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念皆娑婆

——念念不忘,何复思量。
特传-冰漾&All漾;游戏王-暗表;夏目-斑夏;霹雳-鷇梦红风;金光-黑白郎君相关CP
手头的填坑计划主要有特传*3,秦时*2,与目前主更[金光布袋戏]相关*4:熊猫先生与蜘蛛超人的故事;三寸光;悲喜剧(原名无题);My long forgotten cloistered sleep和单篇*N
这里能吃任何原作角色的所有相关CP。
顺说:某是一名极其容易玻璃心的作者,但若是指出文章具体不好之处、给予批评和指教,请相信那时候的某拥有的是一颗钢化过的玻璃心。毕竟已经没人可以荣当第一位评论某的文笔是小学生程度的人了。

[金光]My long forgotten cloistered sleep(藏温篇03)

 *微默俏

 

(03)

默苍离原本想把俏如来放在诊厅的沙发上,只是在见到那滩血迹的时候,不着痕迹地转头瞄了一眼还在门外环顾的温皇,眯起眼打量了人一阵,思忖过后,还是将俏如来安置在地上,只不过让人靠着沙发有了个支撑。

温皇关上门走过来,见到坐在地上的俏如来,不认同地睨了一眼默苍离,不过倒也没有说什么就是了。“药剂。”那道声线丝毫平稳如常,默苍离说,“直接告诉我放哪了就好。”

“你倒是也从来都不客气。”他指指诊厅的一侧,有个当摆饰用的柜子,示意对方从左下角摸索开关。那是一个小型的冷冻箱,是温皇用来储藏特殊药剂的地方。“俏如来的伤……嗯,那边也算入这次的清剿范围了?”说不惊讶那是骗人的,他没想到的是除了罗碧这方,史艳文那边也会被教会同时盯上了。这么一来,地界另一边的吸血鬼的数量经过此次清剿可真是要大幅度下降了,那罗碧自然更不可能让忆无心离开自己身边了,横竖都是危险,那就自己陪着女儿吧。那个男人一定有了这样的想法,而反观小姑娘,也不愿离开父亲,宁可和父亲死在一起的吧。

对吸血鬼而言,若是能就此死在银刃之下,倒也是一种解脱。注入药剂之后,俏如来开始有苏醒的迹象,温皇打趣了声,我今天可是大出血了,你就别打我注意了。默苍离回了他一声轻嗯,然后一手搂住人,一手又将俏如来的脑袋往自己脖颈旁一搁。温皇去拿了伤药——当然是特殊的伤药——和绷带,坐到他们旁边的地上,掀开俏如来的衣物,给人上药包扎。俏如来的伤在腹部,比罗碧的伤要来的棘手也不棘手。

教会动用了“那个”的复制品,而且还是大规模的分发给了猎人。

“你们遇到的是谁?”这句话是在问哪个吸血鬼猎人伤了俏如来。俏如来抬起脸,嘴角还带着血,一双眼中含着悲伤地看着自己的师尊,刚要开口说什么,默苍离却示意温皇给人打一发安眠剂。很快,俏如来又重新闭上了眼,睡着了。“这下可以说了吧。”温皇也是无奈啊,默苍离这种个性真是别扭得让人看不下去,真不晓得冥医那家伙是怎么受得了的。这还不是最要紧的,要紧的是冥医居然还说他跟默苍离是同类人,瞧这话说的,他怎么可能那么别扭呢?自己要是别扭的话,别说他人,温皇敢笃定,罗碧肯定是第一个过来扭自己的脸,让他再也“别”不起来。

千万别是羽国那边的势力——“雁王。”

“……”真的是不希望是什么就偏来什么,早知道就什么都不想了。温皇又好笑又好气地看着默苍离,他已经不知道说什么了。默苍离和他一样,是人类,而且还和自己一样在帮助吸血鬼。温皇也不知道他和默苍离谁更离谱点,毕竟对方可是直接收了吸血鬼当自己的徒弟,这个做法也是疯狂。看到这人接连喝了两杯水,又咽下几颗强制及时增补气血的药粒后,他才又开口,问,“但吾方才观察了周遭的情况,如果真的是上官鸿信那边……”不可能让俏如来逃脱。

“嗯,雁王本人没有来,我甩掉了他们之后,又遇上了另一拨人马,是教会的。”

“你解决了?”想想都不可能,就这人的小身板。

“怎么可能,”默苍离用一副看白痴的眼光看着他,顿了顿,“教会的那拨人,他们的目标不是为了杀俏如来,而是来带走他的。”

带走?联系到罗碧身上不能自行愈合的伤口,温皇赫然想起了一件事情,“难道他们是想要……”

他们都不喜欢把话说的太明白。默苍离不是忆无心,不需要他把话整句讲明。

还珠楼还存在的时候,温皇就知道教会其实打着消灭吸血鬼造福人类的旗号,背地里却做着见不得光的事情。

活体实验。

千雪孤鸣曾问过,为什么明明那时离小姑娘成年还有三年呢,可罗碧已经开始让女儿减少和人类的接触了;后来,即使当忆无心成年了,可是只要有他们各自制作的抑制剂,要逃过教会的审查也不难,伪装这么一次,根本不是问题。温皇记得罗碧曾说过,哪怕忆无心作为“人类”被教会审查过关了,也难保可以活着出来。千雪和他听完后,各自都沉默了。

