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念皆娑婆

——念念不忘,何复思量。
特传-冰漾&All漾;游戏王-暗表;夏目-斑夏;霹雳-鷇梦红风;金光-黑白郎君相关CP
手头的填坑计划主要有特传*3,秦时*2,与目前主更[金光布袋戏]相关*4:熊猫先生与蜘蛛超人的故事;三寸光;悲喜剧(原名无题);My long forgotten cloistered sleep和单篇*N
这里能吃任何原作角色的所有相关CP。
顺说:某是一名极其容易玻璃心的作者,但若是指出文章具体不好之处、给予批评和指教,请相信那时候的某拥有的是一颗钢化过的玻璃心。毕竟已经没人可以荣当第一位评论某的文笔是小学生程度的人了。

[金光|恨心]蒹葭(14)

*会有这一章呢,完全是前段时间写亲情本留下的后遗症。

 

 

蒹葭(14)

无心要生孩子了!

是是是——藏仔你别摇我了,要摇你去摇黑白郎君行不行?不然你去摇目小温也行啊。对了,温仔,黑白郎君人呢?

还有史艳文和雪山银燕呢!怎么只有他们仨等在外面了!唉,他和心机温仔怎么就挑了这么好的一个日子上门作客来呢?

不过也好。等会儿他们可以抱抱小家伙,按照辈分,怎么着也得叫自己一声外祖父吧~

千雪孤鸣从藏镜人的爪子下逃出来,赶紧蹦跶到温皇身后,我的头……我说藏仔你啊,是不是用了飞暴怒潮的力道来摇我的?别说头了,我的胃都快要吐、呕——

温皇拿羽扇给千雪扇扇风,笑道,去屋里了。

呕、咳咳……吐不出东西来,胃好难受。哦,是去屋里了啊——等等,温仔你说啥?黑白郎君去屋里了?

是啊,进去好一会儿了。

……

听到黑白郎君进屋的消息后,藏镜人不由分说也要推门进去,被两人拦住了。女人家生孩子,男人不能进去的。

那黑白郎君怎么进去了!嗯?无心——

女儿一声接着一声的惨叫痛嚎,让藏镜人现在只想把黑白郎君拖出去胖揍一顿。而温皇的话却让藏镜人安静下来。

这嘛,因为黑白郎君是无心孩子的爹啊,你也该知道,忆无心本来是不想要这个孩子的。

……

雨淅淅沥沥地下。

千雪孤鸣和神蛊温皇把藏镜人拖到一边,不让人阻碍仆人端水送毛巾。

藏镜人握拳。是啊,无心她……本来是不想要这个孩子的。不止他们明白,包括黑白郎君本人,都是清楚这件事的。如果是没有失去记忆的忆无心,或许会心甘情愿为了心爱的男人忍受这份痛楚,但现在的忆无心——

女儿到底是怎么想的,藏镜人其实不清楚。那天他得知忆无心出事后,就和史艳文马不停蹄地赶回正气山庄,最后得知无心是如何出事、目前身体状况如何的时候,他真的是气打不过一处来。藏镜人不是不想尽全力和黑白郎君厮杀,他只是怕女儿因他和黑白郎君打起来而不开心。

哦哟喂,女儿皱下眉头他都可以纠结半天,

以前,看见他们身上哪怕就只是无伤大雅地破了个皮——当然,他们身上从来不破皮,只有血淋淋……忆无心都能不开心好半天。问题其实不在这。女儿对此的不开心从来不会表现在脸上。那他们是怎么知道的呢——从忆无心询问他们有点哽咽的声线中,猜得了七八分。

不止是他,就连黑白郎君都开始在忆无心面前有了“收敛”的意识。可是——

他真的、真的是看这个人不顺眼啊!非常非常看黑白郎君不顺眼啊!只要一想到是这个混账男人拐了自己的宝贝女儿,藏镜人的脑中只剩下了一个念头:弄死他!变着花样搞死他!

神蛊温皇在得知他的想法后,当下就表示自己愿意友情出力,不收钱。

想当初藏镜人要组队叫上人去盖黑白郎君的布袋时,自家侄子凉凉地在旁提醒他:叔父,容俏如来说一句,叔父这样,岂不是正好称了黑白郎君的心了?

藏镜人沉默半晌,严肃地思考了侄子的话,发觉,真·有道理。

所以他最后还是没有盖成黑白郎君的布袋,多少有点失落。

话是这么说,为了宝贝女儿,他忍了黑白郎君也不是什么大事,只是让自己加紧“练功”。可惜无视黑白郎君的功夫不是那么好练的,让藏镜人着实气闷了一段时日,感到了一点挫败。为了让闺女不担心他和黑白郎君之间的矛盾,又得在自己“神功”大成前不露端倪,所以呢。

唉,无心说了不能打架,没说不能“切磋”、“交流”啊。某人再次友情提示。

所以他们两人偶尔避开了无心的视线,小小地“切磋”两下,或在人外出、或在人休息,他们自个儿出去找地方打,总之不让她知道就好。

这是藏镜人和黑白郎君的默契。

无心失忆以来,他和黑白郎君打起来的次数简直一鼓作气地上涨,尤其是察觉女儿似乎不乐意见到黑白郎君的时候,藏镜人逮到自己什么时候有空,就立即揪住人拽出正气山庄,不由分说直接开打。

他也是真的没办法 ,只能用这种方式转移注意力。

藏镜人怒,怒火炽盛,对自己,也是对即使在身边仍旧无法保护好人的黑白郎君。

——为什么有你在无心身边她还会受伤!为什么你让无心在有着身孕的情况下受伤了!

