意很火,但是,看到老板娘脸上的笑容……或许是我先入为主了吧,我总觉得看着那灿烂异常的笑脸,总觉得不寒而栗。

我用餐完毕,要离开了,然后我看到了的,是她转过身去时,那张突然冷下来的脸。

 

 

 

评论(2)
热度(6)

© 念念皆娑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