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念皆娑婆

——念念不忘,何复思量。
特传-冰漾&All漾;游戏王-暗表;夏目-斑夏;霹雳-鷇梦红风;金光-黑白郎君相关CP
手头的填坑计划主要有特传*3,秦时*2,与目前主更[金光布袋戏]相关*4:熊猫先生与蜘蛛超人的故事;三寸光;悲喜剧(原名无题);My long forgotten cloistered sleep和单篇*N
这里能吃任何原作角色的所有相关CP。
顺说:某是一名极其容易玻璃心的作者,但若是指出文章具体不好之处、给予批评和指教,请相信那时候的某拥有的是一颗钢化过的玻璃心。毕竟已经没人可以荣当第一位评论某的文笔是小学生程度的人了。

[金光|忆无心中心]三寸光(2)

*整合了很早之前发的第二寸光的所有篇幅,很长

*重生有;人物估计有崩坏,情节估计也有崩坏;CP倾向:微黑心&白心

前文:三寸光之第一寸光

 

【第二寸光,关于相遇。】

 

 

<<<因为从未得到,也就不需要在意失去。

 

 

隐约有哭泣声传入耳中。

四处无人,却是杂乱一片,像是有过争斗。她怔怔地看着静静躺在地上的黑白勾玉,“……”攥紧的指尖深深刺入掌心,疼。

沉默半晌后,站着的人毫无动作只是缓缓背身离开。

 

忆无心想要让自己克制住内心渴望。

忆无心想要让自己表现得无动于衷。

 

“……”

 

哭声从她转身后骤然变大,像是指责她的行为一般,又像是挽留——为什么要走呢,为什么不把我捡起来呢?我有那么多的话语想要对你倾诉,为什么你的选择却是离开呢?

是啊,为什么呢?

——难道你不想与“我”相遇了吗?难道你不想与“我”成为朋友了吗?

“……”

忆无心停下离去的脚步,没有捡起黑白勾玉,而是蹲下身抱住自己的双膝无助地哭了起来。

灵尊说,要她顺其自然。

可是她知道,她做不到顺其自然。

 

曾经,忆无心让自己的好朋友们因为她不得不放弃了自己。而如今,她又怎能让悲剧再度上演一遍呢?

不是不想啊,而是不能。

她只是在害怕,害怕再次看到她的朋友们离开。她害怕看到那个人直直离开的背影,陌生得可以的脸上,是对她全无记忆的漠然神情。只要是假想一下,就,“呜呜、咳……”

——痛哭到不能自己。

让她的朋友们再度因为她而顺其自然地“死去”吗?她是真的做不到顺其自然啊。如果、如果她没有捡起这串黑白勾玉,没有把它交给黑滤滤,没有和黑滤滤相识、成为朋友,没有……

或许他们仍旧会“死去”,但最起码,不会因为她而“死去”。

“……”

忆无心不是不知道这个决定有多么得自私。

因为众人需要的,从来不是黑龙,也不是白狼,而是那个人、是黑白郎君。黑龙和白狼的“死亡”是注定的,是必然会来到的事情。

可是即使如此,她也——

多么,怕。

太可怕。

她好怕。

 

颤巍巍地站起来,忆无心抹掉脸上纵横的泪水和一些干涸了的水迹。

石头的低语不断传来,夹杂着越来越弱的哭声。“……”她强迫自己不去在意。不在意,就可以了。

如果她做得到的话。

 

——石头仔你好,我是黑滤滤仔。

——石头仔你去哪里了,我真担心你。

——石头仔,你别离我太远,太远的话我怕我保护不到你。

 

“……黑滤滤。”

 

如果,她做得到不在意。

可是,她做不到不在意。

即使明知道故事的结尾是他们离去独留她一人,即使她会因为自己而失去他们、永远的。

“还是,好想、好想……”

“想要,和你们相遇……”

走过去,俯身捡起了这串黑白勾玉。黑色那块勾玉看不太清,白色那块的表面已经变得脏兮兮的了。当初是黑龙刚掉下不久就被恰好经过那的她捡到。可是这一次,却是因为她拖延了一阵子才决心离开灵界,所以……

 

无力的,苍白的,微笑。

 

