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念皆娑婆

——念念不忘,何复思量。
特传-冰漾&All漾;游戏王-暗表;夏目-斑夏;霹雳-鷇梦红风;金光-黑白郎君相关CP
手头的填坑计划主要有特传*3,秦时*2,与目前主更[金光布袋戏]相关*4:熊猫先生与蜘蛛超人的故事;三寸光;悲喜剧(原名无题);My long forgotten cloistered sleep和单篇*N
这里能吃任何原作角色的所有相关CP。
顺说:某是一名极其容易玻璃心的作者,但若是指出文章具体不好之处、给予批评和指教,请相信那时候的某拥有的是一颗钢化过的玻璃心。毕竟已经没人可以荣当第一位评论某的文笔是小学生程度的人了。

[金光]My long forgotten cloistered sleep(藏温篇12+尾声)

*这篇较长√;网空&恨心(无心占不算少的篇幅)√;后记啰嗦(可以跳过)√

 

 

(12)

这次战争,教会的敌人与其说是吸血鬼,不如说是人类自己。一直站在权利和支配顶端的教会,被长期打压的一干势力于今日的反扑绝对不是心血来潮,而是蓄谋已久。加上吸血鬼决意鱼死网破的愤怒,教会终于被逼得走投无路。

希望什么的……这种东西他们根本看不到。

当史艳文一众来到这个属于人类的战场时,饶是有活了上千年的吸血鬼们,见到此景也未免感到一阵反胃。尸横遍野,原本在身体内的东西被剁烂、踩烂、捣烂得太多,全然无法辨认最初的面目,更无法让人叫出具体的名称;一具接着一具身躯交叠倒在地上,其中甚至还有缺胳膊断腿的肉块仍在或地上或尸体上抽搐着想要起来,继续攻击。

“等等,严重等等!根据之前的调查……教会的目的不是为了让人类跟吸血鬼一样活上几百年上千年吗?可这、这算哪门子的……”其中一名吸血鬼傻愣着眼,指着眼前的景象断断续续地说不完整句话。

罗碧皱眉,有了任飘渺的血液提供,即使与艷都月的战斗几乎耗光他的体力,甚至身上也有好几个伤口被银剑所伤,但是现下也已经好的七七八八了。他扶着任飘渺,环顾四周,看向还在厮杀的前方,试图寻到自己女儿的身影。任飘渺见状,说:“你去找无心吧,我不要紧。”罗碧没理他,对此,任飘渺只有深深的无奈,这只吸血鬼总在莫名其妙的时候把自己和忆无心的重要程度持平。

“你说你把无心……交托给了黑白郎君,那黑白郎君人呢?”

“黑白郎君在另一端的战场上,臭小子、小空的堂妹受了……一点伤害,不过已经被我们就夺过来了。”网中人手上提着某个科学家的头颅,向他们走来。见到他们的视线都在自己手中的这个东西上,他拿起来对着他们一晃悠,“哦,这个,听管理说,就是这人的主张,拿臭小子和吸血鬼做活体实验。不过我把他脑袋砍了,他的身体仍旧在蹦跶,不知道去哪里了。”

众:“……”

史艳文对任飘渺询问了一些意见,顺便将默苍离要他转告的事项继续向他说下去,刚刚在路上说得断断续续的。当听到网中人说完后,任飘渺抬手示意史艳文先停停,他问网中人:“你说,夺过来?”

“我和黑白郎君汇合的时候,他在跟苗疆的人战斗,忆无心不在教会的人手中,而是苗疆。”

“……苗疆。”罗碧低低地重复了几回,轻笑了声。他更在意的是刚刚心口传来的剧烈疼痛,让他痛得站不稳脚的程度。

逐渐有和吸血鬼联系的人类一方过来,默苍离被俏如来扶着。“不对,苗疆内部出问题了。”任飘渺眯起眼,握紧了腰边的剑柄,他盯着走过来的默苍离,说,“千雪是苗疆的一份子,如果无心是被千雪、或者由千雪指挥救下的,那不可能还要跟黑白郎君——我有提前告知了千雪实情——出现抢夺的情况。我需要知道无心的状态。”

听他这么一说,罗碧愣了愣,随即咬牙切齿地冒出一个人的名号,“苗王!”

在俏如来想要开口安抚自己的叔父,这时,默苍离淡漠的声线响起,“黑白郎君,会杀了忆无心的。”

……?!

