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念皆娑婆

——念念不忘,何复思量。
特传-冰漾&All漾;游戏王-暗表;夏目-斑夏;霹雳-鷇梦红风;金光-黑白郎君相关CP
手头的填坑计划主要有特传*3,秦时*2,与目前主更[金光布袋戏]相关*4:熊猫先生与蜘蛛超人的故事;三寸光;悲喜剧(原名无题);My long forgotten cloistered sleep和单篇*N
这里能吃任何原作角色的所有相关CP。
顺说:某是一名极其容易玻璃心的作者,但若是指出文章具体不好之处、给予批评和指教,请相信那时候的某拥有的是一颗钢化过的玻璃心。毕竟已经没人可以荣当第一位评论某的文笔是小学生程度的人了。

[金光]My long forgotten cloistered sleep(藏温篇10)

(10)

【决战之刻倒数前第五】

任飘渺看着百里潇湘,冷笑道:“真是许久不见了。”那些面孔应该都是老熟人了,不过他已经记不得了。毕竟没那个必要去记得。

“好说,这么多年来了,咱们之间也该有个了断,不过挑在这个时候,吾怕耽误楼主您赶时间呐。”

“是吗,那便齐上吧。”说归说,但在百里潇湘带着一干人向他冲来的时候,他们都没有见到任飘渺有任何动作,于是百里潇湘抬手,示意众人停下进攻。“不是说怕耽误我的时间吗,怎么停下了?”他笑着,周身散发着冰冻三尺的寒意,站在自己对立面的那群人纷纷打了一个激灵,不由自主地退后几步。他们已经对他露出了胆怯之色,只是仍旧未打退堂鼓。任飘渺想,看样子百里潇湘这个楼主也还算过得去。

百里潇湘环顾四周,他已经提前确认过周围的情况,对民众也进行了小规模的疏离,还珠楼的楼主虽然没有管辖地界某区域的资格,但是通过私底下的交涉、他放低姿态选择跟教会合作,提供教会所需要的情报,所以身为还珠楼现任楼主的自己才会被教会予以部分权限。百里潇湘看着静立在不远处的男人,沉下眼帘,将可能透露的不甘和艳羡偷偷藏起。他知道自己付出了多大的代价,都是为了这一刻而作出的牺牲,必要的,不必要的,统统都无所谓了。

走狗之名;教会每次的施压;还珠楼内部不满的反对声响;艷都月的脱离。不论怎样,他都要,都要让这个男人……!与艷都月不同,百里潇湘的选择,是孤注一掷的反扑,赌上自己的性命,赌上追随自己的人的所有。神蛊温皇能做到的、任飘渺能做到的,没道理自己做不到,没道理自己不能让众人心甘情愿地追随自己,他要向这个男人证明他可以、他能够、他一定行!“众人把握住时机,这是教会给的高额任务——拿下叛徒!”

百里潇湘说得激昂,只是无人随他起舞。迎面的风吹起微长的发,任飘渺的眼中看不出任何情绪和想法,也没有任何与他们决斗的意思,他只是像在看一场闹剧般,安安静静地等待落幕。而百里潇湘最恨的,就是他无动于衷的模样,仿佛自己在他眼中不过是一只跳梁小丑,耍尽心机去表演一出滑稽可笑的戏,仅为博他眼球轻描淡写地一瞥。

任飘渺不会知道百里潇湘是何种想法,他只是瞧了眼那轮血色的圆月,缓缓开口,说:“既然你们不动手,那我,不客气了。”

……

【决战之刻倒数前第四】

“所以,百里潇湘的事情也是你一手推动的?”

“与楼主比起来,百里潇湘不过如此。不过吾没有想到的是会有忆无心的出现,本来还在头疼该如何跟教会建立关系。”

罗碧看着某人的痴汉,扶额叹气。神蛊温皇呐……他都不知道该拿对方怎么办了。第一次见到艷都月的时候,罗碧就觉得这个男人看向温皇的眼神很不对劲,不过那个时候他没有多想。毕竟大家都是男人嘛,任飘渺的剑术绝伦,在用剑的吸血鬼猎人排名中也算数一数二——委婉点讲,再加上综合实力也强悍非常,让人有了想要打败他的决心,实属正常。就算是罗碧,要不是对方很少用任飘渺的身份出现在自己的面前,他都想要跟任飘渺决一高下来着。这都没什么,不过只是好胜心作祟而已,不难理解的。他所说的关于艷都月的不对劲,在于……

当温皇对伤势恢复七八成的自己说,还珠楼的情报能力超群,帮他找女儿不是难事。在用自己的血喂饱了他之后,温皇就带着罗碧一起前往还珠楼。当时罗碧还不清楚温皇非要带上自己一起到还珠楼的原因在哪,现在看着神情癫狂愤恨的艷都月,又似乎明白了点。想到当时温皇拉着自己对着艷都月时,老是不安分地时不时碰碰他,摸摸他,不断地让两人的身体频繁接触,无非是要借此让艷都月“走回正途”。他们没有想到艷都月会拿忆无心来报复。

“吾不会让楼主……”