或许,她捡到了它,他们也不一定会相遇。

黑滤滤他……可能已经离这个地方很远了。

走到一棵大树下,忆无心抽出腰间的笛子。坐下靠着树干,听着勾玉缓缓对她道来的低语。而她,趁着夜色的昏暗,低低吹奏出一曲心伤。

这样,才是她原本理智想要的结果才对。

 

 

<<<如果真的可以如自己所想的那样,就好了呢。

 

 

她只是做不到。

终究,还是渴望着、期盼着,有朝一日能够再度相遇。

 

那串黑白勾玉就被她揣在怀里。

它时不时就会向她诉说这五年里发生的事情、那些发生在她的朋友黑滤滤身上的事情。它告诉忆无心,虽然这五年,他过得很开心。无忧无虑,没有武林纷争、也没有生死决斗的事情找上他,但是……

——他和你一样,在寻找着自己的身世。

在寻找着,自己的,记忆。

 

——你以为避开了他,就能够避开那一定会到来的未来吗?

 

“……”

忆无心比谁都清楚,强求的后果。

黑龙白狼死去的未来一定会到来,她对他们的避而不见,或许幸运地延长了他们的生命,却也可能加深了他们的灾难。

比如。

黑滤滤或许因为找不到关于自己身世唯一的线索而被人利用,她知道他的朋友性格善良单纯,不愿涉入打杀;

白烁烁或许会迷失自己,会认不清他是谁、黑白郎君是谁。他只是他自己——这个,或许在白狼短暂的人生里,到死都无法醒悟。

 

——这样真的好吗?这样真的是你所想要的结果吗?

 

忆无心觉得自己太怯弱了。

可是失去的代价实在太痛,痛得人一经回忆就难耐地仿若窒息。

她从怀中掏出了黑白勾玉,将它捧在手心中,“你好像知道‘我’的存在。如果真是这样,那你也应该明白……

“你应该明白,要让一个已经失去过一次的人,再失去一次——

“忆无心在你们的眼中,是真的有那么坚强吗?”

 

坚强到,可以承受一次又一次的失去,然后,微笑着,如同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顺其自然的接受,然后活在你们的理所应当的愿望里。

既然现在得有机会重头再来。

那她,为什么不可以选择……去选择那个不会让她失去的未来?

 

“我只是,不想再……”

——痛了。

 

泪水滴落打在勾玉的表面。

有光一闪而过。

低语一时中断,没有再传来。

 

忆无心笑了笑,用着无所谓的姿态。

她突然想到对抗地门的那个时候。

好不容易见到藏镜人的她再度失去父亲时候、她的银燕大哥在她不顾一切要冲入里头寻找爹亲的时候,这么对她说:如果进去,你就不会是你自己了!

 

啊啊,那时候的她是如何回答的?

——可是那样我就可以待在爹亲身边了!

不是不知道进入地门的后果是失去自我,可是。

其实,那时候的她还有一句话没有说。因为说不出口,那犹如弃甲投降般示弱的话语:

如果,失去了记忆,这样她会不会,就……不会那么难受了……

 

失而复得又失去;重逢不到一个拥抱的时间又分离。

再度失去。再度分离。

——于她又有何关系。

反正,她,不记得了。

不会记得。

 

——可是,这真的是你内心的想法吗?

“……”

 

忆无心捂住脸,掌心被水晕湿了。脸颊贴着勾玉的表面,居然是温热的触感。像是谁的手掌,轻抚着她,多、温柔。

她比任何人都要清楚记忆是多么重要的存在,所以她才会在从前不顾一切离开灵界,哪怕受伤被欺骗被利用,也要寻找自己的身世、自己的……

无心无忆。

明明清楚地认识到,却又抵触认清现实。

——那么不记得,选择忘却、丢掉回忆的你,还是你、“忆无心”吗?

“……为、什么?你在催促我……去找他们吗?”