“任飘渺和默苍离都说得不错,不然我过来找你们做什么。小丫头的状况不对,黑白脸可能会视情况作出判断。”网中人简直对他们的智商感到大写的服气,他是修罗国度的一员,会跟吸血鬼扯上关系只因为戮世摩罗,之所以会来到战场,除了要兑现对自家臭小子的承诺外,还有就是救了臭小子一命的忆无心——如果可以救,他也会出手。刚刚和黑白郎君汇合的时候,苗王身边的女人掐着小丫头的脖子,逼着她喝血,没想到都被吐出来了。神奇了,他没想到的是忆无心的吸血鬼天性居然没觉醒。“忆无心被放血了。”

“你说什么!无心在哪里!到底在哪里!”罗碧感觉自己快疯了,原本以为女儿已经平安获救,现在又告诉他无心被抓,黑白郎君在和苗王抢人,到底是怎么一种情况!这些人说话都不能讲清楚不绕弯子吗!一句平安和安全就这么难开口吗!要不是任飘渺搭着他,罗碧都觉得自己快要冲出去了。

……可他不知道要去到哪里。教会的另一边战场,在哪里,在哪里——?

“罗碧,网中人说无心已经被夺过来了,也就是说目前是在黑白郎君身边。被放血……应该是之前未救到无心的时候。”任飘渺心中有股不好的预感,这感觉,好似他以为他和罗碧之间到此为止时的感觉一样。他知道罗碧现在思绪一定很混乱。之前罗碧是打算单枪匹马独自一人来教会救忆无心的,但是为了配合史艳文他们的行动,采取分散战场的战略,所以才努力压下心头的恐惧,是的,罗碧在恐惧失去忆无心。

他们不该这样刺激罗碧。任飘渺气势一凛。“教会的人还剩下多少?”

“不多,高层的话逃了几个,但马上就会被赶尽杀绝了,不需要担心。南边有修罗国度的人马,最有可能逃往的东边的路线有西剑流守着——按照赤羽的说法,说是有些私人恩怨要跟教会清算,至于西边,就让他们集体去跳崖吧。”

“北边是苗疆,无心!”

网中人说他就不过去了,他还要重点去抓这个无头的科学家。默苍离受了伤,俏如来同自己父亲打过招呼后,就打算带着自己的师尊先行回去。默苍离看着搭着罗碧肩膀的任飘渺,两人视线相交时,他无言地朝着对方轻轻一摇头。

眼神传达过来的意思无非三字:无用矣。

忆无心必死无疑。

“……”任飘渺沉默地跟着罗碧前往教会的北方。他的体力没有恢复,虽说也是一位战力担当,但哪怕罗碧吸食的血量不多,他也无法用鼎盛时的状态战斗,战力折损程度非常大。任飘渺本应该同默苍离一道离开的,可是顾及到罗碧的情绪,他只好舍命陪君子了,横竖苗疆那边还有个千雪孤鸣在,他们总归不会孤立无援。

默苍离的天运一向不好的,这一点是众所皆知的事情。但是神蛊温皇或者是任飘渺的天运好不好,这一点大家还真不知道。

当他们抵达北边的战场时,已是一片尘埃落定。有歌声。这里的建筑物已呈残垣废墟之状,地上的尸体七七八八,不过比之前他们看到的要正常,这边大概就纯属苗疆势力和黑白郎君——人类之间的战斗。黑白郎君喜欢单打独斗,不喜欢别人插手。随着越来越接近黑白郎君,歌声也在一点点清晰起来。从他们这边看过去,黑白郎君背对着他们安静地坐在废墟上,有一头长发顺着他的手臂垂落了一地。“无心!”罗碧见到女儿枕在黑白郎君的臂弯里,立即拔腿就要跑过去。

即使现在仍旧是任飘渺的身份,但他确实已经切换到了神蛊温皇的神态,若是有他人在场,或许会感到不小的违和,可惜罗碧没那个北极时间注意。唉,任罗碧在众人面前如何骁勇善战,一见女儿还不是变成傻爹爹了,真的是……

……

……是什么呢?

“……”

其实他没有反应过来自己做了什么。当熟悉的长刀捅向罗碧的时候,他迈开了略显迟钝的步伐。在看到那把长刀穿透了自己的胸膛后,他颤抖着身体微微转头,见到的是千雪孤鸣一脸麻木地瞧着他。“千、雪。”

喉咙涌上一口血。

“嗯?发生何……事——千雪?!”