有些事情,罗碧绝对不会告诉女儿,而他也没办法告诉忆无心。

温皇问默苍离,冥医人在哪里。默苍离摇摇头,在温皇带着他们前往另一间卧室前,默苍离给了他一支药剂,“杏花要我转告你,‘你的想法不可能成真,如果真的能够成功,吸血鬼早该灭亡了。而就算你成功了又有什么用呢,教会不可能让这种东西存在阻碍了他们的理想。’”

接过药剂,温皇笑道,“我知道。”看着那一管碧绿色的液体,他重复地说着这三个字。默苍离看了他一眼,就关上了卧室门。温皇当然明白那一眼所要传达给他的意思,不过四字。

好自为之。

回到诊厅,虽然他的体力也没有恢复多少,但为了不让人起疑,仍旧需要按时开诊外,还有一些东西他必须进行清理,尤其是沙发上和地上的那些血迹。“当初把沙发铺上套子的选择是正确的,最起码不用洗沙发。”温皇知道,如果告诉忆无心,小姑娘一定会来帮忙,但他一想到罗碧醒后知道他让忆无心做苦工,可能就得被多打一顿了。唉,女儿控晚期,也是没救了。

打理好诊厅的时候,其实距离开门时间也就还有几个小时了,他还要去看看罗碧的伤势要不要紧。俏如来的伤口不重,相对比罗碧的而言。罗碧的伤口有恶化的迹象,频繁使用抑制剂的副作用居然是加速“那个”造成的伤势程度,这是温皇始料未及的。他对罗碧和俏如来的伤势处理,仅仅只能使它们不再流血,而要如何根治愈合,即使是他,甚至是冥医和千雪孤鸣,他们都毫无办法。除非,他们手头有“那个”的复制品。

至于能够伤到罗碧的猎人吗,温皇在脑中过目了一遍猎人的名单,发现能够做到这一点的猎人根本寥寥无几,而且还要看几率。若说有谁能够百分百伤到罗碧的……

会是黑白郎君吗?为了对付罗碧,难道教会请黑白郎君出手了吗?温皇不认为黑白郎君是那么容易被教会忽悠的对象,但罗碧的伤……

望了眼时钟,想到还有外头的那些血迹,温皇就一阵叹气,默苍离还真是不留余力地给他找事情做啊。就当温皇认命地拿着除血喷雾灭迹去的时候,他一点点将诊所周围的血迹都喷上一喷,来到了罗碧房间外的巷子——“……?”

无心?她怎么到外面来了?等等,她面前的那人是?!

温皇一个闪身,将自己掩入阴暗处。

“先生,先生你还好吧?你身上的伤口需要及时处理的、呃——”

“哼,小丫头还是关心你自己吧。嗯?你是被教会重点通缉的对象,居然会在这里。但俏如来去了哪里?”男人即使受伤了,仍旧轻松地掐住了忆无心的脖子,将人提在半空中,看着小姑娘抓住自己的手臂,却撼动不了半分,“抓住俏如来才能得到史艳文的下落,说,你的同族呢,刚刚经过这里的另一个吸血鬼去了哪里?”脚尖点点地上不属于自己的血迹,男人稍稍松了手上的力道。

听完男人的问话,温皇顿觉心下一颤,默苍离口中所说的教会的一拨人里竟然有黑白郎君?!除了罗碧外,教会居然同时把俏如来也交给了黑白郎君处理吗?

忆无心没有回答,仍是断断续续地说:“你的……伤……”

“……”

黑白郎君眯起眼,突然不说话了。

都说十五的月亮最圆最亮,温皇却觉得,十五前一夜的月亮才是。银色冰凉的月光照在巷中,温皇掩藏了自己的气息,若是换做满血状态,或许他能够同对方一战,即使黑白郎君被称为教会史上最强的吸血鬼猎人,他依旧无惧;但眼下的自己若和对方对上——毫无胜机。在他的诊所中,还有两个受伤的吸血鬼,随便哪一个都是教会重点通缉的对象,包括忆无心。而且他必须保证默苍离和自己的“协助”身份不被教会发现。

说来,为什么雁王始终没有把默苍离告发给教会,这大概也是一个谜。

温皇少见的犹豫了。在看到男人要将忆无心带走时,他是真的差一点点就冲出去了——但最后还是忍住了。温皇不敢想象当罗碧醒过来,却被自己告知忆无心被教会的猎人带走时会是怎样的反应。可是,可是……

指尖掐得掌心生疼生疼的。

“区区一个小女娃,居然让教会如此费劲心思,真是无趣至极。不过藏镜人呢,这一次他怎么没有护着你了?”

“先、先生……”

当忆无心被带走时,他仍旧没有现身。靠着墙面缓缓滑落在地,温皇苦笑着,发觉现在的自己一定非常狼狈。被罗碧差点吸干血的时候没有狼狈,曾经在还珠楼与内党战斗时候没有狼狈,面对一群教会的猎人时没有狼狈,面对一群吸血鬼时没有狼狈……神蛊温皇是真的从来没有一次像这回一样狼狈过。

他居然也会狼狈。

“……罗碧。”

那是一声带着咬牙切齿的不甘的叫唤。

 

TBC

评论(3)
热度(14)

© 念念皆娑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