——如果你的选择是逃避那个注定失去的未来。

——那么,他们并不是“你”的朋友;你,也不会是“他们”的朋友。

 

所以,忆无心是不会遇到那个人的。

“……”

 

 

<<<无论怎样的选择,都会伤害到人。

 

 

——如果,你无法遇到那个人。

 

那天,忆无心听到勾玉在最后对她这么说,此后,再无低语传来。

她看着将黑白勾玉捧在手心,不停对她说着谢意的朋友,笑弯了眼。“啊,多谢你,石头仔。”忆无心摇摇头,犹豫半晌,还是伸出小手覆在勾玉上头,并连接了两人的意识。通过意识交流,黑龙看到了那些画面。

那些关于血,关于战,关于过往,关于“那个人”的画面。

该知道的,还是得让黑龙知道,最起码,要让他做好心理准备。

黑龙像是受了巨大刺激,居然甩开她的手也丢开了勾玉。他抱住头,神情很痛苦。

她沉默的走到他身边蹲下,本想握住朋友的手,黑龙却避开了。“黑滤滤……”

“石头仔,那、那些是什么画面?有谁在杀人……?杀了好多人!”

“……”

她什么话都说不出口,只是呆愣麻木地重复“从前”的对白。“……那是,石头为你流下的眼泪……”

忆无心不知道迟来了这些时日,她的朋友过得如何。当他们真正相遇的时候,在黑龙身旁,已有一人出现。她认出来,这个人是还珠楼的副楼主。

可这里不是还珠楼附近的地域。“……”

 

安抚了黑龙的情绪的,不是她,而是那位副楼主。

黑龙原本是想叫她同他们一起回还珠楼的,说待在还珠楼他们就安全了。但是忆无心知道,就算待在还珠楼也没什么用,她的另一个朋友已经出现了。

在心底计算着日子,虽然避开了几件事情,但是她的身份差不多……也已经暴露了。

她,决定不再逃避。所以忆无心有了新的打算。

——你说的对。如果,那个未来难以回避。那么至少,请让我为我的朋友做一些事情,即使微不足道,即使……

黑龙这边还好,他自始至终都排斥“合体”,排斥“黑白郎君”,除了最后一刻。但是。

白狼。

……白烁烁。

 

白狼那边,很麻烦。因为白狼有着“记忆”。

如果她可以阻止……如果……

 

“谢谢你的好意。黑滤滤,可是我不能去还珠楼,我还有其他事情要做。”

“啊?石头仔,你一个小兄弟独自在外面多危险,我会很担心你的。”

“……”

听到朋友这么说的忆无心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

是啦,“小兄弟”最开始好像就是黑滤滤这么误认的呢,之后就陆陆续续有人叫自己小兄弟了。

——我让你看到了那么可怕的画面,如今这个你明明也对我有提防,不似“从前”一样对我有着亲密无间的信任。

——可你依然还是,担心我。

——我……

“副楼主,我想先和石头仔在一起。”

“……黑、滤滤?”

“石头仔,我不能让你一个人,现在外面真的太危险了。”

“……”

 

忆无心鼻子有点酸,眼睛热热的。

当她下意识去拉黑龙的手时,却被对方先一步握在了掌心中。

好,暖。

她想。

这是她曾以为再也无法触碰到的温度。

 

酆都月没有反对,她听到对方对黑龙说了一些话,大抵是叫人遇事多加小心,若有困难,他自当相助。

忆无心稍加回想了一下关于这位副楼主的记忆。若是她没记错,这人是……

 

“石头仔啊,你要去做什么事情?”黑龙走在前头,见她迟迟没有回话,就说,“啊,是不是要让你摸我一下?”说完,转身对她伸手。

“……”

噗。

“诶,石头仔你笑什么?”

忆无心摇摇头,拉住他的手后,却没有用意识交流,而是正常开口,“意识交流读得是‘心’,那是关于一个人的秘密。所以出来灵界之后,我就已经不用意识交流了。

“刚刚那是因为你无法听到石头想要传达给你的思想,所以才借由我,再告诉给你。

“黑滤滤,只要你不愿意,我不会再对你使用意识交流了。”

——包括,白烁烁。

 

因为,对于他们,她已无需使用意识交流,无需再“读”他们的心。

“虽然听不懂你的话,但是我相信石头仔。”

“……”

——啊啊,可以一直这样在一起,就好了呢。

但是,那是不可能的。

 

 

<<<她也曾幻想过,一起、一直在一起的梦境。只是梦,该醒的时候,还是要醒过来。更何况,这并不是梦呢。

 

 

时间线被打乱了。

而她,没能阻止她的朋友……

黑龙站在一边看着从得知灵尊之死就毫无反应的人,“石头仔?”

