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念皆娑婆

——念念不忘,何复思量。
特传-冰漾&All漾;游戏王-暗表;夏目-斑夏;霹雳-鷇梦红风;金光-黑白郎君相关CP
手头的填坑计划主要有特传*3,秦时*2,与目前主更[金光布袋戏]相关*4:熊猫先生与蜘蛛超人的故事;三寸光;悲喜剧(原名无题);My long forgotten cloistered sleep和单篇*N
这里能吃任何原作角色的所有相关CP。
顺说:某是一名极其容易玻璃心的作者,但若是指出文章具体不好之处、给予批评和指教,请相信那时候的某拥有的是一颗钢化过的玻璃心。毕竟已经没人可以荣当第一位评论某的文笔是小学生程度的人了。

[金光|恨心]《蒹葭》番外试阅

《蒹葭》六篇番外-试阅(截选部分)

*番外总共加起来也有5W字左右呢,简直可以算得上是《蒹葭Ⅱ》了。某真的是爆字数爆得不亦乐乎啊(感叹)希望到时候收到本子的小伙伴们能喜欢,要是能让小伙伴们看得开心满足就更好了呢。

以及,某之前和一位留言的小伙伴谈论的情节,某试着加进去了哦,虽然偏差很大,但是某努力了……嗯,护着无心的黑白好帅的(这不是剧透哦233

*多说一句,想要收《蒹葭》的小伙伴请在这里明确留言,方便这里统计本数。

 

 

《番外一 永矣》:

坐在幽灵马车内,不知为何,明明好好的心情也开始变得阴郁起来,甚至隐隐升起一股烦躁之气。

“……娘子吗?哈。”

他不是没有想过,若有朝一日自己身边能有一个女人的话。只是像他这样的男人……南宫恨低头看着自己摊开的双掌,一黑、一白,如他的面容与身体一样,半黑半白。

黑白郎君、南宫恨。

名中带恨的男人。

他不后悔自己所选择的,弃文从武、一逐群雄,战天下之战,论武学之巅峰。他所做的一切不过顺心而为,唯心而已。

与高手的决斗,徘徊生死之间,竞逐逼命的刺激与快感。

这样的日子,没有什么不好的,他很满意。所以,一个人也无所谓,反倒因此而没有了牵挂,显得潇洒;没有了牵绊,显得自由。

女人这种生物,对任何一个男人而言都是禁区,都是诱惑。

只是,记忆总是在你不经意间浮现在脑海,有一抹身影跃然其中。

马蹄声止,思绪骤停。当他出了幽灵马车后,南宫恨发现自己来到了一片丛林,微风带来花儿的芬芳,而在这一阵沁人的芬芳中,有一只白色的蝴蝶翩然起舞。

——然后停落在他鼻尖。

 

《番外二 式微》:

从什么时候起的,她竟然也学会了自嘲。在这一声笑里,她听出了自己的彷徨和无措,更有微不可见的、期待。可就连她本人都不知道自己是在期待什么,是期待着黑白郎君的回来,还是“忆无心”的回归?

那份——被他们共同拥有的记忆。

话说回来,“忆无心”为什么迟迟不回来呢?忆无心不知道。即使她明白了“忆无心”的心结是什么。自己脑中依旧空白一片的记忆——那是黑白郎君和自己的曾经。关于那部分记忆为何到现在都没有要恢复的迹象……她觉得自己无能为力帮助“忆无心”解开心结,反倒让自己陷入了名为“黑白郎君”的漩涡中,搅得心海一片茫茫然。

直到迷失了心神。

原来,真的有一个人能够让自己为之倾心为之恋慕,害了相思却不自知。忆无心不知道黑白郎君之于自己的存在能否用这些字眼来形容。她唯一的认知,就是这种感觉是自己前所未有过的。

她不喜欢这种感觉,甚至对此有点害怕。

“南……”才堪堪出口一个音节就导致她紧张地咬住唇瓣,颤抖不已。

——那似乎不是被他允许的,能够让自己呼唤的名字。

 

《番外三 无衣》:

姚金池无比想让那孩子幸福快乐,忆无心比谁都该得到幸福快乐。当黑白郎君带着忆无心向藏镜人坦白关系的那日,她也在场。见姐夫拉着黑白郎君出去时,姚金池也趁机拉过自己的外甥女,两个女人家去房间里好好谈谈心。

无心长大了,该到谈婚论嫁的时候了,可姚金池怎么也没有想过无心喜欢恋慕的对象居然会是黑白郎君。她还来不及告知这孩子好多关于“感情”的问题,无心就已经带着黑白郎君向长辈坦白了。