“……”罗碧觉得这个人跟教会的那群疯子很像,无非目的不一样而已。教会想要的是吸血鬼的“寿限”,哪怕把自己沦为一样的怪物也在所不惜。牢笼里的都是被教会丢弃的实验品,绝大多数是吸血鬼没错,但也有不算少的部分是人类,活生生的人类。他们对于自己的同类都能这么狠心这么残忍地对待,更何况是对待异族了。必须赶紧找到无心才行,罗碧想。不过在那之前,他得把艷都月解决了,为了温皇,更为了无心。这人三番五次去找温皇麻烦,打扰他们平稳的生活,温皇虽然没有明说,但是不满的情绪都传到了他那;再者,若不是艷都月,女儿就不会落入教会手中。只是罗碧不明白,艷都月对无心出手是想通过伤害他来报复温皇,那为什么会延迟了五年?教会的实验到底……罗碧想到了冥医,心下一紧。

说起来,无心为什么会和黑白郎君相识,也是艷都月搞的鬼。

罗碧看着艷都月,看到对方从口袋里掏出一支药剂,继而嘴角露出一个狞笑,然后将药剂注射进了静脉中。罗碧皱眉,那个东西应该是教会给的,管身有教会的标志,是实验的成品吗?不,不可能,教会怎么可能会把成果拱手分享给别人。沉思片刻,艷都月的身体在吸收了药剂之后,浑身抽搐起来,之后低头驼着背,不动了。罗碧不习惯使用兵器,更多的时候直接赤手空拳跟敌人对抗。但是艷都月和任飘渺一样,用剑,所以他寻了一根空心钢棍。挥动几下,感觉很轻。

在史艳文他们夺得“那个”到来之前,有些情报需要他来收集,所以他只能等待艷都月在他面前展现成果。艷都月没有倒下,就站在原地毫无动静。罗碧不敢轻敌,虽然对方跟任飘渺比起来程度相差甚远,但因为药剂的作用,却更让罗碧忌惮三分。

为了女儿,罗碧没有什么可以舍不得的,包括心中的在意。一想到忆无心,罗碧的眼神就不自觉地放柔了许多,不过这一点他自己是不知情的,温皇他们谁都没有告诉他。

牢笼里的同类,不,是实验品……实验品该如何解决,这也是罗碧目前头疼的事情。先不说吸血鬼不会自相残杀,顶多互相看不顺眼窝里斗两斗,论说杀死的方法,可都是人类这边先传出来的。他身上没有任何跟银器相关的东西,但是——

看了眼依旧像个雕塑动都不动的艷都月,罗碧小心轻声地挪动脚步打算靠向附近的一个牢笼时,艷都月突然向他冲了过来!

是靠声音来识别攻击的吗?不对。弯腰闪过长剑横劈,倒退两步隐入暗处角落、屏息,却依旧被艷都月发现乘胜追击。果然不是靠声音来识别的。几个回合下来,罗碧发现,对方使用的是跟任飘渺一样的飘渺剑法。

有次玩笑似的跟温皇提起,要是哪一日互相对上了现在要不先透露些诀窍之类的。温皇沉吟片刻,倒是对他讲解了自己所创的剑法,罗碧问他,你真的这么信任我?温皇笑笑,难不成你觉得我们真的会对上吗?

不会。

那不就行了。难得你对飘渺剑法感兴趣,我说于你听也无妨。过了一夜,第二日,罗碧也把自己的掌法特色告知了温皇。温皇笑道,你真的这么信任我?这下轮到罗碧笑了,只是他没有说出那句问话而已。

罗碧不傻,在艷都月提剑刺来那刻就察觉了那柄剑是模仿“那个”制成的。啧,教会还真舍得下血本。

不得不说,注射药剂后的艷都月超出了人类的极限,当他都不得不因体力的消耗而喘息的时候,对方却跟没事样似的继续挥剑向他。教会果然是想要……一个走神,手臂被利剑划开,有血液溅射到了牢笼上。罗碧立即一脚踢向艷都月的腹部,把人踹进石墙,拉开和对方的距离。看到崩落的石块砸在人类的躯体上。艷都月就这么容易死了?想想也不可能。罗碧身上只带了两管温皇的血剂,所以在对战中他都小心避免造成伤口流血。待他处理了手臂上的伤口后,而艷都月还是没有任何动静了。“……”

这时,罗碧却因为一声哀嚎而皱眉,有个实验品舔舐了铁栏上的血后,抽搐几下后就彻底停止了癫疯,安静下来了。而在余光中,他又看到的是某个牢笼里的实验品却突然镇静下来,眼神都变得清明多了。怎么回事?他看着那个实验品伸出舌头舔着渐在铁栏上的血——那是自己的血,在察觉视线后看向他,一愣,不太确定地说:“你是……史艳文,族长?”

族长?这个吸血鬼是刚刚被抓来的吗?就在罗碧想说什么的时候,石堆里一动不动跟死了一样的艷都月又抽搐起来,然后再次提剑向他刺来。

……

 

 

TBC

评论(1)
热度(14)

© 念念皆娑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