苗王居然对自己的兄弟下手了吗?不、对?“千雪……”

他只是个人类,不像罗碧是个吸血鬼,只要吸食血液就能够快速恢复伤势。他的胸口被捅了一个洞,他会死。长刀缓缓往后抽出,当千雪孤鸣提刀向罗碧——准确而言是对黑白郎君所在地冲过去的时候,罗碧一个闪身来到对方面前,挡住去路。啊,视线有点模糊,头有点晕……

罗碧想去接住任飘渺倒下的身体,但是千雪孤鸣的攻势让他无法抽身。罗碧并不希望伤到自己的朋友,尽量的躲闪和借力、卸力,然而这没有唤回一点好友的意识,只是让对方的攻势愈发凌冽。

歌声还在继续。

抱着忆无心的黑白郎君完全没有一点反应,任飘渺也已经重伤。任谁也想不到,最强的两个吸血鬼猎人,一个对于危机无动于衷,一个那么容易就濒临死亡。

任飘渺看着千雪孤鸣和罗碧缠斗,胸口的血无论如何都止不住,啊啊,自己果然不该过来的……不对,如果自己不过来,那这一刀可是要刺向罗碧了,可是罗碧是吸血鬼啊,吸个血就能恢复如初了,需要他瞎操心吗。

……

千雪……

苗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他们不清楚,他对修罗国度和西剑流都所有往来,但是这一两年对于苗疆却是少了许多消息,如果没有千雪孤鸣偶尔出来与他见面;甚至到了后来,连配置药剂的材料都需要他自己去搜寻了,千雪不再送过来。

哈,吸血鬼可怕吗?可怕啊,可吸血鬼再怎么可怕,也不过只是为了进食而吸取血液罢了,但人类就不一样了。不一样,了。

用无双撑着起身,走了两步,“你做什么!赶紧给我趴着!”

“……”

罗碧看到任飘渺自己站起来,怒吼了声,为了不伤害到千雪,他打得异常吃力,本来就没有恢复完全的体力更是在加速消耗。回想艷都月的情况,如果千雪真的是被注射了那种药剂——可恶!这段时间他光顾着温皇了。“千雪!醒来!”在这么下去,他会不得不,不得不杀了……

源源不断的血流从伤口流失。早知道会受伤,还不如让罗碧一次性吸血吸个够,搞不好现在还能多撑会儿。

任飘渺其实不太懂罗碧对自己时而重视时而忽视的变化。举起无双,正要效仿解决之前两个人的方法时,黑白郎君那边有了动静。歌声暂时停下了。黑白郎君扶着忆无心向自己走来,一月多不见,那个孩子清瘦了这么多。她的手被黑白郎君紧紧握着,苍白的小脸上带着一抹浅浅的笑意。“温皇阿叔。”

“无心你……唔。”他看到了忆无心脖子边有一道长长的伤痕,然后小姑娘抬手,他有看到手腕上也有两道伤痕。

“阿叔,将无心的血涂在阿叔的剑上,然后刺入千雪阿叔的这个位置。”忆无心朝着自己的的心脏、不对,是那个位置?“毕竟是人类,所以还是尽量不要伤害到心脏比较好。”说完伸过手来,用无双剑划开了皮肤,涓涓血液瞬间随着剑身流下。

“我,见到了母亲。”

“姚明月还没有死吗?”

“其实我也不确定她是不是……因为她的身体好冷好冷,根本不像活人的温度。”

“……是这样。”

比起到底有没有死的姚明月,任飘渺更加在意的是忆无心的状况。“温皇阿叔,无心挺开心的。”

“……”

“虽然很任性,但是无心是以人类的身份离开的,或许,这对爹亲而言,是最好的结果。”

罗碧一直都不希望忆无心被当作异类,吸血鬼和人类结合诞下的她,不论对吸血鬼而言,还是对人类而言,都是“非我族类”。但比起人类,其实吸血鬼那边更容易让忆无心生存,但她的性格……

“教会对你做了什么?”任飘渺一边将忆无心的血抹开在剑身,一边趁着罗碧和千雪打斗得距离他们有点远了后,立即询问,“有没有被……”

忆无心笑着点点头,身旁的黑白郎君将她的手都抓红了,小姑娘愣是一声不吭,仿佛失去了感知痛觉似的。“其实被关着的时候,心里挺害怕的。希望爹亲和黑白郎君能来救我,又希望他们不要来救我……”

“他们没有把我和那些……一样关在牢笼里,而是将我锁在某个房间中,所以我过得不算差。”

“无心,是……”