“……”

大脑一片空白,思考不能。

她,不是已经顺其自然了吗?

知道这是必然会发生的事情,她不是应该早就做好心理准备了吗?

 

来传话的灵友对他们说,幽灵魔刀被白狼带走了,最近灵界不安全,叫她不要回去了。“可是……我也是灵界的一份子啊……”灵界,是她最初的,家啊……

为什么不让她,回家呢?

好冷、好冷……“黑、滤滤。”

“石头仔,我在,我在的。”

黑龙把浑身打颤的她抱在怀里安慰。忆无心咬住下唇,不敢发声。

 

对于白狼的行踪,她并不清楚。要到哪里去找他,还是就待在正气山庄?是了,她之前的想法太天真了,毫无计划和方向。

即使重来一次,即使知道后续发生的事情,她仍旧无力。

难道还要让她眼睁睁地看着他们挡住幽灵魔刀的落下,眼睁睁地看着那个人冷漠地转身离去吗?

悲伤被无限放大。

太,疲累了。

“灵尊最后有话让我传达给你。”

“有话……给我?”

“‘顺其自然,不是让必然到来的事情顺其自然地发生,而是要让自己的心顺其自然地接受它们的来到。’”

——怎么可能,做的到啊。

她一直都在自欺,勉强去“顺其自然”。忆无心知道,自己是一点也不希望那些事情发生。可是它们不发生,她就无法前进。拥有记忆的她,同时也被记忆禁锢。

因此,在这条路上她如履薄冰地往前,踌躇着每一步。

 

她到底该怎么办呢?

 

俏如来和燕驼龙也在一边安慰她。看着近在咫尺的亲人,忆无心轻轻地喊了一声“俏如来大哥”。

俏如来一愣。

惊觉失态,她马上改口。

 

之后他们让她待在正气山庄。她应下,并等待那个必然会登门的人。

白烁烁、白烁烁——

“……时间,不多了。”

说完这句话,忆无心就在黑龙怀里晕了过去。

 

当她醒来的时候,黑龙坐在她的床头睡着了。稍稍撑起身,她看到坐在屋内桌边的,是一个她非常熟悉、现在却只能是陌生的人。

白烁烁。

忆无心会昏厥过去不是偶然的。自“重头”以来,她始终让自己的精神处于一种紧绷状态,长久下来直到现在,终于撑不住决堤了。

她不知道自己昏睡了多久,白狼大概是在这段时期内找上门的……

她的另一个朋友朝着门外坐着,掌心撑着侧脸,只留给她一个背影。

印象中的白烁烁一直都……不会是这么安静的模样。

 

只能说,“从前”的忆无心,也错过很多,错了许多。

对啊,黑白郎君就曾训斥过她,说她口口声声把他们当作朋友,却一点都不了解他们。

——这算哪门子的朋友?

——她配吗?

“……”开合着嘴,仿若窒息般乞求着空气。滑稽可笑的小丑。

 

不,不是的。

她承认黑白郎君说得对、说的都对,可是,他有一点不懂。

他也不会懂。

因为,他不是她的“朋友们”。

所以,不可能懂。

 

白狼没有抓着黑龙合体成黑白郎君倒是一件神奇的事情,而且还安静地,呃,等她醒来?

看起来好像是这样的。

 

那时候。

她连接了与白烁烁的意识,她感受到了从对方心中传来的强烈情绪。黑白郎君说她不了解,可是她真的不了解吗?

忆无心在黑龙寻找记忆的过程中始终相陪相伴;也曾亲自触碰了白狼的内心。她,会不了解吗?

如果她不了解,在当初她就不会说出她“两个朋友”,“变成黑白郎君”,她,“一个都不剩”。

“一个都不剩”。

这就是黑白郎君说的“不了解”?