她想到在苗疆的那夜,在无心被气走后,她对黑白郎君说的无心没有接触过男女之情,所以可能会导致他们之间因此而造成一些误解。她更没想到的是也就过了一两年的时间,他们真的变成了这种关系。

无心弄不明,难道黑白郎君也会理不清吗?感情的事,旁人不好说,无法用旁观者和当局者的立场去辩论什么值不值得。喜欢与否,全凭自己的一片心意;爱与不爱,全由自己的一颗真心。

黑白郎君那边就交由姐夫藏镜人去“证实”,无心这边,就由自己来吧。而在之后跟忆无心的交谈中,姚金池知道的,是这孩子掩藏在笑容下的心酸和不甘,是忆无心极力想要忽视和放下的疲惫。

 

《番外四 既见》:

“哚、哚……”竹竿敲打在地面,她一手握在杆身,一手漫无目的地在前头挥着。这条路应该是通往大厅的路对吧,虽然有段时间没回来正气山庄了,但她的记忆不会出错的,那就是说她没走错呀。“哚、哚”,竹竿继续一下接着一下地敲打着地面。突然,传来了一个声音,“嗯——?”

“——?!”她当下就愣在了原地。这个声音是,是他……吗?会是他吗!“……黑白,郎君?”不确定地、哽咽地唤出声,那是被她珍之重之地放在心上的名字。说完,她感到自己胡乱挥舞在空中的手被一把抓住了。

是你吗,真的是你吗?掌心对贴,温热如初。只此一瞬,忆无心抛开了手上的竹竿,顺着力道扑入了他的怀中,“黑白郎君!真的是你!”真的是他!“太好、了,太好了……”这个人平安无事,他平安无事啊!

“……无、心?”

“嗯?”

从他怀中抬起头,她看不到他的神情,却能感到那大掌抚上了自己的脸颊。过了好一会儿,她才听到他叫了自己。在听到那亲昵的两字呼唤后,她愣了愣,有点不解,道:“黑白郎君你怎么了?”这个人居然见到她后,没有叫她小丫头,也没有说她弱得让人伤了自己的眼睛,甚至都没有一声“哈哈哈——”诶!这、这这……

 

《番外五 余生》:

忆无心抱着小家伙,一双眼珠子转了圈,突然不怀好意地看向他,要我说,黑白郎君,该不会是你在哪里惹上的桃花吧?

说真心的,她也就只是随口一提,没想到换来众人严肃的思考。忆无心一愣,把南宫沁交到姚金池怀中后,连忙澄清,我、我不是怀疑黑白郎君,只是这个情况,真的很像以前看到过的话本子上头的……

你都看了些什么书。黑白郎君问她,顺便逮过人坐在自己大腿上,也不顾藏镜人史艳文还在一旁,公然……嗯,就是调情。

她配合地坐下,然后拍开了在自己身上胡来的手,又转头“瞪”了她男人一眼。就是那段坐月子只能瘫在床上的时候,飞渊姐姐带来的书啊,说是在黑水城里看到的有意思的东西。

……

黑白郎君回想了一下,貌似还是经由他的手递到她手上的。失策。

不过被她一提,他们发现的确是……可以说得通。黑白郎君在外惹的桃花——可能还不止一朵——在找缝隙对忆无心下手。黑白郎君想到了之前忆无心在自己怀里委屈地拉着他说“你信我”,还有一年前横飞的书信、拦截幽灵马车的那群人。

 

《番外六 百问》:

“好友,你确定要吾去?”看着藏镜人递过来的邀请帖,温皇难得一愣,随后笑了笑,“这可是个能够知道无心到底是‘如何’和黑白郎君相处的好机会啊。”

“喂喂喂——温仔!你信不信藏仔等一下就拆了你的还珠楼啊!”千雪孤鸣赶紧从后抱住正要举手往某人方向赞掌的藏镜人,心里感叹温皇爱看罗碧炸毛的爱好什么时候可以收收,不然每次被夹在中间的人可是他啊!唉!

“吾信。”

“……”信你有鬼。

“千雪放开我!不然呢!难道真让我去吗!你不信我当场就和黑白郎君开撕?!”哪怕女儿在一旁,藏镜人都觉得自己不一定能够忍住,虽说他“神功”已成,但也不代表能够在受到刺激的情况运用自由。

“好啦好啦,藏仔你冷静一下;温仔反正你闲着也是闲着,再说了……”代替罗碧去不是正好称了你的心意吗?千雪孤鸣不怕事情闹大地想着。

……毕竟藏镜人即使不用当主持人,也不代表他不会当观坐在台下,怎么都还是很危险。

 

 

*全文就放本子中咯。

*接下来就是几次校对和排版了。

*希望《蒹葭》能和小伙伴们早日见面~

评论(3)
热度(14)

© 念念皆娑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