“阿叔,无心知道温皇阿叔答应了爹亲,但,我希望由黑白郎君来结束我的生命。”偏过脸,她朝着搂住自己的男人微微一笑。

“……”

“……”

除了打斗的声音,就只有风吹过带起尘埃的寂静。

忆无心这个姑娘一直以来都很贴心。这是他们一致赞同的。但是此刻,她却希望这个孩子能够不要这么贴心。“罗碧……即使你不再是你,你的父亲,包括你的亲人,还有,我……我们都希望你能活下去。”

——不可能的愿望。

“无心当然也想活下去的,想和爹亲一起,想和亲人还有阿叔一起活下去……但不行的。教会虽然被网中人和黑白郎君联手大闹了……那些重要组成人员也死亡了,但是,爹亲和我,我们中间必须死去一个。”

“阿叔可以给你配制抑制剂……”

“——不然,像千雪阿叔这样的,外面那些残缺不堪却还在扭动的尸块一样……这样的事情还会发生的。”

贪得无厌的人类,只要还有一丝可能,就不会罢休。这就是人类。

忆无心看着自己手臂上的伤痕,想到在教会的那一个月中所经受的种种,想到了无数药剂注入体内的痛苦,她笑了笑。没关系的哦,就要——到此为止了。

教会想要融合人类和吸血鬼的基因,来达到延长生命的目的。被姚明月通过银器送入罗碧体内的,也是类似于目前忆无心基因中所夹带的东西。只要提取了他们两人的细胞体进行融合,就能打到目的了。所以教会一直都在寻找罗碧,也一直都在等待她的出现。

那些废弃的实验品,都被加注了她的血液。但是戮世摩罗能够没有出现排斥现象,是因为任飘渺给网中人的那管子血根本不是她的血,而是她父亲的血。不错,在得知温皇要她的血做实验的时候,罗碧舍不得女儿流血,于是就用了自己的血。阴错阳差地救了戮世摩罗,也因此得到了网中人的帮助。相反的是,千雪孤鸣是在二十年前……大概就是这个时间,被苗王在他的体内注射了罗碧的血液,所以才需要忆无心的血去调和效果。不过这么一来,她的千雪阿叔或许会被当作怪物了吧……没事,活下去,只要活着,才有未来,才能看到——希望。

一定能看到的,那是她无法看到的……

“……罗碧这人真的是,唔——”他也不行了呢。

“温皇阿叔,快!”当看到自己的父亲没能闪过攻击,径直被那把长刀捅入心口时,忆无心大喊道。在她身边的黑白郎君仍旧无动于衷,他只是抓着忆无心的手,一直一直抓着,紧紧的,麻木的,不放开。

——反正也就这点时间了,她的,他的。他们的。

温皇奋力一掷,然后……再次倒落尘埃。

毕竟是个人类啊。啊啊,其实他一直有个疑问,为什么罗碧不把他同化为吸血鬼呢?为什么史艳文他们一直都不通过同化人类的方式来让吸血鬼的数量变多呢?

人类啊,真的,太脆弱了。

 

 

(尾声)

“In my long forgotten cloistered sleep,someone kissed me' whispering words of love.Is it just a longing of my heart?Such a moment of such peace..I can never rest my soul,until you call my name from the heart.”(注1)

他听见自己的女儿又唱起了那首歌。

天空灰蒙蒙的,像是快要下雨了似的。千雪孤鸣躺在一边,罗碧用女儿的血抹在对方的伤口上,直到伤口一点点消失。处理完千雪孤鸣后,罗碧站在残垣废墟上,看着被那名吸血鬼猎人抱在怀中的女孩,那是自己的女儿,快要失去了的女儿。随着歌声一点一点地低了下去,满溢在他面庞的悲伤慢慢地却换上了一派漠然。竟是无动于衷的冷——是跟黑白郎君一样的无动于衷。任飘渺安静地闭着眼,躺在他的脚边的模样,了无生气的。罗碧不知道自己是否能够理解自己的女儿作出的选择,他只是觉得无比的疲惫,身上的伤口却还在不断往外冒着异色的血液,正中心口的位置边还有一个被银器捅穿造成的窟窿,不断、不断有风吹过去,吹得他整个人都冷飕飕的。