 

现在再回顾“从前”的“时光”,她只是觉得自己太傻。傻傻地跟在那个人身后找寻昔日朋友的影子。

因为。

她不甘。

不甘心。

哪怕只有一点点可能,哪怕只有一丝丝虚幻,也好。

在被黑白郎君点破目的后,与其说她是震惊,不如说她只是茫然无措,内心混乱一片。

她,慌了。

 

希望的诞生与破灭,都是那么简单,在来往的话语间。

 

她以为自己做了一个可怕的梦,梦里的她失去了她的朋友们;

后来才发现,那不是噩梦。忆无心只是在陈述一个名为“成长”的故事而已。

“……”

唔,就是觉得,心里好难受呀。

就难受。

无关其他,吧。

 

 

<<<作出了选择,代价总是要支付的。

 

 

那天,黑龙看到她醒来,非常高兴。石头仔,你终于醒来,你昏睡几天了……

原来有几天了。她这一觉这可真是……睡得舒坦。

忆无心汗颜地想。

所以,小丫头醒来了,你可以跟我合体了吧?

白狼不耐烦地说。

诶?

忆无心讶异。这是什么发展?

黑龙把她昏睡期间发生的事情一一跟她讲。

他和白狼找上了网中人(黑龙非常贴心地描述了一下网中人的样子,忆无心:?),他们合体成功了;之后合体后的黑白郎君对上了西剑流的炎魔,破了魔之甲。

忆无心在心中默叹,她到底睡了多久,天允山上一战炎魔都过去了……

不对。她是不是忘记了什么。

“那你们怎么还是……”

忆无心打着哈哈,干笑着问道。

“神蛊温皇说,能让我与黑龙合体成功的不是网中人,而是你。”白狼简单粗暴地直说,无视他的另一半在旁边阻挠他。

“……我?怎么、怎么可能呢,温皇阿、不,是温皇先生搞错了吧?”

“石头仔不用听他胡说。”黑龙把她护在身后,挡在她和白狼之间。

 

不对的。

她记得天允山,黑滤滤和白烁烁合体成黑白郎君之后同炎魔一战,破了炎魔的魔之甲。接下来……

接下来,白烁烁就不愿意再提“合体”了啊……

白狼不应该因此而明白“合体成黑白郎君他和黑龙就等于死去了”的事实了吗!

——怎么会是现在这样!

而她,没有被西剑流抓去?!那她的身世……?

抚摸着手臂上的火焰记号,忆无心心中惶惶不安。

 

……是不是她哪里做错了?

“温皇先生这么,说的?”涩涩地开口,她已经不知道此刻发声的意义是什么,还是纯粹不想让气氛太僵。

“没错,神蛊温皇说,只有你能做到。”白狼毫不客气地推开黑龙,来到她面前,“所以你赶紧——”

话语戛然而止。

 

啪嗒。啪嗒。

眼泪不受控制地一滴又一滴落下。

 

“喂你——”&“石头仔?”

 

忆无心捂住脸,无助地哭了起来。

原来是这样。

竟然是这样。

时间线的错乱,让她以为事情或许得到了转圜余地,而实际上,是这样没错。她出去的时候,看到了何问天前辈和俏如来大哥还有一干群侠在商讨事情。

然而那些事,于她并没有直接关系。相对而言,有的事情却在往糟糕的方向直奔而去。

她颤巍巍地开口说:“白烁烁……”

“谁是白烁——”“白狼!让石头仔说完!”

“你——”

“——你就是你啊……”

“……?!”

 

忆无心伸手,握住了白狼的手。对方想都不想一掌拍开。她再伸手,再被拍开,再伸手,再……“小丫头是要做什么!”

“我什么都不想做了……我只是想告诉你,告诉你一件事情……”被拍得红肿的手轻轻覆在上头。

对不起,是她想的太天真太简单了。

事情发生的时间错乱了。忆无心在遇到黑龙的时候,黑龙选择与她一起、陪她一起去做她原本打算要做,所以白狼不是去还珠楼找黑龙,所以她不会在还珠楼附近被西剑流的人抓走,所以白狼不会单闯西剑流去救她,所以……

所以她和白狼不会有,感情。

白狼和她,不会,是朋友。“……”

 

——这就是,代价吗?改变历史的代价?

 

可神蛊温皇却还是说,要让他们合体成功的人,是她,是忆无心。

……对于这个结果,她应该开心的,不是吗?

