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念皆娑婆

——念念不忘,何复思量。
特传-冰漾&All漾;游戏王-暗表;夏目-斑夏;霹雳-鷇梦红风;金光-黑白郎君相关CP
手头的填坑计划主要有特传*3,秦时*2,与目前主更[金光布袋戏]相关*4:熊猫先生与蜘蛛超人的故事;三寸光;悲喜剧(原名无题);My long forgotten cloistered sleep和单篇*N
这里能吃任何原作角色的所有相关CP。
顺说:某是一名极其容易玻璃心的作者,但若是指出文章具体不好之处、给予批评和指教,请相信那时候的某拥有的是一颗钢化过的玻璃心。毕竟已经没人可以荣当第一位评论某的文笔是小学生程度的人了。

[金光]My long forgotten cloistered sleep(藏温篇05)

(05)

愿望什么的,怎么都觉得奢侈。

尤其对罗碧而言。

后来恢复行动力的任飘渺找上了黑白郎君。后来任飘渺独自从黑白郎君那回来。后来……

后来罗碧变得越来越沉默了。温皇看着一连能沉睡好几日的人,好不容易等到了对方难得清醒的时刻,他想对罗碧说些什么,可话到嘴边,却也跟着沉默了。而他的沉默。罗碧又闭上眼睡去了。默苍离和俏如来待了几天后,也出发前往和史艳文约定的地点进行汇合。在离开前,默苍离独自找了他谈话。温皇笑道,这一天果然还是到了。默苍离那双淡漠的眸子定定地看着他,随后也淡淡地笑起来,说,你和杏花都治不好的病,总算可以痊愈了。

温皇告诉了他们一条去到目的地的捷径,随后目送师徒两人趁着浓重的夜色离去。屋内只剩下他和罗碧了。

他本是极懒的人,但是自从遇上了罗碧后,神蛊温皇就从那个“能坐就绝不站、能躺就绝不坐”的懒散状态中消失了。之前他们所待的诊所并不在这片区域的安全地界内,所以温皇每日都需花时间前往诊所,又在诊所关门歇业后回到这间屋子。雷打不动的两点一线。当罗碧未出门的时候,他看到人醒着,就安安静静地坐在床边陪着对方;看到罗碧睡着,他也安安静静地坐在床边陪着,只是趁着人睡着的时候给人打上一针缓和剂。

罗碧已经很久都没有服用抑制剂了。偶尔温皇回来的时候,会发现对方并不在屋子内。浓厚的夜色下,散发出几分危险的气息混着一点点血腥味儿,让人心间的不安惶恐不断扩大。安全地界若开始出现不正常的死亡,这种情况迟早会引起教会的……温皇嘴边勾起浅笑,想着是否该和罗碧提提,叫人稍微收敛一点,或者说,后续处理得干净一点;实在不行,要进食时叫上他,他可以帮忙善后。对,就是给人免费当苦力。

可罗碧什么反应都没有,哪怕连看他一眼都没有。回来后,就又躺回床上睡着了。千雪要是在这,想必会吐槽说这种吃了睡睡了吃的生活简直就是那些不求上进的人类贵族才会有的。温皇知道,罗碧是在……储存力量,这是为了同教会夺回忆无心而做的准备。

他不是没有想过这个结果,可,温皇并不愿意看到罗碧和教会有任何正面的冲突。因为,罗碧没有任何希望,不会有任何希望的。他对罗碧说了那一日他找上黑白郎君的时候,黑白郎君略显微妙的态度。任飘渺问黑白郎君是否认识忆无心,黑白郎君凝视他许久,大笑着说,不认识。

中间的,那段沉默。

温皇在赌,赌的就是这段沉默所带来的结果。只要忆无心没有被带往教会就好。黑白郎君是基于什么理由而未将忆无心的行踪上报给教会的……温皇无法确定原因。

这一日,当温皇关了诊所回到这里的时候,不意外地发现屋内一片漆黑,卧室里也没有发现罗碧的人影。怔怔地看着洒进房间的银亮月光,他才在想起估计是对方又出去觅食了。按揉着突突不停的太阳穴,温皇决定去猎杀几只吸血鬼,以便应付教会之后可能的发难。正思考去换套服装出个门的温皇却被突如其来窜出来的黑影重重一击,整个人都贴上了不知道何时合起的门板上。“罗、嗯——”