看到任飘渺挡下那一刀的时候,罗碧说,我挺羡慕你的。羡慕是因为做不到,那不行。他是吸血鬼,不是人类。今日之后,吸血鬼的未来,人类的未来……

歌声低下去了,然后永远地停止了。在那一刻,罗碧感到身上仅存的力气顿时被抽离了般,倏地倒了下去,他的身体落在了任飘渺的旁边,激起一阵尘土飞扬。没有人来接住他,毕竟会接住他的人也倒下了。教堂的钟声传来,伴随着钟声而响起的旋律,是白鸽扑翅冲入了天际。他转过头,看了一眼黑白郎君那边,尔后又将视线移向了这个睡得安详的男人,长长久久的凝视,嘴角不自觉地绽开了一抹温柔的笑意。

他说过,如果这一次还能活下来。

那……

——其实我一直有个疑问。为什么不把我变成吸血鬼,罗碧?怪物?不,我从来不认为你是怪物,你跟教会那群人比起来,简直比人类还“人类”,不信?千雪,你来告诉他……听到没?这下你总该信了吧。

——吸血鬼会活很久,可是我是人类,只有百年之限。罗碧,如果我……和千雪死了,你会不会觉得难过?

——罗碧,这个孩子怕痛,等下包扎伤口前要先给他打一针……不是,拿错了,你手上那支不是镇痛剂……唉,所以你跟我到诊所来到底是干嘛的?好咯好咯,别气别气,说你两句就不高兴了,还是去一边休息吧,今天早点歇诊回去就是了。

——你需要进食吗,罗碧?需要就说,我又不是你肚里的蛔虫。

——罗碧,罗碧……

——罗碧,等我。

……

因为吸血鬼终究是吸血鬼,哪怕外表行为与人类无异。人类在物种群中居多数,我不愿让你被人类当作异类。

如果千雪死了,我会难过,因为我失去了一个很好的朋友;如果你死了,我不会难过,因为我只有麻木。

我就是要跟过来,就是要确保视线里有你的身影,有意见吗?不服憋着,不辨。哼。

嗯,肚子饿了。

啰嗦,干嘛一直叫我的名字。

……

I can never rest my soul

我将永世无法安眠

until you call my name from the heart

直到你呼唤我

好。

如果这一次还能活下来。

我会告诉你。

我等你,不论多久,几百年的光阴轮回,我,都会等你。

温皇。

别再,失约了。

 

 

 

< My long forgotten cloistered sleep·藏温篇 完 >

 

 

 

 

后记

这篇藏温文,其实某最初是打算送给卿大的,谢谢卿大愿意陪某说话聊天这样XD当然啦,也顺便当作七夕贺文送给小伙伴们。但半个月前真没想过会写那么长就是了,顶多上中下三篇完结,哪像现在都爆字数到4W+了还有一篇番外没有写,而且剧情漏洞也超多不知道一篇番外能不能交代清楚……写后记时回想一下最初和过程,也是笑痛自己的肚子233

不过后来也写得挺开心的,真的,很开心每次更新都能有回应。像之前的《蒹葭》一样,有位小伙伴几乎每次都愿意给予某回应,所以这篇也跟《蒹葭》一样更得贼勤快。不过毕竟某目前就这点能耐和水平,希望卿大和其他看文的小伙伴们不要嫌弃……

其实这个题目原先某是打算用来写暗表的,没错就是暗表,跟藏温压根一点关系都没有。但是后来跟卿大聊过几次后,就突然想写成藏温了。原本吸血鬼和猎人的梗想的也是恨心,后来也变成了藏温为主线。也是神奇。

因为藏温篇是主线,所以可能副CP就多了几对。虽然完结了,但文中很多地方都没有交代清楚、漏洞百出,尤其是苗疆的内乱和西剑流的私人恩怨连一笔带过都没,之后需要到其他CP篇里展开、补充,当然啦多少也会提到藏温的,不过到底什么时候开始写不确定,或许就没下文了。番外暂定一篇,不然结局就是把他们都写死了。真要这样完了估计卿大和小伙伴们会想要掐死某吧233而且某在(02)开篇就交代了藏温篇的结局……不知道看不看得出来(不说恨心网空,毕竟是副CP),对温的话,藏从决战还未开始就已经做好了保全他的准备了,所以不论自己如何藏也一直想着“如果能活下来,那……”这样的假设;而温从打算帮助藏的那刻开始也一直在做保全藏的准备,这么一来他们互相都在保全对方,所以他们其实都不会挂。甜不甜!

文中错字什么的——请先脑补(真是不负责任的发言233)之后全篇修文的时候某会改正。

……后记有点啰嗦,那就这样打住啦。

感谢小伙伴们的键阅。

评论(8)
热度(20)

© 念念皆娑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