 

 

<<<可是离别,在他们还未相遇便开启了倒计时。

 

 

黑龙和白狼应该有过几次合体了。而对战炎魔那一次,是他们意识相融度最高的一次。

所以,只要再一次,再一次。

黑白郎君就可以回来了。

 

黑白郎君回来了。

黑龙和白狼,就死去了。

 

“你就是你……白烁烁……白狼是独一无二的白狼……”

“……”

“你和,黑滤滤……你们拥有独立的思绪,独立的情感,独立的自我……”

想,让你知道——

“你、们并不是黑白郎君啊——!”

“……”

 

——我有两个朋友,一个黑滤滤,一个白烁烁,变成黑白郎君,我一个都不剩。

 

她知道自己现在一定很狼狈。

屋内只剩下她啜泣的声音。

恍惚间,她的手被握住了,有点冰的温度。是黑滤滤吗?泪水盈眶的眼模糊让她看不清视野里的人,“白、烁烁?”

握住她手的人,是白狼,是刚刚一直拍开她手的人。

“无心。”

“……”

 

忆无心记得,白狼只叫过她一次名字。

 

黑龙安静地站在一旁,看着他们。

她看向她的朋友,却发现他们只是顾自沉默着。

“我知道。”

半晌,白狼才缓缓道来这么一句。他说,他知道。

狠狠眨了几下眼,泪水沿着脸颊滑落,落在了白色的掌心中。

握紧,又松开。

“我知道。”

“黑龙已经说了。”

 

“白烁烁……”

 

白狼没有跟他们说,当他找上神蛊温皇的时候,对方还对他说了什么。如果他告诉了忆无心,那么她就会知道,事情已经脱离了原本运行的轨道,乱如麻。

神蛊温皇向白狼推荐了皇世经天的宝典秘籍。

而他,已经落败了。

他败了。

“我以为。”

“?”

忆无心不解地望着眼前的人。白狼勾起了一抹微笑,淡淡的。好像从前时候,他对她说多谢的那时候。

“我以为,你该跟‘他们’一样,是希望我们合体成‘黑白郎君’的人。”

“……”

她,接不了口。

“我有两个朋友,一个……”

 

重复的话语。

第二遍了。

 

白狼听了后,对她说了一句多谢,便松开了她的手,要离开了。

忆无心心中一阵不安,有句话就要脱口而出!“白烁烁!”

“嗯?”白狼难得地停在原地,等待她的下文。

“……”

——如果可以,她希望这辈子都没有机会对朋友说出口这句话。因为,真的不想说。

 

“小丫头知不知道你真的很——”

“再见了。”

“……”

 

啊啊。

看。

她终于还是把这句话补上,还了他。

 

“……石头仔。”

“黑滤滤,这样,就可以了,是吗?”

“白狼有自己的决定。”黑龙表情淡漠,只是这么说。没有追究那三个字。

也对,对其他人而言,这不过只是稀松平常的三个字而已。

看着陪伴在自己身边不离不弃的朋友,忆无心突然在黑龙脸上依稀看到了那个人虚影。“……”

啊,她想她该出去了,顺应曾经发生的历史。对于朋友这边,她已经,尽力了。

虽然她好像什么都没能帮上忙,反倒是拖累了他们。

曾经假想过的“重头再来”,如今,该顺其自然了。

 

黑滤滤。

嗯?

这个江湖打打杀杀,我们去找个地方退隐好不好?

好啊,在你昏睡期间,史艳文已经同我说过了。

诶?史、贤人?

是啊,不过他反应真奇怪,我本来只是想给你擦擦手臂,他打过招呼后就进来,没想到看到你手臂上的火焰记号,反应大得出奇。

……

他跟你说的差不多,说这个打杀的江湖不适合你我。只不过多了一条,那就是把你托付给我,叫我照顾好你,别让别人欺负你。他希望你快乐地笑着。

……这样啊。

忆无心抹了抹眼角,抹了一把脸。

已经干了。

 

 

<<<最起码,这一次,想好好同你们,道别。

 

 

黑滤滤。

怎么了石头仔?

……你觉得白烁烁会去哪里呢?