“……”

他没有反抗。略长的发被对方一把抓在手中,狠狠地往后扯去,脆弱的脖颈顷刻间便暴露在利牙之下,随即被毫无犹豫地穿透皮肤刺透经脉。疼痛在那个瞬间停止了身体的动作,随着血液的流失逐渐让微热的体温一点点失温,随着失温逐渐麻痹。这不是温皇头一次被罗碧如此粗暴地对待。

虽然在忆无心面前,罗碧总是压抑着自己,但吸血鬼必须进食,这是为了生存而不得不为之的事情。除了千雪孤鸣,温皇自己也时常为罗碧提供新鲜的血液——自己的。通常他和千雪会把自己的血液做成药剂的形式,总算是让罗碧维持了日常的活动。药粒消化太慢,没有液体能够瞬间与血液融合提供给身体最充实的补给。

罗碧啊……在心中叹息,温皇念着这个男人的名字,静静地等待对方平息暴躁的情绪。他不像千雪孤鸣会用言语用行动让罗碧冷静,温皇只会陪伴,只会等待,然后让罗碧自己冷静下来。他就是这样的存在,像是在吝啬给罗碧多一丝的安慰似的。他和罗碧,也是这样的存在,看起来好像是联系最多的关系也挺好的,但他们之间……其实也就这样了。

搂住自己腰的手臂,两具贴近的身躯。啊啊,他有时候是真的不懂。“我说……”

“……”

血液的流失让温皇有点冷,脑子也发晕,还未用晚餐的胃中不断传来一阵阵恶心。自己到底是个人类。“你、痛……再不松口,我……真要被你……”被咬住脖颈后还要说话,这可真是一项艰巨的任务。

利牙从自己的皮肉中撤离,钳制着后脑的力道也消失,指腹穿过他的头发,掌心贴着他的后脑。温皇感受到有条软舌舔舐在那两个之前就没有消失的洞口,一下接着一下……最后竟是一记深深地吮吻,顺着脖颈的曲线来到微张着的唇瓣上。

他想,就是因为这个动作,所以自己没法对罗碧生出怨言。

失力的双手颤巍巍地搂上对方的肩膀,感受着这个男人的呼吸,温皇开口,声音沙哑,“你再等等,到时候我同你一起去……”罗碧没有给他回答。“你可以独战黑白郎君不错,但要是还有教会的人在场,要是教会的人当着你的面对无心……你要怎么办?”他叹息,唤着罗碧的名字,罗碧,等我。

“……时间不多了。”

“……”

“今天我收到史艳文的密信,教会的实验已经是最后阶段了,我们必须……孤注一掷。就算不为了无心,我也必须去。”罗碧说话的声音同他一样,沙哑得可以,带着一嘴的血腥,“冥医在史艳文那边,消息就是他带出来的,所以不论怎样,无心……我绝对不能让无心……”

啊啊,人类啊,怎么会这么得……

“我只有这么一个要求。等我,罗碧,等我。”

“……”

温皇仍旧只给了罗碧这句话,他让他等他,可他不知道他是不是会等他,像自己一样地等待。

鼻间是熟悉的气味,他感到罗碧抱住了他,用自己的身体去温暖他失温严重的身体。或许是因为这久违的拥抱,他的意识在慢慢地模糊。一语双关,温皇打趣道,罗碧,我都没有用晚餐,倒是给你享用了我自己,现在真的是一点点的力气都没啊。他听到这个男人难得带上温度地笑了,却是说了两字略带莫名之意调子的反问,是吗。

忆无心离开的那夜,月亮也是这般又亮又冷。

任飘渺没有收到任何消息,就代表黑白郎君果然如自己所料没有将忆无心交给教会。但,如罗碧所言,时间是真的不多了。

“实验”要完成了。

……

——是,吗。

温皇觉得,他应该没有理解错误罗碧的话。哈,应该,什么时候他神蛊温皇也需要用这类不确定的词语来安慰自己了。

“温皇。”

“嗯?”

“别忘记你答应我的。”

“……”

即使忆无心没有被交给教会又如何呢?他们都必须做好最坏的打算和准备。罗碧的准备是先忆无心一步的死亡;而他的准备则是,杀,忆无心。

——千雪孤鸣没有答应,而他答应了罗碧。

 

TBC

评论(9)
热度(13)

© 念念皆娑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