——你还记得自己是如何作下承诺的吗!

要知道最先的两个月里,无心小小挪动一下身体都肚子痛得不行,甚至还出现灵能大量流失、力竭的迹象,女儿虚弱却硬是强撑笑颜安慰他的模样……每一点都让他这个当爹的恨不得在黑白郎君身上捅上几个血窟窿来解恨。要不是怕女儿会伤心,藏镜人真的想这么做。

尤其是无心脑后的伤。温皇说,伤在外部的伤容易诊治愈合,但伤在大脑内部只能靠由让时间一点点过去,自主地消散淤血。在这期间,绝对不能让大脑受刺激,注意休息。

受刺激吗,无心受的刺激还不够吗!生孩子这么痛!

温皇计算了时间,看廊外雨势逐渐变得磅礴,逐渐盖过从屋内传来的痛喊,又看了看某人的脸色,想了想,还是重新把话头开启。罗碧,无心真的没有跟你说过看法吗?这个孩子以后……

藏镜人少见地叹气,说,没,无心就一个劲叫我们不要担心她。

……

要我说,黑白郎君也不是不负责的男人。等到无心的心结解开了,或者是她脑中的淤血散去了,要说这记忆应该也就恢复了吧,到时候他们还是可以在一起的嘛。温仔你到底想说什么?

千雪,你知道“不想要这个孩子”的完整版是什么吗?

啊?千雪孤鸣拉着藏镜人的胳膊,不懂好友为什么这样问自己。毕竟无心不记得黑白郎君,有了陌生男人的孩子,对哪个女人都是不好接受的吧,不想要不是很正常吗?

不是的。

温皇在千雪孤鸣说完正要开口说明,却被藏镜人哑着声出口打断了。

廊外的雨势滂沱而来,大风吹过,打湿了三人的衣裳,雨珠沾染上了他们的头发,有的顺着流落到了眼上、面颊。

三人都未挪动分毫。

藏镜人说,无心不是不要这个孩子。她不要的,是和黑白郎君的这个孩子——因为黑白郎君。

他知道,自己的女儿不是在一开始就有这个念头的,而是在和黑白郎君相处几日后才有这个念头的。一开始知道自己已有身孕,忆无心表现出来的不是害怕也不是厌恶,而是不解。

是不解,不是茫然。

当她摸着肚子说她自己不知道这个孩子的父亲是谁后,身边的人才开始对她说起了黑白郎君,她“有实无名”的丈夫、她肚中孩儿的父亲。藏镜人想起来了,当女儿知道黑白郎君是被她遗忘的爱人时,脸上才浮现了茫然的表情。

谁都没有告诉她,她忘记黑白郎君的原因是什么。

忆无心对黑白郎君有心结,她一直想要忘记黑白郎君。之前藏镜人一直不懂,为什么黑白郎君好端端地却让无心对他生出了心结。

问题就在,无心明明不想要这个“和黑白郎君的孩子”,却在后来改变了心意,打算将孩子生下来。温皇为他补充说明。虽然没有记忆,但看得出来,无心确实在一开始对黑白郎君表现出了排斥现象。就是后来,不明缘由地突然……

忆无心在后来的日子里,让黑白郎君留下来陪自己,甚至到了临产前的两个月,她主动提出希望让黑白郎君来就近照顾她——在她并没有恢复对黑白郎君记忆的时候,提出来的。

现在的忆无心,到底是如何看待黑白郎君的呢?

史艳文处理完事情的时候赶过来,就看到走廊上三个湿漉漉的,人。

“小弟——”

史艳文关怀的话还没有说出口,就被一阵婴儿嘹亮的啼哭声打断了。

千雪孤鸣和神蛊温皇纷纷转头。等了一会儿,房门打开。产婆抱着婴儿出来的时候,藏镜人连余光都没给孩子,直接闪身进了房间。“无心!”

他不是不想看看自己的外孙,但是比起外孙,他更在意痛了大半夜的女儿。房间内的味道不算好闻,藏镜人进房后最先看到的就是床后边的几条血淋淋的毛巾,女仆见到他进来后,立马把东西收拾走,只是地上仍旧留下了斑斑血迹,被褥床单上的就更是缭乱了。

“无心?”忆无心没有反应,湿发黏在额头和脖颈边,苍白的一张脸上那双眼正闭着,发白的唇瓣上还有几点血红。这幅样子……藏镜人又小小地喊了一声,“无心?”

他看到黑白郎君抓着女儿的手,抬首对他点头示意,“太累,睡过去了。”然后把忆无心的手臂放入被褥中。

“……”

藏镜人还是不放心,自己过去仔细瞧了瞧,在看到被褥有着微微起伏的动静后,才算是定下心了。他站在床前,听着外头脚步声纷杂。最后,在史艳文抱着婴儿带着众人进来房间前,他问了一直凝视女儿睡脸的黑白郎君,“怎么办。”

这个孩子该怎么办。

你该怎么办。

无心该怎么办。

“……”

黑白郎君没有回答,却也给了回答。

而藏镜人明白了。

 

 

评论(2)
热度(25)

© 念念皆娑婆 | Powered by LOFTER