啊,你说白狼哦?说不好,或许会去闭关练功去吧。

这样……

 

忆无心回过头看到黑龙望着远方的天际,脸上的神情漠然。她看着这样的朋友,竟有一瞬见到了那个人。“……”

怎么会这样?黑滤滤应该没有记忆的才对。

 

时间不多了。

在看到事情已经脱离她记忆中的走向后,不知道为什么,忆无心反而觉得轻松了不少。黑龙看见她脸上露出了笑容,也跟着在一旁笑了起来,还说,石头仔,你笑起来真好看。

……

微微羞红了双颊,她显得有点忸怩,说,黑滤滤你说什么呀,好啦,不说好看不好看了,我们去找个地方退隐——

渡过最后相伴的时光。

 

如果分别是不得不面对的结局。

 

她又一次想起了灵尊最后的话语。顺其自然么,或许正是因为对未来的无知,所以我们才能够心安理得地顺其自然,因为,无知啊。多幸福。

现在的忆无心幸福吗?如果真有人来问她这个问题,那她一定会笑着回答,幸福的。

 

获得“重来”的机会,不是为了改变曾经注定的结果,而是为了享受弥补了缺憾的过程。不需要跟着历史一模一样地前进,她只要、只要……

 

“黑滤滤。”

“怎么了石头仔?走累了吗,我们要不要休息一下?”

“啊,石头告诉我,晚上会下好大的雨哦。”

“咦?”

黑龙将她的手包覆在掌心中,听到她这么说后,惊讶无措,“那我们得快点找个地方避雨,我没事,身体结实,不怕淋雨。但是石头仔怎么办?赶紧找地……”

“黑滤滤。”

“石头仔?”

忆无心看到朋友脸上满溢而出的担忧、对自己的,她又笑了——最近她笑开的次数越来越多了呢——“石头说,前方就有一间破庙,我们去那里吧。不过不知道能不能在下雨前赶到……黑滤滤?”

她的话没有说完,黑龙在她面前蹲下身,做出背她的姿势,“石头仔快上来,我背着你跑过去吧。放心,我们一定能在下雨前到的。”

“……”

 

啊啊,这一次的她会伤心多久呢,一年?被黑龙背在背上的忆无心,将脸埋在他的肩窝处,嗅着熟悉的气味,她感到心中有什么东西在崩坏了。崩坏了,她的双肩却愈发轻松了起来。

 

其实也就这样了。

 

石头所说的破庙还真是有段距离,当视线中能看得到远处的小庙时,天上已经开始淅淅沥沥下起了雨。黑龙将背上的忆无心改背为抱,护在自己怀中继续跑向前方的目的地。

“呼、呼……石头仔,你还好吧?”

“黑滤滤,赶紧过来休息,我来生火就好!呀——烫烫烫——”

“石头仔!”

两个人手忙脚乱地瞎忙活,破旧的小庙中充满了各种惊慌失措的声音,可却,那么得……暖。

暖得让人的心口处不住地一阵阵,发酸。

疼的话,能忍,可那酸酸涩涩的感受,却是忍不得的。

因为会哭出来的。

 

黑龙的外衣湿了部分,为了度过夜晚的冷,所以忆无心就睡在了他的怀中。结实的手臂圈在她的腰间,枕在黑龙肩膀上的脑袋蹭了蹭他的皮肤,她轻声叫唤这个他,“黑滤滤。”

一声迷糊的回应。

“啊,打扰你了吗?”

“没有,不过石头仔怎么还不睡,是睡不着吗?”

“……不是,就是想,叫叫你。”

 

——那是以后再也无法得到的回应。

 

从前她跟在黑白郎君身后,一次又一次不知疲倦地讲述,一次又一次满怀希望地叫唤,只为等到一点点回应。

明明知道都是虚幻,明明知道不过虚幻。

但,也好的。

 

忆无心欠黑白郎君一句话,也欠黑龙和白狼一句话。

那句话,绝对不会是感谢。

 

听着规律的呼吸,忆无心小声开口,道:“……”

“……”

……

 

当看到那些漫天飞窜的魑魅魍魉时,她知道,时间,就到这了。

史艳文看到她的时候,一个没忍住,开口就是几句语气不善的责备,尤其是对着黑龙那就更加没好气了。后来却被她一双水汪汪的眼睛盯得……硬生生改了;也可能碍于形象吧,总算是忍住动手揍黑龙的脾气。忆无心走到他身边,伸手拍拍史贤人的手背,笑着说,没事,一切都会好起来的,不是吗。

史艳文惊讶地看着她,沉默了会儿,突然摸上她的脑袋,会的,一定会好起来的,我保证,向你保证。

忆无心大力地点头,微不可闻地喊了声爹亲。史艳文身影一顿,到底是没有回头看她。

 

她看到了白狼,白狼给她的感觉非常不好,好像一直压抑着什么似的,这些分别的日子,忆无心一直都没能和白狼碰面,完全不知道对方发生了什么。

“白烁烁?”跟众人打过招呼后,她走向白狼。

“你的朋友可真是多啊。”

忆无心一愣,然后笑出声,“白烁烁也是我的朋友啊。”

“……哼。”

 

谢谢你,白烁烁,谢谢你还愿意当忆无心的朋友,哪怕这一次,忆无心什么都没有为你做。

 

忆无心对网中人的感觉很复杂,从前是,现在也是。这倒不是被他掐脖子掐出来的复杂,而是,一种说不清的……“你叫忆无心?”

或许是为了让她回答,所以稍稍松了手头的力道。“是……我是,忆无心……”

网中人似乎在不解,不过这人老戴着面具,所以也看不出来。她听到他说:“真奇怪,吾在你身上感受到了相似的气息……你也是‘重来了’一次吗?”

“……”

之前听长辈们多少提起过网中人,知道网中人只要有条件,就可以不断复生。可这跟自己的情况应该是不一样的。

重来一次。

不是,这不是重来,而是仅有一次的经历。

 

身后方不远处,是黑滤滤担忧的叫唤,是史艳文和独眼龙对网中人的威吓。

还有。

白烁烁的,挣扎。

 

——真的,我不懂了,为什么白烁烁你还愿意……

——为我……

 

本来安静被网中人掐住脖子的忆无心突然奋力挣扎起来,“放开、放开我……”

网中人没有像其他坏人一样,人质一挣扎就觉得心烦直接杀死了,反而饶有兴趣地看着她做无用功,说:“吾感觉的出来,你不怕死,那你为什么还要挣扎?”

“……”

网中人没有杀她的意思,不然也不会让她在他手中呼吸那么久。

他要让黑白郎君回来。

她不是不希望黑白郎君回来,只是、只是她……

 

——“顺其自然,不是让必然到来的事情顺其自然地发生,而是要让自己的心顺其自然地接受它们的来到。”

 

停止动作。

双手无力地垂下。

网中人轻轻地笑了声,加注于她脖间的力道突然变得很轻,只要她再挣扎一次就能逃脱了。

她觉得自己很难受,难受得快要死掉了的难受。可是死亡是一种怎么样的感觉,忆无心不知道。

 

被网中人像扔抹布一样丢在地上的时候,忆无心看着缓缓落下的幽灵魔刀,她就只是看着,睁着眼,看着、看着。

 

“……”

 

网中人喊出那个名字的时候,忆无心笑了。

 

——石头仔\忆无心。

黑滤滤,白烁烁。

 

“……”

 

她笑,因为她哭不出来。

 

——“我甘愿放弃自己,只为你——”

 

啊啊,忆无心这个人到底有什么好,好到让你们甘愿放弃了自己?

——我不知道啊,黑滤滤、白烁烁,你们告诉我答案,好不好?告诉我……请你们不要……

 

不要,“离开我……”

 

仍旧是熟悉的面容,熟悉的体温,熟悉的力道,熟悉的气味,熟悉的——

 

啊,不在了啊,她的朋友们。

所有的熟悉,仅为告诉自己,那样的熟悉已经不复存在了。

 

“哈。”

“……”

忆无心察觉抱着自己的这个人似乎想说什么似的,却只是震开了接下的幽灵魔刀,将她丢往了后方。

 

再见。

再、不见了,我的,朋友们。

 

没有流出懦弱的眼泪。

——灵尊,你说现在的弟子,是不是有所成长了?

 

 

[ 第二寸光 · 完 ]

 

评论(4)
热度(8)

© 念念皆娑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